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1l2j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萬古第一武神 暮雨塵埃-第四百九十七章 托塔天王推薦-e2lvq

萬古第一武神
小說推薦萬古第一武神
呼呼呼!
万丈龙卷呼啸而起,接天连地,月华如雨倾盆,倒灌入九层尸塔。
遥遥望去,原本暗沉沉,透着无边死寂与阴森邪意的尸塔,竟是散发出耀目银光,彷如大日化生,映照苍穹。
陆川站在塔顶,脚踏九宫,手掐印诀,唇角翕动,似念念有词,目中蓦然神光绽放,右手五指微微曲起,向下一探。
“起!”
话音未落,九层尸塔嗡然震颤,发出有如雷霆般的隆隆轰鸣,方圆数百里为之震动不休,彷如地龙翻身。
咚咚咚!
四十五方铜角金棺震颤不休,好似在擂鼓助威,惊天轰鸣滚滚,声震四野,万兽俯首。
咔咔咔!
以九层尸塔为中心,方圆十里出现巨大地裂,有如蛛网般蔓延开来。
新婚99天 罗小咪
倾城宝藏
轰咔!
就在此时,一道雷霆骤然划破夜空,有如无上神兵,直取塔顶而来,欲要斩妖诛邪!
“哼!”
陆川眉峰微蹙,左掌在胸前一圈一探,似慢实快,轻飘飘拍击而出。
嗡!
方圆万丈虚空微震,似有一座朴实无华,如梦似幻,在虚实之间变化无常的白玉石门出现,须臾化作丈许大小,凝实于掌前。
轰咔!
几乎在刹那间,雷霆击落,刺耳轰鸣中,亿万雷光弧线闪耀,噼里啪啦与之白玉石门纠缠在一起。
最终,在同时湮灭,一切皆休,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不要这么小气嘛,我就是拿点东西而已!”
終結者保鏢
陆川笑吟吟说着,目中却古井无波,彷如一潭死水般,凝望虚空,“那些家伙隔三差五的来偷点东西,跟强盗都没什么区别,也不见你说什么!”
轰隆隆!
乌云滚滚,遮天蔽日,原本月明星稀的天空,竟是在骤然间暗沉沉有如涂了铅墨,挡去了万丈华光。
“喂喂,你这就不讲道理了啊!”
陆川眉峰皱的更深,凝望苍穹,好似自言自语道,“打个商量如何?我就拿几样东西而已,咱也不多要什么,好歹在一块儿几百年。
我这人最讲道理了,可不像是那些白眼狼,吃着锅里,看着碗里。
赶明儿个,我去上了上面,把那些杂碎都弄死,给你出气!”
呼呼呼!
飓风呼啸,彷如亘古沉睡的巨兽被惊醒,掀开了地狱幽冥的大门,肆无忌惮的释放着恐怖气息。
“嘿,那就是没的商量喽?”
陆川微微眯眼,笑容不见,淡淡道,“你要知道,像我这样的人,本不该出现此间。
要是去了上面,不择手段的话,比那些家伙做出的破坏更大,你怕是撑不了多久了!
咱们好歹相识一场,不管怎么说,你也算照拂过我。
我也不管你到底是不是活物,只要有基本的灵智,便能正常交流。
不说别的,就你现在这种情况,怕是撑不了多久了。
我之所以能这么快醒来,也有你的功劳在内,那些家伙,再有个一两年,就该到了吧?”
轰咔!
又是一道刺目惊雷划破虚空,瞬间击落在陆川身畔丈许外,却刺的虚空涟漪激荡,却没有伤及其分毫。
“啧啧,这就恼羞成怒了?”
陆川玩味一笑,眸中透着难以言说的幽幽森寒,“怕不是,你已经油尽灯枯了吧?”
嗡隆隆!
万千雷霆在乌云中滚滚游荡,彷如雷龙如海,欲要倾泻愤怒,无边威仪似即将喷发的火山,顷刻就要滚滚而出。
可惜,面对这聪明绝顶,甚至从自己这里窃取了某种机缘的家伙,却是如之奈何啊!
“这一次,我帮你挡了!”
陆川伸出一根手指,虚晃了几下,看似玩世不恭,实则带着不容置喙之意道,“下次,乃至下下次,我也帮你挡了,如果我成功,永远也不会再发生!
大漫 三月
但那些家伙有多强,甚至是有多可怕,想必你比我更清楚。
所以,我得给自己弄点家底,就算是帮你的报酬,你要是拒绝的话,咱们就一拍两散。”
轰咔咔!
话音未落,万千雷霆划破长空,好似宣泄愤怒一般,照亮了方圆数千里。
但也就是这一下,刚刚遮蔽了苍穹的乌云,竟是随之瞬间散去,露出了漫天星空,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
“嘿,还真是……”
陆川邪邪一笑,蓦地轻轻跺脚。
轰隆!
方圆数十里山地,骤然四分五裂,无垠烟气滚滚而出,却好似被一股无形的伟力收束,尽数纳入了九层尸塔之中。
如此这般,足足过了七七四十九天,方圆数百里的烟气尽数被吸收一空,原本还郁郁葱葱的山林,竟是灰败一片,再不见任何生机。
但这座原本暗沉沉的九层尸塔,却好似蒙上了一层淡淡宝光,氤氲缭绕,赫然透着几分仙灵之气!
只是,其上悬挂了几十副棺椁,实在是破坏了尸塔的形象。
否则的话,即便是大德高僧见了,怕是也会沐浴斋戒,虔诚扫塔参拜。
“收!”
陆川眸中神光一闪,虚抓的右手轻轻一提,继而一翻。
轰!
九层尸塔赫然光华大作,震颤刹那之后,竟是凌空而起,须臾化作丈许大小,落向其掌心。
仙緣五 問天
待得完全接触时,赫然成了尺许大小,神异非常。
若有上界之人在此,必会惊骇莫名,这分明是人仙之中移山填海,芥子纳须弥的神通!
“果然,还是有些勉强啊!”
陆川满意点点头,却也有几分遗憾的摇摇头。
只因为,这是在一方被盗取过不知多少次天机道韵,以至于弱化,亦或者说蜕化了不知多少层次的小天地。
否则的话,当他做出这般举动时,已然在天雷之下,化作灰灰了!
这可真不是开玩笑。
刚刚天象显化,正是此方天地意志动怒的征兆,差点就跟他撕破脸。
也亏得陆川沉眠数百年,在那玄之又玄的境界之中,与之有过接触,不仅窥得了其虚实,也窃取了一丝逆天机缘。
说是窃取,却与上界那些人,近乎破坏性开采一般的行为,有着天壤之别。
陆川只是以自身为天地,借此间天地伟力磨砺自身,近乎是一种模拟天地演化的行功方式。
从某种层面上讲,两者说是亦师亦友也不为过。
艾在,愛在 允亦幻
但老话说的好,一山不容二虎,天无二日,地无二主。
若是此间天地意志完整,亦或是没有被‘破坏性开采’多次,陆川此时的下场,怕是会凄惨无比。
即便是现在,陆川为了取走这数百年前,便布置好的后手,也是费了老牛鼻子力气了!
重生之一世长安 苏里南苏
当然,究其根本,还是此间天地的元气,不足以支撑他本身消耗的同时,还受到天地意志的排斥。
也就是对方奈何不得他,否则不说灭了他,也要将之扔出去!
毕竟,九层尸塔可是吞了地脉。
这已经不是喝血吃肉那么简单了,而是直接挖根,还是不留余地的那种,天地意志岂肯干休?
好在,一切都如当年算计好的一样。
之所以不满意,是因为这九层尸塔的层次太低,勉强也就是与上界所谓的灵宝擦边,堪堪可以称作是伪灵宝。
而且,是最低档次,随时都可能崩溃的那种。
烏衣茶姬 花椒魚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若什么东西,都能蕴养个几百年,便能成就那等至宝的话,此间天地怕是早就化归真正的绝灵之地了。
换言之,那就是一座再也无法支撑武道,亦或是有修炼者存在的天地。
但陆川却非如此不可,必须冒这个险。
正如其所言,他要去上界,跟那些家伙掰腕子,岂能不准备点儿底牌?
而这,也不过是其中之一罢了!
当然了,有一就有二,好借好还,再借不难嘛!
陆川掂了掂九层尸塔,随手取出一个纳袋,将之装了进去。
毕竟这玩意不算小,总是这么拿着,也不是个事儿,他又不是托塔天王。
噗嗤!
奈何,刚刚装进去,纳袋便既破碎开来,连带着里面的东西,也随之灰飞烟灭。
显而易见,这种最低等,甚至可以说是假冒伪劣产品的低廉纳须弥之物,根本无法承载九层尸塔这等宝物。
“看来,还是得跟当年推演的一样!”
逐 尹三问
陆川微微眯眼,眸中神光闪烁,托着九层尸塔,暂时扮作托塔天王,身形一闪,向南方而去。
南疆十万里山峦重叠,算是此间天地最大的一处宝地,可惜经过多年无休止的破坏,早已是名不副实。
也就是数百年前,陆川的出现,让上界之人没有来得及出手,以至于这些年来,攒下了不少东西。
可惜的是,陆川早年闭死关前,也做了一番布置,算是给自己积攒一点家底。
只不过,此行南下,却不单单是为了这些灵药资源。
途径飞云浦,遥遥看着那雾谷,陆川面上追忆之色一闪而逝,便既向内里而去。
曾经,需要数月才能达到的所在,此时也不过几天脚程。
也不知是否错觉,亦或是与天地意志达成了同一阵线的缘故,陆川觉得身上请便了不少,只是依旧无法借得丝毫天地伟力。
好在,数百年修持的肉身和底蕴,足够陆川几次施为,倒也没必要一个劲的挖此间天地的墙角。
再不济,还有玉玺山中数百年来,几处密地的积累,虽然很浪费就是了。
陆川倒是不怎么在乎,真要到了紧要关头,可不能小家子气,这可关系到他之后去上界,能否快速站稳脚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