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說 超級資源大亨笔趣-第833章 肥水不流外人田!推薦

超級資源大亨
小說推薦超級資源大亨超级资源大亨
农夫最后一句话让吴骏等人感觉有点儿冷。
但吴骏并不感觉老爷子是在危言耸听。
几万年前地球上最大的生物,曾经的地球霸主,西伯利亚的猛犸象就是死于一场突然袭来的强烈寒流。
这些巨兽就像一座座庞大的肉山,被冻了好几个世纪。
当死亡猝不及防地突然降临时,它们的嘴里还嚼着草。
直至今日,科学家和客观主义者还没有弄清楚那天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网游航海之王
生命中唯一可以真正确定的就是死亡,生的尽头就是死亡。
农夫一句话说完,场间气氛变得有些深沉。
吴骏反思了一下自己过去一年的所作所为,内心很有触动。
吴广强和冯媛媛也受到一些启迪。
“时间不早了,我先回去睡觉了,你们爷仨也早些歇着。”
农夫抬眼看了一眼客厅里挂着的一只石英钟,起身告辞。
吴广强起身忙道:“农老,今晚这么晚了就别走了,在家里住一宿吧,让媛媛给您收拾一间客房。”
冯媛媛也说:“是啊农老,家里被褥什么的都现成,有新的没用过的,这么晚了,天黑路滑,您就听干爹的在家里住一宿吧。”
“不了,我就不给你们添麻烦了,我还是感觉一个人住着自在。”农夫摆摆手,抬腿朝门口走去。
吴广强给儿子猛打眼色,小声道:“小骏,你劝劝农老啊,咱家只有你能劝动农老,我和你姐的面子还不够。”
吴骏摇头笑笑,一脸无奈道:“爸,农老确实是喜欢一个人住,不喜欢被人打扰,咱家别勉强人家了。”
虽然吴骏和农夫接触的时间不多,但对他脾性的了解却比老爸他们这些整天和他朝夕相处的人更深。
老爷子不是因为客套和感觉不好意思才不愿意在家里留宿,他是真的很喜欢一个人独居。
亲孙女安琪儿那里他都不愿意去,更何况是在自家留宿了。
有时候好心和热心,不见得全是办好事儿,就比如现在。
吴广强听到儿子的解释后便也不再勉强。
三人把老爷子送到别墅大门外,直到看着老爷子的身影走远,消失在远方的胡同口。
叮铃铃~
吴骏刚转身准备招呼老爸和干姐回家,突然响起一阵手机铃声。
铃声是从老爸兜里传出来的。
吴广强从兜里掏出手机一瞧,是自家媳妇的电话。
“你妈……小骏和媛媛先进去吧,我和你妈在外面说会儿话。”吴广强朝吴骏晃晃手里的手机,转身朝一旁的方位走去。
“神神秘秘的,老两口了难不成还有什么秘密不成。”吴骏摇头笑笑,转身朝房门口的位置走去。
冯媛媛跟在吴骏身后,笑着解释道:“干爹和干妈的感情真好,两人不再一起的时候,每天晚上视频聊天能聊两个多小时。”
吴骏扭头看向冯媛媛,开玩笑道:“干姐,你确定这是关系好不是查岗?”
“呃……”冯媛媛一脸惊讶地看着吴骏。
今天之前她还真没往这方面想过,听吴骏这么一说,还真像那么回事儿。
完全能解释的通啊!
“哈哈哈,开个小小的玩笑,干姐你还当真了。”吴骏看到冯媛媛若有所思的小表情不禁开怀大笑。
老爸和老妈相亲相爱几十年,去年的时候还曾经受过生死离别的考验。
两人之间的感情愈发的深厚,自然不可能重蹈徐敏丽和崔志深的悲剧。
吴骏对老爸的定力和人品有着绝对的信心,老爸不是那种会偷吃的人。
干姐冯媛媛也到了婚配的年纪了,吴骏不想破坏她心目中关于爱情的形象。
“哦,我说呢,干爹和干妈感情那么好,怎么可能连最基本的信任都没有。”冯媛媛点点头,心里暗暗祝福干爹干妈长长久久。
进门后,吴骏和冯媛媛说了两句闲话便直接回自己的房间了。
作为马冬梅的干女儿,冯媛媛在这个家有自己的房间。
今晚已经这么晚了,她自然是不回县城父母家,直接在这儿住下了。
晚上十点。
吴骏躺在床上,脑海中还在想着农老爷子今晚说过的一些话。
尤其是最后几句话,他总感觉老爷子好像在暗指什么。
【资源大亨】有明文规定,游戏内的原住民不能向宿主提供任何有关未来的信息。
否则,不论是原住民还是宿主,都会受到严厉的惩处。
老爷子具体指代什么不得而知,吴骏只能靠自己的臆想来做出推测,没有确定的答案。
但是,关于老爷子说到的,永远不要自满,永远不要失去斗志,永远不要安于现状。
老爷子提出的这三个“永远不要”,吴骏还是很认同的。
与农夫老爷子一脉相传的袁老,他的师兄,今年都已经90周岁了仍活跃在田间地头,孜孜不倦地为农业科研做出贡献。
终南山院士今年都已经80多岁了,仍然活跃于抗疫前线,为了全国人民健康保驾护航。
自己今年才30岁啊,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如果一辈子都像今年这样浑浑噩噩度过,即使活到一百岁,又有什么意义,有什么意思呢?
迷迷糊糊中,吴骏都不知道自己几点睡着的。
一觉睡到自然醒。
睡醒后,揉揉眼,伸手拿起床头上放着的充电的手机瞧了一眼。
“我去,十点多了啊!”
看清手机上显示的时间后,吴骏蹭地一下从床上坐起来,一脸困顿地挠了挠头。
“昨晚睡得也不算晚啊,果然是老了,熬不了夜了,不服不行了。”
吴骏心里嘟囔几句,穿上鞋下床,开始穿衣服。
穿好衣服出门,卫生间内洗涮完,直接进到厨房觅食。
一进门,吴骏看到厨房的冰箱上贴着一张白色的便利贴。
便利贴上面娟秀的字体,吴骏认出是冯媛媛的字:早餐在保温盒里。
留言的后面还画着一个三笔画成的简笔笑脸。
冥婚,弃妇娘亲之家有三宝 多奇
吴骏目光一撇,吴骏看到餐桌上放着一个天蓝色的双层保温盒。
上前打开保温盒上面的盖子。
最上面一层是放在一个小碟子里的五个象棋大小的小笼包。
小笼包旁边还有两个韭菜盒子,一根油条,一个芝麻球。
第二层是一碗热气腾腾的混沌,还有一碗老豆腐,以及一碗鸿运大米熬的粥。
吴骏看到冯媛媛给自己留的分量十足的早餐后不禁摇头笑笑。
这哪儿是一个人的早餐啊,一家人都够吃了啊!
吴骏心里吐槽一句,从旁边的消毒机里面取出一双筷子。
从保温箱里分别取出小笼包,芝麻球和馄饨,美美地吃了一顿早餐。
韭菜盒子,吴骏想了想还是算了,这玩意儿味道太冲了。
世界上最牛逼的香水也盖不住它的味道。
自己吃完是过了嘴瘾了,爽了,熏到别人就不好了。
就算是熏不到别人,熏到花花草草的也不好啊!
吴骏今天还有出行计划,自然是选择性无视了诱人的韭菜盒子。
一边吃着早餐,吴骏在脑子里把自己身边的熟人筛选一遍。
农夫老爷子的循环农业必须得尽快搞起来了,时间就是金钱。
早一天循环起来就可以早一天赚钱。
吴骏想在自己身边的熟人里找出一个可以给自己的牛场挑大梁的人。
对吴骏来说,绝对的忠诚比工作能力更重要。
一个又一个人影像幻灯片似的在脑海中划过。
最终,一张长着朴实憨厚脸,有着小麦肤色,头发已经白了一半的中年男人的形象在吴骏脑海里定格。
吴骏很奇怪自己为什么会想到这个人,他和这个男人只有两面之缘。
李春山,李笑笑的父亲。
吴骏之前去医院探望李笑笑母亲的时候见过他一面。
至于为什么会在今天想到他,是因为吴骏听李月灵说起过,李春山之前办过一个奶牛场,最后好像是因为环保方面的问题被关停了。
吴骏身边认识的,有养牛经验的,也就李春山这么一个。
真要轮起来,李春山是自己干女儿的外公,在吴骏看来就是自己人了。
凤御谣
吴骏从来都是“肥水不流外人田”的主。
有机会照顾自己身边的人,绝对不会便宜了外人。
吃完早餐已经早上十点多,吴骏擦擦手,从兜里掏出电话,找到李笑笑的电话号码。
李笑笑一家这会儿还在日苯。
值得欣慰的是李母的手术很成功,再观察个十天半月,李母就可以回国静养了。
做完手术那天,李笑笑给吴骏打电话报喜的时候又是哭又是笑,一个电话打了一个多小时,感谢的话说了一箩筐。
事后李笑笑可能是感觉自己失态了,给吴骏发了条短信后便再没打过电话。
“嘟嘟嘟……”
吴骏随手拨通李笑笑的电话。
电话响了三声便接通了,对面传来李笑笑欣喜的声音。
“吴总?您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太意外了。”
吴骏忍不住笑道:“这有什么好意外的?好像我没给你打过似的。”
神秘老公晚上好 沐歌
“您就是没给我打过啊,今天是第一次。”李笑笑说话的声音听上去有些委屈。
“呃……是吗?”吴骏脸上一阵尴尬,大意了。
仔细想想还真李笑笑说的那样,之前好像都是被动接她的电话。
自己主动给她打电话还真是破天荒的头一遭。
吴骏不动声色地岔开话题问道:“阿姨恢复的还好吧?在那边有什么不习惯的没有?”
李笑笑说:“我妈恢复的挺好的,我们在这边也挺好的,黄大哥和戎小姐对我们很照顾,方方面面都照顾到了。”
吴骏问道:“嗯,那就好,有具体的回国的日期了没?”
李笑笑说:“主治医师说这个月20号左右就可以办理出院回国了。”
“那就是还有5天呗,快了。”吴骏关心完病人,话锋一转问道,“对了李笑笑,我这儿有个项目想和你爸合作,你能帮我问问他的意见吗?”
“啊?吴总,您,您有个项目要和我爸合作?”李笑笑听到吴骏的话后一脸懵圈,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呢。
也不怪李笑笑这么大的反应。
实在是合作双方的社会地位相差太过悬殊。
吴总是身家高达几十亿,高高在上的大型集团老总。
自己父亲只是在家待业的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小农民。
李笑笑实在想不通,吴骏为什么要找自己的父亲合作项目。
她也想不通,两人有什么项目可以合作。
九皇乞灵 墨冥神剑
在她想来,就吴骏各方面的实力而言,他怎么可能缺少合作伙伴。
估计想和他合作的人没有一百也有好几十吧!
“对,你没有听错,是要和你爸合作。”吴骏给予李笑笑肯定回答。
“可是……”李笑笑还是感觉有些不敢相信,有些不真实。
“我听你姑姑说过,你爸之前不是开过养牛场吗。”
吴骏直接开门见山道:“我计划在我们老家这边办一个养牛场,所以想到了你爸。”
“您要办养牛场啊……”李笑笑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可是,我爸之前只是一个小型牛场的个体户,如果您要办大型牛场的话,我怕他力有不逮啊。”
“什么大场小场的,不都是牛场吗。”吴骏笑笑说,“这样把李笑笑,你把你爸的电话给我,我直接跟叔叔说。”
“那……行吧。”李笑笑犹豫了几秒钟,最终点头答应下来。
这一刻,李笑笑很纠结。
她既担心父亲能力不足给吴骏带去损失,又想着让父亲给吴骏的事业出一点力。
吴骏说:“那就这样,我挂了啊,记得把叔叔手机发给我。”
“好的吴总,我知道了,我这就发给您。”李笑笑一句话说完,吴骏已经挂断了电话。
日苯,福纲,某医院开水间。
李笑笑看着手里刚刚结束通话的手机,脸上的神情一阵纠结。
以至于开水器下面接着的暖水壶已经接满水开始咕嘟咕嘟往外溢了,她都没发觉。
恰在此时,李月灵端着一个洗脸盆进来。
李月灵看看一旁发呆的侄女儿,再看看哗哗往外流的开水,把她吓了一跳。
李月灵赶忙上前把开关关上,一脸关心问道:“笑笑,在这儿发什么呆呢。”
“那个,我……”李笑笑回过神,她也意识到自己刚刚走神了,脸上神色一阵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