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催妝 愛下-第四十章 紅裳(二更)讀書

催妝
小說推薦催妝催妆
端阳不知道宴轻心里所想,见他一句没有让他找少夫人要,便径自进了屋。
他怀疑地看着云落,小声问,“小侯爷一直以来都很大方的啊,什么时候不大气了?连个喜钱也不发。”
云落也不太能猜得透,男人心海底针,小侯爷的心就是那海底针上针,他模棱两可地说,“也许是因为我家主子更有钱?”
端阳:“……”
大约是吧!这样想也没毛病,少夫人的确更比小侯爷有钱。
宴轻进了房间后,觉得还是自己睡惯了的房间舒服,他脱了靴子,上了床,闭上眼睛又继续睡回笼觉。
端阳以为宴轻今儿一大早起来看起来很是精神,会早点儿吃早饭,没想到等了半天,屋子里没了动静,他趴窗子上一瞧,小侯爷竟然又躺去自己的床上睡着了。
神 瀾 奇 域
端阳无语,转头问云落,“小侯爷是不是一夜没睡?”
云落摇头,“睡了。”
一夜没睡的人不会像小侯爷那么精神。
“可是又睡着了。”端阳惊奇宴轻入睡的速度快,“不会晚上没睡好吧?”
云落也很佩服,睡醒了的人,还能转头很快再入睡个回笼觉,鲜少有人能做到,他也不知道宴轻昨儿有没有睡好,也不想知道他跟主子是怎么睡的,摇摇头。
“哎,若是别家府邸,小侯爷和少夫人要早起给公公婆婆长辈敬茶,见族亲们,咱们端敬候府只小侯爷一人了,族亲都是远枝,近枝都没了,这一大早上的,真是清净。”端阳感慨。
云落倒是不觉得清净,凌家比宴家只多了些旁支族亲而已,也一样人丁稀少。
程初昨儿与不少喝多了的纨绔们歇在了端敬候府的客院里,睡到日山三竿后,陆陆续续都醒了。
程初醒来后,抓了个人问,“宴兄呢?他是不是与嫂子进宫里敬茶了?”
被问这人摇头,“没有。”
程初“啊?”了一声,“大婚第二日不是该进宫敬茶吗?”
往日宴兄不进宫也就罢了,今儿总是要进宫的吧?难道敬茶也不去?
这人点头,“太后娘娘昨儿走前嘱咐了,让少夫人歇够了,再进宫敬茶。”
程初这才想起凌画从京外赶回来还没歇着,他问,“我是不是不应该去打扰宴兄了?让他和嫂子好好过几日二人世界?”
这人不说话。
程初有点儿好奇,又问,“宴兄和嫂子如今在做什么呢?”
这人回话,“少夫人在自己的院子里歇着,小侯爷一早也回了自己的院子,如今也该醒了。”
程初眨眨眼睛,“也就是说他没与嫂子在一起?不怕我打扰了?”
转身偿爱 米洛可
这人又不说话了,他也不知道小侯爷怕不怕打扰。
程初琢磨着宴轻应该不怕打扰的,他很是好奇昨儿他们没闹洞房,宴兄与嫂子的洞房花烛是怎么过的,没大婚过没媳妇儿的人,对什么都不太懂,对新婚之夜十分好奇。
娶个总裁当保镖 慕容燕儿
他不好奇别人,很是好奇宴轻,因为宴轻这家伙实在是太特别了,他本来是不打算娶妻的。
于是,程初去了宴轻的院子。
宴轻回笼觉刚睡醒,从床上起来,沐浴梳洗后,正站在衣柜前找衣裳。
他左右翻弄衣柜,两个大衣柜里放的都是一水的红色衣裳,各种红,各种式样,各种绣工,总之都是红色,他翻了半天,也没找到一件寻常穿的别的颜色的衣裳,他对外喊,“云落。”
云落从外面走进来,“小侯爷?”
宴轻站在衣柜前,对他问,“这两个衣柜里的衣裳是怎么回事儿?你可知道?”
云落不解,凑近前看了一眼,懂了,“是主子两个月前给了锦绣坊样图,让锦绣坊的绣娘给您做了一批新婚期间穿的衣裳,这两个衣柜里的衣裳应该就是锦绣坊送来的。”
宴轻挑眉,“你的意思是,她两个月前让人给我做了一批这个颜色的衣裳,让我大婚后,天天穿?”
云落点头,“新婚期间,是要穿的喜庆些,主子也有跟小侯爷一样的一批衣裳,都是这个颜色的,都是同一批料子,式样虽不相同,各有款式,但绣花却都是十分相似的。”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宴轻随手拿出一件衣裳,“那我原来的那些衣裳呢?”
他最喜欢的,她亲手绣的,月华彩、沉香缎,天云锦的衣裳都哪里去了?
云落回道,“应该是让人给收起来了,等过了婚期,小侯爷再穿就是了。”
“多久过婚期?”宴轻一边问,一边将衣裳往身上穿。
云落见他没抗拒说不穿,觉得小侯爷还是很好打理的,给什么穿什么,也就多问两句而已,他回道,“一般是三个月内,都算新婚期,但往常了说,一年内进门的,都算是新婚。”
宴轻动作一顿,“一年?”
云落点头。
宴轻回头看了两个大衣柜两眼,“这些衣裳,够我穿多久?”
“三个月。”云落目测了一下。
宴轻点头,三个月他还能忍受,若是一年半载都天天穿的这么鲜艳,他得扔出去一箱子。
程初从外面走进来,人没到,先喊,“宴兄。”
宴轻抬眼向外瞅了一眼,随口说,“在。”
程初听见宴轻搭话,再不犹豫,迈步走了进来,一眼瞧见他一身红裳,红裳水缎分外华丽,隐隐流光,滟滟华彩,这衣裳上好的料子在窗外阳光照进来时连暗纹都华丽的不行,闪闪发光,丝毫不亚于昨儿他那一身大婚吉服。
嫁 值 千金
程初被惊艳到,“宴兄,你这衣裳也太好看吧?”
不等宴轻说话,他又惊呼称赞,“你也太适合红色的衣裳了吧?”
以前从来没见宴轻穿过这么鲜艳的颜色,如今这颜色一上身,配上他这张鬼斧神工雕刻的脸,真是俊秀绝伦,什么叫做艳冠天下,这才是。
程初觉得他是个男人都看的快眼瞎了。
宴轻拂袖口的动作一顿,扬眉看他,“你说好看?”
“好看啊,真是太好看了啊。”程初眼睛都泛光。
纨绔们从来都走在京都时尚的最前沿,哪家有最新的料子,最好看的衣裳,最适合男人擦的水粉,最新出的玉佩、吉祥结,最新有的蟋蟀大将军王、最新的游戏等等,凡是吃的穿的喝的玩的乐的,都让纨绔们喜欢不已。
京城纨绔们早先都纷纷效仿宴轻身上的常服,那月华彩独一无二,他们眼馋就好,天云锦和沉香缎虽然稀少,但好歹有,他们咬牙能用得起买得到,自然是不吝惜,好好给锦绣坊送了一大笔钱,导致锦绣坊的订单都排到明年去了。
如今,宴轻若是这红色常服穿出去,不用程初用脑袋想,用脚指头想,就知道,他身上这衣裳,怕也要被人效仿了。
程初围着宴轻转圈,“宴兄,你这身衣裳,也是锦绣坊做的吗?”
宴轻矜持地点头。
程初立即说,“我也赶紧去做一身,不,两身,不,三身,去晚了,排单不知道要排到什么时候去了。”
他说完,扭头就走。
爹地让我黏 子玥
宴轻一把拽住他,“我在婚期,才穿这种颜色的衣裳,你穿什么?”
程初嘿嘿一笑,“宴兄,这你就不懂了,兄弟们陪着你一起过婚期啊,谁叫大家都是好兄弟呢!”
宴轻:“……”
“改日兄弟再来找你喝酒。”程初伸手拍拍宴轻,转身就走,速度很快,转眼就出了房门。
宴轻无言片刻,问云落,“这红色的衣裳真好看?”
云落诚恳地点头,“真好看,小侯爷若是不相信,自己照照镜子就是了。”
主子送来的镜子,是最清晰的,连衣裳上的暗纹都能照得清。
红裳配上小侯爷这张脸,走出去怕是都会让人闪瞎眼睛。
云落记得听琉璃说过,主子给小侯爷订了一批新婚期间穿的红色衣裳,订衣裳时,主子说,“宴轻若是穿上红色,这世上再无别的颜色了。”
宴轻抬步走到镜子前,镜子里映照出他一身红裳的模样,他看了片刻,转身向外走去,随意地问,“她还没醒吗?”
云落摇头,“属下不知。”
宴轻似乎只随口问一句,便说,“吃饭吧!我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