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別叫我歌神》-第1279章:叔與嬸的修羅場熱推

別叫我歌神
小說推薦別叫我歌神别叫我歌神
因为校歌赛的前辈指导赛是提前公布了节目单的,所以很多人都提前做过功课。
而就算是没有做过功课,其实很多人也曾经听过,毕竟这首歌,也是邓紫棋翻唱的几首之外,最火的歌之一。
《句号》这首歌,写在邓紫棋和自己的前经纪公司“蜂鸟”解约之后,所以歌词里第二句,就是“窗外不愿飞的蜂鸟也在哀悼”,还有“城市再也不会听到我们争吵”之类的歌词。
那时候的邓紫棋,因为经纪公司过度包装、严重违约、干涉自己的创作、不允许她发声等,已经和自己的公司闹了许久,宁愿背上巨额债务,也要和经纪公司解约,在娱乐圈里闹得沸沸扬扬。
她和自己经纪人,既有伯乐一般的知遇之恩,又有后期路线不同、利益相悖的争执,最终分道扬镳,各走各路。
最终,她以一首《句号》,为这一切画上了句点。
而这一切,和冯一东与俞文鸿之间的关系,实在是太相似了。
舞台上,邵阳阳唱着歌:
“回到十二年前
回忆就在眼前
你带着帽子
而我样子带着腼腆
不过第一次的见面
你说你有先见
我的先天被训练过我能有片天
我当时天真寡见鲜闻
不像成年人有能力辨认
不是为了赚了有钱分我为我的前程
希望我写的歌里面有更好的和弦声……”
唱着唱着,邵阳阳渐渐就把自己代入了进去。
许多年来,他第一次感受到了音乐的魅力,感受到了站在舞台上的快乐。
却并不是在俞文鸿的包装与压榨之下,而是在反抗俞文鸿的过程中。
可这一切,却如此的脆弱。
和俞文鸿比起来,他的力量如此的弱小。
俞文鸿掌握着资本,也掌握着他的未来。
这一刻,大屏幕上的邵阳阳,眉头紧紧皱起,神情又纠结又挣扎。
他真的把自己唱了进去。
而舞台一侧的副屏,却始终把舞台下的俞文鸿和冯一东拉在取景框里,各种角度的特写。
网友们都看明白了,这是导播在搞事,疯狂搞事!
舞台上,邵阳阳在血泪控诉,舞台下,已经被搞过了的人在现身说法……
有意思啊!
舞台下,冯一东抬头看向了舞台上的邵阳阳。
这首歌的前面,让他回忆起了郝凡柏。
回忆起自己刚刚出道时,那青涩而什么都不懂的模样。
说起来也可笑,自己当初出道的时候,其实完全没有这么高的觉悟,自己就是冲着娱乐圈里的钱来的。
许多一起出来打拼的人,都已经不知道哪里去了,自己还在这里。
那时候的他,在郝凡柏的翼护之下,就像是一个无忧无虑的,被宠坏了的孩子。
反而是俞文鸿,让他明白了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可他想要向自己期望的方向发展的时候,却遭到了俞文鸿的无情拒绝,甚至被扫地出门。
那时候的他,彷徨而愤怒,但终究还是走过来了。
他本以为自己已经不在乎了,但是邵阳阳的这首歌,却勾起了他所有的回忆。
“你说我是个商品
没有你我就不可以
这些扭曲的真理
差点毁掉我的自信
如今的我已觉醒
如今我不再哭泣
再不怕坚持自己
做你没做对的决定……”
舞台上,邵阳阳指着舞台下,犀利地吐字,像是扫射一样比着手势。
好巧不巧的,邵阳阳的手指所指的方向,似乎就是俞文鸿的方向。
这一刻,邵阳阳的歌声,真的是从内心深处唱出来的。
但他的内心深处,所想的其实还不是俞文鸿。
而是自己的父母。
从小到大,被自己的父母强行包装,强行推广成一个商品。
就算是自己抑郁,自己性格上严重缺陷,他们却视而不见,拼命把自己推到前台,满足他们的虚荣心。
他的父母如此,俞文鸿也是如此。
所有人都把他当作一个商品。
就像是他没有感情,没有感觉,没有思想一样。
可他有啊,他是活生生的人!
但也有那么多人不把他们当商品,支持他的梦想。
不论是帮他牵线,支持他们写歌的郝凡柏,还是帮他们编曲《偷脸贼》的谷小白,甚至是之前下台之前的付文耀,都让他的心中燃起了许多之前从未有过的东西。
这一刻,他真的觉得,自己才真正年轻过,是个少年。
或许,我还可以?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我可以肆意一下,可以不那么懂事一次?
舞台上,邵阳阳的歌声突然高亢了起来:
“你知道吗
这一辈子除了我的妈妈
你曾是我最信任的女人吧
但空白的娃娃
总会慢慢长大
抱歉我没法永远当你听话的傻瓜↗!!!”
高亢的歌声里,舞台下的观众们瞪大眼。
改词了?
最信任的女人吧?谁?
卧槽,真的指到鼻子上去了!
“嗷嗷嗷嗷嗷!阳阳!阳阳!”
舞台下,邵阳阳的粉丝们拼命高喊。
兽世情缘:夫君,咬一口
其实邵阳阳之前的人设,已经崩塌的差不多了。
现在的邵阳阳,在他的粉丝眼中,其实是一个有点懦弱、有点脆弱、有点怂的男生。
或许这也是一个成功的人设吧,既然没有翻车,那就有维系的价值。
所以俞文鸿反而顺势就开始推类似的宣发稿,开始推太阳雨组合,让强势的姐姐,带上弱势的弟弟,把邵阳阳向“小奶狗”的方向靠了。
但人设终究是人设。
人设也只是人设。
这一刻,邵阳阳完全推翻了自己之前的单调人设。
舞台上的邵阳阳,表现有些暴戾,有些不甘。
甚至有些狰狞。
但却是真实的他。
怯懦之下,被压制的真实自我。
公子 尋 歡
在剧烈地反弹。
唱完这一段,他转身,猛然一甩手中的话筒,有那么一瞬间,许多人都觉得他要摔话筒了。
但他终究还是没有摔,他跺脚,咬牙,转身过来,又开始唱hook了。
反弹了一点点的性格,又被压了回去。
正因为如此,却正让人双拳紧握。
镜头打了过去,放大了无数倍的脸,被投射在大屏幕上,几乎所有人,都看到他眼角滚动却没有流出来的泪水,以及咬着牙的嘴。
暧昧成
“多少年里多少遍你
多少错却没多少歉意
但过去了就不再介意
把珍贵的放心里
把痛的伤的全都忘记
我青春的全部回忆
那爱的恨的全都是你
希望你偶尔也会想起
就让我真心真意
把歌唱完重新开始
时针滴滴答
你还记得吗
说句心里话
你还怀念吗……”
邵阳阳转身,低头,大口大口喘着气。
舞台下,冯一东看着舞台上的邵阳阳,仿若看到了当初的自己。
他觉得自己的眼睛一热,伸手一摸,才发现,自己眼角有些湿润。
“好!”冯一东站起来,大声鼓掌,“阳阳,太棒了!你是最棒的!”
是啊,都过去了。
纠结过去有什么意义呢?自己已经重新开始了。
邵阳阳转过身来,对舞台下鞠躬致敬。
掌声比他想象中大了许多,大家的欢呼声也大了许多。
所有的镜头都给了邵阳阳,各个角度照射着他。
这是他应得的。
当邵阳阳转身下台之后,镜头又挪了回来,给了舞台下。
俞文鸿,冯一东。
以及冯一东身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男子,正侧头微笑着看着他。
像是慈祥的父亲,看着让自己骄傲的孩子。
“卧槽,叔来了!”
“怎么莫名有种离异夫妻争抚养权的感觉?”
“修罗场!叔与婶的修罗场!”
“一东,快跑!会死人的!”
一瞬间,现场的主角又换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