4tsgq精品言情小說 我在洪荒苟到成聖-第二百五十章 老君變故熱推-hl9hh

我在洪荒苟到成聖
小說推薦我在洪荒苟到成聖
王后说到此处,除了无助之外,更多的还有恐惧和委屈,眼泪都流了出来。
“王后你别哭,等下我帮你们把这真国王复活了便是。”
孙悟空却大手一挥,豪气万丈的说道。
“悟空,果真能复活这真国王吗?”
唐僧闻言不禁露出惊讶之色,急忙问道。
太子和王后也是看了过来,带着几分犹豫和期待的目光看着他。
“这有何难?想那天庭的太上老君炼制仙丹无数,想要做到活死人白肉骨不是什么难事,只要我上去他那兜率宫拜访一番,对方自然会答应给我一粒仙丹的。”
孙悟空双手插腰,好不得意的说道。
若是能上了天庭去见一见太上老君,说不定便能弄清楚恩人的想法,若是他需要我帮忙的话,倒是可以帮上一帮。
虽然姜澈之前告诉过孙悟空在这西行路上可以自由发挥,遇到拦路的妖怪想杀就杀。
可他也曾说过不会在西行路上露面,而在上次平顶山却出手救下金角银角,其中说不定就有什么意外发生。
既然那这金角银角是太上老君的烧火童子,那我接着由头上去趁机问问他不就行了!
重生之穷追不舍 秋寒不是寒
贼警
孙悟空这一手如意算盘的叮当响,丝毫没有被别人察觉。
“也对啊,俺老猪在天庭当天蓬元帅的时候就听说那太上老君炼制的仙丹神奇无比,若是能搞到一颗说不定你们的真国王就有救了。”
猪八戒摸了摸肚皮,思索了一番也是如此说道,“而且我记得上次金角银角好像就是他老人家的烧火童子,猴哥放了那两个童子一马,不就让他欠了我们一个人情吗?猴哥去索要一颗仙丹肯定是要给的。”
太子和王后两人闻言大喜,正想要拜谢众人。
“多谢圣僧搭救,这次恩情我们母子是没齿难忘啊。”
“两位施主快快请起,降妖除魔本就是我等分内之事,何必行如此大礼呢?”
唐僧眼疾手快,急忙过去拦住了对方。
“就是就是,等我真的把人救回来再说也不迟。”
孙悟空嘿嘿一笑,在旁边附和着说道。
说完之后,没等众人反应过来便已经是架着筋斗云飞向了天庭。
“猴哥早点回来啊!”
猪八戒还在一旁加油呐喊,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不过他自己悠闲的日子也到头了,因为很快唐僧就找上了他。
驭男计:御姐锵锵才
“八戒,如今你师兄去找仙丹,那你作为二弟子就去深井下面去把国王的躯体搬出来吧,不然若是得了仙丹没了身子骨,谈何复活?”
唐僧话一说话,太子和王后就又把期待的目光落在了他的身上。
“哈?我来?”
沟渠照月星 阿是穴
猪八戒闻言瞪大了眼睛,一副没有听清楚的模样。
乖乖,那可是深井之下啊,光是水就冷冰冰的,还要背起一具尸体上来,不是找晦气吗?
他心里面一万个不愿意啊,恨不得当场就拒绝掉。
……
孙悟空并不知道他走后众人在商量什么,就算知道了有怎么在意。
华娱之光影帝国 祭使霍雍
毕竟那老国王的身体定然是要搬出来,不然怎么复活他?
这样想着,孙悟空架着筋斗云连翻了几个跟头,却已经是来到了太上老君的住所,也就是这兜率宫。
不过和以前不同的是,如今这兜率宫模样有点古怪。
甚至孙悟空都怀疑这是不是兜率宫,因为大门前写着兜率宫的牌匾也不见了,若不是他来过一次还真就认不出来。
“这是怎么回事?太上老君呢?还有那仙丹呢?都到哪儿去了?”
孙悟空一进了这兜率宫,心里面那叫一个郁闷啊,沿着兜率宫里里外外的走。
掳爱
既没有看见太上老君,也没有瞧见这仙丹,就连炼丹的火炉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这是什么情况?难不成太上老君家还能招贼不成?
也不是没可能啊,他那两个童子都能私自跑下凡,只不过东西就给人偷了呢?说不定现在人不见了,就是去抓贼了也说不定呢。
正当孙悟空脑补一出老君抓贼记的时候,忽然心生感应,望向旁边一处偏殿的大门,喝问道,“是谁在哪里躲躲藏藏的?若是不出来,就别怪俺老孙不客气了!”
话还没有说完,孙悟空就已经取出耳朵里面的如意金箍棒,扛着朝偏殿大门走了过来。
“大圣!先别急着动手,是我呀。”
就在此事,一个黑发男子从偏殿里面走了出来,连忙说道。
嗜血妖童
此人头身黑发,身披星辰道袍,放言看去隐隐可以从中看见星光闪烁,竟是一张三百六十五星辰周天图做成的道袍。
“我还以为是偷东西的贼呢,原来是你啊奎木狼。”
小資剩女戀王爺 慕容贏兒
孙悟空见到来人,这才笑着说道。
手中金箍棒也收了回去,看来是没有动手的打算了。
“呵呵,这兜率宫是寒酸了点,倒是大圣您来兜率宫是有什么事情吗?”
奎木狼呵呵一笑,此时的他已然不是过去那个被神灵躯体束缚的奎木狼,说话也感觉变得轻松了许多。
当然,更重要的原因是他还能偶尔和凡间的百花羞见面,正所谓小别胜新婚,自然好不自在。
“我当然是来讨仙丹的,还不知你是过来干嘛的?总不会兜率宫的宝贝都是你偷的吧?”
孙悟空随意的解释了一句,却又用怀疑的目光看着奎木狼,似乎他真的是一个贼一般。
奎木狼连忙摆手否认,开玩笑,这种事情若是随便承认了,自己还不得被罚的更重?
我的亲亲吸血鬼老公 狐妖小七
“大圣啊这话可不能乱说,我现在已经改邪归正,是天帝派我过来给老君当烧火童子以示将功赎罪,已经是带罪之身就更加不敢偷拿东西了。”
“那为什么太上老君和这些仙丹都不见了,还有他样的那条青牛也不在那院子里面吃草,还真是奇怪。”
外交官大人,請娶我 舒木芙
孙悟空有些狐疑,仍旧没有搞明白发生了什么。
“大圣莫慌,我曾经听闻那私自下凡的金角银角已经被人教的姜澈道长接走,或许他知道老君的去向也说不定呢?”
奎木狼眼珠子一转,却是提到了姜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