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李逵的逆襲之路》-第672章 狂的資本分享

李逵的逆襲之路
小說推薦李逵的逆襲之路李逵的逆袭之路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哈哈……哈哈……”
鬼 吹燈 之 崑崙 神宮 線上 看
“本官的名声这么好吗?”
“我就说嘛,百姓的眼睛是雪亮的!”
李逵得意的狂笑不止,太窝心了,太会说话了,这样的人怎么可能舍得让他将来只做个清风寨的寨主?
还是副的?
必须拉拢过来。
花荣的年纪不大,也不像是会溜须拍马的面相。毕竟长相很正派,但是这样的人说出来的话,就更有说服力。
曹元春吃惊的看着花荣,他这个侄子,平日里都是直来直去的直肠子,什么时候这么会说话了?难道老花闲赋在家之后,偷偷研究了官场绝学,然后一股脑的都传授了他的儿子花荣?你看把李逵乐的,都快找不到北了。
而赵挺之也很憋屈,要是花木当年和花荣这等会说话,他能给花木小鞋穿?用一个废物冷宁来替代花木吗?
嘿嘿嘿——,李逵笑笑停停,总算最窝心的一股劲过去了大半,这才开口问花荣:“贤弟,你有什么冤屈快快道来,今日本官在这里放下话,哥哥一定给你讨回公道。”
花荣扭头看向了赵挺之,看到堂堂宣抚使却黑着张脸,却不敢打断李逵的叫嚣。这确实是个让父亲沉冤得雪的好机会。就在这么一刹那之间,他还真的犹豫了。
咳咳……
突然,曹元春在边上咳嗽起来。咳嗽是假的,实际上是提醒花荣,不要乱说话。
李逵穿着红色的绯袍,赵挺之也是穿着一样的绯袍。说明他们的官职差不多,真要是花荣将赵挺之故意陷害他爹的事给抖露出来,除非官司打到御前,否则根本就不可能有昭雪的那一天。
曹元春开口道:“贤侄,赵大人召你父亲来,是为了清风山的贼子。”
“这些贼子还没被剿灭吗?”
有些人做官做不大是有原因的,花荣一开口就让曹元春尴尬不已。原来情商并没有提高,花木也没有在家研究做官秘笈。之前花荣开口盛赞李逵,恐怕是花荣真的是仰慕李逵。可让曹元春纳闷了,你一个将门子弟,去仰慕个文官,仰慕的上吗?
再说李逵当年确实剿灭山贼匪首不少,可问题是,山贼匪首积攒的家当,可都归他了。
难道你花荣想做这样的人吗?
“贤侄说笑了。”曹元春干笑了几声,开口道:“这清风山的贼首燕顺下山去沂州想绑李大人和其妻子,被李大人当即斩杀。李大人肩负调查禁军作战之责,这就来到了青州,要求我等围剿清风山余孽。”
“可是,谁也没想到。清风山的贼首除了燕顺之外,还有两个。一个是之前入伙的矮脚虎王英,一个是刚入伙的白面郎君郑天寿。这两个贼子武艺高强,又仗着山林之利。愚叔惭愧,手下部将屡次攻上清风山,却都被王英和郑天寿这俩贼子给伤了。只有比王英和郑天寿的武艺更高的部将,才能在狭小的空间内震慑此獠,一战定乾坤,这也是让你来的原因。”
“这个……”
花荣年轻气盛,向往江湖豪杰的名望。当然,他如今再怎么说,也是将门之子,也是大宋权贵体系中的一员。
没理由去崇拜杀人越货,无视法纪的匪类。
他如今最崇拜就是李逵这样的,凭借一己之力,将整个淮南的土匪拔除的豪杰。当然,李逵也不会告诉他,他当年如此卖力的原因是手上没钱,就是为了黑吃黑,发横财。
“贤弟,这事不着急。”
“小五,去给准备酒肉,来客人了!”
李逵可不管军情紧急,他干脆拉着花荣去了自己的住处。就清风山的三百蟊贼,他用得着费尽心思去琢磨如何将人拿下?
这也太没有追求了。
直到李逵和花荣走了好一会儿,曹元春这才猛然惊醒,对赵挺之无奈道:“大人,我也不知李大人和花荣一见如故。”
赵挺之无力地摆摆手,含糊不清道:“他们师门都是一帮子疯疯癫癫的人,这样才对了。”
得罪了苏门,赵挺之以前还很得意,毕竟他自认为扳回一城了。
可如今才想起来,当初是太不理智了。这是一群疯子啊!
再说花荣。
他是战战兢兢的被李逵拉倒了酒桌上。
尤其是他看到阮小五很好奇的看着自己,顿时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之前因为见到偶像,太激动,口无遮拦。如今想来,确实有点献媚的冒失。可是看到李逵真诚的邀请他喝酒,还开口闭口一个贤弟,顿时诚惶诚恐起来。
李逵是读书人啊!
小李探花。
绍圣科殿试第三,进士及第。
自己不过是个落魄将门的子弟,能配得上人家吗?
可李逵似乎根本就没有想过任何双方身份的问题。他而是想通了一件事,宋江为什么会被江湖人惊为天人,人称‘及时雨’。要说容貌,他李逵比宋江强多了。两人虽然黑的都很不一般,但宋江五短身材,五官普通,容貌猥琐。
而且李逵身材高大,面色伟岸,不怒自威,比花荣他是比不过,但比宋江可要强太多了。
如今宋江被他弄死了,江湖上再也没有及时雨这号人物。
但是可以有李逵啊!
宋江折服人的手段,不外乎好爽,把钱不当钱而已。可宋家能和如今的李家比吗?
李家如今家产数百万,郓城的宋家不过是李家眼中最不起眼的破落户而已。其次就是宋江是读书人,读书进学没指望了,才托门路进入衙门当了书吏。
而李逵呢?
进士及第,官居四品。
试问,宋江怎么和他比?
李逵想透的是只要他愿意,这天下的英才岂不是都能收罗门下?比如说花荣、武松等等。当然,他去梁山落草就别琢磨了,不可能的。大宋的四品文官,就没有投降的先例,更不要说造反了。
他虽然没有梁山,但是有兵统局啊!
难不成还安插不下天下豪杰不成?
就因为想明白了这个道理,李逵格外的兴奋。
喝着喝着就喝高了……
翌日醒来。
李逵双眼瞪着房梁,脑袋有些晕沉沉的,回忆着:“昨日遇到了花荣,小伙长的又白又好看,又会说话……”
李逵立刻紧张的环顾左右,然后低头看向怀里之物,顿时放心了不少,是张条案。幸亏不是男人,要不然花荣再会说话,他也只能忍痛割爱,将这个好手给放走了。
这时候,屋子的房门打开,阮小二吃惊的看着李逵抱着条案,一副云游天外的迷茫。赶紧过来搀扶李逵。
李逵只是有点懵圈,自顾自的起来,用冷水激了一下脸后,沉吟道:“昨日本少爷有没有做傻事?”
阮小五迟疑了一会儿,告诉李逵:“少爷,你昨日带来了个小白脸。”
“等等,人家有名有姓的,为何叫人小白脸?”
“大人,你忘记了,之前李邦彦在你门下做事,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整日游手好闲。你就说过,小白脸都不靠谱。”
阮小五振振有词道。
李逵否认道:“这不一样,花荣是性情之人,是可以交心的朋友。李邦彦不过是来我门下寻找晋身之阶,他们品行不同,即便是长相差不多,也不该如此看人。”
阮小五撇嘴表示不服,但是李逵是主子,他说了算。
“少爷,你请人喝酒了,然后喝高了,非要拉着人……”
“等等。”
李逵瞪大了眼珠子急忙阻止了阮小五,他有点接受不了,大冬天地被吓出一身冷汗,揶揄道:“做什么了?轻声说。”
“结拜。”
“就这?”
李逵嘟哝了一句:“吓死我了。”
阮小五不明所以,问:“少爷,你想到的是什么?”
“没事,继续说。”
“没多久,你抱着房梁要睡觉,后来我和花荣好不容易将你从房梁上掰下来,送到了房中。”阮小五幸灾乐祸道。
李逵脸上有点挂不住,他要是喝不过鲁达也就算了,这是个酒蒙子,恨不得天天泡在酒缸里。但是他连个小白脸花荣都喝不过,这让他自尊颇为受挫。难道以后在喝酒这一条路上,只能欺负女人了吗?这有悖于他的自尊。于是,他悻悻然问:“小五,你老实说,少爷我的酒量是否真的很差?”
这个问题阮小五不敢回答,可是表情出卖了他的内心。仿佛再说:“你自己个的酒量,难道自己就没数吗?”
算了,这个问题不好问。
李逵干脆问花荣的事:“对了认兄弟就认了,以后我娘身边也热闹些。对了,花荣人呢?”
“大早上就被赵大人派人传唤去了,听说让他熟悉军阵,要让他配合着出战。”
阮小五有点跃跃欲试,他也想参加。可惜李逵根本就不给他机会。毕竟,一伙蟊贼而已,哪里用得着李逵出手?他连自己的手下都不值当出手。
说起花荣,花荣就回来了。
他是来辞行的,曹元春将李逵的履历摆开,顿时让花荣自渐形秽。断绝了高攀的心思,准备搬到曹元春的小院去住。
可是躬身想要开口,嗓子眼却被堵住了似的。
李逵笑着站起来,调皮的对他眨眼道:“贤弟,昨日哥哥喊的响亮,这才一晚上,就不认了?人没有贵贱,只有德行的高低。赵挺之贵为宣抚使,却利欲熏心,蝇营狗苟,他要是和你爹称兄道弟,你爹敢吗?”
花荣听的头皮发麻,嗓子眼都梗咽了起来,拱手俯首,低声对李逵道:“花荣,见过哥哥!”
“好兄弟。”李逵笑着答应,拉着花荣去花厅喝茶。喝酒他不敢了,让李逵很尴尬的是,梁山上有名有姓的家伙有一个算一个,好像酒量都比他好,气人!
冬日一杯暖茶落肚,李逵这才问起来:“贤弟,之前赵挺之寻你去,所谓何事?”
“让我跟着整军,准备上山擒拿贼子。”
花荣对此到底没有意见,毕竟他将门子弟,没有道理和贼子同流合污。
如今的花荣,家中老爹还在,也没有经历过官场冷暖,世道无情,自然不会愤世嫉俗。
李逵努嘴对阮小五道:“去告诉曹元春和赵挺之,我家兄弟接管指挥,他们不用管了。”
花荣大惊失色,他还没有荫补官职,虽说对军中不陌生,但是清风寨好像聚集了几千人呐,让他指挥合适吗?
花荣紧张道:“哥哥,小弟怕做不好,害了将士们的性命。”
李逵冷嘲了一句:“也就是赵挺之这蠢才,拥有二十倍的兵力,却将三百人无可奈何。曹元春也是死心眼,他叔叔都比他有趣的多,说是太会玩了。算了……”李逵摆手道:“你且放心,你指挥不了五千人马,这不还有我吗?”
“当初在西夏,几万人马的大战也没有输过,要是我李某人连个王英对对付不了,还不如死了算了!”
李逵自傲的决绝,让花荣神往不已。这才是山东第一豪杰的风采。
当然,李逵也腻了。他虽然说过,要看京东东路的禁军烂成什么样,死两万人也在所不惜的话。但他可是京官,难道一直在青州的清风寨这个破地方耗着?
接过指挥权,让花荣露脸,这才是最好的办法。
赵挺之和曹元春闻听李逵要替花荣做主,前者虽然不满,但也勉为其难的答应了,后者倒是挺开心,同时也羡慕起花荣的好运。
而李逵在对花荣面授机宜:“你五千人马,分成五队,没队一千人马。如果在山下,佯装要攻山,你觉得如今人手才两三百人的贼人会不会紧张?”
“会,一定会!”
“分成五班人马,连续袭扰。还需要筹备五支精锐,不宜过多,就一百五十人左右,三个队的人马。冷不丁的打贼子一下。一接触,就跑。别跟贼子纠缠。就是不给贼子休息的机会。这样子下去,贼子肯定吃不好,睡不好,只要两天,非疯了不了。我敢保证,这帮脑子缺跟弦的家伙会冲下山和你拼命。”
“而你什么不用管,该吃吃,该睡睡,把精神养足了。到时候就简单了,咱就算是出一千人马,也能淹死这帮贼子。贼子的首领有点手段,也好不到哪里去。禁军的六七个部将,三个打一个,不求生擒,总能不落败吧?”
“在这期间,你多熟悉如何指挥军队,军中不论野战还是攻城,最重要的不是指挥级别的军队,五百人毕竟太少了,而是千人。千人才成军,记住,你能学成什么样,就看你的修行了。”
花荣拿着小册子一一记录下来,眼中泛着光,问:“哥哥,还有吗?”
“再用损招就过分了……”李逵纠结了一阵,悠悠道:“咱也得讲江湖道义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