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zsdq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我老婆是女學霸笔趣-第三百十二章 大手一揮,拿走!(加更,67/137)閲讀-r1qll

我老婆是女學霸
小說推薦我老婆是女學霸
突然有了动力之后,老胡可是卯足了劲在烧菜,他太想知道林帆是怎么解决流形方程组的问题。
与此同时,
翁婿俩坐在沙发上,一边喝着白开水,一边磕着老胡准备好的瓜子,两人完全没有把自己当做外人,甚至觉得这里比家里轻松太多了,因为家里有一只同款的母老虎。
柳云儿和夏梅芳母女俩,是严禁自己男人在家里嗑瓜子,没有什么原因…只是觉得瓜子壳会落一地,然后把家里弄得一塌糊涂,当然…自己却偶然会开一包瓜子,然后坐在沙发上一边看电视,一边磕着瓜子。
总之…
母女俩完美演绎了什么叫做只许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叔…”
“我觉得咱们应该带一个鉴定专家来看看。”林帆认真地说道:“万一老胡又拿出赝品…来糊弄我们翁婿两人,这一趟一趟又一趟的…实在吃不消啊,而且次数多了…咱们家里的母老虎肯定会知道的。”
“…”
“我觉得这次不会了。”柳钟涛认真地说道:“如果这次又是赝品糊弄的话,下次我们直接开一辆货车来,也别吃饭喝酒了…开门就搬。”
林帆缩了缩脑袋,小心翼翼地说道:“叔…是不是因为他是你的媒人,所以你就出手如此毒辣?”
听到林帆的话,柳钟涛叹了口气,默默地说道:“都是命…”
话落,
柳钟涛突然想起了什么,严肃地看着林帆,质问道:“我也是你的媒人…你是不是对我也非常痛恨?”
“啊?”
“怎么可能!”林帆一本正经地说道:“叔…我现在可幸福了,哪有时间去痛恨你呢。”
“不好说…”
“我当初也和你一样,现在一眼望去这一路上都是心酸的脚步。”柳钟涛认真地说道:“对了…你小子以后可别再坑我了,同时也管管自己的女人,天天往自己的娘家搬东西。”
林帆沉默了一下,小心翼翼地说道:“那个…你的小棉袄根本不听我的话,她向来都是我行我素的。”
说起自己的小寿衣,
柳钟涛内心有点伤痛,不过…也没有伤到悲痛欲绝的程度,他相信未来如果林帆有了孩子,特别是女儿之后…他也会沦落到这种地步,女儿把自己老爸的东西给搬空。
没办法…
这是家里的传统。
这时,
老胡端着菜走了出来,冲着翁婿俩喊道:“来来来…差不多可以入坐了。”
听闻老胡的喊声,翁婿俩起身前往了餐桌前,随后三人便坐了下来,第一步就是先开一瓶酒,不过这次柳钟涛并没有给自己的女婿和老胡满上,因为这两人还要谈一些科学方面的问题。
“小林?”
“你说自己已经有了解决流形方程组的思路?”老胡满脸期待地问道:“究竟是什么思路?”
“噢…”
“根据我对流形的理解…胡教授你给我的那个方程组,已经脱离了一定变化规律的曲面,我认为可以加上时间这个概念。”林帆认真地说道:“如果是加上时间的设定,那么就有一点意思了。”
“为此…”
“我找到了三条线路,首先是选择爱因斯坦流形,其次是选择克勒流形,最后是两者融合到一起,得到一种叫做克勒·爱因斯坦流形,这三都是满足一定数学条件的流形。”林帆抬起头,看着眼前的老胡,问道:“你觉得呢?”
刹那间,
老胡陷入了沉思中,他在对林帆所说的内容作出判断,因为这个思路听起来简直就是荒缪至极,加上时间概念的话…无疑这个流形方程组会变得更加复杂起来,到时候根本无法处理。
而且…这也脱离了自己的初衷,偏阶猜想并不是这样的。
“小林…”
“你这个想法蛮不错的。”老胡认真地说道:“但是…你有没有想过,这样做是不是和我们的初衷有点偏差?我们是要解决偏阶猜想,而不是单单解决这个流形方程组。”
“我知道。”
“流形收敛性嘛。”林帆笑着说道:“我认为…用我的方法可以证明流形收敛性的偏阶猜想。”
然而,
老胡依旧不相信,根据他从事微分几何领域长达四十多年的经历来看,林帆似乎在展现自己极致的个人英雄主义,先不说他所说的办法其可靠性,单单后续的复杂计算,足矣让一个研究团队崩溃。
想到这里,
老胡略微的有一点点失望,不得不说…小林还是年轻了,极力地想要创新,想要挖掘一条全世界独一无二的理论,但问题就是…难啊!
全世界多少天才,能够做到这一点的又有多少呢?
“小林…”
“我不知道接下来的话,会不会伤到你…但不管怎么样,我还是要说的。”老胡严肃地说道:“你的想法非常大胆,可实际操作起来的话,是存在一点偏差的。”
老胡没有把话说得太死,直接了当告诉林帆…你这个人太狂妄了,把事情看得太简单了,而是选择了一条相对柔和的线路。
林帆也不是傻子,听出了老胡话中的含义,不过他并没有对此生气,换位思考…如果自己是老胡,听到一个外人说什么…自己找到了一种全新的办法,可以解决流形方程组。
那对他只有五个字…请你滚出去!
这时,
林帆站起身子,在老丈人和老胡的目光下,走到了茶几边上,从自己的电脑包里面拿出一个文件袋,然后又回到了餐桌前。
“胡教授。”
“这是我对克勒·爱因斯坦流形对收敛性的验证,花了一个下午的时间才整出来的。”林帆把手上的这份文件递给老胡,认真地说道:“你看一下…”
什么?!
都…都进行验证了?
念及而熱 煙羽清
听到林帆的话语,老胡接过这份文件,随后便打开文件袋,从里拿出若干张白纸。
仔细看了几分钟,
老胡的瞳孔开始微微收缩,表情越来越诧异。
就在之前,
老胡听到林帆的‘胡言乱语’,脸上多多少少带着一丝的不敢苟同,但是当他看到林帆的验证过程后,整个人都变了。
第一张的内容还好理解,但是从第二张开始…老胡的头皮都开始发麻,按照道理来讲…作为一个从事微分几何的专家,对数学简直是了如指掌,但当他看到林帆的验证后,第一次出现了懵逼的状态。
没办法…
上面的内容已经彻底颠覆了他对流形的全部理念,甚至这一刻…老胡怀疑自己是否还能看得懂数学,是否还可以继续从事数学的研究。
再见及再爱 慕波
平息了一下情绪,
老胡试着去推翻林帆的验证过程,企图寻找到过程中所存在的瑕疵。
我的女兒是吸血鬼
可惜…
他失败了…其过程之简洁,逻辑之紧密,到达令人发指的程度。
只不过…
正当老胡看得如痴如醉之际,突然…没有了!
“唉?”
“后面的内容呢?”老胡满脸焦急地问道。
天才寶寶上陣:腹黑總裁乖乖聽話
“呃…”
“还没有来得及写,不过我觉得单单这样…就足以证明我的想法是正确的。”林帆笑着说道:“等下次见到我…或许我就已经解决了流形方程组。”
这时,
老胡激动的情绪再也无法遮掩,急忙握住了林帆的手,语重心长地说道:“小林…我们数学系也有很多漂亮的单身未婚女教师,要不你和小云分手吧,我给你做媒…娶什么研究物理的老婆,要娶就娶研究数学的老婆!”
“哎哎哎!”
“我说你这个老头…当着我的面挖墙脚啊?”柳钟涛满脸恼怒地说道。
老胡看着柳钟涛,无奈地说道:“钟涛…你要理解我,我实在是心痛啊!你女儿把一位数学天才给藏了起来,不让他去研究数学,而是去研究什么物理,我能不急吗?”
“咳咳…”
“还是算了吧,我和云儿的感情很好的。”林帆尴尬地说道。
“唉…”
“可惜呀!”老胡叹了口气,把文件还给了林帆,冲着林帆说道:“来来来…喝两杯。”
随后,
三个人开始了把酒言欢,不过与翁婿俩不同,老胡有可能受到了刺激,处在一个非常亢奋的状态,喝酒的速度略微的有点快。
这时,
柳钟涛看到时机成熟,默默地放下了酒杯,冲老胡问道:“老胡…你说咱们认识也有三十多年了,这情感怎么样?”
“这还用说吗?”
“你老婆喊我叔,你喊我哥…咱们之间的情感已经超越了年龄和辈分。”老胡的脸带着红润,认真地说道。
“是吗?”
“那为什么我们这么好的情感,你竟然给我下套?”柳钟涛严肃地说道。
“…”
“撮合你和梅芳之间的婚姻?”老胡瞪了一眼,没好气地说道:“不是你求得我的吗?”
柳钟涛轻咳一声,尴尬中带着一丝平稳,说道:“不是这件事情…我是说之前的事情,你竟然拿着赝品来糊弄我,我还天真地送了你好几箱茅台。”
囚禁舞姬 血殇
说到这里,
柳钟涛叹了口气,默默地说道:“小林啊…你说的那个问题是不是很难解决?需要花费很多很多的时间?”
“没错!”
“最快也需要两个月!”林帆点点头:“而且是不分昼夜的工作,期间还不能出问题,一但出现的话,就会导致前功尽弃…压力特别特别的大。”
“唉…”
柳钟涛摇了摇头,略带一丝心痛地看向了老胡,说道:“老胡…要不你自己去研究吧,我实在心痛我女婿…”
突然,
老胡啪就站起身子,很快…就冲进书房。
不到一分钟,
只见老胡拿出三个精致的小瓷碗,冲着翁婿俩大手一挥。
“拿走!”
这时,
林帆和柳钟涛有一点不知所措,这…这也太快了吧?
然而…
两人万万没有想到,翁婿俩为了这三个碗,差点没有闹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