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蛟龍決-第二百零二章誅殺滿門的悲憤展示

蛟龍決
小說推薦蛟龍決蛟龙决
张真人探头望着小船上煞摩柯的背影,嘴角挂出一丝刺骨般的笑意。
他旁边的一个弟子看着煞摩柯就这样轻松脱身走了,心中愤怨,嘴里嘟囔道:
“师父,你怎么就让他走了呢?他还打伤过师父您和我们兄弟呢!”
张真人转身冷哼一声道:
“你懂得什么!若不是看见他们内讧,为师必然不会放过他的!既然他们有了嫌隙,那岂能错过隔岸观火,窝里斗的好戏?
放他回去这戏才能演下去呢!等到他们自己两败俱伤,贫道那时候再与他算旧帐不迟!
你们几个即刻尾随煞摩柯,他必然会回大都向秦王交差,你们要时刻关注秦王府的动向,一旦有变,可以想办法添些柴草,让他们闹得更猛烈些,这样,我们才好从中取便!”
煞摩柯亲见御龙卫精锐遭全真教覆灭,知道自己罪责难逃,又恐万一旋地陀等人未死,到秦王面前诬告自己,到时候更是百口莫辩。
因此,依靠一叶扁舟渡海上岸,便急匆匆往大都赶。
然而,任凭他如何焦急赶路,还是被旋地陀以及劫后余生的流津觉迷,曼珠沙巫三人走到了前面。
三人前后分别进入大都,见到了秦王伯颜。
三个人早已沆瀣一气,因此一致把所有兵败的责任统统推到了煞摩柯的头上。
误撞钻石男神
秦王见自己精心培植的御龙卫精锐损失惨重,而当下自己与皇帝之争又是水深火热,急需用人之际,因此,震怒不已。
本欲严惩煞摩柯,听旋地陀说煞摩柯已经在与全真教冲突中身死,才只好作罢。
煞摩柯赶到大都,便即刻赶往秦王府去拜见秦王,妄图解释。
谁知秦王根本不愿见他,一纸首谕撤销他缁衣大营左翼长之职,并免去他御龙卫金卫封号,责令煞摩柯回自己府邸思过,不得擅离。
由此,煞摩柯便被软禁在自己府中。
而就在煞摩柯被禁锢不久,大都之中突得留言四起,纷纷传言煞摩柯勾结四大邪岛,已经投奔了全真教,成为全真教节制秦王伯颜的内应。
煞摩柯呆在府里,耳目塞听,并不曾知道,而旋地陀等人却苦于想寻机除他,听闻流言,大喜过望,趁机大做文章。
三个人在秦王面前又添油加醋狠狠告了煞摩柯一状。
秦王半信半疑,又私下派人打探,由全真教内部得知,煞摩柯在御龙卫大船遭遇覆灭之灾时,不去营救,而是自己跑到全真教的大船上与张真人开怀畅饮。
秦王伯颜直到此时,才确认传言为真,气得他立命旋地陀率领秦王府守卫赶往煞摩柯府邸擒拿煞摩柯。
如若煞摩柯不从,可以就地正法,杀无赦。
而此时,煞摩柯还呆在自己房中借酒浇愁,长吁短叹。
他正愤懑之时,突然外面连呼火起,煞摩柯大惊,急忙大踏步出了屋子。
只见后院的一座囤积杂物的木楼已经是浓烟滚滚,烈焰飞腾。
煞摩柯急忙招呼手下家丁仆人赶去救火。
等到金卫府里的众人纷纷赶到木楼前,叫叫嚷嚷提水救火,乱作一团时。
随着一声尖利的呼喝,夜幕下,两边院墙处密密咂咂射下无数箭羽,那些救火的家丁仆妇们还不知发生了什么,已经纷纷中箭,“扑通通”栽倒在熊熊燃烧的木楼前。
煞摩柯虽身在其中,但他必定身怀绝技,指挥救火之时,对这突然而起的大火已经起疑,又听见暗处里弓弦轻响,他心知不好,大喝一声:
“有埋伏,大家快躲!”
话音未了,自己先纵身奔上一侧院墙,躲开迎面而来的如蝗箭雨。
抬脚将几个匍匐在墙头上,身穿护甲的秦王府侍卫踢翻。
煞摩柯在夜幕下,依稀辨出那些人的衣着都是秦王府的侍卫,因此并不愿下死手。
直到他看见在木楼的烈焰映照之下,自己府里的众人都纷纷中箭,倒在血泊之中。
他心如刀搅,再难平复满腹的凄怆悲凉,一声低沉若闷雷般嘶吼,在火光一片的金卫府上空响起。
煞摩柯面色如铁,眉目狰狞,在院墙上游走如飞,双掌不断推出。
那院墙上的一众侍卫,纷纷被一阵阵巨力凌空催起,恰似舞动的风车一般在空中乱转,最后“叽哇”乱叫着,落入院落里,倒地不起。
不久,那半面墙上的侍卫都已经被打落一地。
剩余的侍卫们被这近乎疯魔的掌力吓得赶紧翻身逃窜。
煞摩柯哪里肯放过,也跳下墙头,疯了一般的追赶,追出不远,却已经被外围的无数侍卫团团围住。
煞摩柯杀得眼红,正要催动双掌杀去,随着一声尖利的长啸,一个小小身影已移到他的面前。
只见他左手舞动一团晶亮的团花,右手指点着煞摩柯喝道:
“呔!煞摩柯,你这个背叛秦王的逆贼!御龙卫金卫右翼长旋地陀奉王命特地来拿你,你还不速速就擒,等待何时!”
煞摩柯自然认得他,咬牙冷哼一声道:
“旋地陀,你这小人!你害得我家破人亡,今日老夫倒要领教领教你的手段,看看你有何德能可以担当右翼长之位!”
说罢,又是一声闷雷般嘶吼,双掌推出。
旋地陀自知不敌,吓得急忙一个翻身躲入众侍卫丛中。
那些侍卫还浑然不知,随着一股摧枯拉朽的巨力席卷而至,前面的一波侍卫瞬间被卷入巨力之中,旋起一二丈之高。
一个个来不及惨叫,鲜血已经顺着口鼻喷涌而出,一道道血柱凌空绽开如花,又四溅开来,恰似下了一场血雨相仿。
一条条尸体犹如中箭的雀鸟,坠落下来。
其余的侍卫都被这场景震撼住,正要掉头后撤,被躲在其中的旋地陀厉声喝住。
个个急忙抖抖索索举起弓箭迎着煞摩柯射去。
煞摩柯此时已经仇恨满胸,只想一掌把旋地陀毙在掌下,竟然毫不躲闪,催动双掌在胸口来回交叉推出。
那飞来的箭羽被巨力打得七零八落。
随着煞摩柯掌风逼至,又有十几名侍卫被打向半空。
重生之娱乐圈作家 午夜幽灵
眼见得侍卫们个个双股战战,无心恋战,突得暗夜里精光灿灿,两朵团花激射而出。
发出“咻咻”之声,瞬间已经逼到煞摩柯的身侧。
煞摩柯叫一声:
“来的好!”
左手单掌横推,借助巨力把那两团银色花团推的左摇右晃,立足不住。
随即右掌平出,旋地陀此时身上伤处未愈,移动迟缓,两朵十二旋刀的光团被巨力包裹,无法施力发出。
随着煞摩柯右掌袭来,旋地陀自知不好,吓得他一声怪叫,双臂急抖,倾尽全力把十二把旋刀同时催发,却不敢再移位接刀,而是身形借力连续后翻数丈,妄图避开煞摩柯的掌力。
终究不能完全化解随之而来的九龙催心掌的绵绵巨力,“嘭!”的一声,胸口被余力扫中。
凌辰传 万古云霄
神仙的婚后都市生活
我的天才小姐之绝宠九皇妃 天才小姐
他小小身影顿时没了方向,横飞而去。
而他掷出的十二把旋刀化作银光数道直扑煞摩柯。
旋地陀的旋刀从来都是神出鬼没,神鬼莫测的。
而刚刚全力同时投出十二把旋刀却并非是他的套路,而纯属是无奈之下的保命之举。
按说,如此直白的投掷旋刀根本不会对煞摩柯造成伤害。
然而此时的煞摩柯已经被愤怒迷了心,只想除掉旋地陀为自己府里几十口人命报仇。
见旋地陀身形后翻,他双掌缓推,劲力不减,也急步跟上。
对飞来的旋刀看也不看,躲也不躲。
那十二把旋刀盘旋而来,与九龙催心掌的巨力相抵,其中,靠前的十把旋刀,瞬间被煞摩柯掌风改变了方向,飞得无影无踪。
而随后的两把旋刀因催心掌掌力被稍前的几支旋刀化解,故而毫无阻隔,瞬间已经射到煞摩柯眼前。
煞摩柯只盯着旋地陀落身之地急往前赶,眼前两道精光闪到,他藏头扭身却已经躲之不及,随着一声呼喝,双肩已经是皮开肉绽,鲜血喷涌。
煞摩柯吃疼,更是恼怒,对于伤处完全不顾,冲入众侍卫之中。
发力之间,一双肉掌互相交错,频频推出,若九条巨龙在人群中愤怒狂飙,起伏跌宕。
一阵阵巨力形成的纷纭气场把那些侍卫推动的四处横飞,死伤遍地。
这些侍卫在秦王府中早就深知煞摩柯的威名,对他无不敬畏,刚才之所以敢于上前围困,不过是因为旋地陀喝令不得不如此,而如今见煞摩柯满面杀气,如暴怒的金刚一般,被他巨力扫到,不死带伤,而旋地陀也已经不知所踪。
因此一个个再无心恋战,扔了手中兵刃,撒腿就逃。
不多久,在暗夜的街头,昏黄的光线之下,已经只剩下蓬松发髻,浑身浴血的煞摩柯独自一个人。
煞摩柯毫无就此逃走之念,一心找到旋地陀复仇。
他踏着夜色,只管在大街小巷中四处疯了一般寻觅旋地陀的踪迹。
怎奈不但寻不到旋地陀,而且各处都是空荡荡的,连一个人影,或一条狗,一只鸡也没有。
他并不死心,正一边低吼着旋地陀的名字寻找时,突然听见旁边的一条狭窄昏沉的小巷子里,有女子急行时的环佩声“窸窸窣窣,叮叮当当”传来,他随寻声而入。
刚进入小巷里,走不多远,那衣裙抖动,环佩叮当之声也越来越近,还有一阵阵特意的幽香飘飘荡荡而至。
煞摩柯心头一荡,自知不好,却又难以自制,不知不觉,已经昏昏沉沉逐着香气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