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第290章 成爲棄子鑒賞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小說推薦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太子妃又双叒暴走了
明艳显然不清楚,为何有这么一问,但她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了:“……有,是小姐,她为了给奴婢治病!”
明艳没有撒谎,所说完完全全属实,只是她这话,无疑让倪月杉无法为自己辩解,成了真正有罪的人。
倪月杉轻笑一声,这陷害的计策甚好。
倪月霜的手笔?倪月杉到现在都不相信是倪月霜设计的,毕竟龙子太过尊贵,为了对付她,害死龙子,太大的代价了。
倪高飞看向倪月杉,满脸的失望:“你如何辩解!”
倪月杉蹙眉回应:“爹,如果女儿真的要对明艳下蛊,为何要亲自动手呢?”
“何军医为何自杀?不正是因为被你胁迫?你让他教你下蛊之术!”管家立即接了倪月杉的话,指证她。
“爹,我想着手调查。”倪月杉并不慌乱,想深入调查一下,或许会有线索。
倪高飞神色冷漠,显然不想与倪月杉多说,自然机会也吝啬再给!
“将小姐带回房间去,等霜嫔什么时候清醒了,再决定如何处置她!”
有下人走上前,对倪月杉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倪月杉眉头紧锁,倪高飞竟然不愿意相信她!
倪月杉心情复杂,迈开步子走了。
青蝶站在一旁,神色带着不甘:“相爷,谋害皇嗣是何等大罪,若是小姐坐实罪证,皇上问罪下来,不仅仅是小姐,就连整个相府都有可能被问罪,老爷,你何苦不给小姐调查的机会?”
青蝶说的十分在理,但倪高飞并不想听!
倪高飞没吭声,青蝶着急,管家张口说:“老爷,这个丫鬟武功不错,若是不将她看管起来,或许她会去找二皇子……”
倪高飞闭上眼睛:“关押起来吧!”
管家露出一副得逞的表情:“是,老奴这就安排!”
明艳不悦的瞪了管家一眼,抬步朝外走去,不给管家动手的机会。
汲冬阁内,倪月杉坐在椅子上想事情,任梅推门走了进来。
倪月杉转眸看去,任梅无语的说:“小姐,他们将青蝶单独关起来了,相府上下也被严加把守,清风想出去只怕,难!”
倪月杉手撑着额头:“坐吧,让我好好的捋一捋。”
倪月杉想的多了脑袋有点疼,她趴在桌子上,新年的好心情被破坏的彻底。
任梅想开口安慰,外面响起瓦片落地的声音?
在倪月杉和任梅惊异的目光中,又响起了骂骂咧咧声:“是谁这么大的胆子,对本皇子出手?嗯?”
“小人知错,小人以为是贼……”
倪月杉和任梅对视一眼,今日倪月杉让白嬷嬷将景玉宸叫来,没想到还真的来了!
只是声音,满是醉调?
倪月杉前去开门,果然看见景玉宸的身影站在大门口,他的气焰无比嚣张,侍卫跪在地上,一句话也不敢说。
倪月杉轻笑一声:“见过二皇子!”
景玉宸满脸不悦:“你的院子什么时候多的侍卫?竟敢对本皇子出手,若不是本皇子反应快,本皇子就中招了!”
他不满的叫嚷着,忍不住打了一个嗝,然后朝倪月杉走来。
强势夺爱1总裁,情难自控
倪月杉上前去搀扶,景玉宸整个人往倪月杉的身上压。
任梅赶紧上前帮忙,景玉宸却是不愿她的触碰,整个人继续压在倪月杉的身上,还不忘蹭了蹭。
“小杉杉,你身上好香啊!”
倪月杉白了他一眼:“你身上也很香,不过是酒香!”
她扶着景玉宸走到了床榻边,让他躺下,在门外的侍卫,对于景玉宸并不敢多说半句,默默缩回脑袋,继续看守。
倪月杉看着醉醺醺的景玉宸有些无奈,“任梅,房间有没有热水?”
任梅无奈摇头,倪月杉皱着眉,算了,就先让景玉宸在这里睡一觉吧!
*
天将亮而未亮时,有人过来宣倪月杉去竺芷阁。
竺芷阁内,里面隐隐传出哭泣声,是倪月霜的。
倪月杉走了进去,倪月霜双眼猩红,苍白着脸,指着倪月杉:“爹,为何让这个害人的人进来?”
倪高飞蹙着眉,拍着倪月霜的背:“让她来,好让你审问审问她。”
倪月霜拿手绢擦着脸,哭着摇头:“不,女儿不想见到她!女儿要让她为女儿的龙嗣陪命!”
“爹,此事尚有疑点,女儿需要调查,之后便能还原真相。”倪月杉无视倪月霜,目光直勾勾的看着倪高飞。
倪月霜冷哼一声,嘲讽道:“调查真相?倪月杉,你还想耍花招?怎么,你是不是还想说,是本宫假怀孕,假流产?”
倪月霜摇晃倪高飞的手臂:“爹,趁着皇上没有震怒,下降罪的圣旨,你还是赶紧将凶手绳之以法,到时候皇上还会觉得爹爹你大义灭亲,并不降罪于相府!”
倪高飞没有反驳,只沉默着。
他扭头看向倪月杉,倪月杉神色严肃的开口:“爹,有人陷害我,谋害霜嫔子嗣,这是一箭双雕!若是不将此人揪出来,将会后患无穷!”
倪月杉苦口婆心的相劝,倪月霜冷笑一声:“又说是陷害,那何军医难道不是你带回来的人吗?幕后之人还能强大到未卜先知,在军营安插一个人吗?”
她话中嘲讽意味十足,但句句似乎都在理!
“爹,难道你宁愿相信女儿谋害人,也不愿意调查一下真相?”
二人都是倪高飞的女儿,但究竟听谁的,他还在纠结。
“爹爹你可以考虑的时间可不多,现在已经有人去宫里传信了,相信,很快宫里就会来人!”
倪月霜的话让倪高飞再度沉思,之后他扬声:“来人,将大小姐关押至柴房。”
他这话无疑等同相信凶手是她倪月杉!
倪月杉蹙着眉,倪高飞难道不希望她找出真相,证明她无罪,也同样证明相府无罪?
倪月杉跟着下人往外走去,很快,她明白倪高飞心里的想法了。
或许他在害怕,这件事情是倪月霜操纵,若真相被揭开,相府将落了个欺君之罪。
而她倪月杉若是牺牲了,将只有她倪月杉一人有罪……
被权衡利弊舍弃的感觉,倪月杉心里郁闷难受……
如倪月霜所说一样,宫里很快派了人来。
先是检查倪月霜的身子,安抚她,之后便是问罪了。
“相爷,咱们霜嫔正值得宠期间,回了一趟娘家怎么就流了产?相爷,皇上很生气,这凶手,你可要找出来啊!”
倪高飞皱着眉回应:“公公放心,一定会给皇上一个满意的交代。”
冥夫来临再次爱
倪月霜所在床榻,原本床幔低垂,此时她伸手缓缓撩开了床幔,“公公,嫌疑人是倪月杉,本宫的姐姐,你替本宫好好审一审!”
与此同时的朱翠阁,任梅着急的闯了进去:“大夫人,不好了,小姐被关起来了,罪名还是谋害皇上龙嗣,你快起来为大小姐调查真相啊!”
她扑到床边,一旁站着的下人无比纠结的说:“昨天霜嫔回来,大夫人因为受冻,已经病的无法起身了,现在还昏沉着,哪里有精力去调查?”
任梅掀开床幔看了一眼,此时的苗媛脸颊泛着不健康的潮红,双眼紧紧闭着,呼吸声也是极重,确确实实是没有办法出手。
任梅纠结的站了起来,然后又匆匆离开。
汲冬阁内,她走到床边,用力的摇晃景玉宸:“二皇子,大事不妙了,你快醒一醒啊!”
景玉宸睁开双眼,有些迷糊的看着任梅:“什么事?”
“小姐被陷害谋害龙嗣,二皇子此事太严重了,你快起来调查啊!”
景玉宸撑着额头坐了起来,眼神迷茫……
等思绪回笼过后,他才开口说:“你仔细点说。”
“来不及了,小姐被关在柴房,宫里来了人,正去提审人,宫里的人可是带着圣命来的,这审问嫌疑人,哪里有不动刑的……”
景玉宸蹙着眉,赶紧下床,头发凌乱,双眼惺忪也不管了。
柴房内,倪月杉此时还在捋思绪,房门便被打开,看见是身穿宫装的人走进来,倪月杉微微眯了眼。
“你可是倪月杉?”尖细的声音开口质问。
聖域
相府的下人搬来椅子,放在一旁,公公坐下。
倪月杉老实回应:“正是。”
“很好,霜嫔说你是谋害子嗣的幕后凶手,人证物证都有,你是乖乖认罪呢,还是想狡辩一两句,然后被用刑呢?”
这话没半点客气……
她只要张口辩解,迎接来的绝对是用刑,可若是默默接受,只会被定罪,但目前是不会受刑了。
她看了看门外,外面的光线太强,且有冷风吹进来,可除了宫人,相府的人,没一个出面的。
倪高飞见死不救,任由宫里人处置她了,她果真成了弃子!
倪月杉垂下眼眸,回应:“公公,你只想尽快结案,凶手究竟是谁,你一点都不在乎?”
公公轻嗤一声:“倪大小姐,你们相府的事情咱家不想多掺和,人证物证都指向你,直接定罪,最省时省力,何乐而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