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玄幻小說 諜海王牌-第1425章 辦法分享

諜海王牌
小說推薦諜海王牌谍海王牌
当下,范克勤就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详详细细的跟孙国鑫介绍了一遍。最后,又将上午的情况细细的叙述清楚,最后又道:“局座,现在关于咱们调查过大长官们的,纸面上的所有资料,已经被卑职统统销毁了。只是,咱们现在还不清楚,孙佳臣长官,究竟是要被小鬼子……怎么做了。”
孙国鑫眼神微眯,道:“在一年半之前,L1B首次出现,那时候他就已经被小鬼子盯上了。为什么?因为他想左右逢源的性格,事实上,他确实在吃这种红利,想要为人圆滑一点。这本身没有什么错误。可是一个人长期的圆滑,尤其是站在一定高度的时候,已经在山上后,依旧是这种状态的话,反而会成为一个破绽。现在他已经到达了鲁西地区,我相信小鬼子马上就要有动作了。”
范克勤说道:“之前的三个选择,马上就要见分晓了。现在L1B,其实还有机会,但卑职感觉这个机会不大。说不定,他以前就跟小鬼子已经接触过了。”
范克勤这话的意思,孙国鑫当然明白。根据电报显示,孙佳臣被当成了目标,最少在一年半前就开始了。而这么长时间,小鬼子会如此拖到现在吗?一定是有原因的。那么小鬼子接触过孙佳臣的可能性就变得非常之高了。
而假设孙佳臣确实接触过小鬼子的人,那么在孙佳臣以前的过往里,可是没有听说他弄住过小鬼子的特务,或者说是弄住策反的什么人的。因此他的态度,这就有些暧昧了。
孙国鑫道:“三种选择?不,第一种选择已经被咱们抛弃。而现在看来,孙佳臣不可能没有问题。所以,我们只有两个选择。”
范克勤道:“局座,现在是时候了,其实,从现在我们掌握的情况来判断的话,最稳妥的反而不是卑职提供的那条建议了。毕竟孙佳臣长官,还没有确切证据显示他是一定会反叛的。如果拉军统入局,来承担一些风险,其实也是没问题的。”
氪金成仙 五志
说到这里,范克勤顿了顿,又道:“局座,咱们最开始,担心的是如果查某一个军事委员会的委员,会对咱们安全局不利,很可能招来一些大长官的不满,认为咱们安全局可能在监控他们。
但现在,卑职从接手这件事的调查开始。是从破译小鬼子密电上开始,又是从截获小鬼子最新的一封密电所确定。我们可以解释成,我们一直是想要破译L1B究竟在小鬼子的密电码中是什么意思。
而我们破译之后,显示的是孙佳臣长官。这样就合理多了。而我们以前也从未有过监控军委会委员的动作。我相信,以这些大长官们的心态,不会联想到这些。”
寧 小 閒 御 神 錄
孙国鑫听罢,没有马上说话,而是思虑了片刻,沉声道:“嗯,用我们只是想方设法破获小鬼子的密电码,只是最后成功破获后,小鬼子的密电中的一个代号,确实是孙佳臣长官……这个说法,倒是符合逻辑。毕竟现在所有的情报部门,都在争取破获小鬼子的密电码。甚至以前,我们还有破获小鬼子偷袭珍珠港的这种极为重大的密电码时候。嗯……拉上军统下水,一起承担之后的风险,倒是可以。”
说到这里,孙国鑫抬头看向了范克勤,续道:“之后呢?拉上军统后,我们可能要出示一些证据的,不能光靠嘴说啊。破获密码的过程,怎么破译的?这一点需要做一些文章才行啊。”
范克勤也明白孙国鑫什么意思。比如说真的选择拉军统下水,以我们只是在破译鬼子的密电码工作,最后发现了小鬼子可能是以孙佳臣为目标开始攻略。但是戴老板肯定不会光是听听就可以的。
毕竟这件事发展到这时候,涉及到一个军事委员会的委员,戴老板也得去见老蒋头才行。而见老蒋头,你别管老蒋头到底问还是不问,但你总得准备好对方是问的准备。怎么破译的?过程是什么你总要说的合乎清理才行。
到时候一说,哦,我们是通过监控的手段,先掌控了所有军事委员会的大佬们的生活轨迹后,判断的。老蒋头可能对监控这些人倒是没什么意见的,可是这一说,安全局一样会被这些大佬们认为遭到了监控。
超级高手(全) 云十三狼
范克勤想了想,道:“局座,我感觉可以这样。我们在破译密码的时候,最终剩下了一个非常神秘的L1B,究竟是什么还没有掌握。所以一直对小鬼子的密电,凡是出现L1B的便非常感兴趣,并一直保持着高度关注。一直到昨日傍晚,我们再次截获了最后一封带有L1B的鬼子密电码,由于其他内容我们已经掌握,只剩下了L1B。再加上密电码的内容,是L1B已于月中前往鲁西。所以我们自然而然联想到了,在月中的时候,只有孙佳臣长官是去了鲁西的。”
“嗯。”孙国鑫道:“这个说法好。我们也不确定孙佳臣长官是不是L1B。但我们如此说的话,孙佳臣长官确实极有可能就是L1B。毕竟小鬼子的密电,不可能关注一个小人物的行踪吧。”
孙国鑫点了点头,笑道:“那就这么干……不过克勤,破译小组不能有问题吧?”
“不能。”范克勤这一点是很有把握的,说道:“局座,您想想,就算军统派职业人士过来核实,分析小组那就将所有截获的密电,和分析资料都给对方呗。他们最终通过这些东西来分析,肯定会得出同样的一个结论。到最后反而只会证实,咱们说的一切都只是在破译小鬼子的密电。而破译小鬼子的密电,可是所有情报人员的根本职责。谁都说不出个二话来。”
“嗯。”孙国鑫听到这里,放松的往后靠了靠,道:“这就好。不过事不宜迟,我现在就要给戴老板打电话约谈了。再想想,我们还有没有什么疏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