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zrb0精彩都市小说 魔君你又失憶了-第一百三十七章 失戀了推薦-gij5w

魔君你又失憶了
小說推薦魔君你又失憶了
墨林将一切东西都收拾妥当,准备来禀报墨君羽,可以打道回府了。走到门外,就遇到了出来的凰久儿。“久儿姑娘。”
凰久儿朝他打了个招呼,就继续往外走。
墨林喊住她,“久儿姑娘,你去哪里?我们马上就要回墨府了。”
你就不要到处乱跑了吧。
凰久儿朝他摆摆手,“我不跟你们回去了,后会有期啊!”潇洒的走了。
墨林讶住了,久儿姑娘怎么走了?这是不是代表公子失恋了?那公子怎么办啊?
公子这会儿不会躲在房间里偷哭吧?
不行,他得去安慰公子。
無限之美劇空間
墨林风风火火的往屋子里跑,险些与里面出来的墨君羽撞了个满怀。
“公子。”
“嗯!”
墨林小心翼翼的觐着墨君羽的神色,这一看,着实觉得奇怪。
他家公子非但沒有伤心,反而愉悦之心溢于言表。
这不正常啊,喜欢的姑娘离开了,怎么还这么高兴?
再仔细一看,吓的他立刻窜出老远。
墨君羽像看耍猴似的看着墨林,“这是做什么?”
墨林像看怪物似的看着墨君羽,“公子,你的嘴怎么啦?”
他家公子的嘴又红又肿,而且嘴皮似乎还因为上火溃烂了一小块。
也就才一小会不见,他家公子怎么就这样了啊?
墨君羽抬手抚上自己的嘴唇,想起这次久儿居然格外的配合,心里就像吃了整罐蜂蜜一样,从里到外都是甜的。
薄唇又不自觉的扬起,满脸餍足的表情,看的墨林心惊胆战。
完了完了,他家公子肯定是受不了刺激,脑子坏掉了。
失恋的人,很容易做出冲动的事,万一公子要是想不开,做出什么傻事可怎么办啊?
墨林快步跑上前,跪下抱住墨君羽的腿,哭求道,“公子你可千万不能想不来啊。”
美女的流動情人 純屬巧合
墨君羽看着突然多出来的腿部挂件,嫌弃的甩了甩腿,奈何墨林抱的紧,居然沒甩掉。
第壹皇商,極品太子妃
他咬着后槽牙,冷冷的警告,“松开!”
要不是看在墨林跟了他多年的份上,早就一脚将他踢出去了。
墨林猛摇头,“不松!”
墨君羽太阳穴突突直跳,“难道你不清楚公子我的规矩么,谁让你挨老子的腿的。”
蜜寵十年,顧少求放過! 粉紅大臉貓
墨大公子实在是太气了,连粗口都爆出来了。
墨林自小就跟着他,自然知道他不喜跟人亲近,现在居然敢毫不犹豫的犯他的忌,他连鸡皮疙瘩都出来了好吧。
再不松开,他忍不住了,可就真不客气了啊。
墨林哭着乞求,“公子,你答应我,不能寻短见,我就松开。”
墨君羽咬牙切齿,“谁告诉你公子我要寻短见的。”
久儿刚刚才对他表白心迹,他疯了才会去寻短见。
可是,墨林却一根筋的,一个劲的要墨君羽保证不寻短见,他才肯松开。
墨君羽不得已,向他保证。
墨林这才松开,用袖子胡乱擦了把鼻涕眼泪,“公子,说话算话,谁不算话,就变王八。”
墨君羽气结,甩袖,冷冷的丟下一句话走了。
墨林破涕为笑,“公子,只要你不寻短见,罚我倒立三天三夜我也愿意。”
皇的任性嬌妻 喬寧
墨君羽:……这个哽是过不去了是吗?
清风四人等在马车前,看见墨君羽过来,互相对视一眼,捂嘴偷笑。
楼主的嘴……
锦屏记
嘿嘿!刚刚他们碰到久儿姑娘,看见她的嘴也是有些红肿,楼主的嘴也是有些红肿,稍一联想就知道,他们二人肯定是吻的太过忘情。
久儿姑娘说她要回去一趟,离别的吻,缠绵又不舍,控住不住也实属正常。楼主的嘴唇都被她咬破了,久儿姑娘,真心彪悍!
墨林看着几人笑的贼嘻嘻的,愤愤瞪了几人一眼。
公子都失恋了,这几人居然还笑的出来,沒有心。
清风看见墨林红红的眼眶,不解的问道,“林护卫,你怎么啦?眼睛红红的,是哭过了吗?”
墨林气愤的甩过脸,爬上马车,一屁股坐下,不理他们。
公子都要寻短见了,他能不哭么?
清风震惊的睁大眼睛,满脸不可思议,还真哭过了啊。
只是,他为何哭啊?难道是因为楼主?
清风恍然大悟般想起墨林对楼主的感情,一定是他撞见了楼主与久儿姑娘的好事,悲上心头,忍不住了吧。
造孽呦!
残忆迷途 深夜孤独的灯
………
凰久儿告别墨君羽就一路回了星若世界。
出去了几日,再回来,浑身都觉得舒坦。果然还是自己家里最舒服。
不过,要是能将墨君羽带回来就更好。才刚跟他分开,怎么感觉就有点想他了。
她摇了摇头,将脑子里的那个人甩掉。抬头,将手在眉骨上搭了道弯,看向不远处的逸婉居,一缕炊烟袅袅升起。
咦?谁在做饭?辰叔叔?
她脚尖一点,翩然跃去,步步生莲,落于院中。
脚步轻快的朝厨房奔去,“辰叔叔,是你吗?”
当看清在厨房忙碌的一抹藏青色身影,小嘴微撇,“是你啊!”
苏子陌看见凰久儿欢喜的朝他奔来,心中一阵激荡。张开双臂,想给她一个大大的拥抱。谁料,久儿姑娘却在离他五步之外停住,脸上的喜悦霎时变成了失望。
他尴尬的将手收回来,满脸受伤,“久儿姑娘,你这么不希望看见我啊?”
凰久儿悻悻的坐到台阶上,脱口而出,“嗯!”
苏子陌:……久儿姑娘,你可太诚实了,敷衍一下都不肯吗?
凰久儿回过神,“莫空大师呢?”
苏子陌一边翻炒着锅中菜,一边回答:“大师说先去见个人。”
“哦!”莫空大师见的人,一定就是辰叔叔了。
随着苏子陌的翻炒,一阵勾人味蕾的香气四溢。
凰久儿动了动鼻子,又吞了吞口水。快两步跑进去,盯着锅里菜,眼眸亮亮的,闪闪发光。
“苏子陌,这是什么?”
“我们来的路上,抓到一只野鸡。我弄了一半炖鸡汤,这一半红烧。”
凰久儿拍着手赞叹道,“苏子陌,其实我刚刚说错了,我非常高兴见到你。”
苏子陌:…谢谢,不需要。
“久儿姑娘,你的嘴怎么啦?”刚刚他顾及着锅里的菜,沒来的急仔细看,现在盖上锅盖抽空一瞧,久儿姑娘的嘴怎么红红肿肿的?
農女謀略
“咦!你这脖子上是被蚊子咬的吗,怎么那么多红点?不对啊,蚊子咬的不是这个样子的。”苏子陌又是疑惑又是惊讶。
凰久儿蓦地用手捂住嘴唇,又羞又恼。嘴上她大概知道怎么回事,但是脖子上又是什么?她得赶紧回去照照镜子。
苏子陌古怪的看着她。
有猫、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