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小說 全職藝術家討論-第五百一十五章 心魔

全職藝術家
小說推薦全職藝術家全职艺术家
都疯了!
林渊疯了!
观众也疯了!
网友跟着疯了!
这个舞台被炸了!
当这首歌唱完,仿佛发生了一场毁灭级的核爆一般,之前现场和屏幕前有无数人曾喊着复仇女神,但此刻这份疯狂却以几何倍数呈现在所有关于兰陵王的呐喊与尖叫之中,现场所有骂声所有支持所有对立几乎都在发疯之中烟消云散!
压抑……
茫然……
绝望……
痛苦……
其实谁都有情绪,谁都有愤怒的时候,谁都有只能忍耐只能默默坚强的岁月,谁都有无数个不眠的夜晚翻来覆去自我怀疑,但这一刻所有观众的情绪都在歌曲最后的那一声撕心裂肺中释放了,在这样的舞台上,配合着兰陵王比赛以来的经历和遭遇,几乎是集体性共情。
这首歌听哭了太多人!
淋漓尽致!
彻彻底底!
舞台下方的夏繁尖叫着,孙耀火也在尖叫着,旁边的赵盈铬目光震撼的看向舞台上的那道身影,她曾经以为对方会在揭面的瞬间让全世界闭嘴。
但——
何须揭面?
如果只是用揭面的方式让所有人闭嘴,那和元夕以及无数嚷嚷着要复仇的歌手粉丝们有什么区别?
不过是又一次比谁的地位高!
谁的声音大!
那样的场景固然震撼,可兰陵王会希望观众是因为他是羡鱼而纷纷调转了枪头吗?
太俗!
揭面之前!
你们已经输了!
这才是羡鱼的打脸!
这件事本质的区别在于:
不是因为兰陵王是谁所以你们要听这首歌!
而是你们先听到这首歌然后再好好考虑兰陵王是谁的问题!
有些事情必须要发生在揭面之前,这样一来揭面之后的羡鱼才是真正的无懈可击!
他已经做到了。
歌曲最后的音其实非常之高,高到绝大多数歌手都顶不上去!
但大家已经不再去关注那道高音本身所蕴含的技术层次的含义,而更在乎那道高音里承载的无数心情,那是他对自己比赛一路走来所遭遇的最直观的总结。
晨曦 周而復始
一声歇斯底里!
一声唱到情动!
如果说林渊唱《没离开过》时让节目播出时的弹幕数量达到了一个高峰,那此刻这首歌所击穿的情感,则是让屏幕前的弹幕数量夸张到覆盖所有画面——
观众头皮发麻!
“这什么歌!”
“我听疯了都!”
“兰陵王变态啊!”
“感觉灵魂在出窍!”
“高潮部分直接听哭了,这何止是写歌手幕后的努力啊,多少普通人不也是这么日复一日夜复一夜的努力么,但是谁特么在乎过呢?”
“鸡皮疙瘩暴起来了!”
“最后那一声尖叫真把我魂都唱出来了,兰陵王需要学复仇女神哭几声吗,哭声是弱者的表达,这个舞台比的是唱歌不是尼玛的煽情,这年头歌手上个音乐节目不哭几声好像自己的歌曲就没人听了一样,没错我说的就是复仇女神,哪有人复仇是哭哭啼啼的,你昂首挺胸的复仇哪怕输了我也不会嘲笑,但你唱完在那哭是几个意思,让兰陵王背负欺负女生的骂名吗,不管兰陵王揭面之后那些粉丝怎么冲我都跟他们干了!”
“听着这首歌干!”
“这是完美的战歌!”
“我从来不喜欢在网上发表什么言论,但这次真的忍不住了,兰陵王这首歌把我彻底炸出来了,看看直播开场的时候那些应援队跟疯了似的,谁不知道有些是花钱雇的,比排场拼身价,这首歌全给这些人唱的明明白白!”
部落!
微博!
朋友圈!
网络的无数个角落都出现了关于《浮夸》这首歌曲的讨论!
那些仍然不喜欢兰陵王的人再一次熟练的缩起了头!
他们只能继续等待!
等待兰陵王的揭面时刻!
那时候才是他们吹起总攻号角的时候!
而这样的时刻,已经无限接近!
……
与此同时。
后台休息区。
向来骄傲的白天鹅心悦诚服道:
“唯独这首歌我没有信心赢,唯独这首歌我没有上台和他比的勇气,不是技巧多好也不是歌词多棒,这些都很棒啊,但最重要的是他把自己参加这个比赛的全过程都用感情唱出来了!”
白天鹅忽然想起。
今天比赛前自己和兰陵王相遇时,对方那一句没头没脑的话。
原来早在那个时候就已经埋下了这首歌的伏笔。
自己幸运的参与和见证了这样的画面。
如果有机会她很想和外界分享这个“无所谓”的小故事。
“艺术……”
隔壁休息室。
精灵低声开口。
而当镜头移动到霸王这里,霸王什么都没有说。
不知何时起,他已经站了起来,眼神紧紧盯着墙壁电视机上呈现的舞台,衣服覆盖之下的汗毛已经一根根竖了起来!
另一边。
舞台下方的观众起立鼓掌了好久好久,现场才终于平息下来。
这其中还发生了有趣的一幕。
那就是安宏上台之后好几次欲言又止,都被掌声硬给打断了。
然而。
真正让现场掌声平息的,却不是主持人安宏的试图控场,而是镜头忽然给到了旁边不知何时已经傻掉的复仇女神。
她不知所措。
她的手在颤抖。
有那么一刻,她是开始震惊于兰陵王这首歌的。
但当兰陵王唱完整首歌,她却已经忘了震惊,只是呆站在原地——
像一个上课走神的小学生。
复仇?
同情?
怎么比?
如何复仇?
同情又在哪?
如果此刻依然没忘了表演,她应该重新蹲下去哭一场。
但她此刻根本没有这样的表演意识。
她面具下的表情,已经和尹东一样接近瘫痪了。
完了!
全完了!
她凝滞的大脑试图转动,结果全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告诉她:
这一场比赛她输的彻彻底底!
这场看似华丽的复仇,已经可以提前宣布失败了!
“呼……”
安宏终于可以舒了口气。
他深深的看了一眼复仇女神,最后目光停留在沉默的兰陵王身上:“其实我更希望兰陵王老师这个时候多说两句,您总是借着歌曲来表达,那么这次是否有什么话想说?”
林渊摇头。
安宏愣了愣,忽然笑了起来:
“这很兰陵王,那还是请复仇女神先回到我们的舞台,然后我们请四位老师点评两位歌手的表现吧,郑晶老师……”
“我本来已经不想点评了。”
郑晶看了一眼复仇女神,又看了一眼兰陵王,然后用一种严厉的语气道:“我可以接受歌手在舞台上情绪失控,但凡事要分场合,就今天这一场,我真的很讨厌你这种用哭声给对手施加压力的行为!”
复仇女神试图辩解:“我觉得……”
郑晶毫不留情的打断:“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
复仇女神身体一颤。
哗啦!
观众傻了!
谁也没想到,好脾气的郑晶竟然会这么直截了当的批评复仇女神!
这等于是指着复仇女神的脸骂她是在耍心机!
“嗯。”
旁边的尹东开口道:“我也有唱歌唱哭的时候,但不应该是这首歌,我想老叶应该知道我这句话的意思。”
尹东也一个意思!
观众们瞪大了眼睛,这是他们第一次看到堂堂的歌后被评委贬低成这样!
众人看向了叶知秋。
这本就是叶知秋的歌。
叶知秋叹了口气:“其实主要有两个问题,第一是复仇女神这首歌用错了地方,这首歌用在这个这里其实很违和,第二是复仇女神没有理解这首歌表达的意思,这首歌应该是以昂扬的姿态唱,应该是一往无前不顾一切乃至心无杂念的冲锋陷阵,这是你死我亡的战斗啊!怎么是在这里唱呢,又怎么会唱到无助——唱到哭泣?”
叶知秋没完全挑明了说。
但所有人都知道,叶知秋在剑指复仇女神!
这是心无杂念的歌!
复仇女神的杂念太多了,这首歌按道理是不该唱到哭的。
她跑题了……
轮到杨钟明了。
叶知秋看向杨钟明,安宏也看向杨钟明,所有人都看向杨钟明。
杨钟明轻声道:“兰陵王这首歌大概不仅仅是全场最佳,同时也是比赛以来最优秀的一场演唱,如果这一场都有悬念的话,我会怀疑这个世界是不是有问题。”
说完。
杨钟明忽然看向复仇女神,语气有些冷漠道:
“你应该是元夕吧,兰陵王之前是怎么评价你演唱的,我就是怎么评价的,并且直到今天这首歌,我也仍然没有改口的想法,这是来自蓝星大大小小上百个奖项,包括音乐盛典三次年度最佳作曲人以及文艺协会作曲奖终生获得者杨钟明的评价,你,要向我复仇么!”
发飙了!
杨钟明发飙了!
四个曲爹全发飙了!
复仇女神已经吓到不敢说话,最后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有面具的遮掩,但哭声是面具遮不住的。
现场观众皱眉。
有人露出了思考的表情。
杨钟明挑明了这件事情的本质。
明明不止兰陵王批评了元夕,但元夕却仿佛认准了兰陵王一般,只是因为兰陵王她觉得自己惹得起吧?
“好吧,大家得投票了啊……”
安宏打了个圆场,算是稍微缓解一下气氛,虽然他也知道这一段播出后的影响力可能直接导致元夕未来的事业受阻。
然而。
当两人的票数出来时,气氛似乎更加凝重了,太打脸了,简直就是碾压!
兰陵王:888票。
复仇女神:110票。
选择弃票的观众很少。
这何止是碾压,这就是屠杀!
之前票数悬殊最夸张的一场是霸王对战某歌手。
而这一场票数竟然更加悬殊。
兰陵王直接以摧枯拉朽之势碾压了自己的对手复仇女神。
这是新纪录!
复仇女神手指略微颤抖的揭开了自己的面具,露出了那张属于元夕的脸。
但这是唯一一次没有惊呼的揭面。
从元夕前面说的那些话起大家就知道复仇女神是元夕。
因为兰陵王从来没有批评过复仇女神,复仇女神却坚持要复仇——
那她只能是元夕。
揭面的时候,元夕已经哭花了妆,使劲擦着眼泪。
雨打梨花。
我见犹怜。
那副娇弱的模样与兰陵王那副瑰丽中略显残酷的恶鬼面具显得相映成趣。
这一次。
元夕可以发誓!
她是真的哭了!
没有任何表演痕迹!
因为这哭声没有委屈,更多是一种恐惧,一种慌张!
然而这一刻。
观众的表情却有些复杂。
哭了?
怎么又哭了?
其实大家也一度非常同情元夕。
但当元夕一次又一次在镜头前泣不成声的时候,大家忽然觉得……
好没新意。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甚至有点……
做作?
歌后这么脆弱吗?
其实这只是一个“狼来了”的故事。
当元夕假哭的时候她赢得了无数的同情。
但当元夕真哭的时候,很多观众已经不相信她的眼泪。
很多人都叹了口气。
元夕不知道她是怎样失魂落魄的退场的。
林渊也没有再去看自己的对手,鞠躬退出舞台。
而接下来两场比赛并没有出现太多意外。
实力公认最强的霸王与白天鹅,各自战胜了对手。
比赛到这里,已经无限接近尾声。
安宏笑着道:
“接下来就要到我们的保送环节了,四位评委选择保送哪一位歌手进入决赛呢,是霸王还是白天鹅,亦或者兰陵王?”
“没有悬念。”
杨钟明道:“兰陵王。”
“兰陵王!”
“兰陵王!”
“我选兰陵王。”
剩下的三位评委没有任何交流,但给出的答案却非常一致,几乎是注定一般。
刷!
霸王面具下那张属于费扬的脸陡然绿了!
按照比赛规则,保送者取得胜利的歌曲,就是另一位歌手需要面对的决赛曲目!
换言之……
他费扬,要跟《浮夸》pk!!!
这特么怎么比?
轰轰轰……
费扬心态崩了!
从进入第四战队起,费扬碾压了无数对手,每一场他都是魔王一般的表现!
但……
唯独这首歌!
霸王不敢硬抗!
唯独这首《浮夸》,把霸王吓到了!
冥冥之中。
费扬忽然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意志在降临。
他看向这个似乎永远都无动于衷的兰陵王,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问题究竟出在了哪里?
费扬不知道。
但曾经让他彻夜难眠的心魔,已经再次出现了。
对了。
这里提一句,费扬是第一个打破了“先手必输”之舞台魔咒的男人。
但……
费扬可以打破舞台的魔咒,却很难打破人生的魔咒。
那个魔咒叫做:
万年老二。
费扬看向四位评委,很想问一句:
我现在退赛还来得及吗?
酒店住宿打车等等所有安排的费用全部还给你们,不满意的话我加钱——
二倍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