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玄幻小說 快穿之男神又蘇又甜 線上看-第156章:佛子大人,請留步(35)

快穿之男神又蘇又甜
小說推薦快穿之男神又蘇又甜快穿之男神又苏又甜
“师兄。”少女娇憨的声音响起时,唐果下意识地多打量了一眼慕容婉。
作为这个位面居功甚伟的头号女配,唐果对她其实是有些兴趣的,但是慕容婉估计天生气场与她不合,几乎是在她转眸看去的瞬间就捕捉到了她的视线,看向她的神色是丝毫不掩藏的戒备,左手更是搭在佩剑上,处于一种随时都会攻击的姿态。
霍雁晚已无再战之力,神容见是肉眼可见的倾颓,眉间隐隐埋着一丝癫狂之意。
唐果察觉慕容婉对她防备,便不再理会这个传闻中的小师妹,盯着霍雁晚的眼神也有些微妙。
霍雁晚像一只垂死的鸿雁,在场的任何一个人,随随便便就能将她打得飞灰湮灭,但唐果却硬是从这诡异场景中发现一丝丝违和。按理说,邪修已被她杀了,那个李和平虽然暂时下落无踪,但只要他还是个人,肯定会被抓住,霍雁晚失去李家阵法的控场,实力大减被裕策单方面虐成菜,还有哪里有问题?
裕策提着剑,并没有直接将霍雁晚当场诛灭,听到慕容婉的声音,便收手保持着一种戒备的状态,朝着慕容婉微微颔首,又将目光投注在唐果身上,声色谦和的询问道:“唐大人可要收这只厉鬼?”
唐果诧异地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不收。”
裕策点点头表示明白了:“那这只厉鬼便有在下处理了。”
唐果觉得这做法没问题,随意点点头,并未将鬼蜮收起,就怕霍雁晚临死又挣扎,到时啄瞎打雁人的眼。
慕容婉低头看着地上神魂不稳,随时都会飘散的霍雁晚,又看了一眼周围明显阴森森的环境,往裕策的方向走了两步,低声问道:“师兄这是怎么回事儿?为何鬼气森森的?”
慕容婉实力比裕策低太多,所以看不出唐果的实力和真身,只能感觉这里有些阴冷,和刚刚进来之前的环境差的太远,这方空间像是太阳终年无法照射的地方般,不是纯黑色,只是到处都如同铺满了淡白色的迷障,四周灰蒙蒙的,但是与外界空间相连的地方又渐变成浓墨色,很奇怪的……
“这是导致李家险些灭门的罪魁祸首。”
裕策答得简略,他一向话少,倒也没有让人觉得性格倨傲。
“我知道,方才我过来的时候听其他弟子说了,我是问……她是谁?”慕容婉的目光斜向唐果。
唐果笑了笑,脚尖轻轻转了转,周围稳定的空间慢慢收缩。
“裕策道君,未免临死反扑,还是少说废话,先解决了她为好。”
霍雁晚痛恨地看着唐果,目眦欲裂:“你为什么要帮这些人,你和我才是同类……”
唐果翻了个白眼,站在原地,目光淡淡地落在她身上:“我和你才不是同类,这世上,本王是独一无二的。”
霍雁晚气得快要吐血:“……”
“就你一个假冒伪劣产品,还想成为第二个我?”唐果嗤笑了一声,“一个鬼神的诞生本就是机缘到了才会诞生,靠那些视人命如草芥的邪修走捷径成鬼神,你也是真敢想,就你这样的残次品,就算真的能够借着邪修布下的阵法将李家屠尽,甚至将整个元齐村都变成你的地盘,可是你依旧终生无法踏出这片土地一步,到头也不过是邪修手中的傀儡。”
唐果向来毒舌,原本她是不想和霍雁晚废话的,但是又觉得这女人可悲可笑又可恨,这一生活得像个荒唐闹剧,死后依旧是被人利用,还自以为可以成为掌控别人命运的神,真的是活着的时候不读书不明事,死后用毕生告诉世人她脑子有坑。
唐果厌倦了与她掰扯,右手从虚空中一划,破破烂烂的铁剑被她擎在手中,随后在霍雁晚不甘的眼神中直接插在了她的心口。
满是裂纹的长剑插在霍雁晚的胸口,随后她的魂体变成了一丝丝黑线,和丹田处那唯一一抹白色的精元,全部被长剑全部吸收进剑身内,模样极为寒碜的长剑如同饮水般,饱腹之后还发出一阵悦耳的剑吟,剑身上的裂纹快速得到修补,就连原本灰扑扑的剑柄吞口都闪过一抹白光。
裕策和慕容婉都没料到她会突然出手,看在浮在半空中,欢快打转儿,绕着唐果转圈儿的长剑,神色非常的复杂。
裕策看着横在他和唐果指尖的破剑,迟疑道:“这就是……之眠鬼剑?”
“嗯。”唐果点点头,算是认同了他的猜测。
她挥手将鬼剑收回袖袋内,懒懒地打了个哈欠,脚尖轻轻往后撤了一步,周围的鬼气全部消失,缓缓收拢到她脚下:“如今霍雁晚已除,剩下的也就是个李和平,虽然李和平身上疑点重重,但有青山派和南府衙门在,想必这些消失是万万难不倒你们的,所以我和玄尘就不再插手了。”
裕策点点头,恭敬道:“唐大人说的是,青山派会负责协助官府彻查李家旧案,将所有的事情查的水落石出。”
唐果满意地颔首,笑道:“那就有劳诸位了。”
“昨天也折腾一晚上,我就先去休息。”
逍遥村医
唐果挥了挥手,没去看慕容婉千变万化的眼神,也没理会裕策有些飘忽不定的眼神,抬步朝着院子后方走去。
唐果本是想去直接睡觉的,但是又想起之前玄尘带着宋烨梁离开,宋烨梁虽然无性命之忧,但肯定是受伤了,还有宋夫人……
宋夫人待她极好,若是出了个什么意外,她心底也有些过意不去。
走到后院回廊下,她停在原地摇头叹了口气,从袖中捏出一张纸,手指灵活地将纸张折成了纸鹤,抬手一推,纸鹤就拍着翅膀飞向空中。唐果跟着纸鹤飞走的方向往前走,很快就走到了一间房间门口,里面传来很轻的谈话声,她抬手在门板上笃笃地敲了两下。
门被拉开,玄尘有些意外是她:“你来了。”
“嗯,过来看看。”唐果走进屋内,与他低声交谈道,“宋烨梁的情况怎么样?”
“不是很严重,不过左手折了。”
玄尘觉得这是小事,毕竟宋烨梁只是个寻常人,遇上霍雁晚那种厉鬼能保住命已经算是非常幸运。
唐果只是微微挑眉,摸着鼻尖唏嘘道:“他的运气不算好啊。”
“我觉得已经很好。”
玄尘站在她身侧,微微扬了扬下颚,示意她朝内间看去。
宋烨梁靠坐在床上,身上穿着中衣,肩上披着一件天青色的外衫,唇色浅白,脸色也显得苍白无血气,左臂已经被包扎过,打了绷带吊在胸前,看到唐果的时候,扶着床沿坐起身,朝着她浅浅鞠了一躬。
“不用多礼。”唐果左手轻轻挥了,一股看不见的力道托着宋烨梁躺会床上。
饶尹双眼红彤彤地看着唐果,起身感激万分地说道:“唐大人,谢谢你救了宋大哥。”
“举手之劳。”唐果偏头看着玄尘,问道,“他胳膊的伤你治的?”
“是,刚刚你们还在院子里处理那些杂事,下人也不敢从庭院中穿过去请大夫,正好我跟随师尊学过正骨之法,也略通岐黄之术,所以就先替宋施主医治。”
唐果眼中是毫不掩饰的欣赏之色:“做得不错,宋夫人呢?”
“身体无恙。”玄尘看了眼同样露出担忧之色的宋烨梁,直接说道,“只是受惊过度晕过去了,休息两个时辰就能醒,若是实在不放心,一会儿开两副安神的药让人煎服即可。”
“那就有劳大师了。”
宋烨梁松了口气,之前霍雁晚冲进宋家院子太突然,他们也是过度依赖院子里的防护阵法,以为可以高枕无忧,谁知霍雁晚竟然可以闯过祖上留下的护宅阵法,将他给打伤,甚至还捉住了尹尹。
玄尘微微颔首,看了眼饶尹和宋烨梁,温声道:“那宋施主好好休息,我和唐施主先告辞。”
“两位慢走。”
饶尹起身敬重道:“我送二位出去。”
唐果笑了笑,倒是让饶尹有些不好意思,她如今虽还没有嫁给宋烨梁,但整个宋家目前能撑一撑门面的,也就只有她了。
唐果与玄尘走出了房间,站在回廊下,唐果神色温和地摸了摸饶尹的脑袋:“你在担心裕策道君的事?”
“不是。”饶尹摇了摇头,“我不担心他,我与小道君本也就是因机缘巧合才在一起历练了一年,那一年也给他们添了诸多麻烦,我与他们本就天差地别,所以早已不再作任何奢想,只是有些顾虑我与宋大哥的婚事,该不该请他们。”
唐果收回手,点点头表示明白,最后沉吟了片刻,只给了两个字:“小姑娘,送你二字。”
饶尹满脸疑惑地看着她:“哪两个字?”
“从心。”
唐果看着她的目光太过温柔,这份温柔甚至连玄尘都不曾见过,饶尹却因这二字陷入了深沉。
看着走神的饶尹,唐果拉着玄尘的袖子,没有打扰小姑娘思考人生,脚步清浅地离开了。
玄尘垂眸看着她轻轻拽着自己阔袖的手指,问道:“你待饶施主总是有些特别。”
“我待值得的人,一向有耐心,自然就会显得有些特别。”
“值得的人?”玄尘有些吃味,但是他又不好说,“贫僧值得吗?”
唐果低笑,忍不住上手捏了捏他干净的脸颊,踮着脚尖,两人的距离慢慢拉近,脚尖抵在一起,几乎没有缝隙,她双手拉扯着他手臂上的衣袍,一双漂亮的眼睛弯弯如月牙:“佛子大人何必妄自菲薄?”
“那便是值得。”玄尘满意地勾起唇,扬起的弧度将漂亮的唇线拉成一道诱人的温软。
唐果眸色陡然暗沉,心头浮上邪念。
那抹漂亮的唇色烙在她眼底,突然就只剩一个念头。
想亲。
“小师叔。”
常清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唐果突然后撤一步,玄尘眉头皱起,伸手揽住她的后腰,将她压到胸前,抬手一挥两人的身影便被罩在了一层结界内,从圆形拱门冲进来的常清扭头在院子里四下看了一圈,没看到半个人影,顿时郁闷地挠着后脑勺,轻咦了一声,嘀咕道:“人哪儿去了?不是说到这边来了吗?”
唐果站在他的结界内,看着四处找他们的常清,伸手戳了戳玄尘的脸颊:“你干嘛还弄个结界?”
“你刚刚想做什么?”玄尘不打算让她转移话题,固执地问道。
他看透了她刚刚变幻莫测的神色,也猜到了她某一刻爬升的邪念,但他挺想成全她的。
可惜,常清那个干啥啥不行,破坏氛围第一名的笨师侄。
唐果眨眨眼睛,摇头晃脑道:“没想做什么。”
玄尘轻轻喟叹了一声,伸手替她整理略有些凌乱的鬓角,指腹轻轻擦过她的眉弓和上挑的眼尾,视线最后落在她鸦鬓见堆叠的发簪上:“你打算何时送徐茂生去地府轮回?”
“不急。”唐果觉得他擦在自己皮肤上的手指温度有些烫,偏头躲过他的触碰,伸手挨了一下头上的槐木簪,“你不喜欢?”
“只是不喜欢他待在你的头上。”玄尘如实说道。
即使已经是只鬼,但到底是只男鬼,整日缩在她云鬓间,这种亲密接触连他都不曾有,他如何不嫉妒。
唐果被他幼稚的想法逗乐:“暂时也没有其他好的容魂器物,只能用这发簪将就了。”
“需要雷击木?”玄尘低眉思索着。
唐果摇了摇头:“一般的雷击木不行。”
玄尘轻轻叹了口气:“的确,雷击木辟邪,只有槐木柳木属阴,但被雷击的千年槐木或柳木,乃是可遇不可求的。”
“嗯,我也仅此一只槐木簪。”
唐果并不觉得可惜,她很喜欢这只簪子,因为与她十分契合,且已经佩戴多年,她的鬼气滋养着雷击槐木,雷击槐木也反哺着她至纯至正的阴气,这种适合她的器物非常的难寻。
玄尘有些按捺不住自己浮动的心思,自从记忆回归后,他对眼前的人就有种好奇,还特别想亲近。
他知道,这只是因为基因高度匹配的关系,而且唐果的精神力非常高,正常的交流,她的精神力就可以干扰到自己的情绪,这种悸动熟悉又陌生,让他惴惴不安,却又跃跃欲试。如果她是自己的基因匹配者,他们很有可能会共度往后余生,这个想法一旦出现在脑海中,他就像触碰她,试探,反复的试探,直到确认。
可是她太敏锐,而且,这个身份很尴尬,佛门圣子。
谈恋爱也很不方便。
哪怕佛门圣子要渡情劫,但是从人物身份出发,还是能不破戒就不破戒为佳。
唐果觉得玄尘盯着自己的目光有点点不对劲,她仰头看着他俊逸的面庞,伸手敲了敲他的脑门:“想什么?”
“在想……”如果吻她,算不算破戒。
“这情劫可以渡多久。”
是不是久一点,他和她相处的时间就多一点,她会离开的再晚一点,不再那么突兀,像之前的几个位面那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