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小说 地府巡靈倌笔趣-第1534章 大佬們的印記風暴閲讀

地府巡靈倌
小說推薦地府巡靈倌地府巡灵倌
寻思着暂时先别提这茬吧,担心大师伯听闻之后会赏给我一记大幻魔指,即便只是小成级别的,那也不是目前的我能轻易接住的。
“大师伯,你出关了,伤势……?”
我急忙起身迎接。
“师父,你怎么不说一声就跑出来了?徒儿这就去整治一桌酒席。”
宁鱼茹风风火火的从楼上冲下来,满脸都是惊喜,就要施礼。
刘老先生示意不在意繁文缛节,宁鱼茹才停住动作。
楼上的徐浮龙还在那抽泣呢。
我有些尴尬的解释了一番前头的事儿,刘老先生笑的不得了。
好不容易刘老先生才收住笑,说是让那后生伤心去吧,不要管他,这才转头看向对面虎视眈眈的大骨架黑狗,眼中迸溅出火光了。
那是见猎心喜的眼神。
两个巅峰大能只是一朝面,就想干一架的说。
我急忙上前,笑呵呵的为两位做了引荐。
刘老先生依着江湖礼数和狗道友见礼,狗道友汪汪几声,回了些场面话。
“要不,切磋一下?”
刘老先生忽然对着狗道友提议。
我和宁鱼茹大惊,刚想劝解,狗道友已经汪汪叫的冲出了门去,远远的,‘嗷呜’声传递过来,震的玻璃窗发出了咔咔声。
“那个,大师伯,它是道馆请来坐镇的客卿,本领盖世。”
我苦笑着提醒了一声,可不想大师伯被狗道友给收拾了。
“放心,本道爷自有分寸,那妖皇道友更是心头有数,去去就回。鱼茹,快去整治酒席,本道爷这些个月嘴巴里都淡出鸟了。”
这话还没落地呢,人已经飞了出去,速度之快,我都很难锁定住。
“这是什么事儿啊?”我和宁鱼茹面面相觑。
大佬的世界咱也干涉不了啊,得,帮着宁鱼茹整治席面吧,得为刘老先生出关做贺不是?
最重要的是,终于可以和他商量大幻魔岭之事了,那感觉就像是找到了主心骨一般,浑身都是使不完的劲儿。
后头有人的感觉就是好。
我和宁鱼茹在厨房忙活着,外头,孟一霜接待了徐浮龙的小助理,那是个长相娇俏的美少女,这让我和宁鱼茹鄙视之,徐浮龙这小子就该被收拾。
两十万现金和三十斤酱骨头摆在客厅茶几上,就等狗道友回来了。
萌 妻 甜蜜 蜜 厉 少 放肆 宠
偏偏一等就是半小时,这期间,徐浮龙红着眼睛、带着美少女小助理告辞而去,说啥也不在这吃饭了。
不知他从哪儿翻找个毛线帽子扣在头上,说是得赶去美发沙龙,花大钱设计个酷毙了的发型出来。
回想着他半秃瓢的德行,我觉着够呛,若这样的底子还能设计个牛掰发型出来,那他遇到的是美发之神吧?
“咦,他是不是忘了跟我交代上个季度的业务进度?算了,改天再聊这事儿也不迟,徐大少此刻满心都是拯救自家发型的念头,哪还顾得上其他?”
又等了十分钟,大师伯气呼呼的大踏步走进来。
我和鱼茹急忙迎过去,打眼一看,噗嗤一声,我俩都没憋住笑。
刘老先生颌下蓄养许久的白胡子短了一大截不说,残余部分还带了烧焦的痕迹,这不算什么,重要的是,老先生右侧脸颊上有两个清晰的狗爪印。
我能感觉到那上面带着诡异的妖力波动,即是说,运功也消除不掉。
知道不该笑的,但此情此景,不容我俩不笑。
然后,彭、彭!我和鱼茹头上都挨了一下暴栗。
“哎呀!”我俩疼的都蹲下去捂住脑袋,直喊大师伯(师父)恕罪。
刘老先生这才一挥袖子走到沙发落座,口中嘀咕着:“说好只是切磋,死狗下手却这么狠?哼,以后可别落在道爷手中。”
咬牙切齿就是他的真实写照。
黑影一闪,大骨架黑狗回来了。
我俩刚起身,一眼看清黑狗模样,“噗!”再度失笑。
黑狗肋上整齐的排着两个脚印子,仔细一看,原来那里的毛被打没了,就呈现出脚印模样了,同样有法力留存,没法自己驱逐,那就不能去掉耻辱印记。
“嗷呜!”大黑狗恼羞成怒,两只爪子闪电般拍在我俩头上。
“去的!”我骂了一声,被打翻了个儿。
宁鱼茹一下子坐在地上,疼的直喊‘哎呦’。
大黑狗不屑的翻着眼皮从我俩身旁走过,然后,怒瞪那边坐着的大师伯。
“汪汪。”
大黑狗示意大师伯收回法力印痕。
“你丫的先把这玩意儿给本道爷去掉再说。”
老先生指一指脸颊。
“汪。”
狗道友示意老先生先做个人,它再投桃报李。
“那你就带着脚印活着吧,活到死!”
大师伯言语一如既往的犀利。
道之始祖 神图
大剑游侠阿
“汪汪汪。”
对方回应:“那你就带着本大人的爪印到处亮相吧。”
“死狗!”刘老先生大怒,指着对方开骂。
汪汪。
狗道友毫不示弱,大骂刘老先生是个大贱人。
“两位息怒,息怒啊,我和鱼茹备了好酒好菜,所谓不打不相识嘛,什么事儿是喝几杯解决不了的?
对了,客卿道友,你的现金到了,还有几十斤大骨头呢,要不要清点一下?”
我蹦过去打圆场。
果然,钱财和吃食在狗道友眼中排在所有选项之前,一听这话,顾不上和大师伯掐架了,咻的一下窜过去,一口将二十万现金吞进腹中。
感情,这厮和驴道友一样,都有体内空间?
随后,它嗅闻一番酱骨头,满意的摇起了尾巴,却同样将吃食收进了腹中,然后示意我们赶快摆宴。
好嘛,这是现实版的吃着碗里的还看着锅里的。
我俩急忙上菜,不一会摆满了席面,然后,恭请两位大佬入座。
和妖皇一道用餐,感觉心慌慌。
但恩梓木和驴道友肯定是感觉更加不好,因为他俩被狗道友拎出来,一个斟酒一个布菜。
驴道友施展妖力布菜的很到位,很有侍候人的潜质。
刘老先生直溜一声干掉一杯酒,瞥了对面要人服侍的狗道友一眼,阴阳怪气的说:“怪事年年有,没有今年多!人不如狗的年代,可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