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2imh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騰飛我的航空時代笔趣-第一千五十九章 空蕩蕩的軍禮看書-ew2ty

騰飛我的航空時代
小說推薦騰飛我的航空時代
王姓领导当然不觉得班子里的人是蠢,如果是蠢人又怎么可能成为领导班子成员,所以大概率坏的因素居多。
这也是没办法,随着腾飞集团开始重新投资浣城,加上浣城本就根深蒂固的腾飞集情节,经济状况一下子好转起来,以往避之不及的险地,顷刻间就成了人人向往的福地。
特别是这帮领导班子成员,掌握了王姓领导打通庄建业的套路,一个个都眼冒绿光的盯着主管领导的位置,既然王姓领导可以,他们怎么就不行?
难道他们陪着宁老子打牌是打得不专业,还是陪着吹牛皮吹得不够开怀?
凭什么王姓领导做得主管领导,他们就不能?说不定他们上去,做得会更好。
这样的想法缓缓蔓延开来,浣城领导班子表面团结得要命,实际上背后各种勾心斗角。
王姓领导当然清楚这些,若非如此也不可能听说庄建业来光电仪器厂就巴巴的带着整套班子过来,是为了见庄建业?
那就太小看王姓领导的格局了,他是想让班子的其他成员瞧瞧他和庄总到底有多铁,好吧,摊牌了,不装了,我就是庄总的人,怎么了?
山村渔夫
结果急匆匆过来后却发现来的不仅是庄建业,居然还有总部首长,当时王姓领导差点儿吓得调走就回去,可转念一想这不正好嘛,跟在庄总后面攀上总部首长,别说班子里的人,就是其他地方觊觎他位置的人也要掂量掂量有没有那个好牙口咬得动他!
正因为如此,当听说总部首长要见他,本来可以乘车进厂的王姓领导偏偏就要小跑着进去,什么姿态,什么架子,有位置重要吗?
“首长,庄总~~~欢迎来到浣城指导工作……”
敷一见面,王姓领导便展示了异乎寻常的热情,仿佛第一次见到的总部首长是他的老领导一样,亲切的要命,看得跟过来的班子成员无不是惊诧无比。
别说他们了,就连庄建业都愣了一下,旋即反应过来,估计这货实在搞什么小九九,但也没点破,虽说这位王姓领导有些官迷了一些,热衷政绩和面子工程,但在关乎老百姓民生的问题上却从不打折。
经常说的口头禅就是:“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
正是看中这一点,庄建业才会把浣城重新当成投资的目的地,不然都像之前的几任领导,把私心放在百姓的利益之上,就算腾飞集团的投资能够短时间内有个好收益,但长期来看风险却非常大。
因为你的收益与那位领导完全绑定,万一哪天哪位领导进去了,腾飞集团很可能遭受牵连。
到时候各种麻烦事缠身,就算不被连累死,也会被扒层皮。
所以庄建业在选择投资、扩建和建厂时,一般不跟当地官员捆绑太深,一切按照规矩照章办事儿就行,腾飞集团负责出钱,出技术,招募工人,开动机器生产。
企业效益好,当地的就业、税收、福利乃至基建自然会从腾飞集团的生产厂内溢出,至于当地官员怎么利用这种溢出去刷政绩,去改善民生,那是当地政府的事儿,腾飞集团从不插手。
如此做派自然会遭到诸多非议,尤其是那些权力欲极强的地方领导,经常会在私下里说腾飞集团不懂事儿。
白蛇进化
————
然而就是这种不懂事儿,才造就了腾飞集团极少的外部风险,因为什么都按规矩来,能跟地方政府谈拢就投,有分歧腾飞集团拍拍屁股走人就是,全国那么大,到哪儿投不是投。
当然了,全国能像腾飞集团这么豪横的也没几家,很多时候腾飞集团看中的地方都不用腾飞集团出面,京城有关部门就直接下文了。
就比如说去年开始在星洲南郊新建的航天火箭发动机生产厂,腾飞集团只负责选址和规划,剩下的土地征收,厂房建设都是京城有关部门统筹,星洲地方只能眼巴巴看着,别说插手,半个手指头都摸不进来。
所以在强势的地方领导说腾飞集团不懂事儿也得背后嘀咕,敢当面说,那不懂事儿的可就是自己了,要么辞职滚蛋,要么被上级撤职滚蛋,反正都是滚蛋,自己选一个就是了。
水月行 夕影陌路人
就这么一来二去,腾飞集团在各个地方领导那里变得愈发的神秘,庄建业的背景更是被传的神乎其神,甚至在港岛那边说庄建业是某个大佬的私生子,不然怎么可能有这么大能量。
月下鬼吹燈3:帝陵屍虎
对此庄建业只能报以苦笑,因为他很清楚,上级之所以如此力捧腾飞集团那是因为他们的创新不可替代。
小到一个人,大到一个单位,只要做到了不可替代,那就可以在规则的范围内横着走。
显然庄建业已经达到了这个层次,聪明的王姓领导自然察觉到这一点,在自我介绍和汇报浣城本地工作时不止一次的强调庄建业和腾飞集团对他们支持,那意思在明显不过了,就差直说我就是腾飞集团的人,总部首长请收下小弟的膝盖吧。
总部首长虽然是部队领导,但这么多年宦海生涯对地方上的事情也是门儿清,一看王姓领导这模样就把对方的心思摸了个透透的。
于是在王姓领导汇报完工作,总部首长煞有介事的点点头:“浣城近些年取得的成就还是很突出的,这一点我在进入浣城时已经深刻的感受了,比我几年前过来时变化特别大,这都是浣城广大干部群众的功劳,同时也是浣城领导班子呕心沥血的辛苦成就……只不过……”
幸福不脱靶
听着总部首长对浣城的评价,王姓领导差点儿没崩住直接乐出声,不仅是他,其他班子成员都一个个与有荣焉的模样,仿佛他们为浣城的建设真的出了多大力一样。
然而听着听着,总部首长忽然来了个转折,让王姓领导等人齐齐提起了精神,知道关键的要点来了。
结果总部首长转折之后就没了下文儿,而是冲着人群外围招了招手:“覃主任……”
结果没人应答。
总部首长却没觉尴尬,反而神情一肃,用部队点名的口吻重新大声喊了句:“覃明山同志。”
“到!”
“出列!”
“是!”
人群分开,一位穿着光电仪器厂职工服,约莫三十多岁的男子用标准的部队跑步动作快速奔到总部首长面前,站定立正,举起右臂朗声道:“42军侦察连覃明山报道!”
“哐当~~”
校园驱魔人II
聖手三國殺
鬼面灯笼
不知是跑步时的震动,还是行军礼时用力过猛,覃明山右臂刚刚抬起,这个手臂忽然从中间折断,一段假肢应声落地,留下一个空荡荡的军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