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 女總裁的上門女婿討論-第一千七百八十四章 那你乾的是什麼?讀書

女總裁的上門女婿
小說推薦女總裁的上門女婿女总裁的上门女婿
“孙先生!”
看到孙道义出现,舞绝城震惊了。
端木蓉和薛屠龙震惊了。
李尝君更是目瞪口呆,还全身一阵寒意。
他突然发现,宋红颜的连根拔起是什么意思了。
他也彻底明白,今晚帝豪酒会和冲突的真正目的了。
这一出戏,根本不是为了甄别真假猴王,也不是为了点爆青衣无暇,更不是把宋红颜跟宾客绑在一起。
宋红颜一层一层目的下,真正意图就是声东击西,把孙道义解救出来。
因为只要孙道义被端木蓉他们捏在手里,端木蓉就能利用孙道义的资源逢凶化吉。
甚至跟现在一样颠倒黑白。
宋红颜看到这一点,就故意搞出一堆事情,把端木蓉和薛屠龙吸引过来。
然后让叶凡暗渡陈仓救出孙道义。
只要孙道义得到解救,再通过治疗清醒过来,那端木蓉一伙就会被一剑封喉。
特别是孙道义看到舞绝城他们受罪场景,端木蓉和薛屠龙下场就注定了。
李尝君不得不感慨叶凡和宋红颜心思过人。
他也突然感觉自己中的枪物有所值。
宋红颜此刻也关心望向了叶凡。
看到叶凡只是身上染血,并没有大碍,她一颗心彻底放了下来。
今晚声东击西的计划,叶凡这一环最为凶险最为重要。
孙道义对端木蓉一伙来说价值连城,所以端木蓉对他的看守一直是重兵。
除了孙氏夫妇一千名守卫二十四小时盯着,最近还有薛屠龙的加强团在附近驻守。
别说救人了,就是潜入也非常不容易。
尽管帝豪酒店的冲突,把端木蓉、薛屠龙和加强团吸引了过来,但孙家依然是凶险之地。
所以看到叶凡平安归来,还营救了孙道义,宋红颜就高兴起来。
“外公!”
端木蓉震惊之后反应了过来,眼睛一转,就尖叫一声扑了过来:
“外公,你怎么来了?”
“是不是叶凡劫持你过来的?”
“大胆狗贼,敢劫持我外公行凶,我不能容你。”
她拔出一枪要射向叶凡。
叶凡左手一挥,一枚银针射出。
端木蓉手腕一痛,惨叫一声跌落枪械。
只是她很快忍住疼痛,对着手下又喊出一声:“快救我外公,他被劫持了。”
“杀了叶凡!”
端木蓉想要把水搅浑。
木讷老者嗖的一声窜出,顷刻就到了叶凡面前。
他闪出一把弯刀,直接劈向叶凡的脖子。
叶凡躲都没躲,一拳点在刀身。
“当!”
一声脆响,木讷老者连人带刀向后跌飞出去。
还没有来得及倒地,叶凡又爆射了过来,一脚抽在他的大腿。
一股剧痛蔓延!
“咔嚓!”
骨头的碎裂声响彻擂台上空,木讷老者的身躯向空弹起,鲜血从嘴中落下。
“砰砰砰!”
叶凡没有给对方落下的机会,一个箭步上前,双拳连连轰出,再度把木讷老者轰到半空。
“啪!”
在木讷老者喷出大口鲜血要落地时,叶凡低喝一声,右手一抬,瞬间扣住木讷老者的咽喉,
咔嚓一声捏碎之余,叶凡还抓起他的刀反手一挥。
刀光一闪,三名冲向孙道义的敌人人头落地。
接着叶凡又是左手一扬,几十枚银针飞射出去。
十几名悄悄抬起枪口的制服男子闷哼一声,捂着胸口一头栽倒在地。
简单,却残酷,霸道。
門 房 秦 大爺
下一秒,叶凡闪回孙道义身边,脸上没半点起伏。
这一手,瞬间威慑住全场。
蠢蠢欲动的敌人全都安静了下来。
端木蓉也停止了脚步。
谁都没想到,叶凡凶横成这样。
薛屠龙也微微皱起眉头。
“叶凡,你恨我就来杀我,别动我外公。”
“放了我外公,我任你打任你杀!”
看到硬的不行,端木蓉就来软的,扑通一声跪地,泪如雨下。
侯爷你咋不上天
地底 世界
她对着缓缓而来的叶凡和孙道义哀求:
“求求你,放过我外公,他是无辜的,冲我来……”
神情凄切,闻者动容,感慨爷孙情深。
“啪——”
孙道义抬手一记拐杖,直接把端木蓉扫飞出去。
随后,他双手一撑拐杖,缓缓站了起来,声音响彻全场:
“大家晚上好,我是孙道义,我现在说四件事。”
“第一,我很清醒,身体也很好。”
“第二,叶凡是我孙道义的恩人,不是劫持我的人。”
侯 門 毒 妃
“第三,这个女人不是我外孙女,她是冒牌货,那一个伤者才是我的外孙女舞绝城。”
“第四,从现在开始,谁把枪口对着我和叶神医,谁就是我孙道义的敌人。”
孙道义从容不迫的宣告,也直接点出了端木蓉的冒牌。
在端木蓉脸色苍白时,舞绝城的眼泪流淌了出来。
她是高兴,为自己找回身份,为孙道义苏醒过来。
薛屠龙眼皮直跳,随后向几名亲信打出眼色,示意他们找机会开枪。
几名亲信汗流浃背,想要狠下心开枪,可叶凡的强大死死压制着他们。
“外公,你是不是被叶凡精神掌控了?不然你怎么可能认不出我啊?”
端木蓉抹着眼泪喊叫:“我才是真正的舞绝城啊,我才是啊……”
“呜——”
就在这个时候,来路又出现了十八辆车子,车门打开,钻出一大批孙氏烙印的人。
有职业经理,有资深律师,有资产管理者,有专业保镖……
他们齐齐跑到孙道义面前恭敬出声:“孙先生,我们来了!”
这是孙道义昔日常用的团队,十八罗汉。
他们这一出现,不仅证明孙道义没受到叶凡威胁,也证明孙道义确实清醒了。
端木蓉和薛屠龙脸色变得难看。
“多行不义必自毙!”
孙道义缓缓走向前方,逼向了薛屠龙和端木蓉他们:“还不把宋总他们放了?”
“孙先生,你大病初愈,我很是高兴。”
薛屠龙避开端木蓉身份,站直身子面向孙道义:
“你处理家事,我也不会插手,哪怕涉及到我的未婚妻,哪怕我相信她就是真的。”
“只是我带人正在执行公务,叶凡和宋红颜都是我要抓捕的人,所以还请孙先生不要阻拦。”
他手指一点叶凡和宋红颜:“这些人罪大恶极,我无论如何都要带走。”
孙道义淡淡开口:“可有证据?”
薛屠龙很是傲然:“证据,我当然有,只是机密,暂时不能公开。”
“那就是没有证据。”
孙道义淡淡出声:“用什么身份抓叶神医和宋总?”
“我是五星战帅,是都城提督。”
薛屠龙昂首挺胸:“两人兴风作浪,我有权把他们绳之于法。”
“五星战帅?都城提督?”
孙道义不置可否一笑:“以前是,现在不是了。”
“来人,驳接新国国主办公室!”
“来人,驳接三军元老部!”
“来人,驳接五星内阁会……”
“告诉他们,一分钟内,撤了薛屠龙一切职务。”
“否则孙道义办公室明天将会把新国调级到红色。”
“一个肆意妄为颠倒是非的五星战帅绝对影响经济的发展!”
孙道义盯着薛屠龙淡淡开口:“还有没有靠山搬出来?搬出来,我一并踩了。”
薛屠龙脸色巨变:“孙先生,你这是仗势欺人!”
他心里知道,新国可以有十个五星战帅,十个薛家,但只有一个孙道义。
孙道义一旦动用人脉逼迫国主站队,自己会毫不犹豫被抛弃。
“仗势欺人?”
孙道义一拐杖砸在他头上:
“那你干的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