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小說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暮雪朝歌-第269章 誰不是身在危險中展示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小說推薦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太子妃又双叒暴走了
倪月杉被人拖着往外带去,出了营帐,空地便是她的死地。
两个士兵按压着她,让她跪下,魏统领拔出腰间的佩剑,朝着倪月杉的脖子上架来。
“你若是求饶,我便留你全尸!”
他眸光嗜血,看着倪月杉颇为得意。
倪月杉眼中闪过讥诮,她嘲讽的开口:“你当真以为,你一个小小的统领,可以奈我何?”
魏统领鄙夷的看着倪月杉:“死到临头还在嘴硬,行啊,我现在就砍了你的头!”
他举起手中佩剑,朝着倪月杉狠狠砍下,这一剑可以要倪月杉人头落地,血溅四方。
“铛”的一声响,魏统领只觉得虎口一疼,差点将长剑从手中滑落,一个人影掠过出现在倪月杉的身边。
魏统领捂着手,诧异的看着来人。
来人一身劲装,面上戴着面纱,全身包裹的严实,只露出一双锐利光芒的眼眸。
他眯着眼睛质问道:“你是谁?”
“你还不配知道!”清风将倪月杉护在身后,看着魏统领的眼神中只有鄙夷:“随便嫁祸一下她,你就想杀人?你是不是太小看人了?”
“哪里冒出来的人,你算老几!”魏统领恼羞成怒,对清风出手而来。
二人交锋,倪月杉避开了一些距离,清风可与邹阳曜打成难分胜负的平手,自然这个魏统领,完全不足为虑。
不过几下功夫即便有小兵联手出招,却还是被清风一人单独拿下。
清风拿着魏统领的剑架在他的脖子上,看向倪月杉:“主子,这个人如何处置?”
倪月杉看向站在一旁的士兵,“去,告诉邹阳曜,军营外我们等他来救魏统领的命!”
几个士兵没有迟疑,转身飞快的走了。
魏统领恼怒挣扎:“你们最好放了我,不然将军得知是你们下毒,一样会狠狠处置你们!”
倪月杉看着他,眼里有疑惑:“你为何想着杀我呢?我好像没有招惹你吧?”
对方轻笑一声,极为不屑:“你这个歹毒的女人,想让你死的人何止是我!”
倪月杉觉得头疼,明明用卑劣手段害她的人是他,可他现在竟然反过来,骂她歹毒了!
倪月杉一脚踹在他的脸上:“你知道什么叫歹毒吗?就用歹毒来形容我?”
魏统领怒不可遏:“你敢踹我?”
豪门婚宠:总裁温柔点 叫我兔兔
“我何止胆敢踹你,我还敢歹毒给你看!”
倪月杉再次飞出一脚踹在他的肚子上。
魏统领疼的脸色惨白,额头青筋暴起,痛苦闷哼,可清风紧紧扭着他的手臂,让他没有半点办法挣脱开去。
“主子,打人多累,不如交给属下吧?”
倪月杉挑高了眉:“好啊,你来!”
清风没有犹豫,狠狠地一脚踹出,正中他的裆下……
杀猪般的惨叫声,响在耳侧,倪月杉欣赏的看着清风:“不错啊,知道自己那里脆弱,你就专攻对方那个地方……”
清风嘴角一抽,“主子你身为女子,你说话要斯文一点!”
倪月杉一脸扫兴:“这粗鲁吗……”
二人还在说话,不远处有两抹熟悉的身影走了过来,倪月杉转眸看去,清风看见来人,跟着严肃了起来。
“邹将军,你手下这个人说我在菜中下毒,谋害人……”
邹阳曜眸光落在魏统领的身上,魏统领赶紧开口说:“将军,今日饭菜先入口的士兵,倒下了十几人,之后查出蔬菜中掺杂了毒,属下处置这位姓单的也没有什么不对吧?将军救我啊!”
“为何不将此人送到本将军的面前来审?而是你直接带到此处来杀?”
面对邹阳曜的质问,魏统领眸光闪烁:“看见中毒的士兵,属下也是愤怒,所以才胆敢这样做的,将军,属下一切都是为了兄弟们出气啊!”
邹阳曜轻哼一声:“滥用死刑,想要草菅人命?你当本将军是傻子?会相信你?”
他看了一眼身后的士兵:“将人带下去,本将军要亲自审问审问他!”
魏统领神色剧变:“将军,属下真是为了兄弟们,一时气愤所以才出手的!将军,还请你相信属下!”
然而邹阳曜没有半点要信任他的意思,看着他人被拖走,之后看向倪月杉:“一个女人家,何苦留在这种地方?”
倪月杉站在原地没有吭声,邹阳曜转身回了军营中去。
景玉宸看着倪月杉问道:“你如何了?有没有受伤?”
倪月杉摇头:“清风将我保护的很好!”
景玉宸嗔怪的看着她:“这个人还不知道和你有什么样的仇怨呢,他若是在背后突然捅你一刀,你怎么办?”
倪月杉一脸错愕:“害人的理由都不想找了,直接上来就是一刀吗?”
景玉宸一脸严肃:“不是没有可能!”
他脸色沉着,有些冷,倪月杉郁闷的低垂下头:“可是我不想离开,而且你不是也在军中?虽然你隐瞒了身份,可我也是啊!为何我就可以被认出,你就不会被认出?”
“指不定在暗中就藏着什么样的危险,想着害你呢?”
景玉宸无奈的叹息一声:“本皇子如何说你就如何辩,你究竟想干什么?”
“也没,就是单纯的想看看你……”
景玉宸看向一旁站着干瞪眼的清风:“你小子,没点眼力劲?回避不会?”
清风错愕,然后赶紧转身,离开。
倪月杉看着景玉宸,上前,笑着说:“我可以不来送菜了,但我想在这里等你,我不想先回京城!”
“何时起,你这么黏人?”景玉宸有些意外的看着倪月杉,他伸手将她额前的碎发撩开,看着她眼神中满满都是宠溺。
倪月杉叹息一声:“你是不是厌烦了?”
景玉宸否决:“不是,只是单纯的不希望你因为我冒险,你若非想留下来,其实也不是不可以,我想办法出来吧!”
倪月杉双眼一亮:“此话当真?”
“我为何要骗你?自然当真!”
倪月杉开心的朝着他怀里扑去:“那好,我就在客栈等你,三月期满后,我们一起回京城去,我们大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