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言情 朕又不想當皇帝 愛下-300、塞北讀書

朕又不想當皇帝
小說推薦朕又不想當皇帝朕又不想当皇帝
他刚走到凉亭,便看到了在里面暖炉上温酒的陶应义。
陶应义光着膀子,一手端酒,一手拿着筷子,嘴巴里的花生米嚼得咔擦响,冲着潘多招手道,“潘兄弟,如果我没记错,咱俩应该是同乡,过来喝一点。”
他老家在雍州以北,与潘多并不是一个地方的人,但是自古塞北是一家,言语风俗几近相同,所以真正意义上来说,他们确实是同乡。
“多谢。”
潘多犹豫了一下,直接坐在了边上的椅子上,接过酒杯,连着下去三杯,之后同样脱去了外面的长衫。
伸出蒲扇般的大手,俯身在地上抄了一把雪,在雄壮的身体上擦来擦去,一点也不惧寒意。
“哈哈,”
陶应义大笑,竖起大拇指道,“兄弟在南地待了这么些年,依然不失我北地的豪气!
佩服!”
他能感觉到,身为九品的潘多并未用真气御寒,实打实的靠肉身挺着。
“这金陵城的冷也是有限的,”
潘多再次闷入一口酒,笑着道,“在咱老家,雪下的都埋到脖子,那才叫真冷,出外小解,都得拿根棍子。”
“是啊,”
陶应义感慨道,“大冬天的,我还照样进山打猎,下河凿冰捕鱼。
想想那会真是快活啊,可惜后来瓦旦人来了,不得不背井离乡,四处逃难。
掐指一算,这都十多年没回去过了。
如果有一天王爷能打回塞北,老子才不做什么捕快呢,整天跟一帮子街痞流氓较劲,忒没出息。
要做呢一定做前锋,塞北要是收复了,就解甲归田,老死在塞北,再也不出来了,这南地不是人待的地方,哪里有咱那旮旯好!”
潘多笑着道,“我也正有此意,还要娶个塞北的婆娘!
才不稀罕这南地娇滴滴的娘们呢。
回去了,这堆这块起码能挣俩钱,也饿不死不是?”
几杯酒下肚,他突然敞开了胸怀。
他自己都不知道,已经多少年没和人这么聊过天了。
他原本是个爱说爱笑的俊朗少年呢。
“兄弟,全是大实话啊,”
陶应义打着酒嗝,摸了摸光秃秃的脑袋,左右看看后,低声嗤笑道,“咱们塞北的娘们,说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
哪里像她们,本事确实有,就是说话办事不怎么利索,肠子弯弯绕绕的,外人看着都替着累得慌。”
“你也知道她们的事情?”
选择无法选择
潘多诧异了一下。
“大家都不是傻子,谁看不出来啊,”
陶应义又往嘴巴里扔了个花生米,一边嚼一边道,“只有她们以为大家不知道呢,整天扭扭捏捏的,没一点江湖儿女的样子。”
洪安这小姑娘的心思还有谁不知道呢?
只是大家不理解她的眼光罢了。
瞎子功夫再高,也依然是个瞎子。
潘多笑着道,“不过倒是能瞧出谁英雄,谁好汉。
方皮真是个不错的。”
陶应义好奇的道,“都这样了,还是好汉?”
当死亡来临时 向暖
“因他有胸襟,即使输了,也没抱怨,”
潘多不等着陶应义斟酒,一个人自饮自酌道,“和王爷说过,没有胸襟的人,不管是贫或者富,都是下等人,算不上好汉。”
陶应义咂摸下嘴巴,然后道,“别说,还真是在理。”
嘴上是这么说,其实心里不以为然。
他们家王爷怎么好意思说这种话?
其实最没胸襟的就是和王爷了!
小肚鸡肠!
这个在三和,几乎是人所周知的。
但是,此刻面前即使只有他和潘多两个人,他也没有胆量说出来。
布政司衙门里,顺风耳太多了,千万不能没事找事。
但凡有一点消息传到总管的耳朵里,自己不死也得掉层皮。
两人一边喝,一边聊,不知觉中,已经喝完了一大坛子的酒。
青城道长
潘多起身拱手道,“下次我做东,再招呼上何鸿,我们几个从北地过来的,可以再畅饮一番。”
“一定!”
陶应义目送潘多远去。
随后自己也披上衣服,出了布政司衙门,对着早已候在门口的官兵大吼一声道,“出发。”
今日才到金陵城。
一路奔波劳累,但是却不能得一刻休息。
按照何吉祥的话来说,整治金陵城的治安,已经刻不容缓。
虽然三和官兵的本事很大,但是论缉盗剿匪,他们捕快才是专业的。
这就是所谓的术业有专攻。
组建不到三个时辰的金陵城捕快,各个举着火把,一条火龙围着金陵城的大街小巷转。
偶尔他们会遇到一些蜷缩在庙里、角门、朱墙下的乞丐、流民。
这个时候,他们会停下脚步,挨个去试鼻息,把冻得硬邦邦的尸体扔到身后的马车上,等着明日送到城外埋了。
至于那种还有口气的,直接送到医馆,在大刀之下,打着哈欠开了门的郎中,不敢有一句怨言。
当然,他们也没什么好抱怨,毕竟布政司衙门是给留了银钱的,而且还挺足。
这点便是“南蛮”的优点了。
唯一能抱怨的,便是让自己得不到休息。
“这死人可真有点多了,这么一会,都有十六个了吧?”
玉破红尘女儿醉 梦如是
陶应义望着身后堆满尸体的马车,叹口气道,“这寒天腊月的,土都结冻了,明个挖坑都不好挖。”
不免生出了恻隐之心。
这年头,想活下去,真不容易。
有些人真的是饿急没有活路,才不得不走这翻墙入户的。
之后一路上遇到小偷小摸的,他也就轻轻放过了。
苍天有好生之德,他不愿意把事情做的那么绝。
与陶应义并排而行的多麻子,一直冻得缩着脖子,此刻没好气的道,“你这么办,回头可没法跟刑先生交代啊?”
“真朝着他们砍脑袋,老子下不了手,老子说的,只要没伤过人的,都给放了吧,有什么事情,老子一力担着,”
陶应义说完后,又看向多麻子,好奇的道,“你跟尤麻子都叫麻子,你俩是亲戚吗?”
“放你娘的屁!
他姓尤,老子姓多!”
他是官兵,是被陶应义借调过来的,与陶应义不存在上下级关系,说话自然不客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