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修仙從鑽木取火開始笔趣-390、【少男少女齊上門】推薦

修仙從鑽木取火開始
小說推薦修仙從鑽木取火開始修仙从钻木取火开始
这个工程持续了很久,叮叮当当的打铁声,也在仙栖崖上响了两个多月。
田里的粟麦高粱之类已经长得颇有样子,现在一片深绿,在阳光下油然泛着光芒。
这是方长今年第一次种麦,而且是春小麦,等到秋天收获了,可以采石做个大一些的磨,磨面粉蒸馒头吃。
而且面食能够做的花样就多了,包子、饺子、烙饼、各色面条,都可以尝试着做。只可惜仙栖崖上目前没有条件种水稻,不然再有了米之后,天下大部分主食都能在这仙栖崖上复现出来。
闲来无事,方长将常用的工具多做了一份,放在了无名殿里,而后将工棚彻底拆掉,从里到外挪到了高炉那边,而后修了个三面砖墙一面敞开,并排三间的新工棚。
在新工棚对面,他修建了同样形制,但却是并排五间的建筑,作为储存物资的仓库,并把木炭、焦炭、成品金属、石灰等等都堆放在里面。工棚和仓库都是瓦顶,防雨能力更好。
接着,方长闲了下来,他开始画画。
云中山里面物产丰富,各种矿物颜料都不缺,什么如朱砂、赭石、朱膘、石青、石绿、石黄、白粉、金粉、银粉都有,再用山里的植物萃取晾晒一番,也能得到一些红黄蓝之色,已经足用。
重新将以前沤好的竹子开锅炖煮,再做上几叠纸张,方长手持画笔,开始在上面细细描绘。
傲娇总裁追妻记
他站在云中山里的仙栖崖上,画云中山。
先用墨色勾勒,再以笔尖上色,很快远近的山水便跃然纸上,叶展花开,云行水流,灵动万分。
方长收了笔,准备一会儿再行涮洗。
他仔细看着纸上的作品,暗暗点头,自己偶然一试,竟然水平尚可。
不过画里面的云中山,和现实中的也有些不同。比如再方长眼里,山下各地气象驳杂,能够看出当前情况和今后运道,而这些在画里面是没有的。
最令他注意的是,山下有兵马的气息。
他曾经爬到后山山顶处,借着云朵间缝隙看了一眼,确认那里是义军将势力,经过征战和扩展,已经囊括了宁河府。总之,他在山上悠闲舒适,山下的劫数却依然在演化。
局势已经渐渐明朗起来,随着义军这边政治清明,且力量逐渐增大,天下其它军阀和原本的朝廷,已经渐渐不是对手,明眼人都能看出来,如今义军一方势大,很可能便是最后获得胜利的那方。
如今的义军,被各种别有用心的人们包围起来,并强烈要求加入其中,这会在相当程度和时间长度上,考验义军们的选拔机制是否健壮。
西方 經濟 學
待纸面上颜料干透,方长将其卷起,戳在一边。
盖因此处没有条件装裱,只能如此放置,而且方长也没有印章印泥,只是在上面题了个落款“云中山方长”。
他暗自寻思,下次再开炉烧瓷器,可以试着用釉料在上面绘制些东西。
拿着笔走出无名殿,他准备去碧玉塘将它们清洗一下,免得粘住笔毛无法再用。
碧玉塘里面荷叶田田,出水高高层层叠叠。几朵粉色莲花直竖着,正自盛开,随风轻轻摇曳。旁边还有几朵羞涩地花苞,一层一层包的很紧。塘水里面有鲤鱼出没,体型肥硕,它们不时地在水面转个身,复又回到水底,游动起来显得很是美味。
方长忽然站住了脚步,皱皱眉头看向山下。那边有事情发生,触动了他的灵觉。
“真是胆大妄为。”他略有不快地摇头说了声,仿佛被别人打扰了兴致。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此时他还没有走到碧玉塘处,正站在无名殿前的广场上。
左右看了眼,方长发现了他淘汰下来,从炊具变为雕塑,放在石头底座上的鼎。
两步迈过去,他将手里的画笔交到左手,然后拎起青铜鼎一个腿儿,将其从底座上拿起,而后略微用力:
“走你!”
随着他大力挥手,青铜鼎如流星一般,被他滴溜溜抡向山下,在天空中划过一道弧线,继而远远地朝山边坠下去。
恶魔总裁你好毒 韩净沫
似乎有惨叫声传来。
方长没有在意,他继续走到碧玉塘边,用池子里面的水刷洗画笔。
画笔上面的颜色被溶解后,很快变成丝丝缕缕,而后随着瀑布流走,消失不见。几根自制的画笔,重新恢复清洁,方长将它们甩了甩,倒插回桌面上的竹制笔筒中。
仙栖崖四周一片静谧,只有水风虫鸟兽的动静,似乎刚刚扔出的鼎只是假象。
不过方长并不着急寻回自己的青铜鼎,而是去工棚取了锄头,回到田里开始除草松土,又用扁担和木桶在碧玉塘担了水,拎到菜地里浇灌。
各种蔬菜都是耗水大户,没了充足的水分,根本做长不好。
…………
傍晚时分,方长忽然停下手头的动作,去工棚取来扫帚,开始洒扫。
待仙栖崖上焕然一新后,他烧上水,在茶壶里放上了今年的新茶叶,坐在银杏树下的石桌旁,慢慢等待着。
有两个年龄相仿的少男少女,携手从崖边的栈道爬上来,穿过圆形石环做的门洞。
“哇,这里真美!”
清脆的女孩声音,对仙栖崖上赞叹道。
旁边的少年笑着说道:“当然,方先生住的地方,说是福地也很恰当,我们不要失了礼数,且前去拜访……瞧,先生知道我们要来,已经等着我们了。”
立刻扛着背上的东西,带着旁边的姑娘,碎步小跑过来。
方长笑着将两个干净杯子摆在桌上,将刚刚冲泡好的茶水倒进去,对来到眼前的两个正行礼的少年说道:
“好久不见,请坐,且用些茶水。”
原来不是别人,正是小狐狸胡云,还有他的女同学宋瑶,当年去探望胡云的时候,他和宋瑶有过一面。
胡云背上扛着的是个青铜鼎,正是上午方长丢出去那只。
二嫁之倾城公主 南宫无烟
他小心地将鼎放在旁边,把带来的简单礼物放在桌上,和女同学一起恭恭敬敬地坐在桌边。
“你的学业怎么样?”方长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