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討論-第七百三十六章 回家路上看書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小說推薦我真不想當天師啊我真不想当天师啊
“……来,廉歌,吃一口……”
氪 金 醫生
进了高铁站,没等多久,廉歌两人坐上了高铁。
廉歌坐在个靠窗的位置,顾小影坐在廉歌身侧,靠着走廊,
将行李箱,和顾小影提着的两瓶酒,一盒茶放下,
王之球道
顾小影翻出了顾母给准备的,在路上吃的些小零食,撕开了包装,拿出个小块的糖,递到了廉歌嘴边,
微微笑着,看着顾小影的模样,廉歌配合着,张开了嘴,吃下了那糖果。
满意着,顾小影也拿了个糖果,放到了嘴里。
“……吱吱,吱吱吱……”
肩上,小白鼠立着前肢,随着顾小影手里捏着的糖果转动着脑袋,先是望着个糖果被廉歌吃下,又再望着个糖果被顾小影吃下,眼馋着看着。
微微笑着,廉歌伸出手,拿了颗糖,递给了小白鼠,
小白鼠爪子捧着,将糖果塞进了嘴里,
“……廉歌,小白鼠为什么久都好像没见长大啊。”
顾小影也递了颗糖给小白鼠,
小白鼠用爪子捧着,就往嘴里塞着。
顾小影看了看小白鼠,不禁回过头,出声问了句。
“还没够时间吧。”
廉歌转过视线,看了眼小白鼠,微微笑着,应了声,再转过视线,看向了车厢里。
顾小影再看了看小白鼠,没再追问,转过了头,
肩上,小白鼠吃着那两颗糖,也转动着脑袋,朝着车厢里张望着。
……
车厢里,一个个座位满满当当的坐着些人,座位顶上行李架上,塞着行李架下,一个个乘客大包小包的行李,
还有些似乎买了站票的人,或是站,或是坐在自己行李上,在车厢前后。
才刚上车的人,或提或拖着行李,急匆匆着从车厢门走进后,沿着过道,正往着自己位置走着。
一个个座位上,车厢前后,或站或坐的些乘客,或摆弄着自己的手机,或是和同行的人说着话,或是眯着眼睛,正睡着觉,或是哄着自己孩子,
话语声在车厢里混杂着,
“……到哪了啊……才到首都西呢,还早着呢。”
“……老陈,妈给煮了碗饺子,让路上吃……等过会儿吧,中午再吃……”
“……那小家伙,才一年,就窜得那么高了,再过个几年,怕是比我都高了……幸好给他买衣裳是按着大点买的,不然那衣服他都穿不上了……”
车厢里,嘈杂着。
……
看了眼车厢里,听着耳边混杂着的些话语声,廉歌再转回了视线。
过道上,拖着,提着行李的乘客渐走到了自己的位置,提示广播过后,车厢门重新关了上,高铁站渐朝前驶去。
随手拿了颗糖,递给了肩上把糖吃完了,又再眼馋着的小白鼠,
廉歌再转过视线,看了眼旁边,同一排,过道另一侧坐下来的乘客。
“……妈妈,他们说,大海可漂亮了……大海很大,很大,望着,满世界好像都是海,可好看了……”
“……是啊,到时候啊,宝贝好好看看……还可以在沙滩上堆沙子呢……”
“……真得吗,那我要在沙滩上堆一个城堡……”
过道另一侧,紧挨着三个座位,坐着带着孩子的一家人,
小孩坐在自己父母中间,转着头,有些欢喜着说着,
“……那爸爸到时候陪着你一起堆,我们一起堆个大城堡。”
小孩的父亲也应着,那一家子正欢笑着,说着话。
……
转回了视线,廉歌再看着车厢里,听着混杂在耳边的些话语声。
……
“……爸,要不过两天您还是回去吧……先前都说了,你现在岁数也大了,用不着再每年出去打工了。您不用操心钱的事儿,您儿子我还年轻呢,我挣钱就是了。”
“……嘿……趁着这两年我岁数还没那么大,还干得动,再做两年吧……得给我孙女啊多挣点钱攒着,以后备厚点嫁妆……”
校花咆哮:校草个个都是狼
“……爸,您孙女才多大啊,就操心这个了……”
坐在靠着车厢前一些,一个五十来岁的中年男人和自己儿子紧挨着两个座位坐着,
中年男人的儿子望了望窗外,劝说着中年男人,出声说着,
中年男人有些粗糙着的脸上,带着些笑容,笑呵呵着应着,
“……不早了,不早了……再说了,你一个人出去,一个人在外边,爸也放心不下,爸陪着你一块出去,我们两个人,也好有个照应……”
笑呵呵着,中年男人再对着自己儿子出声说着。
……
“……这回就还是跟着村里陈三娃一起干活吧,结钱麻利,活也多……出来的时候,他已经给我打过电话了。”
“……诶。”
就在前一排,那一家子前面,靠着走廊边的两个座位,一对夫妇坐着,脚底下,还放着个头顶行李架已经放不下的编织袋。
夫妇中的男人朝着车窗外望了望,沉默了下,再出声说着。
旁边的女人点着头,应了声,又再望了望车窗外,也再沉默了下,
“……老陈,等过半年……等过中秋节的时候,我们就回来趟吧……娃娃昨天晚上睡着了过后,哭了……”
女人再望着男人,出声说道。
“……诶……好。”
男人看着女人,点了点头,应了声。
……
高铁沿着铁路往前行驶着,途径着一个个高铁站,不时停下,
上来些人,下去些人,
又再往前驶去,
一路,或是欢笑声,或是离别声,或是同父母打着电话,抱着平安的通话声,在车厢里混杂着。
……
听着耳边的话语声,廉歌看了眼车厢里,再转回了视线,
旁边,顾小影顺着廉歌的目光望了望,也转回了头,
“……廉歌,来,再吃颗糖吧。”
庶 女 攻略 吱 吱
“……啊……”
顾小影拿了颗糖,放进了廉歌嘴里,再凑到廉歌身前,微微张着小嘴,
笑着,看着顾小影,廉歌拿了颗糖,放到了顾小影嘴里。
“……嗯!”
顾小影吃着糖,满意着点了点头。
廉歌看着顾小影,微微笑着,抿了抿嘴里那颗糖。
挺甜的。
“……吱吱,吱吱吱!”
肩上,小白鼠立着前肢,再叫了两声,不知道是再对廉歌和顾小影两人撒狗粮的行为发起抗议,还是在眼馋被廉歌两人吃下的糖。
闻声,廉歌和顾小影再看了看小白鼠,再笑了起来。
……
“……廉歌,还要多久才到啊……”
又再拆了包顾母给准备的零食,吃了口,顾小影靠在廉歌怀里,打了个哈欠,再出声问道,
“还要会儿。困了啊?那睡会儿吧。”
“嗯。”
微微笑着,廉歌看着顾小影出声应着。
顾小影点了点头,靠着廉歌,再靠下来些,眯上了眼睛,睡着。
再看了看顾小影,廉歌转过视线,再望了眼车厢里,
转过目光,再看向车窗外,掠过的沿途景象。
听着混杂在耳边的话语声。
危情四伏
……
高铁往前行驶着,又掠过些高铁站,些城市过后,再响起阵广播声,
“……前方到达,墟沟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