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小說

wrxg5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系統逼我做皇帝-第618章:二十四功臣,青史留名!閲讀-kjv4u

系統逼我做皇帝
小說推薦系統逼我做皇帝
惊蛰至,春雷惊醒了地中睡熟的虫子,大地彻底复苏。
伴随着还有冷意的春风,冠军侯、常胜侯、平波侯三人陆续回到了京都,让原本就压抑的气氛变得更加微妙。
最后回来的是冠军侯诸葛元熊。
他进城后先回兵部报到,然后就匆匆面见陛下和太子,连家都没有回。
萧锐一听岳父回来了,立即命人准备了好茶,同时去请陛下。
诸葛元熊走进养心殿,看着高坐龙椅的萧锐,平静地脸上颇有些惊愕,竟然愣在了那里。
说也巧合,夏皇正好走来,看到发呆的诸葛元熊,朝着他的肩膀拍了拍,笑着问道:“发什么愣啊?”
诸葛元熊回头看到是陛下,连忙拱手行礼,谁知却被夏皇拦住了,笑道:“你为了大夏征战在外,劳苦功高,礼节就免了。”
“谢陛下!”诸葛元熊笑道。
夏皇继续问道:“你还没回答朕呢,发什么愣啊!”
诸葛元熊看向萧锐,感慨道:“太子殿下风采过人,此时批阅奏章的模样,竟然和当年的陛下形似而又神似,颇有陛下的神姿!”
夏皇哈哈大笑,看了一眼正走下龙椅的萧锐,欣慰道:“几年不见,啥时候嘴巴这么甜了,莫非是岳丈夸女婿,越夸越开心?”
诸葛元熊也忍不住笑了,等萧锐登基,他就是国丈了,而且外孙很可能是太子,他们诸葛家族也从普通的武将家族成长为大夏顶尖世家,这一切自然是因为有个好女婿了,所以夏皇开玩笑并没有错。
这时,萧锐走了过来,他对夏皇行礼,诸葛元熊对他行礼,而后他回以家礼。
先有国后有家,所以君臣之礼得放在前面。
三人入座,夏皇问道:“安北诸州的情况如何?”
诸葛元熊道:“殿下举荐的岳飞绝对是一员虎将,也许他的战力没有李存孝和养由基厉害,但却熟读兵法,满腹韬略,而且善用思考,短短两个月的时间,就训练出了一支专门针对元国骑兵的岳家军,他们以麻扎刀配合陷坑,骑兵使用钩镰枪,杀得元军北逃,卑职回来时,元军已经被驱散出了安北诸州,岳飞、李存孝他们也把边关防线拉到了之前策划的位置。等这段春耕忙碌结束,便可组织百姓依据河流山势修炼城墙,铸造城关。”
“至于境内的叛贼,也都剪径的差不多了,只剩最后一波蓬州的南山军叛贼也准备剿灭,其他州的百姓已经恢复生产,安定民心。当然了,还是有不安分的叛贼,不过翻不出什么水浪,陛下和太子殿下大可放心……”
随着他的娓娓道来,萧锐和夏皇得到了远比奏章上更详细的情况。萧锐推荐的叶文道的确很有能力,有文有武,他和冠军侯配合,能这么快基本搞定整个安北地区功不可没。
听完冠军侯的讲述,夏皇便直接说出了目的:“朕最怕的就是安北不稳,只有安北稳了,朕的计划才能施展。这次回京你就把领兵权交出来吧,也好好享受一下未来国丈的感觉!”
诸葛元熊笑着点点头,道:“卑职明白!征战沙场这么久,也该歇歇了!”
作为太子的岳父,不用脑子想也明白他会鼎立支持。
夏皇道:“你外孙都这么大了,你还没见过呢,让太子妃回家住上几天,你那外孙啊,有你的影子,从小力气就大,长大必然能生撕虎豹!”
“真的?”诸葛元熊眼光热切,他妻子去世早,只有流萤一个女儿,又常年在外,对女儿的关心太少,女儿大婚和产子,他都没有赶回来,所以心存愧疚。
如今女儿生下了外孙,更加勾起他的隔代亲,恨不得现在就去抱抱好外孙。
萧锐看着两人的话题扯到孙子上了,也忍不住地乐了。
留诸葛元熊在宫中吃了午膳,才让他出宫,同行的还有诸葛流萤和孩子,回家住几日,就当弥补诸葛元熊。
返回养心殿后,夏皇问道:“海伴伴,画像准备好了吗?”
海大富说道:“回禀殿下,除了冠军侯的画像,其他的都准备好了,奴婢也亲自检查了一遍,神勇威风,相信几位军侯看到后一定引会满意!”
夏皇点点头,道:“让画师尽快为冠军侯准备画像!”
“奴婢明白。”海大富恭敬道。
随后,夏皇看向太子,道:“皇儿,凌云阁之事可以开始了,明日早朝找个引子推出去,要搞得隆重!”
“儿臣明白!”萧锐笑着应道。
这可是大夏国的“凌烟阁”,明日必须搞得隆重!
次日早朝。
夏皇高坐龙椅之上,眼观鼻鼻观心,仿佛神游物外。萧锐自从监国,位置也从下面移到了夏皇身边,仿佛夏皇就是打酱油的,什么事都有太子代劳。
随着几位官员汇报了几件紧急政事后,早朝的话题就扯到了春耕上面,春耕乃是大事,萧锐要求户部和工部派遣官员巡视京畿之地,一旦有阻碍百姓春耕活动的因素,迅速解决并深究地方官吏。同时内阁也发布公文,大夏第一次提出了一个口号,那就是“抓农耕,保收成”!
这是现阶段各地官吏的首要任务,通过朝廷层次监督春耕活动,可以避免浪费、耕种不及时、纠纷等情况。同时都察院也将春耕列为地方官员考核的指标之一,耕地利用率如何,新作物是否大面积推广,是否多结构种植等等,都需要当地的官吏好好研究,好好安排。
官员们都知道太子殿下主抓的内容,所以没有人敢顶风作案。
政事谈完了,就在文武百官以为早朝要结束时,工部尚书宋应星出列,说道:“启禀陛下、殿下,凌云阁已经由工部修建完成!”
此话一出,文武官员们纷纷不解。
在三清殿旁修炼一座二层凌云阁本不奇怪,皇宫是皇帝的,他想盖什么盖什么。但是奇怪就奇怪在这种事为何会在早朝上提及。
早朝乃是陛下处理国家大事的地方,小打小闹的事都不会说的,因为事后会遭到监察御史的疯狂弹劾,甚至是惹怒陛下。分不清场合便说明能力不行。
宋应星能力不行?
当然不是!
那么这座凌云阁到底有何目的?
这时,陛下睁开了假寐的双眼,笑道:“辛苦宋大人了。”
顿了顿,夏皇扫视群臣,问出了一个很多皇帝都喜欢询问的话题:“诸位爱卿,尔等以为,朕做皇位二十七年已来,功劳如何?成绩如何?”
这还是夏皇第一次询问他人自己的功绩,这可不太像陛下的脾气啊,陛下可不喜欢溜须拍马之徒啊。
就在官员们不知如何回答时,内阁首辅李明冲出列,恭敬道:“回禀陛下,大夏能有今天之伟业,可傲世天下、横扫诸国,都是因为陛下英明威武、仁义天下。在微臣心中,陛下乃千古一帝也!”
吏部尚书鹿远征也出列,赞美道:“陛下不仅英明神武,而且爱民如子,清政为民,更是文韬武略,有雄才大略。大夏能开创如此基业,疆域扩展一倍,百姓人口增加一倍,全都是陛下的功劳。陛下睥睨天下之势,何人能媲美?“
吏部尚书孟天海也出列,他是翰林大学士出门,那赞美夏皇的语言更加到位,简直把陛下夸成圣人降世。
果然,还是读书人会说话,萧锐听得都美滋滋,夏皇也乐得一脸笑容。
这倒是让其他官员懵逼了。
今天怎么回事,都吃错药了吗?
内阁大学士都开夸了,现在不赞美陛下,那何时赞美啊!
所以就如同决堤的河水一样,大量官员出列发言,纷纷赞美夏皇,想不到较好的赞美辞藻没关系,来一句:陛下乃千古一帝!
现在不说,想被御史弹劾吗?说你冒犯圣上。
当整个金殿都是赞美之声时,夏皇终于压了压手,让声音止住了。
夏皇郑重道:“诸位爱卿发自肺腑的赞美之词,让朕欣慰的同时,也明白了,朕的努力没有白费。但是…“
很大的一个转折,吓得文武百官纷纷禁声,莫非下面该说自己还得努力之类的勉励之词了?
夏皇接着说道:“但是…朕的成就并非全因为朕,还因为朕的身边有你们这群一心为国、一心为民、清廉公正的官员呐!”
萧锐一听这话,差点笑场。
好家伙,陛下也学会吹了,瞧瞧文武百官吃惊的呆滞模样,显然是被陛下的赞美吓到了。
有些胆小的官员已经暗自担心,陛下这是要杀人了吗?
夏皇接着道:“就是因为有你们,大夏才能有如此成就!所以朕很感谢你们,尤其是你们当中的佼佼者,为了大夏未来的不朽伟业,贡献了杰出的贡献!这便是朕让工部修建凌云阁的作用!”
“朕将选出二十四位功臣,将你们的画像高挂在凌云阁之中,表彰你们的功绩,从此以后,你们将成为世人眼中的榜样,将受天下人敬仰,并且青史留名!大夏存在的一天,凌云阁的功臣便会存在一天!”
此言一出,文武百官鸦雀无声。
他们听到了什么?
青史留名!
就这四个字,犹如魔咒,在所有官员脑海中冲撞,掀起滔天巨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