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神話版三國 愛下-第三千七百七十章 雲集推薦

神話版三國
小說推薦神話版三國神话版三国
“可算是暖和起来了。”纪灵感受着东欧冬日里面近乎没有的暖阳,神色爽朗了很多。
“是啊,还是春天好啊,就是这路现在出问题了。”梁纲随口回答道,他们现在的地方比张任更偏南一些,所以残雪已经融化,黑土地上的雪花已经将黑土地变作了泥浆。
“靠着精锐天赋继续行军吧,相比于其他军团,我们在泥浆地上依旧有那么一点优势。”乐就叹了口气说道,“只不过比起冬天我们在雪面上滑行慢的太多,我们要不研究一下精锐天赋。”
“正在思索开发方向,淮阴侯的这个军团有很多可以挖掘的潜力,我们一边找人,一边研究。”纪灵点了点头,就这么踩在泥浆上,轻易的朝着北方前行。
毕竟从一开始陈曦的要求之中就有这么一个一定程度无视地形的要求,韩信当时也确实是成功达成了这一点,所以新一代的中垒营,靠着斥力场在泥浆半沼泽地之中运动,问题还是不大的。
虽说相比于冬天在雪原之上轻松轻松跑出大多数轻骑兵都难以企及的速度,现在确实是慢了很多,但相比于绝大多数正常军团而言,纪灵的行军速度还是很快的。
“我们现在是北上,还是东进,南下是不能南下了。”纪灵随口询问道,“至于找到张将军等人,我看是不用抱希望了。”
梁纲和乐就瞟了一眼自己的统帅,还找啥呢,一个冬天,连传说生物都见到了,愣是没找到张任等人,还浪费啥时间呢。
“北上吧,我们的战斗力在寒冷地带有着明显加持,而东欧北边据说有永久冻土带,我们在那边能保持相当高的战斗力。”梁纲假装自己是一个优秀的智者,给纪灵建议道。
纪灵看了看梁纲,又看了看乐就,没有反驳,那就北上吧,不过梁纲说的不错,他们的中垒营,在寒区有明显的加持,雪上急速移动,无限冰矛压制等等,虽说打大佬没什么用,但是用来打杂鱼,搞压制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故而对于纪灵来说,北方也确实是能安全一些,毕竟没有了雪原超高速运动之后,中垒营的行军速度,也就只是普通优秀的轻步兵,这种程度,在东欧可不怎么安全。
“说来,这精锐天赋还能朝什么方向开发?”纪灵一边北上,一边思考交流道,毕竟在冬天的时候,纪灵用着中垒营,在开发出属于自家的使用方式之后,那叫一个快乐。
遇到了数倍于己方的鹰旗,就算是打不过,也能轻松跑路,可现在要是遇到了,那可就不可能那么轻易的跑掉了。
“战斗力方面其实是不怎么用开发的。”梁纲想了想说道,“实际上这个天赋的核心就是在斥力的转换上,战斗的时候很简单,我们不如思考一些如何用天赋进行辅助的方式。”
“也对,这本身就不是主战军团。”纪灵点了点头,埋头北上的同时,开始仔细思考如何将这个花里胡哨的精锐天赋开发的更为花哨,什么以力证道,说笑呢,那里有那么多的力量,还是现实点!
北方阿弗里卡纳斯结束了最后一波拉练,开始南下,身型也恢复到了正常的水平,巨人化已经基本掌控,其最终变化得到的力量和防御加成,让第三鹰旗有了足以直面顶级三天赋的资本。
甚至单说力量,防御,承受能力等身体方面的基础素质,第三鹰旗绝对不弱于正常的三天赋,再加上千锤百炼的信念,在意志方面也绝对不会逊色于三天赋。
可以说不提自身巨人化激发细胞骨架,打破体内平衡可能导致的重金属中毒,一击毙命之外,第三鹰旗已经抵达了军团的巅峰。
故而就算还存在一些瑕疵,阿弗里卡纳斯也觉得自己该去和张任算一算总账了,他就不信了,自己还能倒霉到已经99%的达到平衡之后,还会被对方一枪打破平衡。
“走,我们去找汉镇西将军张任算算总账!”阿弗里卡纳斯大声的招呼道,所有第三鹰旗的士卒皆是高吼,经历了寒冬,他们的素质和意志抵达了新的巅峰,有了再一次镇压对手的实力。
另一边,皇甫嵩正在让许攸通知袁谭,让袁谭想办法通知淳于琼,张任,纪灵,奥姆扎达等人迅速回归,准备集中兵力和尼格尔打一场,毕竟局势到了这一步,已经不可能停下来了。
“通知他们东进,尼格尔快要出手了,春回大地之后,东欧都是泥浆,我方的高速军团全部都会受到限制,而对于重步兵而言,正面硬干只会越战越勇。”皇甫嵩神色颇为凝重的告诫道。
“已经通知了。”许攸除了贪财以外,能力和远见是非常靠谱的,所以在皇甫嵩下令之前,就已经安排好了。
“接下来你死守营地,我将越骑和渔阳突骑的精锐天赋调整一下,让他们能适应东欧春季的战争。”皇甫嵩眼见许攸已经安排妥当,也就没有多问,接下来的战争,双方的高速兵种,全都受限了。
“接下来白灾的战斗力会回落到禁卫军的水平,到时候我们的实力足够应对第二帕提亚军团吗?”许攸有些担心的说道。
“这次只能能让斯拉夫重斧兵应对第二帕提亚了,还好十一军团回罗马去了,否则问题更大。”皇甫嵩叹了口气说道,罗马军团的素质都很靠谱,短板很少,以至于只能你硬碰硬。
“那白灾去对付十五初创?”许攸看着皇甫嵩询问道,皇甫嵩点了点头,白灾天克十五初创军团,这军团的鹰旗展开,会冻结和凝固人体的精气,但会附带干涉现实气候的效果。
前者对于白灾确实是麻烦,但后者那简直就是给白灾加buff,只要十五初创开鹰旗,他们变强,白灾就会大幅变强,这样白灾去面对十五鹰旗,就有多余的力量去支援其他军团了。
“十三蔷薇只能交给超重步来对付,其他军团打十三蔷薇,基本没有成绩。”皇甫嵩看向许攸,计算着手上的兵力。
十三蔷薇的底子逐渐在恢复,导致的结果就是正常军团打蔷薇,很难至死,还很容易将自己伤到,只有交给超重步,超重步可以用搏命的方式将蔷薇恶心死,这样也就能预留一部分的力量,来应对其他问题,毕竟袁家这边能明显占优的军团也就这么多了。
“重骑卫作为后备吧。”皇甫嵩再次开口建议道。
吳應熊
“你不看好这一战?”许攸看着皇甫嵩皱了皱眉头说道,虽说之前就知道皇甫嵩不看好,但是不至于奔着有人断后撤退而去啊。
“完全不看好,这么说吧,罗马那边有几个军团根本没怎么出力,这次他们肯定需要出力了,而且第二帕提亚军团,他们的上限其实是很高的,斯拉夫重斧兵很强,但绝对挡不住。”皇甫嵩颇为无奈的说道,袁家强的点太少了。
“钢铁之躯加近战爆发这么强吗?”许攸不解的询问道。
“近战爆发?”皇甫嵩看向许攸不解的询问道,“不是啊,谁告诉你是近战爆发的,这天赋是内部爆发。”
“内部爆发?”许攸皱了皱眉头。
“打北匈奴的时候你总知道有个北匈奴的强者用秘术强行激发心脏的活力,加强供血,让力量等方面在短时间极限爆发。”皇甫嵩随口解释道,而许攸点了点头。
“这种东西其实是有相近的精锐天赋的,分为三种类型,一种是气血,一种是天地精气,一种是意志燃烧,你猜对面是哪一种?”皇甫嵩看着许攸询问道,许攸已经明白了过来。
“你的意思是他们大概率已经能做到依靠钢铁之躯逸散的气血,汲取天地精气进行短时间高强度爆发?”许攸神色认真了很多。
皇甫嵩点了点头,和聪明人说话就是简单。
“对,这种做法对他们的身体冲击会非常大,用多了气血和天地精气,可能自身就被玩死了。”皇甫嵩点了点头说道,“理论上讲,如果能用意志掌控住的话,就能随便玩这种技巧,不过我看对面没希望,还是水多了加面,面多了加水比较现实。”
恺撒当初也是这么评价塞维鲁搞出来的第二帕提亚军团的,最后的建议也是水多了加面,面多了加水,毕竟相比于搞出来一个意志类型的天赋,完成精气神三道,模拟神明的方式,还是现实点,身体顶不住了那就锻炼身体,天地精气不够就继续吸收。
最多就是容易将自己玩死而已,顺带一提,张绣开发出来的意志剑秘术,被三傻等人拿来捅自己的那个,其本质就是恺撒说的模拟神灵的方式,只不过三傻的用法更粗暴。
气血,也就是身体素质非常强大,意志,也就是信念同样可怕,缺的天地精气直接从外面用意志汲取,打入身躯,短时间模拟神灵,当然这种玩法太过粗暴,张绣试了一下,直接自爆了。
第二帕提亚军团其实也是如此,他们用的力量过线了,也会自爆。
“所以,之前几次对方都是在可控范围使用这种力量,如果决战的话,他们短期进行破格级爆发,其实也是有可能的。”皇甫嵩神色凝重的说道,“虽说我估计他们大概率是掌控不了,但短时间应该是不会出现当场自爆这种情况。”
“这就很麻烦了,这样的话,斯拉夫的三个主战军团顶一个第二帕提亚大概都打不过吧。”许攸的神色陡然凝重了很多。
“再还有十二鹰旗,他们的渗透打击应该已经能做到穿刺了。”皇甫嵩挠头,他也很无奈,罗马军团的基础太敦实,他又不能直接将对面灭了,以至于现在罗马军团依靠着雄厚的基础,真正发挥出来了自身那可怕的精锐天赋水平。
“等等,也就是说我们现在占优势的军团只有三个?超重步,重骑卫,白灾?斯拉夫重斧兵撑死顶住三分之一个帕提亚鹰旗?”许攸感觉自己肩膀上的责任重了很多。
“还有呢,既然对方想赢,那么尼格尔的公爵卫队肯定会进场的,再还有阿尔努比斯都有君主天赋,尼格尔之前也说有,没用过,你觉得呢?”皇甫嵩看着许攸很是无奈,罗马很多力量就没用过好吧。
“再加上第五云雀就在战场,他们在军团指挥和调整补防方面,绝对不会逊色于我,在这种情况下,我不想着撤退,难道要和对方拼命?”皇甫嵩没好气的说道,“我倒是可以赌一把胜率,你赌不?”
皇甫嵩并不是在开玩笑,如果要赌胜率他是可以赌一把的,尼格尔不弱,可皇甫嵩更强啊,问题在于皇甫嵩赌了胜率,袁家赢了,也打光了,打没了有生力量,那跟输了有什么区别?
许攸又不是赌狗,当然不会赌了,他也不傻。
“能提前撤退吗?”许攸很是无奈的说道,打不赢的战争,还是怂一怂比较好。
“当然不能提前撤退了,你现在跑,他们还会追着打的。”皇甫嵩瞟了一眼许攸说道,“所以我打算将我们的人都叫过来,打一场看起来损失比较大的战争。”
“看起来损失比较大的战争是什么?”许攸不解的询问道。
“就是看起来损伤惨重,可实际损失并不多,这就需要技巧了,顺带也还需要一些掩饰的方式,还好前年年底拿到了第三鹰旗,让我好好研究了一下。”皇甫嵩略有感慨的说道。
“啊,幻念战卒能骗过去吗?”许攸有些头疼的询问道。
“所以我才正在研究新的天赋,战斗力可以低一些,但被杀害时的手感要差不多。”皇甫嵩没好气的说道,“到时候搞个五六千这种正规军,夹杂在战线之中,双方大杀特杀一场,折损规模就上来了。”
“那您研究吧。”许攸看着皇甫嵩,真的是惊若天人,还能这样?说实话,许攸从未想过还有这样的可能,但如果像皇甫嵩说的那样,砍杀的手感和扑街的样子和真人一样,哪怕战斗力低一些,在十几万人的战场,估计也没人能分辨出来。
“快了快了,反正对战斗力也没有太高的需求。”皇甫嵩摆了摆手说道,“而且本身也研究了很久,问题不大,接下来要做的就是找一下军医,研究一下人体,保证受伤之后不走形就行了。”
这一刻许攸终于明白了为什么陈曦会非常敬服皇甫嵩,这可真的是专业人士啊,专业的让人无比感慨。
“那就交给您了。”许攸非常恭敬的一礼,皇甫嵩各种套路的安排实在是让人佩服的无以复加了,原来还可以这样啊。
“你尽快和其他人联络上就行了,时间不多了。”皇甫嵩摆了摆手说道,他之前就认识到罗马人无论如何都不会罢休,所以还是得现实点,可送人头这种事情,皇甫嵩是干不出来的,所以造点假的糊弄一下算了,反正不要不被发现,就不算是假的。
“斯蒂法诺,去通知一下帕尔米罗,让他想想办法通知一下东欧的其他军团,让他们回来准备准备,我们得收拾收拾准备回意大利了。”尼格尔夹着烤牛肉,对着一旁蹭吃蹭喝的斯蒂法诺招呼道。
就像皇甫嵩估计的那样,尼格尔无论如何都准备赢一场再走,否则阅兵的话总感觉缺点什么,所以随着温度的回升,尼格尔估摸着隔壁的白灾可算是掉回禁卫军水平之后,就准备动手了。
毕竟事实已经证明了,任何军团和白灾在冬天战斗都是智障,打赢了也是智障,打输了更是智障的不行。
所以尼格尔等到东欧开春,终于决定和皇甫嵩正面刚一场,来一个漂漂亮亮的胜利,然后回去参加阅兵。
“不用了,我就在。”尼格尔话音落下,帕尔米罗的身影自然地出现在了尼格尔的面前。
“啧,天赋的掌控越来越强了。”尼格尔笑眯眯的看着帕尔米罗,又仔细盯了盯,依旧没办法分清是实体光影,还是本体。
“毕竟陛下给了准确的道路,都这样了还不努力的话,那就是我们自己的问题了。”帕尔米罗平静的说道,一副对恺撒极其崇拜的语气,尼格尔闻言嘿嘿一笑,这话骗鬼呢!
“想办法将第四鹰旗,第六鹰旗,第十二鹰旗,还有第三鹰旗都给我找回来,我们需要回意大利阅兵了。”尼格尔看着帕尔米罗说道,“这种事情对于你们而言应该不难吧。”
误惹极品混球
“问题在于是否在意暴露?”帕尔米罗询问道。
“完全不用在意暴露。”尼格尔摆了摆手说道,如果要隐秘寻找,第五云雀也没有什么好办法,但如果要通知,第五云雀现在很容易就能做到,“交给你了。”
最秦 郝赵
“好。”帕尔米罗点了点头,然后瞬间消散,斯蒂法诺瞬间感觉自己手上的战斧牛排不那么香了。
“看看人家,再看看你。”尼格尔在帕尔米罗离开之后,扭头看着斯蒂法诺开口说道。
“我是不是也应该去抱一下恺撒独裁官的大腿。”斯蒂法诺认真的看着尼格尔询问道。
“能变强,怎么做都不丢人,你看看超·马米科尼扬,看看人家,再看看你!”尼格尔叹了口气说道,“第二十二鹰旗落你手上真的是丢人,至少曾经这一杆鹰旗也是辉煌过的。”
“我这就练,这就练。”斯蒂法诺连连点头。
“吃完了赶紧去练,跟十三蔷薇一起练。”尼格尔瞪了两眼斯蒂法诺说道,“先将汲取天赋练起来,和鹰徽能力的吞噬相结合,这样的话,至少战斗力算是成型了,之后再练集束天赋。”
“那个,能不能换个天赋啊,这俩天赋成型都好难,我好不容易将素质锻炼起来了,换个比较简单的天赋,现在战斗力都成型了。”斯蒂法诺很是无奈的对着自家远亲伯伯说道。
“少给我胡思乱想,第二十二鹰旗只有两个选择,要么走现在三十鹰旗和之前第二图拉真的三天赋路线,要么走吞噬汲取,能量集束路线,其他的都不行。”尼格尔瞪了两眼斯蒂法诺说道。
“行吧,行吧,您是公爵,您有理。”斯蒂法诺很是无奈的说道,
“吃完快去练,多挨打,用汲取和吞噬削弱对方对你的伤害,然后将那些力量积累掌控起来,在需要的时候释放出去。”尼格尔有些不满的对着斯蒂法诺说道,“你要是再这样下去,等卢西亚诺来了,你还是血包,你努力了这么多年是为了当血包?”
黑 瞳
斯蒂法诺挠头,他也不知道罗马鹰旗这么残暴啊,他之前进入鹰旗的时候还是很自我感觉良好的,在安息战场也觉得挺好的,可等其他人认真之后,他也很无奈啊。
“十一忠诚克劳狄军团有一个致命的短板,他的天赋是能被破解的,别看他五重献祭可以达到与天同高,但本质上他的素质和意志都没有达到三天赋,只是禁卫军极限的水平,只是靠着截取自身未来的同源堆积起来的。”尼格尔没好气的给斯蒂法诺讲解。
“可五重献祭之后,他们的素质和意志都达到了,这根没短板的三天赋有什么区别?”斯蒂法诺不解的询问道。
“你可以汲取和吞噬他们的天赋啊。”尼格尔很无奈的说道。
“哦哦哦,还可以这样啊。”斯蒂法诺恍然大悟,“我这就去努力训练。”瞬间斯蒂法诺就有动力了。
尼格尔很是无奈的看着斯蒂法诺的背影,他说的是实话,也确实是有人能做到,但是人和人之间的差距是巨大的。
“但愿他能做到吧,如果能汲取吞噬五重献祭的力量,哪怕是部分,二十二鹰旗军团也算是成型了,再怎么说这也曾是一个伟大的鹰旗。”尼格尔叹了口气,带着几分希冀的语气说道。
次日,第五云雀开始用天赋在几千米高空用光影制作地面上的普通人能看清的拉丁字符。
不过这种使用方式消耗过大,过半个时辰,第五云雀就需要停止一段时间,然后再次发一次东欧范围的全屏通知。
罗马军团有没有收到消息李傕不知道,但是李傕收到了第五云雀的消息,虽说那一串拉丁字符李傕基本不认识,但李傕知道这年头有哪个军团能做出这种程度的事情。
“第五云雀?!”李傕先是一愣,随后大喜,这可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可算是让他们给逮住了。
“哈哈哈,帕尔米罗,居然被我们遇到了,那个金色拉丁文的下面吗?”郭汜开心的不行,这辈子他们记得最清楚的几件事就有一件是第五云雀一波暗杀了他们上千人。
神之始皇
“走走走,赶紧的,我忍了这么多年,可算是遇到了第五云雀,大家一起隐身啊!”樊稠非常兴奋的说道,然后当场就消失在了光影之中,然后西凉铁骑集体潜行,虽说这种潜行对第五云雀没用,可第五云雀的观察也是要考虑逻辑的,不存在全天候开启。
故而只要找到了帕尔米罗的本体,能杀一个是一个,正面砍杀西凉铁骑谁都不怕,区区第五云雀,要不是找不到,李傕有的是办法将他们砍死,问题在于基本找不到。
可现在对方主动暴露出位置,三傻清楚的感受到了什么叫做天上掉馅饼了,真的是馅饼啊!
与此同时,长安张绣府邸,正在弹筝曲的邹夫人突然停滞了一瞬,进而筝曲戛然而止,因为就在刚刚,原本若有若无,似断非断的运气加持终于断线了,也就是说去年六月给三傻加持的筝曲,终于在这一刻停止了运气集中的效果。
“这就很奇怪了。”邹氏有些奇怪的看着自己的古筝,她现在真的有些不太理解自己的类精神天赋了,为什么聚运,会聚的这么奇怪,给张绣聚完,就没了,给三傻,年初的时候就快结束了,但一直熬到了现在,难道这能力,本身还讲究一个,因人而异?
“算了,下一次将几位叔叔和侄子叫到一起来听吧,这样也比较容易观察一些。”邹氏少有的升起了些许的探寻想法。
“祖母,为什么不弹琴了?”张绣的女儿张茹有些奇怪的看着自家祖母,和她哥哥不一样,她很喜欢听祖母弹琴,而且她祖母一直告诉她,喜欢听她弹琴的孩子,运气都会很不错,所以张茹的运气一直是同辈小萝莉之中运气最好的。
“想到了一些事情,你也快到上学的时候,我再想想该找谁给你启蒙。”邹氏看着自己的侄孙女心情很好。
张茹哇的一声挤到邹氏的怀里,完全不想去上学,“茹儿想和祖母学筝,不想去上学。”
“筝曲只是用来陶冶情操的,学还是要上的,我找个熟人带你吧,祖母还是有些熟人的。”邹氏想了想说道,虽说从年龄上讲,她和张绣差不多,但从辈分上讲,有些伤心。
“啊,还是找蔡昭姬吧,她也会弹琴的,而且很好听的。”邹氏笑眯眯的抱着自己的侄孙女,“而且她的琴音能启迪智慧,对你也有点好处,祖母教你的话,你不学好,祖母也没办法啊。”
其实邹氏和蔡琰是点头之交,差不多也就上香的时候会见到,但是双方都有琴曲类型的类精神天赋,相互也会讨论几句,只是不太熟,不过当奶奶的人,有这么点交情就已经足够了,再说她也可以去帮忙上点音乐课,给小孩子加点运气什么的。
找蔡琰更多是因为,自己教孙女的话,舍不得说重话。
“走了,带你去见见你未来的老师,祖母的文化课大概也就是看了几本书的程度吧。”邹氏摸着自己的脸颊有些尴尬的说道,她也被人称过才女,不过人比人,果然得丢啊。
伴随着最后一缕运气消散,李傕等人进入了完全正常的状态,再无丝毫一点影响他们的外力,所有的力量都为他们自身掌控。
“现在去搞第五云雀啊,你们有把握没?”淳于琼有些担心的说道,“那个军团现在变得更加麻烦了。”
“遇到了不试试,那不是浪费吗?”李傕冷笑着说道,“赶紧的,别告诉我,你们袁家不想干第五云雀。”
“行吧,只不过第五云雀隐身了之后,你怎么打?光凭你们现在掌握的光影操作,可对付不了他们。”淳于琼认真的说道。
淳于琼还正在说的时候,夏亿按住了淳于琼,然后给了淳于琼一个眼神,让淳于琼去看寇封后面的那十几个音杀锐士。
“索敌就靠你们了。”李傕看着寇封身后的那些音杀锐士说道。
“好。”寇封点了点头说道,“到时候我们用音波观察战场,给你们确定对方的位置,只要是实体,都能判断出来。”
音杀锐士是有索敌能力的,实际上这版本的锐士拥有一大堆的小技能,什么索敌啊,侦查啊,片伤啊,突破啊,控制啊等等一系列的能力,当然那对于大多数的音杀锐士,这些能力都是用不出来的。
然而寇封身后这十几个经历了千锤百炼,自东海到北冰洋,横穿半球的超级音杀锐士,这些能力都是具备的。
隐身对他们是没用的,他们的索敌技能和蝙蝠是一个性质的,靠声波反馈的,障碍物都会被音波反馈回来的,当然这种高密度索敌,太远就不行了,但是用来观察隐身的第五云雀还是没问题的。
“弟兄们,第五云雀就在前方,我等最为耻辱的一战就是他们带来的,现在他们出现在了我们的前方!”李傕大声的宣告道。
“宰了他们!”西凉铁骑的士卒举枪怒吼道,防御力全开的他们完全不怕第五云雀的输出,就算是吃了对方的天赋压制,也能靠千锤百炼的肌肉防御顶住,所以他们只要能找到对手,就能宰掉对面。
同样在东欧浪的其他军团也都观察到了天空之中的那段拉丁文,罗马人在看到的时候就明白这是什么意思,而纪灵和张任只能判断出罗马发出了征集令,不过好在很快他们队伍里面的通译,就解释了那段文字的涵义。
“啧,征集令,这意思是要和汉室决战?”张任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新特效经由这段时间的思考已经有了部分的结果,所以张任已经恢复了常态霸主模式。
“大概率是这样的,意大利阅兵一事基本确定,罗马肯定需要一场胜利的支持。”王累神色凝重的开口说道。
“走,我们杀过去,他们要集合,我们就去集合。”张任神采飞扬的说道,“也没说不让我们集合是吧。”
“这样的话,我们遇到的对手会很多,未必能顶住,而且现在黑土地已经因为积雪开始融化。”王累神色凝重的说道,“渔阳突骑的速度受到了很大的制约,这样杀过去的话,我们的劣势很明显。”
“晚上的气温不是还很低吗?”张任随口解释道,“到时候还是会冻住的,大不了晚上打一架就是了。”
“那可那是破十万的罗马精锐。”王累非常郑重的说道。
“皇甫将军可是绝对值得信任的。”张任非常自信的开口说道,然后用余光扫了两眼身后规模庞大的辅兵,他需要消耗掉部分的辅兵,提高辅兵的平均战斗力,而这只有战争最容易达成。
王累深深的看了一眼张任,他很清楚张任这是什么意思,毕竟合作了这么久,只是这样的话会很危险的。
“没事,打一场也挺好。”张任抬起自己的手腕,金色的纹路上,甚至已经自然的逸散出了某种强大的气息。
王累沉默,他总觉得张任这货在作死的道路那是越走越远,不过随他去吧,满计时天命,满天命的状态,打不赢,也能撑到皇甫嵩到来,这就足够了。
“奥姆扎达,要不要一起?”张任在问完王累之后,扭头看向奥姆扎达询问道。
“亡国之人,如何不想挥拳再问罗马?”奥姆扎达平静的叙述道。
“那就一起,我也看看罗马到底有多强。”张任很是自信的说道。
东侧两百多里的位置,菲利波等人也看到了征召令,叹了口气,整个冬季在东欧转了一大圈,连非战斗减员都搞出来了,最后也没遇到张任,真的让人窝火。
不过现在第五云雀的召集令已经发出来了,那么就算是无功而返,也得回营地了,军令不可违。
“走,我们去那条征集令的下面,想来张将军他们应该也会去那里。”纪灵看了两眼天空,决定率军前往罗马征集令的位置。
“万一没去呢?”梁纲有些担心的询问道。
“你觉得张将军他们会是那种人吗?”纪灵瞟了一眼梁纲询问道,“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