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御獸進化商 愛下-第一千三百四十二章 不聽話的銀黛分享

御獸進化商
小說推薦御獸進化商御兽进化商
林远闻言眼睛一亮,不过林远却没打算在这里查看钻石阶困灵箱内的规则晶石。
这些规则晶石都是王女的食物,其中蕴含的规则均会被王女的罗裙吸收。
回到庄园后有的是时间探查,根本不急这一时。
眼下海底已经空无一物,林远准备准备和刘杰,血浴之母回到海岛上。
进行这场惊涛城之行追重要的事情,加速浮岛鲸的孵化。
想从那一百多头巨鲸的骨骼中取鲸髓,在海域中实在是不方便。
巨鲸一生大多数的时间都在深海,偶尔来到海面上换气。
这使得巨鲸骨骼内的压力极高。
只要巨鲸骨骼破开一个口子,里面的鲸髓便立刻会被压力挤到外面去。
巨鲸鲸髓的本质是精纯的水元素和灵气,逸散出去后会迅速融在海中。
为了保证鲸髓能够全部被浮岛鲸吸收,在海岛上取出鲸髓是最明智的选择。
不朽 丹 神
眼下这场大型鲸落除了能为林远带来预计的收获外,还让林远收获到了一只只存在于传说中的生物念魂鲸。
念魂鲸绝对称得上是林远这次惊涛城之行的意外之喜。
才回到海岛上准备拿出鲸骨加速浮岛鲸孵化速度的林远,立刻被海岛上的情况给惊呆了。
淦!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怎么银黛好端端的变成了本体,其手下的海王均被打的奄奄一息,只有进的气没有出的气了。
人形状态下的白言站在银黛身上,手里正拿着一个骨片在化为本体的银黛身上刮取着什么。
这场景诡异到令人发指。
林远刚刚虽然没有明确表明自己原谅了银黛。
但话里话外的意思已经显示出了林远对银黛的态度。
血浴之母原谅了银黛,自己也不再追究银黛。
怎么白言好端端的对银黛动起了手?
林远当即喝道。
“白言,怎么回事?”
比起银黛,林远更信任白言。
且不说自己主宰的身份能不能唬住白言。
自己灵魂神龛中代表白言信仰之力的光点总归不会是假的。
白言的信仰光点极大,这说明白言对自己的信仰极深。
现在的白言信仰之力光点并没有减弱,白言不可能违拗自己的心意。
想来这一切应该事出有因。
变为本体的银黛看着在自己身上肆意刮取细麟的白言,害怕的瑟瑟发抖。
想起白言对自己的手段,银黛害怕的接连打了三个冷颤。
见林远收取完大型鲸落回到海岛上,银黛疯狂的喊道。
“林远救我!救了我之后让我做什么都行!”
“我将我知道的皇鲛一族全部秘闻都告诉你!”
此时的银黛如同是一只被打老虎逼进墙角的兔子,突然看到了救星。
白言听到林远的问话直接一转身,从银黛的背上跳了下去。
一边将手中刮取到的银蓝色膏体放在水晶瓶中,一边对着林远说道。
“大人,刚刚您明确说过让岛上的人都不要到海中去。”
焚 天 之 怒
“结果这条臭鱼被我发现有朝海域中窥视的意图。”
“这条臭鱼不遵从大人的命令,我便想着出手教一教这条臭鱼想要跟在大人身边的规矩。”
“让这条臭鱼知道什么叫尊卑有别,明白仆从只能做仆从能做的事。”
“既然想做大人的仆从,大人的行径岂是仆从能够窥视的?”
听到白言的话,林远有些意外。
这白言还真是知道维护自己。
念魂鲸这种东西除了像血浴之母,刘杰这种身边人。
林远不会让别人知道,也不想让别人知道。
林远将目光看向银黛,现在的银黛已经化为人形。
此时人形状态下的银黛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头上巨角后的鳍带光泽异常暗淡。
嘴角还带着明显的血迹。
看来白言下手不轻。
看到林远的目光中没有怪罪自己的意思,白言立刻知道自己的马屁拍成功了。
在白言看来,银黛的行为简直找死。
一个小小的水生臭鱼竟然敢肆意窥探主宰大人,凭你也配!
生活在沼泽世界中的白言最看重的便是生命层次。
次元生物敢去窥探使徒,在次元世界中可是要处以极刑的。
见过了次元世界残酷手段的白言刚刚将自己知道的手段给银黛用了个遍。
戮食天蝶先是目光惊惧的看了一眼白言,随后走到林远身边说道。
“林远,事情正如白言所说。”
“虽然白言的做法有些过激,但是在我看来白言的做法并无过错。”
说完戮食天蝶面色不善的看了一眼银黛。
如果不是自己的实力拍马赶不上银黛,在银黛向海域进行探测的时候戮食天蝶也会出手阻止。
银黛作为一只海皇实力到达了不朽,站在海岛上用精神力探测海底和亲自下海用眼睛看根本没有分别。
听到戮食天蝶的话,林远抬脚走到银黛跟前。
低头看着坐在地上狼狈的银黛,侧头问道。
“看来我下海收取大型鲸落前你说的话不诚心嘛。”
银黛闻言不知怎的,只觉一股凉气涌上心头。
银黛赶忙求情道。
“大人我之前从没有做过别人的手下,自由散漫惯了不知道规矩。”
“还请大人再给我一次机会。”
“我知道很多海皇八族内部的信息,我可以都讲给大人听。”
“我们银黛一族内部的事情如果大人想知道,我也定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听到银黛的话林远并没有第一时间原谅银黛,银黛说的话应该不假。
作为海皇一族的成员,哪怕皇带一族已经屈居末流。
银黛又在皇带一族中不受待见,也必定不会成为其他海族的手下。
但不懂规矩可不是一件好事。
特别是林远决定让皇鲛一族给自己一个交代,与海族必定有一场战争。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留一个不懂规矩的海皇在身边只有麻烦没有好处。
规矩这种东西没有一段时日是学不会的,林远没有时间教银黛该怎么学规矩。
因此恐惧便成了最好的解决办法。
只要让银黛心中充满恐惧,做事情之前多想一想这件事做了会有什么后果,受到什么惩罚。
银黛便不会轻易坏了规矩。
林远转头对着白言问道。
“白言,你之前刮取的那些东西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