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小說 海賊王之海上皇帝討論-第229章 幻夢和迦娜遇見透明人鑒賞

海賊王之海上皇帝
小說推薦海賊王之海上皇帝海贼王之海上皇帝
这时候,再看龙马,身上的衣服已是破破烂烂了,全身布满了纵横交错的伤痕。
“布加迪·龙威,我现在知道你的刀法了!是我错了,你不是不懂刀,而是把刀当成了身体的一部分来用,做到了人刀合一的地步!”
龙马道,“这把黑道秋水跟随我一生,希望在我死之后,你能让它找到像我一样的新主人!”
说完,龙马将黑刀秋水合入刀鞘内,扔给了龙威,龙威伸手将其接住。
随后,龙马直挺挺地倒下,从龙马的身体里钻出来一个黑影,飘向了布鲁克,附在布鲁克的身上。
“呦呵呵呵,我的影子终于回来了!”布鲁克笑道。
龙威看着龙马倒下的尸体,道:“谢谢你能认可我的刀法,多希望能在你活着的时候,与你来一次决斗啊!”
布鲁克将刀鞘和酒葫芦还给龙威道:“龙威先生,你的实力果然好强!”
“我可是要成为世界第一剑豪的人!”
龙威说着,从地上抱起了龙马的尸体。
“龙威先生,你抱着他的尸体做什么啊?”布鲁克问道。
庶女毒后
“他是一位受人尊敬的正义的剑士,应该让他入土为安,不能让他暴尸在这里!”
“好有狭义之心的剑士啊!我来帮你挖土吧!”
布鲁克找来了两个锈迹斑斑的铁锹,和龙威一起在树林里挖了一个坑,将龙马的尸体重新埋了起来,然后还为他刻了一个新的墓碑。
“霜月·龙马,你就在这里好生安息吧!我这就去将莫利亚砍了,让他永远也不敢再挖你的坟墓!”龙威对着龙马的墓碑道。
“什么?龙威先生,你不要命了吗?莫利亚可是很难对付的啊!”布鲁克吃惊地道。
“怎么?骷髅老人家!你怕了吗?怕他又一次将你的影子夺走吗?”龙威问道。
“有一点点怕!”布鲁克道。
龙威突然从身上解下了酒葫芦,递到布鲁克的面前道:“喝吧!多喝点!酒壮熊人胆!”
“我!我已经喝了很多了!”布鲁克道,“龙威先生,你这小酒葫芦里装了多少酒啊?”
“不知道!不过麦克说,他将一个酒馆里的酒全都倒进了装不满酒葫芦里。”龙威道。
“呦呵呵呵!一个酒馆里的酒?这酒葫芦可真的是一个宝贝葫芦啊!”
布鲁克接过龙威的酒葫芦,咕咚咕咚地喝了几口,道,“走!谁怕谁啊!不就是月光·莫利亚嘛!我分分钟戳死他!”
“骷髅老人家,你可以的!走!”
龙威和布鲁克往回走,去找麦克等人汇合。
醫 律
龙威这边结束了,但是,被消极幽灵穷追不舍的幻梦和迦娜可是遇到了不小的麻烦。
幻梦和迦娜被消极幽灵追得到处乱飞。
等到白生将佩罗娜收服的时候,追着她们俩的消极幽灵才算消失不见。
可是,幻梦和迦娜回过神来一看,周围黑咕隆咚的,什么也看不清,而且他们只顾着慌乱跑,也没有记清来时候的路,现在再想回去,已经不知道往哪走了。
“幻梦姐姐,我们是迷路了吗?”迦娜紧紧地拉着幻梦的手道。
“是啊!我们迷路了!”幻梦道。
“幻梦姐姐,我想麦克船长了!我们怎样才能找他呀?”
“迦娜妹妹,别怕!有姐姐在呢!麦克终究还是一个靠不住的男人?”幻梦气愤地道,“他现在一定在想着如何把那个天真可爱的小萝莉抱到自己怀里!”
“麦克船长已经是男人了?!他不应该还是一个男孩吗?他的第一次给谁了啊?”迦娜眨巴眨巴眼睛,有些失落地道。
“给他自己了呗!”幻梦不好意思地道。
“给他自己了?!”迦娜不理解地问,“不是男孩和女孩睡到一起,然后做了那种事情,才算是第一次没有了吗?”
幻梦听了迦娜的问话,也不知道该怎么和她解释了。
于是,幻梦在迦娜的耳边轻声道:“男人的身上有两个姑娘,一个姓左,一个姓右!”
幻梦已经提醒道这个份上了,迦娜脑子再不好使,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啊——!”
迦娜突然喊了一声道:“是谁摸我的脸了?像树皮一样粗糙的手!”
幻梦被迦娜的喊声吓了一跳,随后也感觉到自己的脸上被人摸了一下。
“不好!是透明人!迦娜!我们快找有光亮的地方!”幻梦道。
两人刚要走,迦娜就感觉自己的裙子无故被撩起来了。
“臭色魔!滚开!”
幻梦凭借着自己的知觉踢了一脚,这一脚好生厉害,直接踢到了阿布萨罗姆的脸上,将他踢到了很远的地方,显出身形。
只见阿布萨罗姆披散着长长的黄发,头上戴着蓝白相间的水球帽子,狮子的嘴巴和眼睛,正坐在地上揉自己的眼睛。
“阿布萨罗姆,吃了透明果实的色魔,我们已经知道你了!不想死的就赶紧滚!看到你这样的淫棍,就让人恶心!”幻梦道。
其实,在上岛的时候,麦克一边走,一边把恐怖三桅帆船上的三怪人的情况给大家说了,还特别叮嘱幻梦和迦娜,一定要注意透明人阿布萨罗姆这个色魔。此人常常利用自己的透明隐身的能力,偷摸地骚扰美女,偷看美女洗澡。
所以,幻梦和迦娜格外记住了,没想到还真的让她们俩碰上了。
“呦嘻嘻嘻,没想到你们竟然认识我!你们俩做我的新娘怎么样啊?”阿布萨罗姆道。
“滚!痴心妄想!傻子才会做你的新娘呢!”迦娜骂道,“你竟然敢偷撩我的裙子!我要剁了你的脏手!”
逍遥小村长
“不知死活的臭东西!你以为让霍古巴克那个坏医生把你改造成狮子,你就是毛皮族了吗?”幻梦怒道,“信不信老娘将你一把火烧了!”
“呦嘻嘻嘻,两个小美妞,脾气还挺爆啊!正是我喜欢的类型!”阿布萨布姆道,“听你们的对话,你们竟然还是未开发的雏,今天刚好让我尝尝鲜!”
说着,阿布萨罗姆再次隐身,消失不见。
突然,迦娜的双肩一疼,一下子向后摔了过去。
“你这个淫贼!放开我!”迦娜大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