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快穿之男神又蘇又甜 txt-第166章:佛子大人,請留步(44)相伴

快穿之男神又蘇又甜
小說推薦快穿之男神又蘇又甜快穿之男神又苏又甜
唐果与玄尘站在回廊外安静地看着眼前这一幕,饶尹这个小可怜被慕容婉的话刺激得有点崩溃。
玄尘目光落在慕容婉身上,沉吟道:“青山派这位女修,与饶施主并不是朋友。”
唐果笑了笑:“兴许以前是呢?”
仙帝奶爸 掉坑
“人心会变,但只要还有一点点朋友之义,便不会如此利用对方的善良。”玄尘对慕容婉的观感很不好,之前便觉得青山派这位女修性格有些骄横跋扈,此刻却是打心里厌恶眼前这般虚伪又自私自利的人,“裕策道君实力在他师妹之上,被种下相思蛊未必没有所觉,世人都说裕策道君光风霁月,如今看来这评价倒是有待考究。”
唐果垂眸思索了少许工夫,回头看着他漂亮的眼睛,低喃道:“我总觉得,你对裕策小道君不太友好,时不时总是要内涵他一下,你们可是有什么过节?”
玄尘捏着佛珠的手停住,他的眼皮很薄,眼珠子的颜色很漂亮,静静看着人的时候有种通透的质感,就像摆在展馆柔光下的琉璃宝珠,他嘴角勾勒着很淡的笑意,声音却有些讥诮:“我和裕策道君没什么过节,不过我倒是觉得你非常关注他,平日里懒洋洋地不愿意搭理我,此刻却愿意扛着困意跑来看两个女人为他争风吃醋……”
“贫僧偶尔也会觉得,你其实真正想要结缘的会是裕策道君,而非在下。”
唐果倒是没想到他会把吃醋说得这么……冠冕堂皇,尴尬地摸了摸鼻尖,有些气短地说道:“我只是比较担心饶姑娘。”
玄尘深深看了她一眼,那一眼中是道不尽的了然,莫名地让她有些羞愧。
就很离谱。
玄尘这和尚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学得这么阴阳怪气,换个剧本,她敢肯定这人还能给她来一套茶言茶语大全。
“刚刚的话,贫僧也只是随口说说,毕竟鬼王大人业务繁忙,能答应帮贫僧渡情劫已是大义,是贫僧不该得寸进尺……”
唐果伸手捂住腮帮子,滋了他一脸:“你赶紧打住。”
啧,这人真是酸得她牙疼。
……
另一边,饶尹让慕容婉伤透心,气愤地绕开对方,白着一张脸想离开。
慕容婉伸手揽住她,低语道:“尹尹,这是我最后求你的一件事,成全师兄的大道吧?”
饶尹回头,目光骤然锋锐:“慕容,你是不是觉得我特别好骗?”
慕容婉看着她一向弯成月牙的眼,此刻闪动着怒火,板着的小脸多了几分疏离与陌生:“不是。”
饶尹冷笑了一声:“我只是修炼没天赋,不是出生没长脑子。”
“你若是真的为了小道君的长生大道殚精竭虑,又岂会给他种下相思蛊?我虽然对修炼一事知之甚少,却也只是明白情劫是修士的大劫,古往今来,能勘破情劫的修士少之又少,若是你真一心为他,断该劝他修习无情道,从此一心慕道,不问红尘。左右你也不过是与之前历练时那些贪慕小道君身份实力还有容貌的精怪修士一样,只想着将他绑在自己身边,他也不过是你向其他人炫耀的资本,说到底,你也不爱他,真正爱的只是你自己。”
……
饶尹不想戳破她的心思,但是慕容婉是真的过分了。
她之前不知道相思蛊,看着小道君对慕容婉嘘寒问暖,心里难受,但想着总归是小道君喜欢的,感情这事向来不由人,她出现的太晚,在小道君心里能留下一道痕迹,就算一辈子只做朋友,她也心满意足。她不会用这么卑鄙下作的手段来求一段不属于自己的感情,慕容婉这样的做法让她觉得恶心,又觉得自己可能从来没真正认识过她。
这些都不重要,慕容婉根本没有资格要求自己做什么。
她成亲与否是自己的事。
是否还与小道君做朋友,是她和小道君的事。
小道君的长生大道该怎么修,那是小道君自己该思考的问题。
他们都不是三岁的小孩子,也没人能替他们自己做决定。
慕容婉这些冠冕堂皇的借口,在她看起来着实可笑,两人今生是不可能成为朋友了。
她也不是那种圣母心泛滥的笨蛋,由不得别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欺负。
大豪商,掌家娘
……
惡魔 的 愛 女
饶尹捏着竹篮沉沉地看着慕容婉:“慕容,你从没把我当过朋友,我也不想做你的朋友。”
“从今往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我们再也不要扯上干系。”
“至于小道君的事情,该怎么做,我们自己心中都有一杆秤。”
“宋家不欢迎你,我的婚礼也不欢迎你。”
慕容婉难以置信地看着挺胸抬头的饶尹,大概是没想到跟个包子似的小姑娘会这么有理有据地反驳她一通,还将她羞于启齿的心思直接摊开在阳光下曝晒,她握着剑的手克制不住的抖动,语气阴狠道:“饶尹,你非要做得那么绝?”
救命皇后
饶尹只是默默地看了她一眼,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去。
……
“果然,我喜欢的小姑娘,可不是任人搓圆捏扁的小可怜。”唐果悄悄松了口气,有些时候看着系统给得世界主线剧情,她其实没有太多真实感,大多数时候也都把主线任务当做NPC,不会去理会他们的心情和真实反映,可是饶尹给她的感觉很特别,第一次让她有了种养闺女的错觉。
她脑子里忽然就飘起一个词:“妈粉”!
忘 語
养崽果然是从小开始比较好,看着崽崽打脸绿茶,还奶凶奶凶的,嘤,真的超可爱!
唐果牵着玄尘悄悄跟着饶尹身后,两人本就隐去了身形,慕容婉和饶尹肯定是察觉不到的,她跟着饶尹走了一段路,发现小姑娘突然停下脚步,靠在被栀子花树遮住大半身影的墙角,放下了手里的篮子,双手按在胸口深吸了两口气,脸上的表情终于崩坏,露出害怕和慌乱,小声嘀咕道:“妈呀,吓死了……我怎么这么能干,竟然真的怼了她……好爽。”
饶尹握着拳头给自己打气,唐果笑得肩膀乱耸,玄尘看着她左摇右晃,伸手将她半揽在胸前,看着又可爱又凶,但又莫名有点怂的饶尹,心情莫名挺好。比起青山派那位,他倒是更欣赏眼前这个小孩儿,怪不得唐果会喜欢她,这样的性格挺好,是真的值得人厚待与珍视。
唐果笑够了,看着饶尹平复好心情又匆匆离开,走到墙根下靠在红色的砖墙上,掀起如水般的眼帘,问道:“玄尘。”
玄尘站在她身前不远处:“嗯?”
唐果歪了歪脑袋:“叫我名字。”
玄尘迟疑了几秒:“唐酥。”
唐果表情僵在脸上,伸手拍了拍额头:“叫我果果。”
玄尘眼神微闪,直直地看着她:“乳名?”
唐果摇了摇头:“你一定要记住了,再见到我,叫我果果。”
玄尘不再问原因,从善如流地叫了一句“果果。”
他其实有些意外,她愿意告诉他真正的名字,聪明如她,或许已经发现他的异常,但是她什么都不说。
他伸手摸了摸她的头顶,又叫了一声:“果果。”
“嗯?”唐果抬头,眼前落下一道阴影,温热的鼻息贴在她有些凉的皮肤上,唇瓣上也落下了一个很轻很柔的吻,他没有立刻拉开距离,左手捏着她的手指,眼皮微微抖动了两下,两人的距离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近,她的心忽然提起来,鼻息间是他经常焚的香料,诱人沉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