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异能 聊齋之家有妖妻 起點-第六百三十章 西域奇兵展示

聊齋之家有妖妻
小說推薦聊齋之家有妖妻聊斋之家有妖妻
在同样受到天条压制的情况下,高阶天仙与真仙对战而不败,其实并不算稀奇。
眼见觉妙大师被鬼刀战士给拖住,王丰顿时轻叹了一下,回头看了看,就见燧皇陵的方向一道流光闪现而来,宛如一个普通算命者的风二静静地站在了王丰身后,冷冷地看着虚行子,道:“你是虚行子?一千七百年前,我听说过你。”
虚行子闻言吃了一惊,仔细看了看风二,皱眉道:“贫道却不记得与你认识!”
风二淡淡地道:“你不认得我倒也正常,我就是个看守陵墓的,一向并参与修士之间的争斗。”
虚行子道:“既然如此,你怎么现在又出现在了这里?”
风二道:“你就当我是静极思动了吧。总之今日我看你是运交华盖,灾星照顶了。”
虚行子闻言,哼了一声,道:“你说你修行了一千七百年,那好,咱们便斗一斗,看看谁更厉害。”当下虚行子抬手发出一道灵光,往风二打去。
风二身形不动,张嘴吐出一个古怪的音节:“轟~”,霎时间眼前的虚空中忽然出现一道裂缝,虚行子的灵光射来,顿时落入裂缝之中,消失不见。
虚行子顿时大惊,知道自己不是对手,当下忍不住后退。
风二道:“你就当我是静极思动了吧。总之今日我看你是运交华盖,灾星照顶了。”
虚行子闻言,哼了一声,道:“你说你修行了一千七百年,那好,咱们便斗一斗,看看谁更厉害。”当下虚行子抬手发出一道灵光,往风二打去。
风二身形不动,张嘴吐出一个古怪的音节:“轟~”,霎时间眼前的虚空中忽然出现一道裂缝,虚行子的灵光射来,顿时落入裂缝之中,消失不见。
虚行子顿时大惊,知道自己不是对手,当下忍不住后退。
在同样受到天条压制的情况下,高阶天仙与真仙对战而不败,其实并不算稀奇。
眼见觉妙大师被鬼刀战士给拖住,王丰顿时轻叹了一下,回头看了看,就见燧皇陵的方向一道流光闪现而来,宛如一个普通算命者的风二静静地站在了王丰身后,冷冷地看着虚行子,道:“你是虚行子?一千七百年前,我听说过你。”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虚行子闻言吃了一惊,仔细看了看风二,皱眉道:“贫道却不记得与你认识!”
风二淡淡地道:“你不认得我倒也正常,我就是个看守陵墓的,一向并参与修士之间的争斗。”
虚行子道:“既然如此,你怎么现在又出现在了这里?”
风二道:“你就当我是静极思动了吧。总之今日我看你是运交华盖,灾星照顶了。”
虚行子闻言,哼了一声,道:“你说你修行了一千七百年,那好,咱们便斗一斗,看看谁更厉害。”当下虚行子抬手发出一道灵光,往风二打去。
风二身形不动,张嘴吐出一个古怪的音节:“轟~”,霎时间眼前的虚空中忽然出现一道裂缝,虚行子的灵光射来,顿时落入裂缝之中,消失不见。
虚行子顿时大惊,知道自己不是对手,当下忍不住后退。
就见旁边的骷髅怪抬手一指,一根白骨箭顿时飞出,往风二射来。风二挥了挥手,一个龟甲顿时出现在身前,将那白骨剑挡住,二人顿时斗在了一起。
眼见风二被骷髅怪缠住,虚行子这才松了口气,对王丰道:“王道友,你若是还能请来一个如觉妙大师、风二这般的高手,贫道便掉头就走。若是不能,那你今天可就走不了了。”
王丰沉默了片刻,这才道:“虚行子,你硬要沦落魔道,与天下人作对,那才是谁都救不了你。你若肯听我一句劝,就此抽身而去,或许还能保住你一条小命。否则的话,千年修行,今日便要化作泡影了。”
虚行子冷笑道:“那贫道就看你还有什么手段。”
当下虚行子抬手招出一柄仙剑,往王丰杀来。
王丰连续祭出黑白双剑、天蛇星眸、戮神刀、漏斗金沙等法宝,却都无法阻拦虚行子片刻,最后使出了混元绝灭灵光指,虽逼退了虚行子几步,但也没对其造成有效的杀伤。
王丰手段用尽,顿时有些心慌。旁边的清微真人见王丰无力击退虚行子,急忙抬手一招,一柄玉斧顿时祭出,朝着虚行子轻轻一划,一道锋锐无比的光芒顿时显现出来,往虚行子砍去。
虚行子吃了一惊,感受到那玉斧的巨大威力,不敢硬拼,当即闪身躲避。
王丰见状,顿时惊讶地看向了清微真人。清微真人却面色极为凝重,对王丰传音道:“这元阳玉斧乃是我先天宫的攻伐至宝,威力无穷,但催动此斧消耗的法力却着实不小。以前都是一众师兄弟轮流使用的,但此次前来,贫道只带了几个门人,这玉斧催动不了几次。”
王丰顿时心下一紧,传音给觉妙大师,道:“大师,能否请动玄机神尼前来助战?”
觉妙大师回道:“玄机神尼和伏牛尊者都在继续追查那盗取历代高僧金身的贼人,查到了一个线索,已经追出去了,目前恐怕在数万里之外,一时半会儿根本赶不回来。”
王丰皱了皱眉,急忙在心下盘算着,第二元神从崂山出发,赶到扬子江水府,去向鳄君求救需要多少时间,能不能及时赶到。
正在此时,虚行子似乎也看出了清微真人力不能支撑太久的情况,当下连连发动进攻,逼得清微真人不得不奋力催动元阳玉斧。如此三次,清微真人终于法力耗尽,神情委顿了下来,元阳玉斧失去了法力的催动,自动飞了回来,落入清微真人手中。
虚行子见状,顿时大笑了一声,对王丰道:“所谓三大道宫,也不过如此罢了。王丰,你还有什么倚仗,都使出来吧。”
都市 之 最強 狂 兵
王丰面上却全无惧色,淡淡地道:“你叫嚣什么?你以为你赢定了?要知道天庭兵将虽不易下界,但在人间却还有各路神兵。五岳大帝都有法身常驻人间。你真以为黑山老妖就能纵横无敌了?”
虚行子面色微微一变,随后大笑道:“那又如何?你现在还不是要死?”说着,虚行子挥剑往王丰杀来。
王丰正准备挺身迎战,故意用胸口去承受虚行子的攻击,好激发隐藏在金芒神甲内的太白庚金剑气来斩杀虚行子,就见远处天际一道箭光如电一般射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地射中虚行子,穿胸而过。
虚行子顿时顿住了,不敢相信地低头看了看胸口的大洞。顿时惨叫一声,轰然碎裂,化作飞灰。
王丰也吃了一惊,愣愣地转头看向天边,只见象山尊者的身影在半空中一闪而逝,消失不见。
原来象山尊者终究还是应邀而来了,一举射杀了虚行子,解了王丰的围。王丰心下对虚行子颇为感激,准备日后亲自去一趟象山致谢。
此时,风二与骷髅怪的争斗也到了激烈的时候,就见风二以龟甲护身,连续破解了骷髅怪的多次攻击,最后趁着骷髅怪法力消耗极大,露出些许破绽的时候,抬手一指,祭出了一支钻火钉,那钻火钉带着漫天的火气激射而出,正中骷髅怪,不灭薪火顿时将骷髅怪裹住,熊熊燃烧起来。
骷髅怪试图施法灭火,但浑身法力涌在火苗处,却仿佛火上浇油一般,反将不灭薪火烧的更加旺盛。
不过片刻,修为高深,至少也是高品天仙的骷髅怪便被烧得干干净净,连一点骨头渣子都没有剩下。
正与铁人傀儡和觉妙大师打斗的冥界骑士以及鬼刀战士见状,顿时都大惊失色。二魔不敢恋战,急忙抽身而走,闪身躲入十八铜柱大阵之中去了。
王丰见状,也不敢耽搁,当即施展请神之术,招来多名鬼差,令其与附近的土地城隍处报讯,请将神兵天将们被困芒砀山的事情立即设法告知中岳和东岳,请中岳和东岳设法告知天庭,设法营救。
消息传出,王丰顿时轻叹了口气,随后皱着眉头仔细查看芒砀山中的情况。
半日之后,虚空中一道绚烂的金光闪现,从中行出了三千名天兵,领兵大将乃是两名真仙。
同时,中岳和东岳又加派了一队兵马赶来,带来了两位大帝的符诏,施展开来,足以改变地脉走向,将芒砀山暂时与地脉切割开来,成为独立的一处战场。
这些援兵抵达之后,当即展开行动,可惜这十八铜柱大阵本就是虚行子耗费了一千多年时间方才炼制成功的,此时被黑山老妖强要走之后,又加强了一下,熔炼了许多凶物进铜柱之中,演练成阵,威力强绝。
阵法本就是夺天地之造化,厉害的阵法若是运用的好,以一敌万绝非不可能。
黑山老妖之所以敢悍然冒出头来,在芒砀山这里与天庭的兵马硬碰硬,这个阵法是一个原因,第二个原因便是黑山老妖深知,自己一味地躲避绝不是办法,需要时不时地搞出些事来,好向三界立威,以免自己被轻看了,任谁都能来踩自己一脚,到时候应付起来终究也是麻烦。
消除麻烦最好的办法,岂非就是把自己变成一个人见人厌的大麻烦,谁见了都要绕道走,那样的话,麻烦自然就不会上门了。
原本黑山老妖计算的挺好,多半能够在天庭反应过来之前将这一部分天兵天将给尽数灭掉,并击杀王丰等人,不但又一次立威,还消除了人皇之争的对手。到了那时,就算天庭再不情愿,也不敢枉顾大势,明着针对陈八斤了。
陈八斤便至少也能做一二十年的中原之主,就算这个王朝未来将会二世而亡,十分短命,但在史书之上,却也只得承认陈八斤是这一代的人皇,承认陈八斤的王朝是天下正统。
若能如此,黑山老妖便满足了。凭借新朝气运,黑山老妖能做成许多以前做不成的事情。
可惜黑山老妖千算万算也没有想到,王丰居然能请来风二和象山尊者这两个神秘的高手,一举将骷髅怪和虚行子击杀,将局面生生翻了回去。如今天庭的援兵抵达,黑山老妖的算盘已经落空了。
就见中岳和东岳的神将抬手将帝君符诏祭起,将芒砀山的地脉与周围切割开来,变成了一个独立的地域。随后天庭的援兵结成阵势,先设下天罗地网将芒砀山围住,随后祭出了攻山至宝,朝着芒砀山连续轰击了数十下,很快将十八铜柱大阵给轰的摇晃不止。
黑山老妖之所以敢悍然冒出头来,在芒砀山这里与天庭的兵马硬碰硬,这个阵法是一个原因,第二个原因便是黑山老妖深知,自己一味地躲避绝不是办法,需要时不时地搞出些事来,好向三界立威,以免自己被轻看了,任谁都能来踩自己一脚,到时候应付起来终究也是麻烦。
消除麻烦最好的办法,岂非就是把自己变成一个人见人厌的大麻烦,谁见了都要绕道走,那样的话,麻烦自然就不会上门了。
原本黑山老妖计算的挺好,多半能够在天庭反应过来之前将这一部分天兵天将给尽数灭掉,并击杀王丰等人,不但又一次立威,还消除了人皇之争的对手。到了那时,就算天庭再不情愿,也不敢枉顾大势,明着针对陈八斤了。
陈八斤便至少也能做一二十年的中原之主,就算这个王朝未来将会二世而亡,十分短命,但在史书之上,却也只得承认陈八斤是这一代的人皇,承认陈八斤的王朝是天下正统。
若能如此,黑山老妖便满足了。凭借新朝气运,黑山老妖能做成许多以前做不成的事情。
可惜黑山老妖千算万算也没有想到,王丰居然能请来风二和象山尊者这两个神秘的高手,一举将骷髅怪和虚行子击杀,将局面生生翻了回去。如今天庭的援兵抵达,黑山老妖的算盘已经落空了。
就见中岳和东岳的神将抬手将帝君符诏祭起,将芒砀山的地脉与周围切割开来,变成了一个独立的地域。随后天庭的援兵结成阵势,先设下天罗地网将芒砀山围住,随后祭出了攻山至宝,朝着芒砀山连续轰击了数十下,很快将十八铜柱大阵给轰的摇晃不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