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言情小說 從靈氣複蘇到末法時代討論-第1000章 突破展示

從靈氣複蘇到末法時代
小說推薦從靈氣複蘇到末法時代从灵气复苏到末法时代
“对了,你有被他发现踪迹吗?”
玄机突然想起来一个问题,问道。
方正答道:“如果有的话,师伯您觉得,一个很可能活过了一整个修仙时代的人物,我会有逃出生天的机会吗?我去的时候,那里仅仅只是一个空房间,似乎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人居住了。”
“这次确实是我鲁莽了,我还以为我的修为足堪抵御昆仑呢,没想到敌人竟是如此了得的人物,幸亏没有被发现,不然恐怕我也救不了你了。”
玄机摇头道:“幸亏你没事,不然的话,我恐怕真的是百死难赎其罪了。”
“但我既进入了那其中,以对方的强大和隐忍而言,心思绝不会太过简单,一旦他回来,恐怕就会发现,自己的房间已经被人进来过了……”
方正说道:“根据上面的灰尘来判断的话,我猜测,那人至少也有十数年未曾归来了,甚至再往多了想,云天顶的修为虽然不弱,但若是面对那种级别的老怪物,恐怕也是不够看的……可他既然能在昆仑隐藏多年,可见那人行动的频率比我们想象中要来的少的多。”
“绝不可抱持侥幸心理。”
玄机轻轻的抚着桌面,沉吟道:“此人在昆仑身份尊崇无比,一旦显露真身的话,昆仑三尊立时便会对他俯首称臣……整个昆仑也会听他驱使。”
“确实如此。”
想起自己见到的昆仑派。
一个老实人宗派,若是见到祖宗复生,虽然会有困惑,但三尊绝不会贪恋权势,霸着不愿意将昆仑主权相让的。
“而那时他若询问,便会知晓到底是谁进入了他的房间。”
玄机转头看向了方正,说道:“快回来,别再在昆仑久留了,你说那人已经多年未曾履足那房间,但正因为多年未曾履足,他近期回来的可能性反而更大了,而他一旦回来,你在昆仑做再多的好事,获得再多的感激,也及不得那老家伙一句话。”
“好,等到满了一天,我便立即辞行。”
“还有,让这个什么叫科技的,尽快将那张照片显现出来,最起码,我们要知道敌人长什么样子。”
方正点头,说道:“毕竟只是一张照片而已,听那赵州乔说法,至多两三天的时间,也就成了。”
“先等照片的消息吧。”
玄机轻轻舒了口气,叹道:“本以为我如今修为到得化神之境,已可无敌于修仙界,却不想竟还有这等怪物生存于世,之前我一直都知道昆仑底蕴很深,但我可是真想不到,昆仑的底蕴竟能深到这般地步,等吧,先等照片洗出来。”
顿了顿,他继续道:“还有,等你回到蜀山之后,立即把我送回蜀山,如今你的安全暂时无忧,反倒是那昆仑……若那老怪物知晓蜀山有人刺探他的情报,很难保他不会一怒之下冲击蜀山,如今整个昆仑仅仅只得乾老一人,我必须回去主持大局才行,你也抓紧回来,昆仑已非可久留之地了。”
方正点头。
“去陪陪云浅雪吧,她如今身体还未康复,心情正值激荡,你这做父亲做夫君的,自是要好好关怀于她的。”
方正点头。
心头忍不住苦笑,心道事情怎么就到了这一步了呢?
明明我们两个人是生死仇敌来着,结果到现在,竟连玄机也很自然而然的称呼他们两人为夫妻了。
但想想,连孩子都生了。
若还是以以前的肉体关系来评论的话,似乎确实是有些不太合适了。
他转身回去,去看云浅雪去了。
很快。
待得重回末法时代之时。
仍是那天池寒潭之中。
雜 魚
这次,方正没有再往下,而是慢慢的往上游去。
看着时间。
無敵 戰艦
这一觉睡的时间不短,俨然已经睡了近乎十个小时的时间,似乎是因为身体撑着了?
还有十几个小时的时间。
方正盘膝坐好。
开始把那只进不出的世界树的灵气一点点的向外放出。
纯粹到已成液体的灵气很轻易便被真元吸纳,化为自身修为。
不啻霄壤
而之前吸纳的那些昆仑弟子的真元也随之被研磨提纯,化为自身实力的一部分。
时间有限。
他已经打算在这灵气充裕之地,完成突破了。
本来至少还需要数年之功方可有突破的机会,但这接连几次三番的奇遇,事实上若非方正刻意压制的话,现在恐怕早已经突破到炼真后期了。
但现在,不能压制了。
方正闭眼,静静的搬运周天。
体内真元不住的冲击着世界树,核弹不住的嗡嗡颤栗作响
其内蕴含着的真元越发的纯粹。
强大的真元残余不住的冲击着四周,本该浩大无比的声势,却在接触到湖水的一瞬间,被分解成灵气,然后包容于无形。
这天池就仿佛一个沼泽,无论多么强大的力量,进入这其中,都会被生生消弥于无形之中。
时间就那么一分一秒的过去。
很快,一天时间将至了。
“时间快到了。”
天池之上。
元极皱眉,眼底浮现些微担忧之色,道:“他也该上来了。”
可事实上,此时寒潭水面之上,一片平静无漪。
好像根本没人在下面一般……
“要不,我下去看看?”
元稹问道。
“再等等吧,也许是水下太过痛苦,以至于那方正忘记了时间。”
元极说道:“再等三个时辰,如果他三个时辰还没有上来的话,那我们就下去看看。”
“也好。”
帶 著 武俠 闖 霹靂
想起天池寒潭之下的痛苦,几人眼底都浮现心有余悸神色……哪怕找人,他们也真不想下去。
又等了一阵。
那平静的水面,逐渐有涟漪扩散开来。
涟漪越来越密,直至冰冷的湖水竟有了沸腾之意,咕嘟咕嘟的冒起了水泡。
一道人影自湖底缓缓的升起……
方正浑身上下沾满了霜花,看起来十足落魄而又狼藉,他身影飘起,刚刚在地面上站定,随即脚下一软,险些摔倒在地,但他的反应很快,立即立住。
呼出一口气,刚刚出口,便变作白色的寒气。
看到方正如今这冰冷的模样,元极叹了口气,说道:“方师侄,委屈你啦。”
方正哆嗦道:“该的,犯了过错自是该弥补才对,如此一来,可否算是弥补了晚辈之前擅闯昆仑内门的过错?”
“不错。”
“那就好,这样一来,晚辈的歉疚之心也就稍缓些了。”
“方师侄,且随我等回去休息一下,先将体内寒气驱逐出去才是正理。”
“是。”
方正点头,在元化的搀扶下,当着众弟子的面,向着山下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