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言情小說 仙魔同修 起點-第4385章 小幽,你不要多想鑒賞

仙魔同修
小說推薦仙魔同修仙魔同修
今天在所有前来龙门的正魔修真者中,最令叶小川感到意外的,就是小池。
看到小池的模样,比看到魔教的三玄之一的血无痕,还令叶小川吃惊。
叶小川知道,在小池妹妹的身上,一定发生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否则小池不会成长的这么快,玄婴也不会说出明天让小池打头阵的话来。
玄婴接下来的话,让屋内的众人都是大吃一惊。
只听玄婴缓缓的道:“小池不是在这十年里成长起来的,而是在三天前成长起来的,他从三尾进化到九尾,只花了几个时辰的时间。”
众人骇然。
郭璧儿直接摆手,叫道:“不可能,就算吃了蚂蚁大力丸,也不可能在几个时辰内将修为提高的这么快的。”
玄婴道:“以前我也觉得不可能,但是,此事乃是我亲眼所见。
太极通神 红金
三天前,在苍云山,小池姑娘机缘之下,传承了传说中三界第一头龙的力量。”
郭璧儿与叶小川没听明白。
但是李子叶却是忽然脸色骤变。
她失声道:“祖龙……她是祖龙的有缘人?”
玄婴有些诧异,道:“叶子,你也知道祖龙?”
李子叶愕然道:“我当然知道祖龙啊,当年小邪为了对抗浩劫,曾经开启过祖龙宝库,从里面取出了不少法宝,用来武装人间的修真者。
祖龙的龙魂,这么多年来,还没有消散?”
听到祖龙宝库,以及祖龙的龙魂,郭璧儿似乎也明白了在小池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
但叶小川此刻还是一脸懵逼。
这时,叶茶有些颤抖声音在他的脑海里响起。
道:“小子,你还是没见识啊,相传人间有一个祖龙宝库,里面有无数法宝。
看守祖龙宝库的,是三界诞生出来的第一头龙,号称祖龙。
传说中,祖龙诞生的时间,比女娲娘娘还要久远的多,后来肉身被毁,只剩下龙魂留在祖龙宝库里。
如果那个叫做小池的姑娘,真的传承了祖龙的龙魂,那她还真是明天大战打头阵的不二人选。
因为,相传十六万年前,木神带领人间修真者走上伐天之路时,第一个出战的就是祖龙。”
在叶小川打算仔细询问祖龙的事儿时,忽然,李子叶开口道:“小池姑娘如果是祖龙传人,那我得找他好好谈谈了。”
叶小川道:“叶子姑娘,你找她谈什么?”
李子叶道:“当然是谈黄……那什么,小子,你过来一下。”
李子叶将叶小川拽到一旁,掌心多了一枚古怪的印玺。
道:“小子,你试试能不能催动这枚印玺。”
叶小川诧异道:“这是什么?法宝吗?”
李子叶道:“你别问那么多,你向这枚印玺里灌入真元灵力,看看它有没有反应。”
叶小川心中狐疑,翻看了一下印玺,发现印玺的下面不是刻着文字,而是一个个大小不一的圆圈,就像是旋涡一般。
叶小川催动了一股真元,灌入了印玺之中。
李子叶与玄婴都是睁大双眼盯着,似乎十分的紧张。
这导致一旁不明真相的郭璧儿也有些紧张起来。
很失望啊,不论叶小川怎么催动真元,手中的印玺依旧是没有丝毫的反应。
李子叶一把夺过印玺,道:“你既然催动不了这枚印玺,那就我不和你谈了,我下楼去找小池姑娘谈谈。”
玄婴道:“也可以让瑶光与小幽试试。”
李子叶点头,道:“你们先聊,我下去转转。”
圈养全人类 盘古混沌
郭璧儿似乎对李子叶手中的印玺很感兴趣,道:“叶子姑娘,这是什么宝贝啊,喂,你别走啊……”
然后,郭璧儿也跟了出去,想看看李子叶在搞什么鬼。
二人走后,房间内就剩下了玄婴与叶小川。
气氛忽然变的有些古怪。
算起来,他们已经有很多年没有独处一室了,上一次独处一室,严格说来,应该还是叶小川在须弥戒子洞养伤的那段时间。
忽然,叶小川开口道:“玄婴,我娘的遗体,当年是被天问与秦家兄弟,带离了苍云山,后来听说又被你带走了。
我娘……如今葬在哪里?”
玄婴看了一样房间里的灵位,轻轻的道:“你放心吧,流云的遗体,这十年来一直放置须弥戒子洞的寒冰玉床之上,并没有任何损害。有时间的话,你可以去看看她。”
叶小川一愣,随即眼中泪水忍不住的便流淌了下来。
他忽然下跪,哽咽道:“谢谢,谢谢你……”
多年不见,二人的关系,似乎变的很陌生,甚至都不知道该说什么话题,除了一声谢谢,叶小川还能说什么呢?
玄婴看着面前这个泪流满面的男子,她的心,忽然感觉到疼痛。
没错,是心痛。
自从她的心脏长出来之后,只感觉心跳,从没有感觉到心痛。
这种宛如针扎的一般的痛苦,让她的身体几乎都颤抖起来。
玄婴慢慢的蹲下身子,伸手抱住了痛哭的叶小川。
柔声道:“你不必谢我,流云……曾经救过我,你也是我的朋友。这一切都是我该做的。”
本来,她想说流云是她的朋友,话到嘴边,她改了口。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忽然改口。
当将叶小川的脑袋,涌入怀中的那一刻,玄婴感觉自己的心不痛了,而是暖暖的。
就在这时,房门被推开了。
秦闺臣与云乞幽站在房门前,错愕的看着屋内的二人。
叶小川跪在地上,玄婴蹲着,可是叶小川的脑袋,却被玄婴抱着,依靠在自己的肩膀上。
这一幕,要多诡异就有多诡异。
秦闺臣咳嗽了一声,道:“宗赐,云仙子来找玄婴前辈。”
玄婴是云乞幽的二姐,云乞幽想见她,谁也没有阻拦的理由。
所以,秦闺臣只好将她带上楼。
哪成想啊,一开门竟然看到了这诡异又尴尬的一幕。
玄婴如做错事被发现的小女儿,立刻站了起来。
她竟然有些语无伦次。
道:“小幽,你……你不要多想,我只是在……只是安慰他。”
云乞幽目光在玄婴与泪流满面的叶小川之间来回的移动。
然后道:“我和他早就没了关系,就算多想,也是秦仙子,不是我。二姐,我们好久不见了,找你说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