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qkqq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我真的只是村長 愛下-598 劉大資本家的吸血獠牙露出來了熱推-hxj09

我真的只是村長
小說推薦我真的只是村長
“这些都要算入成本?”
朱明玉眉头拧在一起,看着刘春来。
到现在,她也是隐隐明白了刘春来的意思。
想要降工资跟减少干部职工的福利待遇!
这种事情,她即使反对,都没有太大作用,只能向杨艺看去。
杨艺还是不吭声。
她要等刘春来明确提出来。
以前她舅舅随时说她沉不住气,在蓬县,处处碰壁,稍有没考虑周全的,就会被各种老狐狸给坑了,损失的就是山城轻工局的利益。
几个月时间,就让她能沉住气了。
与人斗,其乐无穷;与天斗,更其乐无穷。
杨艺以前当知青插队的地方,干部们没有这样的水平;回了山城参加工作,接触的都是读书比较多的干部,即使狡猾,也不会如同许志强他们这些干部们表现得那么直接。
为了给自己县里争取好处,这些领导干部们根本就不会在意面子什么的。
即使朱明玉不断给自己递眼色,杨艺也装着没有看到,无聊地转着手里的钢笔,等着刘春来继续说。
浮生馭夢 南晟旭景
“我们不是国营单位!就如同一开始朱厂长跟卿副厂长说的那样,我们需要利润来支持彩电厂的建设与发展,也需要钱来支撑我们大队的基础建设……”刘春来一脸平静地看着他们,“何况,我们也没有办法为了某个项目向主管我们的公社或是县政府申请一笔庞大的经费……”
国营企业有着国营企业的优势。
别说一个偏远落后地区的大队,哪怕是一般的县政府,要想在这年头申请项目经费,在没有基础没有资源的情况下很难。
抗日之碧血丹心 思羽
可国营企业可以。
这些厂子,在效益不好的情况下,也得因为责任等问题,养着所有的干部职工。
所以,只要有机会能利用原来的基础,解决厂里面临的困境,一般都会给一笔经费的。
当然,越是基础好,潜力大的厂矿,得到的经费越多。
红杉制衣厂不在这范畴内。
唯一的,就是不管厂子怎么样,政府都得养着所有的干部职工。
Hold住愛,毒舌律師的腹黑妻 依若
包括退休的。
“所以,我们不能像你们一样,不去考虑节省成本,增加利润!目前市场上已经开始有很多竞争者,服装制造,只要有一个人会缝纫,再有几台缝纫机,就可以购买布料生产……”
刘春来脸上的神色很平静。
语气也平缓。
却让一众本来心中不满的管理人员们感受到了事态的严重性!
刘春来这不是在开玩笑。
之前说的想要终止承包合同,是真的。
“如果不承包,我们自己成立厂,也就不用考虑承包合同什么的!要不然,十二年承包期之内,即使我们亏损,也必须支付你们的工资等成本,同时还得支付退休干部职工养老费用……”
“刘大队长,当初的合同,好像不是这样的!”
网王之杀手游戏
杨艺终于开口了。
刘春来这狗东西,真不要脸。
比起许志强等人,更甚!
“合同是怎样的?”刘春来眉头一挑,脸上浮现出一抹笑容,反问杨艺。
網遊之天師傳奇 孤傲狼煙
这女人,终究还是忍不住了。
不过比起最开始认识的时候,这么短时间能成长起来,也让刘春来震惊。
就如同许志强跟吕红涛等人给他的震撼一样。
在这年头,就没有不精明的。
很多甚至远比几十年后他接触的那些领导干部们更精明。
作为生意人,自然知道什么样的人容易打交道。
杨艺最开始来蓬县,刘大队长是欣喜的。
可后来,杨艺从来不对他们的任何事情发表意见,但是山城轻工局那边却对他们盯得紧。
有些操作,根本没法拿出来。
要不然肯定会严重影响双方合作的。
“按照当初的协议,春雨服装公司承包红杉制衣厂,原本170台缝纫机,连同厂房等,租金每年5万;即使后面扩大到500台缝纫机,春雨服装厂没有投资一分,设备、人员、厂房等,租金每年也不过30万,平均一个月两万五,虽然相对之前租金高了不少,轻工局还利用自己的权利帮贵方调运输家具等的车皮……”
杨艺好整以暇地把双方谈的合作条件给说了出来。
同时,嘴角也略微带着笑容,就这样看着刘春来。
合同是她拟定的。
甚至第二次红杉厂扩大规模,从170台缝纫机增加到500台缝纫机,整个过程中,刘春来没有出一分钱。
当初这每年的承包费用从5万涨到30万每年,还是刘春来为了换取山城轻工局帮忙调动火车皮以及其他的运输力量主动提出的。
“另外,按照当初的协定,承包前两年,免税;第三到五年,半税;五年后,才开始全额交付税款……”
杨艺脸上的笑容更甚。
特别是看到刘春来脸上的诧异,心中更是得意。
“还有,刘大队长,你不会忘记了,厂里退休干部职工,退休工资、医药费等,都不由你们出,而是由轻工局出……至于厂里干部职工的工资什么的,那个也是合同中注明的……”
杨艺一脸平静。
众人这才知道当初山城轻工局跟刘春来的合同内容。
特别是朱明玉等人,看着刘春来的眼神都变得愤怒起来。
刘春来太不要脸了。
还好,杨艺跟着来了。
要不然,今天她们根本就没法反驳。
杨艺把这一些说了出来,甚至连合同细节都说了,朱明玉等人自然也就不再废话。
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在一边等着刘春来的回答。
然而……
刘春来的尴尬表情,谁都没有等来。
只见刘春来眉头一挑,脸上浮现出笑容,甚至双手重重地拍了几下,发出“啪~啪~”的响声。
“很好,看来杨干事没有忘记我们协议中的内容。”
刘大队长一脸笑容。
这让杨艺等人都有些蒙。
都这样了,刘春来还能笑得出来?
“刘大队长,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我这说的有问题?”杨艺眉头完全皱在了一起。
看着刘春来的目光也开始变得不善起来。
刘春来耸耸肩,双手摊开,脸上依然带着笑容,“确实没有问题。所以,现在问题来了,当初在我们的合作协议中,有提出除了工资、加班费之外,发放其他的各种福利吗?比如逢年过节的米面粮油等;比如,现在山城市场上不容易买到的反季节蔬菜;比如,有说了提供员工工作餐的时候,员工可以带着家人孩子来食堂用餐么……”
听到这些话,杨艺顿时尴尬起来。
就连朱明玉,一时间也不知所措起来。
“还有这些?”王新民瞪大了眼睛,“同样都是承包,为什么差距这么大?”
发放各种福利,他们能理解。
可干部职工带着家人孩子到食堂里面用餐,这就有些过分了。
“这问题,在红杉制衣厂里面特别突出!厂里因为要加班,管理人员即使可以不用加班,依然也留在厂里,按照时间来给加班费……加班期间,厂里规章制度是提供工作餐,很多人把上学的孩子甚至已经工作的孩子带到食堂用餐……”
“他们怎么可以这样?这不是占我们的便宜嘛!”
“就是,我们自己大队的人,宁愿喝米汤,都不会去食堂吃饭占大队便宜的!”
“亏得还是城里人嗯,怎么能这么不要脸?”
一时间,大队的干部们嚷嚷了起来。
就连江南厂的人,也是一脸怪异地看着朱明玉她们。
一时间,朱明玉即使想要反驳,却根本没法反驳。
萬仙王座
事实就是这样。
以前厂子属于轻工局的,厂里的人,占公家便宜习惯了。
有便宜谁会放弃?
“其实,也不能怪她们……很多人家里孩子没人带,放学后又没饭吃……”杨翠花见朱明玉脸色涨得通红,虽然也知道她要退休了,可这事情,如果要追究,反而会让红杉厂的情况变得复杂。
一个两个人,问题不大。
很多人都是那样。
毕竟,轻工局下属很多单位在失去了上级的计划订单后,都没有什么业务了。
“这问题确实存在,我们的干部职工想要让孩子在食堂吃饭,食堂又不收钱……”朱明玉见刘春来没开口,解释着,“这次来的目的,也是希望厂里食堂按照饭菜收钱,上班的职工,按照厂里的标准发补贴……”
“食堂里面的饭菜,不管是质量还是菜品都是选择好的,本来就有不低的补贴。要是去外面饭店吃,那点钱能吃到么?”刘志强冷哼了一声,“山城因为属于大城市,补贴本来就比其他地方高。总不能干部职工在厂里上班,我们不仅要补贴她们,还得补贴家属吧?”
“就是!要是都这样,我们还干个屁!岂不是我们没有安排工作的人,也可以到食堂里来吃饭?反正都是给钱了……”
最不乐意的就是四大队的干部们。
在他们看来,这是占了他们的便宜。
连四大队内部,家人有在厂里上班的,即使家里没有安排工作的,那也不会从食堂打油水足的饭菜回去。
目前,大队的老人跟孩子,都只是有补助,而不是统一生活标准。
家里孩子多的,夫妻两人都在大队上班,除了中午大队管孩子一顿饭,早晚大队是不管的。
“朱厂长,我想,你作为红杉厂的厂长,应该给我们大队一个解释。红杉厂是属于幸福公社四大队大队部承包的……”
神武九州誌
刘福旺开口了。
脸上阴沉得能挤出水来。
虽然食堂每天的消耗可能就几十百来块钱。
可一个月呢?
一年呢?
要知道,曾经的刘支书,就是被一分钱差点难倒的英雄汉。
众人这才想起,究竟是谁承包了他们的厂。
混蛋魔后嚣张娘亲
刘春来签的合同没错,可承包的是四大队。
詭盜
现在大队一把手也开口了。
朱明玉能解释么?
根本解释不了。
别说她,红杉厂任何人都没法解释。
没有管理层的纵容,事情其实也不至于到那样的程度。
哪怕厂里一直都有从江南制衣厂跟春雨厂派过去的学习的人员,也没谁把她们当成一回事。
大城市,国营单位,自然是有着该有的骄傲的。
那是吃商品粮的工人跟干部呢!
“刘支书,这事情确实不应该。所幸,现在发现即使,以前的厂里,虽然有工作餐,一般都是发放饭票的……”杨艺不愿意出头,可不得不站出来。
到现在,她都还没有弄清楚刘春来的目的。
“哦?这么说来,还是我们的错了?”刘福旺眉头一挑,神色不善。
刘春来就差给他爹竖起大拇哥。
老头子在演戏上,果然是有天分的。
从头到尾,都没有给他爹透露任何一点。
“肯定不是。这个是我们之前的疏忽……”杨艺直接把责任揽过去了。
反正要说让她代表轻工局承认这个损失,那是没有可能的。
巧言令色
刘春来就是一个资本家!
龟儿子,一天就想着如何提高利润。
“之前发现这个问题,大队方面一直都没有提出来,刘大队长,大家这么多人在这里,你也不是为了这么一点事情吧?”杨艺也不想去多说什么。
直接问刘春来。
猜不出来,不直接问,还能如何?
“哦,这事情就这样算了?”刘春来看着杨艺,这女人,态度变化太快了。
从到了蓬县后,就是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
还好,她没有整什么幺蛾子,不然早就把她弄回去了。
“根据承包合同以及当初的协议,厂子管理我们不参与……你们要如何处理厂里的干部什么的,可以先提出来。”
杨艺丝毫都不怕刘春来。
要是当初刘春来接受了自己的表,或许自己还会站到他的立场,多为他考虑一下。
现在?
自己代表的是山城轻工局。
那是国家干部。
肯定不能让轻工局的利益受到损失不是?
朱明玉这会儿也回过神来了,看着刘春来,咬牙说道,“刘大队长,有什么解决方案,你可以先提出来……”
听到这两人的话,王新民等江南制衣厂的领导干部们心头顿时涌现出一股不好的感觉。
扯了这么多,刘春来的獠牙终于要露出来了。
红杉厂的规章制度改变,江南厂的,能幸免?
这,才是刘春来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