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說 某美漫的醫生討論-第六百九十二章 美少婦邀月和憐星的琴瑟之好熱推

某美漫的醫生
小說推薦某美漫的醫生某美漫的医生
邀月这语声是那么灵动、缥缈,不可捉摸,这语声是那么冷漠、无情,令人战栗,却又是那么清柔、娇美,摄人魂魄。
世上也没有一个人听见这语声再能忘记。
大地苍穹,似乎就因为这淡淡的一句话而变得充满杀机,充满寒意,满天夕阳,也似就因这句话而失却颜色。
移花宫的弟子面面相觑,似乎没有人敢来触这个霉头。
“嗯?”
邀月的声音加重,瞬间让那些移花宫弟子后背冷汗直冒。
当即便有一个地位较高的侍女不得不站出来。
她拱了拱手,说道:“大宫主,二宫主突破了《明玉功》第九层。”
“怎么可能?”邀月眉头紧锁。
她的第一反应就是,绝对不可能!
一直跟在她屁股后面的狗屁虫,怎么可能在她之前突破《明玉功》第九层呢?
可是邀月知道,以她冷厉霸道的性格,这些移花宫弟子,没有人敢跟她开玩笑的,即便是怜星都不敢,她在移花宫唯我独尊。
所以……
怜星真的突破《明玉功》第九层了?
邀月不知道自己该是什么情绪,怜星是她的亲妹妹,按理来说,怜星《明玉功》大圆满,成为天下无敌之人,她应该高兴才对。
可是……
凭什么?
从小我才是那个天赋最高的人,我也是先怜星抵达《明玉功》第八层顶峰的人。
怜星她从来都不是我的对手。
为什么这次例外了呢?
嫉妒心是每个人都有的情绪,而邀月的嫉妒心,特别重,哪怕她的嫉妒对象是自己的亲妹妹,是她导致了残疾、心中一直有愧疚的亲妹妹……
魔族少女的契约者
“到底是怎么回事?”邀月深吸了一口气,勉强稳住情绪,开口道:“将事情原原本本跟我讲一遍。”
“这……”
“怎么?”邀月眼睛一眯,说道:“怜星突破了《明玉功》第九层,我这个大宫主说话就不管用了吗?”
以她唯我独尊的性子,原本现在听说自己被怜星压了一头,就很难受了,现在连移花宫弟子都指挥不动了吗?
“当然不是!只是这件事……奴婢实在是难以启齿,或许大宫主到二宫主的宫殿去一见,便明白了……”
那侍女为难道。
怜星玩得那么肆无忌惮,那么放浪形骸,现在整个移花宫谁还不知道二宫主的宫殿里面究竟发生了哪些事情?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这话让她怎么说?
说二宫主忽然间在外面找了一个男人回来,然后两个人做了一些羞羞的事情,于是二宫主就突破了《明玉功》第九层?
她可还是个黄花大闺女,语气让她说这些话,还不如直接杀了她呢!
“我知道了。”邀月深深的看了她一眼,用她自创的淡梦舞花影的绝世轻功身法,浮光掠影般消失在移花宫前殿,前往怜星的宫殿。
她要在第一时间确认怜星是否真的突破了《明玉功》第九层。
邀月心中始终有一个声音,或许怜星只是炼了另外一门神奇的武功突破了而已,而不是《明玉功》的突破呢?
她非得立即确认怜星的状态不可。
移花宫,宫内花种集天下之所有,万花齐放,天上仙境也未必可及。
可惜邀月看也微看一眼。
终于,邀月来到了怜星的宫殿之外。
周围没有其他的侍婢了。
只不过宫殿内传出来如泣如诉的声音,让邀月面色变得有些古怪——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那应该是怜星的声音吧?
可是怎么可能呢?
一时间,邀月竟然有些踌躇了,她不知道自己现在是该进去,还是不该进去。
作为移花宫的大宫主,霸道绝伦的邀月,一生之中,还从未有此时般的犹豫时刻。
“你这坏蛋……姐姐来了,快停下啊……呜呜……”
怜星死命的拍打着墨非的后背。
谁知道……
复仇游戏:撒旦夺爱 淡了流年
墨非这个人就是向来吃软不吃硬,怜星好声好气的跟她商量,他可能还听怜星的,但是怜星这幅态度的话——墨非就选择恕不奉陪了。
他拿出了看家本事,非要在这一场1VS1竞技场之中,打败怜星,然后再让她去见邀月。
“你这混蛋,老娘恨死你了。”
怜星无奈,刚刚接触电子游戏不久,她的游戏技术太菜了,只能躺平了,然后任由墨非的狂暴技术输出。
只是很可惜,邀月显然没有心情一直等下去。
所以在犹豫了一会儿后,她还是进入了怜星的宫殿。
等邀月进来后,入眼处便看见了,墨非趁着怜星躺平的机会,对她的游戏角色进行反复平A。
骤然间看到了跨时代的电子游戏,让邀月这个初哥,一下子看得愣神了,身影僵硬,脑袋空空,浑然不知道所以。
宫殿内,墨非的视角,刚好正对邀月。
该说不愧是移花宫的大宫主,怜星的姐姐吗?
真是漂亮啊!
邀月身上与生俱来便带着一种慑人的魔力,不可抗拒的魔力,她似乎永远高高在上,令人不可仰视!
其性格如火似冰,利剑锋芒,是鬼又是神。
她是一个绝世美人,拥有绝顶美丽的脸和一双明亮的眼睛,而且气质出尘,绝代风华。
墨非一边跟怜星玩游戏,一边看着邀月,嘴角不由得泛起一抹邪笑。
“啊,我死了。”怜星沮丧的看着游戏画面上,自己选的主角被墨非给干掉了。
她擦了擦自己额角的汗水——不知道怎么回事,明明是在跟墨非玩虚拟的游戏,可是她本人感觉比游戏中的人物还要劳累。
“怜星,你知道你自己在干什么吗?”邀月回过神来,她没有理会墨非这个臭男人,而是目光如寒霜一般的紧盯着怜星。
她外出办事,将移花宫这个大摊子交到你怜星的手上,结果我回来就发现,你在跟一个男人在玩电子游戏这种玩物丧志的东西?
你对得起我给你的信任吗?
不知道电子游戏,就是网络的毒瓶吗?
“姐姐?”怜星回过头,眼神有些迷茫——这是因为玩了太久的游戏,导致脑供血不足,头晕眼花的,是很多游戏玩家常见的症状。
“哈哈哈哈哈!”怜星甩了甩脑袋,回过神来,旋即大笑道:“你回来了啊!”
听着怜星畅快的大笑之声,邀月眼神微凝。
果然长本事了啊,以往在她面前乖得就是一只鹌鹑似的,现在也敢在她面前放肆大笑了。
“你就没有什么其他想对我说的吗?”
“我没什么好对姐姐说的,反倒是姐姐,应该祝贺我啊。”怜星之前对邀月的畏惧之心,一扫而空,整个人轻松了很多,她道:“妹妹我如今觅得如意郎君,《明玉功》突破第九层,破了心中的阴霾,从此无敌天下,姐姐难道不为我开心吗?”
她说话的语气,甚至带着三分调侃。
“你的如意郎君,就是这个男人?”邀月瞥了墨非一眼,道:“怜星,那我不得不说,你的眼光真够差的。”
墨非看着邀月的眼色就有些不善了,我怎么了?怜星嫁给我,还委屈她了不成?
等你一会儿,到时候就让你知道,谁才是你真正的爸爸。
“姐姐你竟然对我说教这个?”怜星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似的看着邀月道:“你不是从来都没有过谈情说爱的经历,唯一爱上的男人,都对你畏之如虎吗?你竟然来教我怎么挑选男人?”
“放肆!”邀月勃然色变,看着怜星道:“我看你果然突破了《明玉功》第九层了啊,所以才让你敢和我这个姐姐叫板了。”
“我呢,不但是想和姐姐你叫板,我还想将你吊起来打呢!”怜星脸上的笑意也渐渐收敛。
说真的,她忍邀月好久了。
从小被邀月从树上推下来导致残疾,如果说邀月是无意也就罢了,可是邀月是有意的,她就是不想输给她这个当妹妹的,哪怕是摘桃子的游戏都不行。
邀月在事后,的确有后悔,的确有忏悔,甚至有愧疚。
可是邀月愧疚,她的手脚就能恢复如初吗?
邀月愧疚一段时间,她就能够像一个正常人一样的继续活着,而她怜星就要忍受与常人不同的自卑,一直孤独终老?
在怜星看来,邀月那不过就是鳄鱼的眼泪,没有任何价值。
即使除去这件事,邀月在成长过程中,也是处处欺负她。
移花宫之内,邀月是大宫主,她怜星是二宫主,可是谁都知道,移花宫就是邀月的一言堂,她说一不二,根本就没有怜星这个二宫主开口的份儿,就好像一只橡皮图章。
在邀月的阴影下,怜星已经憋屈、恐惧太久了,如今却一朝让她得势,找到了一个足够强大的男人,甚至帮助她突破了《明玉功》第九层,她已经有了抗衡甚至击败邀月的资本。
这个姐姐的霸道狠戾作风,她真的受够了,今日,怜星便要邀月知道知道,什么叫做敢叫日月换新天——从此移花宫,她说了算!
“那就要看看你到底有多少斤两了!”邀月冷笑一声,一掌朝着怜星拍来。
如山岳般沉重的掌力,随着邀月一掌平推而出,霎时间狂风呼啸,压力迫的人朝着怜星和墨非袭来。
“姐姐,时代已经变了,用这种小手段,可对付不了我了。”怜星轻轻一笑,伸手随意一拂,邀月那股霸道无比的掌劲,就被怜星原数奉还。
“还是拿出一点真本事吧!”
怜星返还过来的掌劲,还携带着怜星自己的真气,让面对这一攻击的邀月不由得面色微变。
邀月不得不再度挥掌,以抵挡这股掌劲。
“轰——!!!”
两股掌力碰撞,发出巨大的声响,宫殿内一时间劲气四溅,狂风大作,离得近些的家具等陈设直接在这股碰撞下,被碾压成了齑粉。
碰撞过后,邀月不由得接连退了三步。
再去看怜星,泰然自若,什么事都没有,举轻若重。
“这就是《明玉功》第九层的境界吗?怪不得你这么有底气……”邀月脸色变得有些难看。
这一次试探便可看出,怜星的确是功力大进,已经远胜于她。
可是武功,看得可不仅仅是谁功力更高,如果是这样的话,江湖上也不用掀起一片血雨腥风了,大家把功力释放出来,看看高低,功力高的自动获胜,功力低的走人,这样江湖上还有纷争吗?
“如果你认为你的《明玉功》突破了大圆满境界,你就真的天下无敌,能够为所欲为了,那么我可以很明白的告诉你,你这无疑是在痴心妄想!”邀月眼眸射出冰冷的目光:“这个世界上,从来就没有无敌的武功,只有无敌的人。就你那软绵的性子,即使让你《明玉功》抵达第九层,你又能发挥出来多少作用?”
“至少收拾你,足够了!”
怜星冷哼一声,主动朝着邀月攻去。
在怜星出掌以后,磅礴而狂暴的气劲,化作了龙形,张牙舞爪的,咆哮着,撕咬向邀月。
在真气量上,怜星已经胜过了邀月太多,这种能够肆意浪费真气的行为,让邀月鄙夷的同时,又在羡慕——如果她能有怜星现在的真气量,怕是真的可以无敌天下了。
“你以为这样就能够对付我了吗?那你未免也太小看我了!今天姐姐就让你看看,明玉功的真正使用方法!”邀月将自己的一身明玉功运转到了巅峰状态,她的身体呈现了晶莹如玉之色,甚至都有些透明了。
“姐姐大人,你就嘴硬吧,我的明玉功大圆满之境,难道还能输给你?”怜星笑吟吟的说道:“你就等着我把你抓起来,吊起来打吧!这些年,你对我的欺负,我都会一一还给你。我会把你的小屁屁给打肿。”
墨非就那么兴致勃勃的看着怜星和邀月两人的战斗,移花宫的武学,让两人大战的同时,也能赏心悦目的。
他也懒得插手,这场战斗,怜星是不可能输的。
诚然,怜星在战斗意识和战斗技巧上,差了邀月一筹,可是这并不是天差地别,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都能够碾压。
果然。
最后怜星将邀月制住,丢到了墨非的面前:“咱们俩接下来好生炮制一下她,让她这些年来一直欺负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