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大神你人設崩了 線上看-555新長老推薦

大神你人設崩了
小說推薦大神你人設崩了大神你人设崩了
联邦中心的购物处跟酒店会所背后都是大势力,毕竟这里鱼龙混杂,背后没有大势力支撑的话没人敢在这里开酒店跟会所。
联邦中心的酒店背后几乎都是超级势力。
其中最出名的就是一个古风古色的月下馆,开在最大购物广场对面,会员制,这里也是猎人榜的私下交易所。
在天网上占有一席之地。
这里也是会员制的,任唯一只听说过联邦最大的情报基地月下馆。
但也是第一次来,她看着风未筝游刃有余的拿出来会员卡,不由垂下眼眸,意识到自己跟她的差距。
这里的侍者十分有礼貌的带领风未筝等人往一楼走,并礼貌的告知这行人:“诸位贵客,今天全场都可以去,但是9楼不能进入。。”
任唯一听不懂,不过看风未筝微笑着向侍者点头,她就站在风未筝身边,等着侍者离开。
人走之后,风未筝才看向任唯一:“九楼有人包下了一层,没事的话不要随意进去。”
任唯一看了一眼上面:“包下了一整层?”
她不知道月下馆是谁,但听说进来都要预约,谁能包下一整层?
一婚二嫁 一锅大馒头
“大概就那些人,”风未筝稍稍向任唯一解释,这才转了话题:“你天网的考试如何?”
穿越清朝记事之媱儿 陌上love初熏
任唯一这才收回目光,“还好。”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毕竟她也是京城的扛把子人手,这些考试中虽然不算突出,但也中规中矩。
风未筝也不是真的要问任唯一这件事,而是冲着另外的事来,“听说你们任家的继承人原是联邦器协的人?”
任唯一垂下眼睫,手渐渐变得僵硬,这时候说话,却又诡异的有些畅快:“现在不仅任家,连百里泽都败在她身下了,不要说我,等你再回到京城,恐怕你的名字都不保了。”
有些人到达一些高度,任唯一连嫉妒都嫉妒不起来了,她只看着风未筝。
风未筝却不在意,她笑得依旧淡漠,轻飘飘的一句:“我昨天考核,升级为B级学员了。”
**
九楼。
一片寂静中,电梯“叮”的一声打开。
经理一直等在电梯口,等待贵客,电梯一开门,他就弯腰,恭敬的开口,“小姐,请随我来。”
他听到一道懒洋洋的声音,“谢谢。”
是个难得有礼貌的贵客。
经理请对方去里面的包厢,略微抬头,终于看到了客人的全貌,一张秾丽的脸,很美,却不张扬,像是一只慵懒的猫。
这张脸过分出色,他曾经接待过的那位香协第一学员都远远不及。
与此同时,这张脸也十分陌生。
经理心下一惊,他是知道等待这个女人的是谁,器协有名的青出于蓝的少主乔纳森,脾气跟恐怖组织那位mask一样。
这还是他第一次包下一层只接待一位贵客,还提前在包厢里面等。
所以这位……
究竟是谁?
月下馆是赏金猎人的唯一交易地点,里面收集的消息无数,近几年连天网的消息都是从月下馆得到的。
经理心下想了很多,月下馆最出名的卖点就是贩卖的消息,以及对客人信息的保密,可连月下馆都没有收集到面前这人的人消息。
这才是经理觉得震惊的地方。
门被经理恭敬的打开,他微微弯腰请孟拂进去,等人进去后,他关上了门,并吩咐人随时在外等候吩咐。
屋内。
乔纳森提前来了一个小时,这期间,催孟拂催了不下十次,因为带着目的等人,这一个小时等的特别慢。
他靠着沙发,没什么耐心的再次低头喝了口咖啡。
刚道嘴里,就听到了门口的声音。
他抬头,就看到从门口进来的女人。
身影很是清瘦,比他看见过的徐莫徊还要清瘦,他保持这个动作,视线往上移,看到了一双漫不经心的桃花眼。
“咳咳——”
乔纳森被咖啡呛到了,从桌子边拿了张餐布慌乱的擦着嘴,一边忍不住抬头看。
孟拂拿着手机走过来,瞥他一眼,似笑非笑,很有气场:“慌什么。”
乔纳森默默擦着桌子,“没。”
自从孟拂上一次跟他联系后,他就接受了孟拂这个人的设定。
西天龙影 阳神出游
眼下面前的人跟群里的“孟爹”重合,乔纳森觉得这张脸就算再好看,自己看着也觉得十分有压力。
“我还以为你不会来联邦。”这间会客室很大,乔纳森直接带着她换了个桌子。
毕竟孟拂以前在群里,言语间对联邦、四协都挺抵触的。
“来看看我老师,”孟拂随意的开口,“顺便看看你跟mask有没有犯蠢。”
乔纳森不接受孟拂的这个判定:“我不是……”
孟拂只抬了抬下巴,示意他说。
乔纳森:“……也就那一次,不过现在没了,该拿的我也拿回来了。”
乔纳森说到后面一句,笑得意气风发,“对了孟爹你想管什么?那个安德鲁你觉得怎么样?我把他分给你,以后你在器协,他就是你的人了。”
安德鲁是器协高管,不属于任何长老名下,不少人想要拉拢他,但都没成功。
“我就挂个名,”孟拂摇头,她看乔纳森给她磨了杯咖啡,就伸手接过来,“其他事情我不管的,你要遇到什么麻烦,报给我就好。”
孟拂是个黑客,当初跟乔纳森说加入器协,也是想好了,以后器协遇到这个方向的事,就替器协动手。
能得到抗拒天网的顶级黑客,乔纳森被mask嫉妒到现在。
“当然,所以其他事情交给安德鲁就行,”乔纳森很懂孟拂的,又给了她一张天网银行卡,“这是孟爹您的工资卡。安德鲁这个人我调查过,他背后清清白白,也懂时势,那个盖伊,我已经剔除器协了。”
“嗯。”孟拂点点头,她相信乔纳森会把盖伊处理好。
总归她来的时候闹出这么大动静,器协应该没人再敢对任唯乾他们动手,她这次来的目的差不多了。
**
孟拂说不管事,就是真的不管事。
她跟乔纳森见了一面,就回到苏承这边,拿出上次封治给她的文件研究,要不就是看查利车队的人赛车。
要不就跟着苏承去处理苏家基地的事儿。
今天的她检查查利现场发挥,查利的车跑了一半,兜里的手机响了一声——
是一个新人加她的微信。
安德鲁。
没错,安德鲁为了跟她联系,特地找人教他下载并学习了微信。
孟拂通过了安德鲁。
器协。
悦君曲:嫡女倾国
安德鲁加完了微信,他身边,一个金发碧眼的男人皱着眉,“你有没有问她什么时候来?”
安德鲁看着微信,十分僵硬的打了个招呼,才摇头,看他表情不怎么好的样子,不由开口:“汉斯,你这是什么表情?”
汉斯冷笑一声,“安德鲁,你不知道我们这几天在器协的待遇吗?”
他们由高管转入到长老名下,实际上转到长老名下对他们来说是件好事,毕竟长老名下有特殊的训练室。
一开始汉斯等人也很惊喜,这个新长老听说跟乔纳森关系很好。
可五天了,他们没有人见过这位新长老,不仅如此,这个新长老热闹了两天后,就销声匿迹了,毕竟是个新人,在器协没人脉也没势力。
以前在前面,汉斯跟安德鲁还受人尊重。
这两天,汉斯连进训练室都被告知被人占了,而上面的任务也轮不到他们。
尸碎诸天
汉斯一步步暴躁,让安德鲁去联系那位孟长老。
“长老有自己的想法,”安德鲁摇头,“我们静等。”
“你等得起!我们等得起吗?!”汉斯猛地一拍桌子,看了他一眼,再一次跟安德鲁不欢而散。
门外,汉斯的一个属下才小声询问,“老大,毕竟孟长老也是长老,怎么我们连长老旗下的训练室都进不去?她是犯了什么罪吗?”
汉斯闻言,眉眼沉下:“要真是这样还好,可惜她不是。”
这五天内,他也了解了这位孟长老的背景。
“孟长老跟其他几个权势滔天的长老不一样,只是一个京城人士,背后没有任何一个家族跟势力的背景。”汉斯说到这里,撇嘴,“她身边,不是久待的地方。”
得找个时间把自己摘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