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wizn有口皆碑的小說 迷途的敘事詩 線上看-第一百章 陸續到來閲讀-4skxf

迷途的敘事詩
小說推薦迷途的敘事詩
下午三点整,在海滨公园里举办的大胃王比赛成功的落下帷幕,大约是因为某位战无不胜的骑士之王没有参与的缘故,所以并没有多少的看点,也没有什么悬念与反转。
获得最终胜利的人,和不知内情的冬木市人们在一开始的时候就看好的选手,就是同一个人。
那是一个身高两米二以上,身体壮硕得像是一头狗熊一般的彪形大汉,看上去就特别能吃,围观群众对于这样的一个看上去就拥有惊人优势的种子选手,自然是抱以厚望,而这位选手也的确不负众望——
因为本身就并非纯正的人类,再加上在某个魔术师给予的巨大压力恐惧之下,同样像是其他被迫参赛的选手那样,胡思乱想胡乱脑补,觉得不能赢可能就是死的下场,所以潜能爆发,硬生生的冒着撑死的风险力压全场!
——也因此给予了其他的参赛选手们莫大的压力。
其他选手纷纷都是眼露绝望,同样强迫自己拼命的将食物往嘴里塞,吃不下了都要拼命的塞下去,但即使是最终纷纷都趴在了桌子上,却仍然是被拉开了肉眼可见的巨大的差距,那是他们不要命了都不可能追平的优势。
驕女種田:大王妳好棒!
不过这个过程还是很有意思的,至少冬木市民们看得很是欢乐,不断的喝彩鼓掌,努力的为自己看中的选手打气。
还有的就是,尽管作为一座规模不大的海滨小城,冬木市也没有本地电视台那么高大上的设施,不过报社什么的还是有的,也派出了记者现在采访,详细的记录了这一件别开生面的盛事。
“……恭喜你,郭比特,你赢得了最终的胜利!”
在领奖台之前,夏冉打量着眼前的两米多高的壮汉,神情显得很是古怪,让后者禁不住的忐忑不安起来,不过最终他还是什么都没有说,而是点了点头,直接伸手从旁边的高台上取下了奖杯,双手捧着交给了对方。
他本来是期望看到一些自己有些印象的人来参与比赛的,最好是能够给自己找一些乐子,不过不知道是那些人过于警惕,还是根本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直到比赛结束都没有出现在海滨公园这里。
可能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在他们像是无头苍蝇四处乱撞的时候,在有人至今还在做牢中的时候,圣杯就已经通过一场莫名其妙的比赛而被作为奖品送了出去……
当然,也不是什么大问题,等他们发现圣杯之后自然会继续更为激烈的争夺,这第一个圣杯的出现只是刚刚开始,而不是结束。
所以夏冉想了想,也就干脆直接的将奖杯发了出去,反正这东西也不值钱。
“真、真的能够给我?”
整个人都撑得不行,只能够勉强站直身体的巨汉,整个人都顿时惊呆了。
他看着就在自己眼前熠熠生辉,在阳光斜照之下闪耀着黄金的光芒的“奖杯”,艰难的吞了口口水,不敢置信的这么问道。
他本来觉得自己赢得了最终的胜利,充其量也就是被饶过一命,甚至于能不能被放过也说不准,或许对方就是残忍的想要用这些手段折磨他们这些人,看着他们从希望到绝望的转变过程呢?
修真高手在人间 孙明辛
不是唯一的胜利者就要死……
就算是唯一的胜利者也要死……
甚至是只有唯一的胜利者会死……
归于星尘
这些都是有可能的,他也只是选择了按照常理而言最有可能的生路,至于能不能逃出生天,还是得看眼前的这一位的心情。
也不是没想过反抗,但是就和其他人一样,最终还是没有行动。因为不敢,他从来没有想过这世上有这么可怕的存在,看似普普通通,但是只要自己升起对抗的心思意识,马上就会感觉到对方身上那种犹如神魔的压迫。
那是远比深渊还要深邃,远比天体还要宏大,远远超出尘世尺度的浩瀚莫测,仿佛整个世界都环绕着对方而转动一般。
那种震撼与冲击自然是无可言喻的,他们甚至怀疑这个之前闻所未闻的魔术师,到底是不是人,或者说是不是地球上的原生物种,亦或者是来自其他天体的异星至高生命体?
正因为只有在直面宇宙的时候,才能够亲身体会到自身的渺小,所以他们一瞬间就明白自己等人不过是尘埃的事实,因此没有任何人胆敢造次,只能够战战兢兢,逆来顺受,希望能够得到伟大存在的垂怜,小小的网开一面。
但是,完全没想到幸福来得如此突然——
名为郭比特的两米二巨汉,伸出双手,不敢置信颤颤巍巍的接过了身前那疑似化成人形,伪装成为魔术师的怪异存在颁发的“奖杯”,只是在接触到的一瞬间,就确切无误的感受到了内中蕴含着的磅礴魔力。
不可揣度,深邃莫测,庞大到远超他的感知力所能够勉强感应的“极限”。
圣杯……
据说能够实现一切愿望的圣杯,竟然真的就这么被自己得到了?还是通过这么儿戏搞笑的方式赢到手的?
郭比特的脸色出现一片不正常的潮红,大脑也是一阵晕眩,他很怀疑眼前的这一切是否真实,但是夏冉却没有在意他是怎么想的,只是转过身来拍了拍掌,似乎是非常高兴的宣布比赛圆满结束,其他人可以分别领取不同的奖励了。
其他的参赛者们本来已经绝望,几乎是在引颈待戮,希望能够给他们一个痛快,听到这里却是如蒙大赦,欣喜若狂。
貌似就算是没有赢得比赛,也不用以死谢罪?而且都还有奖励,真的像是一开始报名的时候,所说的那样,哪怕只是单纯的参与了,最后的排名倒数也能够有个安慰奖?
不过安慰奖没有什么值得称道的,就是象征性的一小笔日元奖金而已——目前还没有人发现这种合法来钱的途径的重要性。
所以在发现自己等人被轻飘飘的放过,明悟到这的确就是那个怪异存在的一场游戏,“他”或者“它”根本就不在意圣杯的这件事后,一群杂鱼顿时心思就活络了起来。
真的是我的了……
简·爱
另外一边的巨汉,却是激动得身体都哆嗦了起来,他本来是打算来这个极东之地浑水摸鱼,看看能不能跟在那些吃肉的巨头身后,喝口汤或者找些残渣之类的好处,结果一天都还没有过去,自己就已经拿到了魔力源头?
果然自己注定是这个时代的主角吗?
不过他马上就似乎想起了什么,警惕的环顾四周一圈,死死的将黄金杯子抓在手里,思索着接下来最终的一个问题,那就是他应该怎么安全的离开这里,将魔力源头安然带走!
已经有很多人投来了异常贪婪的视线,眼光无一例外的都在发绿,无比生动形象的表达出了“能够让我摸摸你的奖杯吗”的意味。
只是慑于某个怪异存在此刻仍然在场,所以才没有人胆敢乱来而已,毕竟尽管后者恍若未觉一般,只是在笑眯眯的看着,但是没有谁觉得“他”或者说“它”真的不知道……
只是巨汉也清楚,自己之后到底怎么安全带走自己的奖励绝对是一个问题。
“喂!你、你真的就这么将圣杯给了他们?”
这个时候,本来打算冷眼旁观,绝对不发表意见的远坂凛终于是忍不住了,悄悄的拉住了仿佛完全不打算做什么,只是在笑眯眯的看着现场的人群逐渐散去的魔术师的袖子,急切的问道。
这个家伙该不会是玩真的吧?这是不是太儿戏了一点儿?
“不然呢,比赛过程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啊,规则也在一开始就说得明明白白了,我这个人一向都是讲究公平公正公开的,自然不会食言……”夏冉理所当然的说道。
接着,他端详了一下少女那纠结的表情,马上露出一脸“我懂了”的表情,伸手拍了拍远坂凛的肩膀,用一副语重心长,老气横秋的语气说道:
“这个也是没办法啊,远坂,谁叫你一开始就没有参加呢,就连报名都没有,就算是想要给你开绿灯,我也很难办啊……”
“谁和你说这个啊!现在我根本就不想要圣杯!”
黑发少女一脸嫌弃的拍开他的手臂,还用力的拨了拨自己的肩膀——
“我是说啊,就算你自己一点儿都不在意,也不觉得这破杯子有什么珍贵的,好歹也得考虑一下这样子直接送出去,可能……可能会对这个世界造成的影响吧?”
尽管远坂凛现在已经明白,圣杯并非无所不能,或许在普通的魔术师阶层眼里,这的确是能够实现愿望的万能之釜,传说之中的许愿机,但是在真正有智慧的人看来,这不过是一次性使用的魔力加速器。
将本来就有可能达成的事情加速跳过过程,直接得到结果,但是不可能的事情依然属于不可能。
至于在眼前的这人的眼里,圣杯就真的是完全的无用之物了,加速器都算不上。毕竟他自己就能够随便手搓圣杯,那么要是他自己的力量都无法达成的目标,绝对也不可能说用他的力量捏个圣杯出来,就反而可以达成了。
但是,像是他这种高度的存在在这个世界上到底能够有多少个呢?
即使是有限度的愿望机,仍然也是愿望机,那庞大到能够扭曲世界的魔力,依然可以轻易的对人类世界的种种事象造成破坏性的影响,这是毋庸置疑的……远坂凛担忧的正是这一点。
而且这人之前就说了,他准备放出来的圣杯不止一个……
一场儿戏到极致,随便抓几个人凑个数,就直接开始比赛的活动,胜利者他都能够直接奖赏一个圣杯,远坂凛之前就算是再怎么怀疑也罢,现在也肯定是被冲击到了。她简直不敢想象,这一次之后,到底会有多少只圣杯流传出去。
“不用担心,任何事情其实都有两面性,只取决于你到底从哪一个角度去看待它。”魔术师轻笑着,看出了少女的顾虑与不安,也明白对方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而想要阻止这种事情,这倒是令他有些喜欢。
虽然远坂凛幼年就失去了父亲,但是这很难说到底是好是坏。
毕竟绝大多数的魔术师都是没有人性的异端,基本上只要是正常传承的魔术名门,得到正统的教导而成长起来的魔术师,大多数都是这样的人。毕竟对于魔术传承来说,“接替”才是最重要的,其他的一切反而都是可以抛弃的东西。
不过由于远坂时臣死得太早,所以远坂凛没有真正了解这一点,虽然没有因为魔术师的非人性而离开魔道,但是也没有成为“完美”、“冷酷”的魔女,而是成长为还不错的品格。
“什么两面性,难道说这种事情换一个角度来看,就能够变成好事吗?”远坂凛丝毫没有注意到对方眸子里对自己的喜爱赞赏,只是咬牙问道。
她注意到那个叫做郭比特的家伙已经准备离开了,其他的参赛者发现似乎没有人要处理他们,也是在蠢蠢欲动,再不阻止的话,就来不及了。
“核武器的出现确实是让世界上的危险更加加剧了,但是就从结果来看,它反而带给人类和平……”夏冉浑不在意,慢悠悠的说道,“至于会对整个世界造成影响之类的,这个你就想多了,这一次的活动不是在冬木市范围举办的吗?”
“他们就不能离开这里吗?”黑发少女有些气急。
“那你觉得他们能离开这里吗?”夏冉表情古怪的反问了一句,这个问题是不是有些傻?
“……”
“……”
黑发双马尾少女愣了半晌,突然反应过来,现在的整个冬木市都被魔力风暴与外面的世界隔绝了开来,只能进不能出,就是为了将从世界各地汇聚而来的受害者们一网打尽,怎么可能放这些人轻易的离开。
也就是说,无论他们怎么闹腾折腾,范围也只局限于冬木市,根本就影响不到外面的世界。
她迟疑了一下,似乎想到了什么,试探着问道:“如果他们有圣杯呢?”
“他们如果愿意用好不容易获得的圣杯,来许下这种愿望的话,那么自然还是可以出去的,我又不是什么恶魔……”魔术师眨了眨眼睛,一脸无辜的说道。
天无绝人之路,他这样的好心人,自然也是会网开一面,给人一线生机的,断然不可能说将事情做绝。
“……”
“……”
远坂凛看着夏冉的眼神都开始变得不太对劲了,这家伙要是还不是恶魔的话,那么世上就不存在地狱的概念了。
就像是一群雇佣兵为了钱参与战争,疯狂的拼命,拼到最后得到了一大笔钱,然后发现自己不能够带着钱回去享受,因为如果想要离开战场的话,就必须交完那一大笔钱……
空手套白狼也得讲基本法吧?
……
……
冬木市凯悦酒店,最顶层三十二层。
神色淡漠,身上似乎缺乏人性的大小姐一般的少女,正站在落地窗前向下眺望,俯瞰着这座城市的繁华。
巴瑟梅罗·罗蕾莱,来自时钟塔的年轻女王,名门巴瑟梅罗的当代家主。
担任着时钟塔的院长辅佐,也是现任的魔道元帅。虽然还末达魔法的境界,但她以其相当于魔术奇迹的才能结晶——魔术回路远远凌驾于其前辈们之上而被人称道,被看作为“现代最高峰的魔术师”。
听到身后的房间门打开的动静,雄踞于当代魔术师最巅峰的大小姐头也不回的开口问道:
“怎么样?找到奥腾罗榭的踪迹了吗?”
——————
“请您见谅,我们暂时还没有发现那位死徒之王的行踪……”下属毕恭毕敬的回答道,“不过我们已经确认了大量吸血种的活动状况,圣歌队正在进行进一步的确认。”
“按照你们的步骤来吧,奥腾罗榭是一定会出现的……”罗蕾莱淡漠的说道,“我希望这一次能够欣赏到那个吸血鬼在绝望悲鸣的狼狈模样。”
“是的,必将如您所愿。”
“那么——还有其他的什么事情吗?”
“……”
“……”
“是、是的,虽然我们还没有确认,但是据说……圣杯已经出现了,就在前不久。”身后的人犹豫着,硬着头皮开口。
“嗯?那几个家族的仪式还真的成功了?”罗蕾莱有些诧异,“是圣杯战争已经结束了吗?那些英灵的互相厮杀已经完成,所以圣杯才能够成功降临?”
她也是刚刚抵达冬木市,不是太清楚在自己到来之前这座城市具体发生了什么,只能够这么推测。
“不是,据说是间桐家的企业赞助的一场什么大胃王活动比赛的奖品,胜利者在一个小时内吃下了接近五十个汉堡,然后赢得了圣杯……”
那个下属越说越是小声:“至于那些英灵,我们还没有确定他们的情报,不过目前查询到了三条记录,是关于三个英灵分别被冬木市警察逮捕然后保释的事情……”
攻盡天下
“……”
“……”
房间里的气氛突然变得有些诡异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