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道門小天師笔趣-第四百六十三章苦修士相伴

道門小天師
小說推薦道門小天師道门小天师
普通军警撤离,整个战场就寂静下来了,但是还有两个人没有离开,这两人正是来自于教廷的高手。
一人身着红色披风,乃是教廷派出的红衣大主教之一,而另外一人身上披着灰色的麻衣,把自己包裹着严严实实的,出自于教廷修道院的苦修士。
如果说各级主教是教廷的封疆大吏,那么修道院就是教廷的禁军了,在修道院修行的苦修士绝对是教廷最忠实的信徒,他们不用管任何的杂事,只需要负责苦修,提升实力,等到哪里出现了异端,那么他们就会去哪里镇压。
在近代以前,修道院的苦修士绝对是教廷手上的高端力量,等闲的邪魔外道根本不是苦修士的对手。
没等多久,埃林公爵就找到了两人,埃林公爵要打破封锁围剿,不在于杀伤多少普通军警,因为那是没有意义的,只有干掉来自于教廷的高手,他才能真正的安全。
青涩之恋 周莫
“好臭的味道,就像是下水道里的老鼠一样”
梦之彼世境
“现在真的是世风日下啊,连藏头露尾的异端也能光明正大的出现在阳光之下了”
两人看见了埃林公爵,都发出了阴阳怪气的嘲讽之中,千百年来,吸血鬼一族何时能够如此嚣张了,不都是被他们打得藏头露尾的吗,只能在山林之间展示一下自己的存在感,何时敢如此嚣张了。
“你们这些教徒,几百年了还是一点变化都没有,除了嘴硬之外没有任何的能力,当年追杀我的大主教何其之多,可他们都去哪了呢,全都死了,我还活着好好的,所以你们应该抛弃你们的上帝,重归于撒当的怀抱”
埃林自信满满的看着两人,对于他们的嘲讽,毫不在意,吸血鬼又如何,他活了几百年还没死,而当初杀他的那些人呢,坟头草都老高了。
教廷的高手没有在嘲讽,嘴炮是没有任何作用的,苦修士从怀里拿出了一柄宽阔的重剑,而红衣大主教则是拿出了一本圣经,准备吟唱。
“主的孩子,我为你祈福····”
红衣大主教嘴里不断的念着圣经里的内容,一团光辉从他身上没入了苦修士手上的重剑之中,苦修士仿佛是打了鸡血一样,精神一震,缓缓的走向吸血鬼。
“嗷····”
吸血鬼发出了音波攻击,随后身形化作一道残影,和苦修士战在了一起,一开始就是天崩地裂一般的死斗。
双方的仇恨延续了不知道多少年,根本没有任何调和的可能,见面了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必须要分出一个高低生死来。
而双方的力量也是对立的,就像是光明和黑暗,水与火,激烈的碰撞之下,动静非常的大。
一交手,埃林公爵就落了下风,因为他除了要跟苦修士死斗之外,还要分心去防备红衣大主教,红衣大主教现在看似没有动手,但却给了埃林极大的压力。他的吟唱,他的圣经,他的圣水乃至于身上的十字架,都是可以给他重创的存在。
“该死的东方人,还不出现”
埃林公爵心中大骂,他身上已经中了好几剑了,苦修士的力气和速度虽然不如他,可他的力量却是克制他的,这让他非常的难受。
说好的帮手没有出现,埃林公爵只好边打边撤了,慢慢的把战线拉长,要不然他迟早要被两个围殴死。
埃林公爵的速度展现出了逃跑的优势,他要逃,苦修士根本拦不住,只能加快速度前去追击,而红衣大主教也是如此,他现在相当于法师的位置,必须要给苦修士支援,要不然苦修士很有可能会被吸血鬼杀死。
·······
“什么人”
红衣大主教的速度慢了一拍,等到吸血鬼和苦修士一逃一追了才动身,可没走几步,他就看见了一个披着黑色大衣的人拦住了他的去路。
拦住他的人自然就是我了,埃林公爵踪迹一暴露,他就给我发消息了,告诉我,他可能无法摆脱追兵,要让我出手支援,所以他们在动手的时候,我就到了。
但我没有立马出手,来之前,我已经在周百川那边得到了一些教廷的资料,红衣大主教是有很奇特力量的,尤其是在战场上,可以称之为奶妈,他的吟唱可以驱逐黑暗力量,给予苦修士力量上的增强,甚至可以加速苦修士伤口的愈合,十分的神奇。
所以我必须要等埃林调走苦修士才能动手,如此就可以万无一失了,今日,教廷高手必灭。
“天地一刀斩”
我 的 一天 有 48 小時
“神说,要有光···”
废话不多说,既然苦修士走了,那么我就直接动手了,一来就是天地一刀斩这种大招,而红衣大主教,也迅速的进行了吟唱,一道华光出现,将剑气拦下。
“东方人的手段,你是那个李玄机”
“现在中文都这么流行了吗,随便一个外国佬也能说一口流利的中文?”
听见红衣大主教直接说了一口流利的中文,这倒是让我很意外,不是说中文都很难学的吗,怎么一个比一个流利。
“呵呵,二十多年前,我原本是要派往华国的”
红衣大主教冷笑一声,华国也有很多主的子民,二十多年前,教廷原本是要派他去华国当然大主教的,然而华国的当局没有同意,把大主教的任命权收归他们自己所有。
这件事情在当年可是闹得极大,这也让教廷总部梵蒂冈至今没有和华国建交,因为教廷也没有办法放开这个口子,如果没有了大主教的任命权,那么教廷将什么都不是,只不过这个事情让他晋升大主教的时间拖延了数年而已,他心中充满了怨气,对于华国也充满了怨恨。
机械天才 陈三
“好像听过这事,在我们那,神得听挡的”
我点点头,这个事情的确是听过,这些传教士可不是什么好人,百年前,他们一手圣经一手刀剑,配合着世俗社会的殖民活动,犯下了累累的罪行,而后,他们则是配合着世俗社会进行文化入侵,颜色输出,严重的甚至要扰乱一个国家的运行,所犯罪行不比以前少多少,华国那边自然是要拒绝了。
“异端,神是不容许亵渎的”
“神有没有,我没见过,但我们早已把很多伪神掀翻在地了,今天也不差你一个”
我冷笑一声,修行越久,越对神话中的神仙保持着怀疑态度,因为别说是传说中的神了,即便是高等级的境界,也没有人达到过,谁知道有没有神,我们修的是道,而不是神。
不再废话,我再一次的使出了天地一刀斩,对着红衣大主教劈了过去,也不断的靠近他,面对我的进攻,红衣大主教显得有些难以招架。
因为速度太快了,剑气之间似乎是没有任何的停留,而他的手段很多都是要靠着吟唱来施展的,速度有些慢。
但作为有贵族传承的大主教,显然不只是一个法师,他还是一个战士,眼见着施法打不赢了,他立马就拔出了一把阔剑,给自己加持了一下。
“大主教的加持对我没有任何的用处”
看见了大主教的动作,我心中不以为意,他所信仰的光明力量太过于纯粹,这种纯粹有好有坏,说好的时候,那就是对上吸血鬼这种阴暗生物的时候,威力巨大,一点力量可以发挥出两点甚至三点的威力,就像是一盆水,泼在了火上面,可能挺大的一场火都能扑灭。
而不好的时候,那就是对付其余力量的时候,显得不那么的厉害了,威力锐减,就像是一盆水泼在了石头上,有可能什么效果都没有。
刚刚大主教的加持就让苦修士的力量大增,可现在对上了我,却没有多少增幅的机会了。
大主教的剑术很好,可惜他遇到了我,我压根就没有想跟他近身比剑,在他冲来的时候,我一招降魔指就打了过去,降魔指正中他的手掌,大主教吃痛,阔剑掉在了地上
“不好意思了,天地一刀斩”
随后一道剑气劈在了大主教身上,大主教横飞了出去,胸口的一道伤痕几乎快要见骨了,大主教进的气还没出的气多。
可他还没死,无数的华光从他身上出现,聚集在伤口上,血肉在慢慢的弥合,这是信仰的力量,是众生的念力,如果无人打扰,他可以撑到救援队的到来,并不会就此死去。
玩偶情缘
但我不准备放过他,我已经背起了黑锅,那就做好了斗争的准备,斗争不是请客吃饭,即便是我现在放过他,他也不会对我有任何的感激,下一次见到我,只会对我有更强的杀意。
“噗”
我尊重对手,所以给他一个痛快,让他没有遭受痛苦的离开这个世界。
捡起了对方的阔剑,我迅速的去找埃林公爵,此时埃林公爵还在和苦修士血拼,埃林身上鲜血淋漓,吸血鬼强大的愈合能力也没有让他立即恢复。
而那个修道士也没有好在哪里,双方可以说是两败俱伤,不,应该说是修道士占据了上风,修道士手上拿着一个十字架,在两人纠缠的时候已经插在了埃林的肩膀上,十字架光芒大放,在不断的磨灭吸血鬼的精血,直到那个苦修士看见了我的到来,以及看见了我手上的阔剑,顿时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