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wp0g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警探長笔趣-第八百五十五章 老楊閲讀-4ggk0

警探長
小說推薦警探長
接下来这两天,白松一直也没离开培训基地,看着好像啥也不知道,但是私下里,什么线索也都掌握了。
比起两天前,法医那边勉强出了报告。
因为死亡时间本身就不可能过于精确,报告上写的是“十天左右”。
这一点错也没有…
本来估计死亡时间就是有误差的,只是这么写着实是不太严谨。但是这么写,总比写成7-15天要好一些…
看到报告的那一刻,白松瞬间变“地铁老头看手机.jpg”。
法医这边报告一出,岳支队就被将军了。不管怎么说,人家在现有基础上做出如此的鉴定其实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科学技术等领域,受时代影响很大,现在保存好近半个月的气候数据和各类数据,就暂时封档了。
如果以后能通过别的途径确定死亡时间,那么对于法医们来说,也是丰富、完善数据的绝佳时机。
当然,死亡原因还是出来了,死于烷烃类物质中毒和窒息,但是头部有颅骨损伤。
这处颅骨损伤是在头的左侧部偏后,经查是在罐内摔的。
抹之不去的悲爱
“要这么说,这事直接出具意外死亡的报告不就是了?”白松给孙杰打电话说道。
芙蓉帐暖:皇妃不要逃 金银童
“我们只负责死因,这种定性的事不是我们做。”孙杰道。
“我知道,那岳支队怎么说?”
“拖着呗,十一月份再说。”
“死者家属能同意啊?领导也不允许啊…”
“正在侦查中,谁有办法…”
“话说这么说,他肯定脑袋大。”
“没办法,他是负责人…”
白松表示明白,接着聊了几句,就挂了电话。孙杰等人已经过去了。
遊戲異界之無敵升級

蓟北分局刑侦支队。
支队长办公室烟雾缭绕,岳支队从口袋里拿出烟盒,一倒,发现只剩下一根。
韩支队看到了岳支队两难的动作,连忙自己掏烟,却发现自己的烟盒也空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抽烟抽呛了,韩支队弯腰去抽屉里拿烟,一弯腰一下碰了脑袋。
这一碰,直接把桌子上的水杯碰掉了,玻璃碎片一下炸了一地。
这一炸不要紧,把韩支队吓了一跳,本来他的椅子就是那种带滚轮的大椅子,他这种弯腰捡东西的姿势就很不稳定,这一惊吓,座椅立刻向后划去,韩支队一下子摔在了地上,两只手直接按在了玻璃碴上。

蓟北区医院。
岳支队在门口走来走去。
龙 隐为者
好好的人,转眼之间,去做门诊手术去了…
玻璃碴子其实挺恐怖的,按照莫氏硬度来算,金刚石硬度10,钢铁的硬度为4-5,硬度可以达到6的都是高强度合金钢,而玻璃的硬度轻松达到6.5以上。
双手进了玻璃碴,算是比较麻烦的门诊手术了,但韩支队运气不错,没有切到手筋和动脉管。
岳支队是真的急了。
不需要多,韩支队只需要休息两天,他就压力乘以十倍。
虽然说不见得这两天就要出结果,但是岳支队他赌不起啊…
他在市局年头太多了,平日里哪遇到过这种窘境?
“韩支队,怎么样了?”岳支队看到韩支队双手像是裹了粽子,连忙问道。
“没什么大碍,不耽误工作。”韩支队摇了摇头。
“就这还能工作?你们单位也太没人性了吧!”医生随后走了出来,他也不知道这人是警察:“你别现在嘴硬,你这是麻药没过劲,过俩小时你再这么说,我敬你是条汉子。”
“额…”韩支队看了眼医生,他深知这种事得听专业人士的:“要不给我多开点止疼药吧……”

“韩支队韩支队,你可好好养伤吧”,岳支队此时还能说啥?他总不能真拉着韩支队一起,“养好伤了再说。”

是夜。
岳支队一个人在屋子里踱来踱去,睡不着觉。
韩支队受伤总归是个不大不小的事情,知道的人也不少。
魏局给岳支队打电话慰问了一番。
韩支队受伤,居然慰问远在蓟北区的岳支队,其实还是问进度。
岳支队把事情暂时搪了过去,心里却郁闷的很。
其他人…都特么抽身了!
而且,别的不说,意外死亡就意外死亡,非得沾上“油罐车”三个字。
要是平日里没什么大事,现在八月的事情刚刚过去,再出现什么敏感案件谁也兜不住。
烈火青春part19 左晴雯
这案子其实和油罐车没有那种关系,并不是存在大安全隐患的案子,但是沾了“油罐车”三个字,敏感的一匹!
关键时期,关键事件…
办案方面岳支队不是专家,但是市局这么多年了,他非常明白一个事情如果大领导重视会是什么情况,思来想去,他睡不着。
终于,大晚上的,他穿上外套,去了韩支队的家。
韩支队疼的正睡不着呢,让老婆开了门,把岳支队请到了卧室。
“老韩,咱俩也是多年交情了,你得帮我啊。”岳支队开门见山。
“岳老弟,不是我不帮你…这事情,你看…目前情况很明朗,按照现场来看…”韩支队本来想说肯定是意外事件,但是最终还是没说话。
谁能肯定?
有死者一个人爬进去的监控录像吗?
血脈錄
没有的话拿什么肯定?
这个大车被冲洗过侧面,还经历了十五天的风吹日晒,被雨淋过,铁梯子上连死者攀爬的痕迹都采集不到,怎么能证明没有其它人参与?
十天左右(法医鉴定是这么说的)的腐败和后期的晃荡,很多证据都非常难采集了,能排除合理怀疑吗?
“老哥,你看这样,我的建议是,咱们就按照杀人案件这么来办。”岳支队道。
韩支队瞅了岳支队一眼,没有说话。
“你先听我说,我不是把事情推给你,这事敏感,市局派我来,这事我不可能妥出去,我就是想,这是个侦查方向。”岳支队叹了口气:“我来这吧,其实是想跟你说…不如…找一次老杨…”
“杨刚?”韩支队眼睛一下子瞪大了:“老岳你别拿我找乐啊!”
“唉…”岳支队重重的叹了口气。
韩支队也沉默了,用胳膊肘努了努岳支队,“给我点根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