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諸天普渡》-第839章 太乙之數 (二合一章)讀書

諸天普渡
小說推薦諸天普渡诸天普渡
“赵寒”这般诡异恐怖的模样,将老汉等三人都吓了一跳。
首当其冲的洪易也不由皱起眉头,心中却警铃大作。
“夜叉王!”
一尊青面獠牙红发的鬼神从天而降。
张开巨口,吐出黑色火焰,竟先将自己遍身点燃。
“大黑天劫火!”
念头所化神明的夜叉王,手举钢叉,搅动遍身劫火,如同一团天火,砸向“赵寒”。
夜叉王,又称夜叉明王、金刚焰口明神、大黑明神、金刚啖食明神。
因其能啖食一切恶业之众生,能吞尽恶有情,遍身漆黑,有恶业劫火燃烧。
这劫火本为恶业所化,能烧尽世间诸恶。
降魔诛邪最是强大。
洪易见“赵寒”诡异,不明真相,也不敢轻易去触碰。
夜叉明王劫火,不愧如经中所言,是一切恶业的克星。
那“赵寒”被老汉刺入心口,被壮汉一棒打得半边塌陷,都没有皱半点眉头,恍若无事,甚至还保持着诡异的笑容。
大黑天劫火当头兜落,他却是面色微变,立时想要闪避。
洪易哪里能容得他闪躲?
“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
张弓如满月,又是四箭齐射。
四支箭矢之上,浩然正气喷薄,华光夺目,莹如明月。
却是杀气阵阵,直冲斗牛。
这次洪易没有给对方机会施展邪术相阻。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四支箭矢瞬息即至,尽没“赵寒”躯干、双足。
巨大的力道将“赵寒”整个人带得倒仰,箭矢直入地上。
将他整个人钉在地上。
与此同时,夜叉明王已经兵黑色劫火当空砸落。
“熊!”
巨大的力道将“赵寒”整个人砸得支离破碎。
残破的身躯更是燃烧起来黑火。
不到片刻,便已形销骨立。
血肉尽去,只剩下白骨一具。
如此境遇,除非是武圣,强行将灵肉分离,神魂逃离。
否则即便是他是巅峰大宗师,也要死得不能再死。
但事实却是令人不寒而栗。
只剩下一具白骨的“赵寒”,竟然又晃晃悠悠地从燃烧的黑火之中站立起来。
“嘎、嘎、嘎……”
白骨两颔上下张合,发出一阵阵刺耳的摩擦声:
“想不到,你竟然已经成长到这种程度了,还好来得及时,再晚些,还真是对你无计可施了,不愧是纪元之子……”
“妖邪之辈,你究竟是什么人?”
洪易双眉倒竖,大声喝斥:“在玉京城中使如此邪术,你就不怕被抽魂戮灵,不得好死?”
“玉京城?”
“你想让我不得好死?那可能要让你失望了。”
“这地方是有那么几位能让我有些忌惮,不过……要不是没那必要,我倒真想会会那几个家伙,看看他们是不是真有那么厉害……”
“如果能将这几个家伙都变成我的黑暗傀儡,倒是不错……”
一具白骨,颔骨张合,发出尖锐的女子声音,诡异得令人从心底发寒。
艳宫杀:弃女成皇
其口气也大得令人骇然。
洪易冷哼:“大言不惭!”
“你不信?要不了多久,我自会去会一会这些人,不过,你是没有机会见到了,”
“不过,你想见识见识倒也不是没办法,交出弥陀经,我留你一命,如何?”
“这位小兄弟说的不错,果真是大言不惭。”
“不如你先来会我一会,看看我有没有资格让你忌惮忌惮。”
就在这时,有一个声音悠悠传来。
“踏。”
洪易和老汉等人一惊,回头看去。
只见一个一身白衣如雪,头系儒巾,长发半挽,飘然如神仙中人的男子走了进来。
洪易一怔:“太白学兄!”
来人正是儒门六首之一,诗剑双绝的李太白。
“易学弟。”
李太白对洪易抱拳一礼,很是客气。
除了是儒门学子之间的礼仪外,似乎还有些别的东西。
只是洪易此时也没有细察,意外道:“太白学兄怎会在此?”
李太白洒然一笑:“实不相瞒,奉夫子之命,我自贡院之时,就一直暗随易学弟。”
洪易更是意外:“夫子?夫子怎会……”
李太白点头道:“夫子早已算出,学弟近日当遭劫难,故命我暗中相随。”
“原来如此……”
洪易微微怔然。
夫子竟能知晓未来之事,虽是令人惊异,以夫子神通,倒不意外。
只是他竟会命李太白来保护自己……
“喂,我说你们,是不是太过分了?”
“能不能尊重一下你们的敌人,也就是本姑娘我啊?”
一个充满着骨头摩擦声的怪异女声插了进来。
只见那赵寒的白骨在幽幽黑火之中,摇摇晃晃地走了过来。
竟全然不惧洪易念头化出的劫火。
“哈哈哈。”
李太白长笑几声:“妖女,在我面前也敢这般放肆?”
“嘎嘎嘎……”
骷髅发出刺耳娇笑:“儒门?真是好大的名头,就因为你们这突然冒出来的儒门,可是坏了我们许多好事,别急,早晚要去找你们那个什么狗屁夫子,好好清算这笔账。”
“你既然来了,也别走了,正好算一算利息。”
“看来你自恃真身不在,左右不过是损了这具傀儡,如此口无遮拦,大放厥词。”
李太白目光微冷:“今日便让你见识见识我儒门华威。”
“浑天球!”
李太白伸出一臂,掌心向上,一颗满布横竖黑白卦爻的玉质小球,从他手掌心中浮了出来。
李太白不等白骨有所反应,便神色一肃,口诵浩然之声。
“列星随旋,日月递照!”
“四时代御,阴阳大化!”
浑天球上密布的黑白卦爻开始如同游鱼一般缓缓游弋。
镂空的球体之中,星珠星轨缓缓转动。
一种浩瀚之气倾刻间弥漫开来。
充塞天地!
众人只沉周围究竟一暗。
深邃如星空,浩瀚如宇宙。
点点星光遍布上下四方。
星斗繁密,星河灿烂。
“封天!”
“锁地!”
李太白又是一声大喝。
便见无数星斗绽放出一道道、一缕缕星光,彼此相连。
如同一张涵盖寰宇的星辰罗网。
莫说是他们区区几人,便是这天地,似乎都被网罗其中。
“嗄嗄嗄……”
“没用的,你便是把这方天地都禁绝了又如何?我又……”
“嗯!怎么可能!?”
赵寒的白骨发出刺耳尖锐的惊叫。
“宝剑双蛟龙,雪花照芙蓉。”
“剑来!”
李太白已经动手。
伸手一招,双剑如龙,握于掌中。
下一刻,已经一剑撩出,剑气如澜,倒卷青天。
“大道如青天!”
“啊——!”
白骨似乎陷入了某种不妙的境地,被李太白再度逼迫,如拼命一般,发出尖锐的厉啸。
白骨双手抬起,与先前赵寒所拿的武技一般无二。
只剩下一具白骨,其拳意如潮,竟丝毫不亚于先前。
只是一改阳刚血气,充满了黑暗阴冷,鬼气森森。
“轰!”
剑气、拳意碰撞,劲气倒卷。
众人所处的杂货铺在这余劲之下,脆弱不堪,拉朽摧枯一般破碎。
漫天的粉屑飞扬。
那赵寒原先不过是巅峰大宗师,即便是被那背后之人操控,变得诡异无比。
看似强大,其实力却没有本质的提升。
反而因为失去了肉身,减弱了不少。
李太白乃是儒门六首之一,肉身与精神同修。
皆达武圣、鬼仙之境。
一具白骨又怎会是他对手?
一剑之下,赵寒仅剩的一具白骨,便轰然碎裂四散。
倾刻间便成了一团骨粉漫天飞扬。
连一截骨头都没有剩下,彻彻底底的挫骨扬灰。
洪易看得暗自心惊。
没想到这个让他使尽手段,几人合力,才勉强伤到的“赵寒”,竟然在这位学兄面前,完全没有一丝还手之力。
真不愧是儒门六首之名。
“嗯?那是什么!”
洪易心惊之余,忽然发现那团骨尘之中,有一点幽黑的乌光。
若不是神魂警觉,一般人便是仔细察看,也未必能见。
那点幽黑乌光本已十分难察觉,在其上还有一缕比发丝都要细,几乎透明的丝线。
一端连接着这点乌光,另一端延伸出去,在这罗天星网之中,钻出了一丝缝隙,没在虚空之中。
乌光便顺着这条丝线,像是被人扯动一样,慢慢被扯进虚空。
“想跑?”
李太白朗笑一声,念出夫子传下的口诀:“星移斗转,乾坤在握,过去未来,入我掌中,太乙之数,唯我不易。”
半空中悬浮的浑天球发出蒙蒙的微光。
一种伟岸浩瀚的气息似乎从天而降一般。
洪易此时只觉整个天地似乎都落入了一只大得无法形容的无形巨掌中。
山川湖海,天地乾坤,万类众生,似乎都难逃这巨掌一握。
甚至连过去未来,都被握在掌中。
浩瀚的时间长河,被从那不可知的无尽之处,被扯了出来。
于巨掌之中流转、汹涌。
这只巨掌只需要轻轻一翻,天地便会倾覆,乾坤便会颠倒,过去与未来在现在汇流。
仿佛一尊伟岸高远到极点,不可测度的存在,独坐在不可知之处。
世界,时间,众生,都在颠倒错乱,瞬息万变。
唯独“祂”亘古永恒,不可知,不可测,不可改。
其中意境,有几分像他观想的过去弥陀大佛。
但过去弥陀大佛,却远远不及这尊伟岸存在。
哪怕洪易极力观想过去弥陀,想要抵御这种令人渺小到绝望、如同心魔一般的空虚感。
却无论如何也无法抵抗。
他尚且如此。
冠军府之中,那几个怪异之人,更是陷入了极度的恐惧之中。
“碧碧!”
本是一脸阳光,如同邻家男孩一般的王志豪,此时满脸狰狞。
阳光俊朗的脸庞上,一双幽绿的眸子泛着诡异凶狠的光芒。
嘴里两颗长长的尖利牙齿伸出。
喉咙中不时发出如野兽般的闷吼。
身上散发出充满血腥、恐怖之极的气息,扭曲着虚空。
显化出一幅如同地狱般的恐怖恶景。
其中似乎有着无数浑身浴血,形貌极惨、可怖的人在哀嚎。
有一尊尊如同鲜血凝聚的魔神,探出野兽般的手爪,一抓就抓起无数人,往嘴里塞去。
鲜血迸射,骨屑四溅,咔咔之声竟如真实。
若是此时有人能发觉他们,定会惊骇之极。
因为这种景象,是意志凝聚如实。
如同人仙,拳意实质,通天达地一般的境界。
这人竟有着至少人仙的修为。
但如此强大之人,此时却也只能徒劳地在一旁暴怒。
看着那个温婉乖巧,相貌秀丽的女孩,此时却满脸浮现出一道道如网一般的黑色血管。
诡异,可怖,令人毛骨悚然。
那个穿着暴露,漫不经心的女子,此时也紧张地看着神色十分痛苦的乖巧女孩。
此时只有那个穿着中山装的男子,周身环绕着一卷金色的书卷。
一页页展开如一条金色的长龙在他身周舞动。
散发出玄秘无比的气息。
将这里的一切牢牢封锁,不露出一丝一毫的气息。
他们谁都知道,若是此处的异常泄露,必定会惊动那些在虚空沉睡的存在,甚至是过去久远时的绝顶高手的不朽意志。
此时四人都无比后悔。
纪元之子,果然不是可以轻易触碰的。
哪怕他此时弱得看似他们吹口气都能杀掉。
万万不该去招惹。
他们也想不到,那个在这世界原本的轨迹中,根本不应该存在、或者根本不闻其名的文圣公,会这样厉害。
手里还有着这等至宝。
颠倒时空,掌御世界,这样的手段,几乎能与那些六品大佬相提并论。
这个世界,除了那些早已经寂灭,只有不配意志沉睡的阳神,怎么可能还会有这样的存在?
中山装男子展开金色书卷,缭绕诸人周身,神色冷然道:“不能再拖了,这是六品的神通手段,我们不可能抵抗,再不走,就一个都别想离开了。”
满脸狰狞的王志豪怒吼一声:“何有求!你想干什么!?”
被称为何有求的男子神色未变,朝那衣着暴露的女子淡然道:“杜秋霞,你来决定吧。”
“事先声明,无论如何,我是不会陪你们一起找死的。”
杜秋霞看了那乖巧女孩一眼,咬牙道:“阿豪,走吧!”
“你!”
王志豪暴怒不已,一声怒吼,身后竟展开了一双血红的肉翅。
那幅如地狱般的景象更加清晰凝实。
就在这时,只见虚空忽然洞开。
一只弥天大手,从其中探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