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黑科技制霸手冊-第六百二十三章 二蛋與三狗鑒賞

黑科技制霸手冊
小說推薦黑科技制霸手冊黑科技制霸手册
天空的云藏着一封信……
“唉……”
葛家村的村口,一个只穿着长裤赤裸着上身的男娃坐在村口,最突出的还是属于男娃的发型,其他地方都是光溜溜的,唯有额头上的一点,还有后脑留着头发,每当他晃动脑袋的时候,这两缕头发便会随之摆动。
男娃此刻仿佛是在遥望远方,可脸上与大大双眼之中却是明显有着与他这个年龄极度不符的神态。
“这就有些过分了啊!简直就是明显不过的套路我怎么会上当呢?还特么是两次……狗日的,你出来,我特么保障不打死你。”
也不知这个孩童究竟是在咒骂谁,反正他周围是一个人都没有。
“唉……”
骂累了的男童又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叹息,然后他以某种仿佛看待物品的目光打量着自己的身体。
小胳膊小腿的,正是可爱到爆炸的阶段。
“就这……啥也干不了啊!”
“二蛋哥哥!二蛋哥哥!”
稚嫩女童的声音传来,这让男童仿佛牙疼一般的捂着脸。
“又来!”
就见一个同样是小胳膊小腿,身上穿着红肚兜结合那胖乎乎的脸蛋就仿佛是福娃一般的女童‘颠颠’的向着男娃跑了过来,一边跑还一边呼喊:“二蛋哥哥!”
这个二蛋自然指的就是男娃了,葛家村的葛二蛋,而女童的名字则是二丫,也是葛家村的葛二丫。
山村乡里,孩子们的乳名基本上都会这般简单,可最起码要比什么狗蛋,胖丫之类的好多了。
况且也只是乳名而已,待到及冠之年,村里自然会请来有文韵加身的先生,按照村里的族谱为适龄的孩童命名。
不过二蛋与二丫的年龄显然还没有达标。
“二蛋哥哥,你看!”
二丫头上的羊角辫一揪一揪的,或许是因为跑过来的,所以难免有些气喘,可二丫还是献宝一般的对着二蛋摊开了胖乎乎的双手,脸上更是露出了一副‘快夸我’的样子。
“唉……”
又是发出了一声习以为常的叹息,二蛋看着二丫手里拿个明显已经死翘翘的小昆虫真的是一点都提不起兴趣。
偏偏二蛋还得强打起精神应付道:“呀,是布谷虫!好大的一支,二丫你从哪里抓的?还有没有了?”
这话听起来很正常,可若是配合上葛二蛋那面无表情且还有些厌恶的表情,那就显得非常诡异了。
不过葛二丫却是没有在乎这些,就见她扯过葛二蛋的双手,将那只已经快要被捏死的布谷虫塞进了葛二蛋的手里。
“二蛋哥给你!咱们再去抓!”
说着,葛二丫就拉着葛二蛋的手臂要起身,可无论二丫如何施力,她身后的葛二蛋都纹丝不动。
大大的双眼中露出了焦急的神色。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嘿啾!嘿啾!
“二蛋哥你快起来啊!要是去晚了的话,布谷虫就都被别人抓没了!”
捉虫,养虫,斗虫。
葛家村孩童们乐此不疲的游戏。
可这种游戏对于二蛋而言已经不是无聊了,那简直是在慢性自杀,所以葛二蛋完全没有兴趣与二丫一起去捉什么布谷虫。
而葛二丫一见她的二蛋哥哥不打算走,当即小嘴一噘:“你有这样……我、我告诉我爹……”
诡域迷踪
“大佬!大佬!”
还不等二丫说完她的威胁话语,另一个孩童的声音却是自远处传来。那是一个无论自头型还是模样都与葛二蛋有六七分相似的男娃。
“三狗哥哥!”
见到另一个男娃跑过来,葛二丫顿时就不哭了,摆动着自己短粗胖的手臂,仿佛是在呼唤着一般。
三狗过来之后见到二丫显示打了一声招呼。
“呦!二丫也在呢!”
“嗯!”
二丫点了点脑袋,再次对着三狗亮出了她手里的布谷虫:“咱们去捉布谷虫吧?”
“好大的一只啊!”
此时二丫手里的布谷虫真的已经是彻底不行了,可三狗还是表情夸张的赞叹了一声,同时以有些焦急的语气道:“二丫你在哪抓的?快点回去给我们哥俩占地方,千万别让人抢先了,等会我和我大哥就过去!快!快点!”
“好嘞!”
与之前不同,二丫在听到了三狗的话就仿佛是开动了小马达一般,定点没有怀疑便跑跑开了,身后还传来三狗那不停催促的声音:“千万别让人家抢先了!”
“好的呢!”
也不管她的三狗各个能不能听到,二丫的一对小短腿不停捯饬,生怕跑慢点布谷虫就被葛家村里的其他娃娃给抓光了。
“嘿嘿嘿……”
当成功忽悠走了二丫之后,三狗得意的看向了他的各个二蛋,特别是当看到二蛋那一脸便秘的表情之后,三狗笑得更灿烂了。
“怎么着?大佬你没按照我教给你的话术来?哄骗这种小孩子简直不要太简单了!”
→_→
“我说了!不过这丫头立马就让我跟她去抓虫子,不然的话就告诉她爹!”
“嘶……”
听到这里,三狗当即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小丫头做的太绝了!大佬你可得端住,要是让她爹知道,就咋俩现在这小胳膊小腿的,估计三天都出不了屋!”
“嗯,”
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随即二蛋又对着三狗道:“说正事,我让你搞的东西搞到了吗?”
“嗨!大佬你吩咐的事情我就从没有失手的时候!”
话音落下,三狗便警惕的看了看四周,见安全之后,这才将右手塞进了自己的裤子里,自裤裆中掏出一物。
非常嫌弃的看着三狗手里的东西,二蛋接过来的时候还有些不满道:“非得藏那个地方?”
“我的大佬耶!你也不看看咱哥俩现在是啥条件,连件衣服都没有,浑身上下能藏东西的地方出了裤裆还有别的地方?您老就别挑肥拣瘦的了,我能把东西搞出来就已经是很不错了!”
“也对!”
看着三狗那一脸激动又委屈的模样,二蛋也没有多说什么,直接打开了三狗搞来的小管子,顿时一股冲天香气扑面而来,一旁的三狗甚至险些被这香气冲了个跟头。
“大佬!这啥玩应啊?也太香了吧?”
说话之时,三狗还忍不住吞了一下口水,很显然是被那扑鼻的香气给馋到了,这要是换做一般的孩子,恐怕早就忍不住了,但三狗不是一般的孩子,他是二般的。
而二蛋也是被香气所刺激,吞了吞口水,不过相比于三狗的疑惑
“百花酿,暂时估计有将近三百的年份!”
“百花酿?酒?陈年老酒?大佬你要这东西做什么?”
三狗还没脑瘫到认为他大哥让他费劲吧力的搞来这一小坛酒是因为突然犯了酒瘾。
“咱们两个现在的身体太弱了,一点自保的能力都没有,若是再被弄死个两三次的话,恐怕我就会失去突破胎中之谜的能力,而一旦无法突破胎中之谜,就相当于是失去自我,到时候你和我的下场会如何,就不用我多说了吧?”
这话说的严重,三狗也收齐了他那一脸玩笑的表情。
“那大哥你让我搞来这东西是为了增强咱们的体质?喝酒?要不要我再多高一些,我见老铁匠哪里还有不少呢!”
“不用了!暂时这一罐就已经足够了,再多的话也起不到什么作用,况且……你这两天最好离老铁匠原点,不小心碰到了也要马上躲起来。”
给予了三狗一句忠告,随即二蛋便将早就已经收集好的草药混在一起,然后找了个带着凹陷的石头将那些草药捣碎,最后再将小罐子里的百花酿到了进去。
嘶嘶……咕嘟……咕嘟……
两者之间仿佛产生了什么化学反应一般,不仅百花酿一倒进去便冒起了浓浓的白烟,随即更是变得粘稠,刺鼻。
之前的香气就仿佛是昙花一现,唯有眼前这一滩冒着白烟,浮着泡泡,还散发出刺鼻味道的液体才是真实存在的证明。
这尼玛也太刺激了!
三狗甚至眼前所发生的一切就是因为二蛋之前的那一番操作,这让他忍不住偷偷瞄了一眼。
可仅仅就是一眼,吓得三狗那本来就很稚嫩的卵子差点缩回去。
只因二蛋此刻正目不斜视的盯着三狗。
自那双毫无表情的眼仁之中,三狗有种胆寒心惊的想法。
“大、大佬?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什么?我还小,您别这样!”
对于三狗的话二蛋完全不为所动,就见他指着石窝中的那一滩液体道:“你想多了,这里面只够一人份的!”
“一人份?那就好,那就好,大佬你的意思是我需要我回避一下?”
听到液体只有一人份之后,三狗立刻就放心了,可二蛋接下来的话却是差点让三狗的天灵盖都飞了。
“回避什么,这就是为你准备的,我的体质太差,经不起这种猛药的刺激,所以当然是由你来喝!”
“我喝?”
仅仅一句话差点就吓得三狗掉头就跑。
但三狗还是做着最后的抵抗道:“大佬啊!咱能不能别搞这么刺激?你这玩应明显就是三无产品啊!要是我也承受不住,导致我先去了的话,您还得费力找我,所以咱们还是再等等,等你搞出稳妥一些的产品再试吧?好不好嘛……”
没有再推销自己造物的环节,二蛋仅是直勾勾的看着三狗,看的他心底发毛。
“大佬你别这样,咱们都是成年人了,可不行独裁的那一套!”
“……”
二蛋依旧没有说话。
“我……”
张了张嘴,三狗大概也意识到只要是二蛋认准的事情,那么无论三狗说什么都是没用的。
“唉……”
叹息一声,三狗最后还是有些忐忑的问了一句:“这玩应真的没问题?保准的!”
沉默半响的二蛋终于再次开口。
“我已经仔细测算过了,草药虽然都是烈性,但也是为了提高百花酿的效果,虽然单独引用百花酿也能够起到强身健体的效果,但远远不如这样来的直接,而且你现在的身体也处于成长阶段,只要你喝了这调制药剂,你的根骨就会被彻底改善。”
“这么一说的话……”
表面上三狗确实是一副被说动了的表现,可实际上三狗还是觉得‘心里还是没底’毕竟他是最了解眼前的人。
说是奇迹造物一点也不夸张,可在很多时候终点虽然没有被改变,但其中的路程却是被尽可能的缩短。
而这样也就导致了在这个过程中的波折与遭遇变得更加复杂。
所以最后就算这位‘自家哥哥’已经解释的很清楚了,但三狗还是犹豫不决。
“你到底喝不喝!”
一步临天
二蛋明显是有些怒意了。
可三狗明白,二蛋是不会生气,最起码不会对他真生气,此刻的种种表现也只不过是在逼迫罢了。
职场小新
但这种事情并非是心知肚明就能够避免的。
三狗看了看二蛋,又看了看石窝中的那一滩粘稠液体,最后一咬牙一跺脚。
“我喝!”
真的是相当干脆。
在话音落下的那一刻,三狗上半身就趴在石头上,对着石窝里的液体一阵吮吸。
那味道,
该怎么说呢,
已经彻底超脱了‘苦辣酸甜’的范畴,甚至三狗都有一种错觉,在他的嘴接触液体的那一瞬间,他的舌头就已经失去了味觉,那感觉实在是太感受了。
好半响之后,三狗终于是将石窝中的液体吸了个十分之八九,就见他此刻浑身皮肤通红,就仿佛是一只被煮熟的大虾一般。
擇 天 記
“嗝!”
抻了个脖子,三狗只感觉他此刻欲仙欲飘,双脚就仿佛是踩在棉花糖上一项‘duangduang’的。
“大、大佬,我这都喝完了,哥们是不是特仗义,我跟你将,这也就是我,要是换、换了别人,就、就你这玩应估计给狗、狗都不……”
咣当!
葫芦金刚爹 就是大当家
不仅说话的时候磕磕巴巴,最后三狗愣是连一句话完整的话都没说完,便直接倒在了地上。
“喂!”
用脚踢了踢三狗,发现他一动也不动之后,二蛋莫名的喃喃自语道:“难道是毒素类的草药放多了?”
石墩上的二蛋陷入了沉思,周围的空气中还隐隐残留着百花酿与调制药剂相互缠绵的味道。
香气与臭气,
谁也说不上更好一些。
而二蛋与三狗,
他们也不知真的蛋与狗,
相比于之前的‘大佬’‘小弟’而言,这一回两人竟然真的做了一奶同胞的亲兄弟。
吴冬,
张浩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