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玄幻小說 大唐再起 愛下-第一千零五章諡號展示

大唐再起
小說推薦大唐再起大唐再起
李嘉略有深意地看了赵普一眼,微微一笑。
赵普在后世可是鼎鼎大名,乃是赵匡胤的主要谋臣,半部论语治天下,传遍天下,搞的他以前认为论语是天下第一神书。
古今看来,其不过是与赵光义转圜之语罢了,有些机智。
索性他并没有故意难为的地方,顺水推舟道:“既然如此,那我就民发一道圣旨吧,到时候赵相公署名罢了。”
北宋也是政事堂,不经政事堂副署,圣旨就是白板,如今李嘉暂时需要安稳一些,所以,暂且并没有废黜他的宰相位置。
当然,等天下统一,就不一样了。
“诺——”赵普犹豫一会儿,立马应下。
“如今这天下,终究还是咱们大唐的。”
李嘉感慨了一声,随即望着这几人肃然的表情,不由得说道:“自前唐覆灭,该有六十载了吧!”
“回禀陛下,自哀宗禅位(907),朱梁篡逆至今,经过梁、唐,晋,后,周,宋,六朝,十四帝,六十年,如今人心思唐,天意所归——”
魏仁浦朗声说道。
“如此算来,每朝不过十载,每帝驾驭天下也不过四年半?”
李嘉诧异,他是真的震惊,历史书没写那么仔细,五代也没修史,纯粹靠口口相传,他能记住五六个朝代,已经算不错了。
“这个乱世真够乱的,就连皇帝也朝不保夕。”
感叹了一句,李嘉摇摇头,随口说道:“如今宋国覆灭,赵匡胤应该有皇陵吧,就让他安葬吧,赵光义也是。”
“陛下恩慈——”赵普几人拜下。
李小哲的初夏 李小哲
“终究是天意,唐亡而乱世显,唐兴则乱世终。”
李嘉一向标榜自己宽仁,不仅他信了,其他人则信了,刘鋹,李煜,就是活招牌,到现在还活的好好的,不然孟昶怎么会安心投降?赵匡胤又怎么认栽?
由此可见,名声对于一个人的重要性。
况且,对于死人他更显得宽容了。
“赵匡胤身死国灭,入葬皇陵后,尽量隆重的安排,一切待遇如皇帝,另外,对于他的谥号,也尽量定下吧。”
李嘉端坐着,张口说道,让几人瞠目结舌。
这些话就一个意思,他自己打脸,承认宋国的正统性,换句话来说,所谓的助周,其实真的只是口号,承认宋国,就相当于认为周国已经覆灭了。
如今,五代,不对,是六代,最后一个王朝,已经从法理上覆灭,再乱打旗号复国,在读书人眼里,就是造反了。
名义这东西,李嘉看的门清,所以永绝后患,将赵大赵二都杀了,不让人找借口。
“依微臣看,赵匡胤登位数载,勤政不怠,当得一个怀字。”
王溥眼珠子一转,轻声说道。
“执义扬善曰怀;慈仁短折曰怀;慈仁知节曰怀;失位而死曰怀!”
李嘉嘀咕了一声,这倒是恰当,如楚怀王,而且还是个平谥,十分适合。
“微臣以为,当以愍字,在国遭忧曰愍;在国逢艰曰愍,数载以来,中原难得太平,可谓是国遭忧患。”
魏仁浦则拜下。
愍(min),同悯,说白了,同情居多,如西晋的愍帝司马邺,还有明朝的朱由检,生不逢时,事竞不成,表达同情,事与愿违的遗憾。
而这时,赵普也挺身而出,为他的恩主献上谥号:“微臣以为,以平字为好,治而无眚曰平;执事有制曰平;惠内无德曰平;治而清省曰平。”
平字为中上谥,如表面意思,知错不改,德心有亏。
一下子就有了三个谥号,让李嘉颇为纠结,对于他来说,人死不能复生,如今盖棺定论,对死人宽容些,反而更显得坦荡。
况且他的天下,是自己打出来的。
哪怕是南汉,他也不曾一日为臣,纯属造反给力,偷袭得手罢了。
所以,他沉吟片刻,说道:“就用平字吧!”
赵普脸色欢喜,喜不自胜。
王溥和魏仁浦互相看了一眼,心中松了口气,碰到个宽以待人的皇帝,真是好运气。
而且,这个宽是自有的,而不是被权势压迫的,更显得难得珍贵。
“也就是说,赵匡胤就成了宋平帝了?”
李嘉心思过泛起来,至于庙号,赵匡胤肯定是宋太祖,这是改变的不了的,但谥号却变成了平,这种决定历史人物命运的感觉,真是太棒了。
讨论虚头巴脑名义的事情后,李嘉才正式开始讨论权势的分配。
名正言顺,古之名言,不把赵匡胤安排好,他难展开手脚。
“今日起,汴梁施行宵禁,百姓可自由出入,成立开封留守府,以赵普为府尹,王溥、魏仁浦二人为少尹,安民定乱吧!”
诛仙魔剑录 骄阳日升
皇帝朗声说道。
这下,算是对开封的权利进行重新构建,三人共制。
当然,李嘉掌控着军队,只有他有最后的决策权。
这是暂时的政策,后来肯定是要改的。
除此之外,李嘉还命令薛居正南下,去往合肥,传旨王审琦和李处耘,督促他俩投降。
至于吕余庆,也去往了河南道,李威这家伙,还占据了曹州,堵截了漕运多日了,顺便传旨给高怀德,让他也归降大唐。
如此,才算是勉强处理好了政务。
至于其他,什么废道为府,官吏的人事任免,还得让长沙的朝廷北上,才能最后解决。
不过,如今的汴梁还缺不了他,至少还要待个一年半载,等洛阳扩建完毕才行。
所以开封也会充当一段时间的都城了。
“果然,这开封的皇宫就是由节度府改造的,仅仅比长沙宽大些许罢了。”
瞧了瞧这皇宫的模样,李嘉不由得摇摇头,甚是看不起,不仅小,而且还有些破旧,高大的建筑也没多少,的确待着不舒服。
打更人与贼
虽然进入皇宫,但所有的宫女宦官,全部被集中起来,不准乱动,而服侍他的,只是从长沙带来的百余号人,以作安全。
“陛下,这是奴婢亲自挑选的女子,都是处子,家世清白——”
这时,田福突然就引了一群姿色俏丽的宫女过来,弯着腰,笑着说道。
“呸,你干嘛呢?我会是好色之人?”
李嘉愤然,这对他的名誉具有极大的损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