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我老婆也重生了 起點-第141章 不忘初心鑒賞

我老婆也重生了
小說推薦我老婆也重生了我老婆也重生了
和戴智康、李翔相比,茅侃侃的人生则要坎坷的多,也是技术宅,也很有想法,在04年就开始搞虚拟现实游戏,就是把网络游戏搬到现实中来,让玩家以真身借助网络游戏设定进行游戏,类似于真人CS之类,但理论上讲,比真人CS更好玩。
然而当时的技术明显不成熟。
而且这种创意想要变成现实,成本很高,用户范围却很窄,盈利能力极差。
所以茅侃侃的创业以失败告终,随后做了几份其他工作,也都没能落下个好,反倒是写了两本书,还算小有名气,最后在18年自杀,才35岁,相当可惜。
最后一个高燃,前半生与茅侃侃差不多,在05年搞了个Mysee,是当时最火的P2P网络视频网站,再加上高燃的作风非常高调,也很会营销自己,所以在京城四少中,高燃名气最响亮,虽然最后创业也失败了,但并没有就此倒下,反而混得挺不错,做起了专业的投资人。
然而只有少数人知道,在当时如日中天的Mysee中,高燃的角色也更像是一个投资人,而不是创始人。
高燃是水木大学新闻与传媒创业毕业,不是搞互联网的,而是在媒体工作中发现了互联网传媒的优势,才想起来搞P2P网络视频,开始到处拉投资。
投资好说,可当时的P2P技术并不成熟,甚至只是个概念。
怎么办?
高燃找到一个技术大牛负责技术研发。
这个人就叫张鹤翔。
在Mysee的三个创始人中,只有张鹤翔是搞互联网技术的。
徐杨之所以知道这事儿,是重生前搜索“京城四少”搜出来的,当时为了看刘韬和王科夫妻俩的瓜去网上搜相关资料,结果搜着搜着搜出了个互联网版本的京城四少。
这也是他觉得张鹤翔的名字很耳熟的原因。
之前一直没想起来。
可刚才和王海洋谈到视频传播技术以及网络直播时,忽然想起了P2P技术,也就顺带着想起了京城四少、高燃、Mysee以及Mysee的研发主管张鹤翔。
这下子,瞬间豁然开朗。
跟着就是欣喜若狂。
误打误撞中竟然提前把张鹤翔这个技术大牛捞了过来。
这可是之前他想都不敢想的。
是绝对的意外之喜。
有了张鹤翔,他跟王海洋说的那些问题,还算问题吗?
还不是分分钟搞定?
而且有张鹤翔坐镇,以后流媒体这块几乎可以说是高枕无忧,哪怕某度学着跟风也无所谓。
先发优势这么明显且有大佬镇守,要是这都压不住某度,他还不如早点回家当富家翁。
徐杨一下子自信起来。
对王海洋道:“这事儿就这么定了,核心技术交给张鹤翔处理,你也别闲着,带队公关配套技术,争取在十月之前上线视频插入功能。”
“好,我这就安排。”
“越快越好。”
“明白。”
“徐百万那个帖子可以继续做适当的推广,这次不要太着急,慢慢来,细水长流,争取把这个账号养成贴吧第一大V。”
“老板,可以提点一下吗?”
“很简单,利用好网友们的好奇心,可以从徐百万的身份、财富值、年龄甚至籍贯方面下手,把节奏带起来,让网友去猜去挖掘,不要太刻意。”
“好的老板,我知道了。”
“昕小妞这边按照之前定下的节奏慢慢来,那几套照片在一年内推广完就可以,让她始终保持一定的热度就好,明年夏天再拍新的。”
“我已经安排好了。”
“嗯,有其他问题吗?”
“有,老板,再弄几台服务器吧,用户越来越多,服务器不太够用,还有带宽。”
“这事儿不用跟我说,找张总和王总。”
王海燕点头,跟着又迟疑一下:“老板,我,我还是有点不太明白,贴吧的赢利点在哪儿……”
“流量变现和广告,”徐杨毫不迟疑:“赚钱的事儿你不用操心,只要把贴吧做大做强就行,剩下的交给我,你也别怕你自己的收入受影响,我已经说过好多遍,贴吧、邮箱、门户网这些板块,从来不以盈利能力来衡量绩效,口碑和流量才是最重要的。”
“可,可是要吃没有盈利能力,怕是做,做不长远吧?现在才这么点用户,每个月就要贴几十万上百万进去,等用户数量上去……做得越大,亏的越多啊。”
“又不是亏不起,何况你也太小看贴吧的盈利能力了,流量上去之后,广告价格会高到你无法想象,当然,咱们对广告的质量是有要求的,不是什么广告都接,但亏损绝对没有你想的那么严重,”徐杨说到这里笑了起来,“而且就算真的亏损严重,公司也能扛得住,记住,在互联网时代,流量才是最重要的,有流量就有变现的机会,但要是连流量都没有,一切都是空谈。”
说真的,贴吧是个好东西。
重生前的贴吧口碑差到那个程度,营运和发展几乎完全被时代远远甩在后边,可流量依然很高,在同类社区中名列前茅。
现在,他一定能把贴吧做的比重生前的某度更好。
而且贴吧真的不能赚钱吗?
当然不是。
是某度不会营运,经营理念和方式都出了问题。
不信的话,仔细想想,某度旗下那么多作品和项目,真正赚钱的又有几个?可以说是做什么亏什么,几乎尝试了绝大部分能赚钱的行业和领域,某企鹅和某里都赚钱了,唯独某度亏到要卖裤子。
一个项目两个项目可以说是意外。
但几乎所有项目都亏损,那就不是意外了,而是必然。
小李子做生意,还是差点了。
網 路 小說 推薦 完結
手握某度搜索这种绝对意义上一家独大的互联网门户,赚钱能力竟然被一个接一个的晚辈超越。
换做是杭城马和鹏城马有这种大杀器,估计早就一统江湖了。
不说其他,只说贴吧。
重生前的贴吧搞的都是些个什么玩意儿?
功能越做越杂,什么玩意儿都想往里塞,塞到最后整一个大杂烩,偏偏那些新增的内容做的又不够精,在其他同行面前完全没有竞争力,甚至直播、小游戏之类,连点热度有没有就没了声息。
而且贴吧的功能功能同样复杂,为了引流,联通了太多不必要的板块。
还有操作系统,也很乱。
要徐杨来做,贴吧就是贴吧,可以独立出去,也可以挂在羚羊网上,以子版块的形式存在,引流嘛,这个正常。
但他绝对不会让贴吧跟其他板块产生交集,更不会引入太多功能,要做就做的干干净净,拼着每年亏个几千万一两个亿,也要把界面和内容做的舒舒服服,商业方面只做广告,而且是有选择的接广告。
而且绝对不会让贴吧失去控制。
失去控制是什么意思?
就是不让贴吧变了初衷,把引流变成赚钱。
匪娘有毒,抢个堡主当老公 花小染
有人问了,这不是老板一句话的事儿吗?
当然没那个简单。
小李子不懂这个道理吗?
不是,而是现代化企业管理方式导致的,现代化企业的管理理念中,放权是很核心的一个概念,就是充分信任自己的下属,让下属自己决定所负责的板块的营运。
按说这是正确的,老板再厉害,精力也是有限的,旗下产业越多,越需要放权。
但问题就在这里,给人打工的那些部门经理以及事业群经理总裁们的目的都是为了赚钱。
打工人的初衷就是这个,基本上不会有例外。
所以,一旦彻底放权,那么再好的初衷也会在公司的发展中一点点偏离,从其他方向偏离到盈利这个核心上。
这个初衷一旦变成赚钱盈利,再想改回来,就非常难了。
因为这不是换个负责人就可以的事儿,而是动了包括负责人以及相关板块所有员工的利益。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
重生前的某度贴吧做广告,基本上什么广告都接,只要给钱就行。
忽然有一天,小李子说不能这么干,广告得收着点,不雅观不严谨打擦边球的一律停掉,嗯,一句话的事儿,唰唰唰停了一大半的广告,技术上很容易完成。
但到了月底,员工一看绩效奖,好家伙,少了一大半,那不得炸锅?
到时候摆在小李子面前的只有三个选择,要么自己掏腰包贴钱补上这些奖金,要么恢复之前的模式,要么目送贴吧工作团队的人心彻底散掉。
换作你是小李子,你会怎么办?
徐杨不是小李子,但也逐渐体会到了小李子的难处。
本来就做啥啥亏钱,哪儿有余地去补贴这些不赚钱的板块?
只能放任自流,虽然亏掉了口碑,但至少可以赚点外快补贴家用,实在撑不下去以后切割掉卖给下家,反正贴吧的流量占有率挺高,还能买个不错的价格呢。
嗯,当时的某度外卖不就是这样的结局吗?
所以,徐杨从一开始,就给羚羊贴吧以及其他以引流为主的内容板块说的清清楚楚,盈利不是目的,绝对不给他们开那个为了赚钱什么都做的口子。
只有这样,才能确保羚羊科技的长久平稳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