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隋末之大夏龍雀 愛下-第一千四百二十三章 大年夜也照樣殺人

隋末之大夏龍雀
小說推薦隋末之大夏龍雀隋末之大夏龙雀
含元殿之中,这是李煜举行大典的地方,新年宴会也在这里举行,最上面的是李煜,再下面是诸位皇子,然后就是勋贵以及京中的大臣们,还有就是外国的使节,济济一堂,有数百人之多,热热闹闹。在坤宁宫中,杨若曦却是宴请命妇,这是大夏难得举行的一场欢宴。
以前大夏皇帝多是征战天下,在京师的时间很少,更不要说什么举行宴会了,在大殿之上,宫中的舞女正在展示着婀娜的舞姿,彰显着大夏的礼仪之邦。
“陛下,下一个就是高句丽的舞蹈,是高丽王亲自编舞的,名字叫做觐天庭。”郑烈越众而出,他身上穿着华服,大声说道。
“觐天庭,嗯,这个名字不错。”李煜听了点点头,实际高句丽的舞蹈还是受到隋朝的影响,只是觐天庭这个名字显然是在拍大夏的马屁,不过,李煜很喜欢。
就让爱归零
“陛下,新罗使者带来的是新罗舞有凤来仪。各个都是美人。”高湛在一边低声说道。
李煜点点头,带来什么样的舞蹈并不重要,最重要的是态度的问题,新罗也好,高句丽也好,能朝见自己,说明对大夏还是很畏惧的。
“舞蹈不错。”李煜看着大殿中间的舞蹈连连点头,目光却是落在中间的一个女子身上,体态略显丰腴,吸引人的是一双美目,还有神情之中的一丝倔强。
高湛站在李煜身边服侍,看得分明,连连点头,招过远处的一个内侍,在对方耳边低声说了几句,就见内侍缓缓退了下去。
李煜好像看见了,又好像没有看见,他看着面前的金玉满堂,指着不远处的大将军李靖和岑文本,说道:“景睿,将这盘鹿肉给大将军端过去,景隆,将这盘金玉满堂给岑阁老端过去。”
“儿臣领旨。”李景睿和李景隆两人不敢怠慢,赶紧将鹿肉和金玉满堂给岑文本和李靖端了过去。然后李煜又见将面前的菜肴分给范瑾等人,崇文殿的五位大学士一个都不少。
其他文臣武将见状脸上都露出羡慕之色,这种待遇可不是任何人都能享受到的,官能做到岑文本、李靖这个地步已经是很难得了。
“陛下,该您去更衣了。”这个时候,身边的高湛忽然对李煜说了一句。
李煜先是一愣,最后点点头,站起身来,朝后殿而去,他很想知道,高湛口中的更衣是什么意思。出了后殿,绕过长廊,就是偏殿,李煜走了进去,就见房中间摆放着龙床,龙床下面跪着一个女子,身上披着薄纱,远远望去楚楚动人。李煜这才明白高湛口中的更衣是什么意思。
“抬起头来。”李煜走了上前,看着眼前略显熟悉的女子,忍不住询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渊、袁永怡。”女子先是抬头看着李煜一眼,然后又低着头,声音也有些生硬。不知道对方是姓渊,还是姓袁。不过李煜并不在乎。
“你很不错,以后就和新罗的郡主生活在一起吧!”李煜按住心中的一点沸腾,然后静静的离去,这个女子看上去比较倔强,在没有得到对方具体信息之前,李煜是不会做禽兽之事的,尤其是来自辽东,盖苏文是一个很疯狂的人,谁知道眼前女子,在雪白的肌肤之下,是不是带着杀人的利器。
“陛下,您还是要攻打高句丽吗?”身后的女子却大声喊道。
“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朕今日不打,迟早也是要打的,你不姓袁,而是姓渊,渊氏的渊,对吗?”李煜双目中迸射出杀机,这是渊氏族人,应该是渊盖苏文放出来的。
“臣妾想请陛下保臣妾父母一命,臣妾愿誓死报答陛下。”渊永怡跪倒在地,露出脊背上雪白的肌肤,大声说道:“盖苏文以臣妾父母性命相逼,让臣妾行刺陛下,否则,臣妾父母性命难保,臣妾无奈,只能请陛下保臣妾父母一命。”
渊永怡说话的腔调虽然怪异的很,但言语之间还是将意思表达出来了,这背后果然有盖苏文的影子,这个家伙,明面上打不过大夏,还是采取这种低级的手段,利用李煜的弱点,达到刺杀的目的。可惜的是,李煜并没有上当,这种还没有考察背景的女人,岂能进宫,就是平日里吃个野味,李煜都是小心翼翼的。
染上狐妖皇子 墨月铃
“看在你老实的份上,朕答应你。保住你父母一命。”李煜面色阴沉,刚才若不是自己克制住了,谁知道眼前此女会有什么样的举动,会不会趁机刺杀自己。
“臣妾拜谢陛下。”渊永怡拜倒在地。
李煜出了大殿,就见高湛正站在外面,忍不住冷哼了一声,说道:“正事不做,专门干这些歪门邪道,什么人都往宫里引,谁知道是什么来历?传旨下去,高句丽使者企图刺杀天子,拉出去,斩了。”
高湛听了面色大变,赶紧说道:“陛下,今夜可是新年啊!乃是一个吉祥的日子,普天同庆,这个时候杀人?这兆头不好啊!”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来年本身就是一个杀戮之年,哪里有什么兆头之类的,杀了吧!正好向世人昭示,我大夏明年将会爆发战争。任何太平年代,战争永远是不会停止的。”李煜幽幽的说道。
“老奴遵旨。”高湛老脸一红,一边召集御林军,一边护送李煜回到大殿中。
御林军的行动很迅速,闯入大殿之中,在众目睽睽之下,将高句丽的使者当场捉拿,原本热闹的大殿瞬间变的寂静起来,连岑文本也露出惊讶之色,但群臣并没有说话,在含元殿中,新年大宴的情况下,没有大夏皇帝的允许,谁敢闯进来抓人?
“今天是大年夜,按照道理是一个喜庆的日子,朕常年在外面征战,很少与众卿在一起吃吃喝喝,但朕在这里要告诉众卿的是,征战从来不会因为大年夜而停止过的,朕在这个时候杀人,就是要告诉诸位,大夏的战争已经开始了。”李煜大踏步的走了进来,脚步铿锵有力,声音中充斥着杀机,让人听了不寒而栗。
一时间大殿内连呼吸的声音都小了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