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ooxv超棒的都市小说 諸天大聖人 起點-第1670章 我們從未把你們放在眼裏過(求訂閱)鑒賞-8z2va

諸天大聖人
小說推薦諸天大聖人
万寿山。
当那周天星辰大阵布下,满天星光璀璨,均朝着下方垂下星辰力量。
加持大阵中,爆发出可怕威力。
一时间。
铁腕官途 大示申
阵内如有日月星辰,斗转星移。
各星光大盛,爆裂开来,席卷向红云、镇元子二人。
竟也毫不留情。
不死不休就不死不休。
反正修行的路上,早就是尔虞我诈了。
你方算计我,我方算计你。
不争就只有死路一条,这些道理鲲鹏、帝俊他们也早就想明白。
誰與爭鋒英魂之刃
此刻。
镇元子是自顾不暇,面对凶威滔滔的帝俊,主持着周天星辰大阵杀来。
他也无法。
同时,那帝俊还是金乌之身。
天生就掌控太阳真火。
一身本事本就不凡,那太阳真火更不是一般的修行者能抗衡。
若非有地书在手,只怕镇元子也挡不住千百回合吧。
即使有地书在手,如今也顾不得旁边的红云。
进来的效果和作用,似乎就只是为红云分担一些压力罢了。
除此外。
并没有别的。
这让镇元子的内信有些迷茫和彷徨,“我是不是来错地方了。
早知这样,还不如在外面攻击呢。
甚至,也可以围魏救赵啊。”
现在这情形,自己和红云又有什么分别。
即便是没有仇恨因果,为未来,这些人也会全力出手,将自己也打杀了。
毕竟,自己也是一位先天生灵。
也是有机会和帝俊、鲲鹏他们争抢鸿蒙紫气的人。
若此刻被打杀,未来争抢时就少一个人,他们获得的几率就大得多。
“好算计啊。”
镇元子不得不感慨一声,“即便是红云,只怕也还蒙在鼓里吧。”
这一趟,最不划算的就是自己了。
白搭进去。
这可如何是好。
面对凶威无限的帝俊等妖族中人,本来就不好应付,还有一个周天星辰大阵,阵内有成百上千的妖圣控制着。
各种凶险的危机一触即发。
稍不注意就会命丧于此,这对镇元子来说绝对是羞辱,这里可是他的老巢,是万寿山啊。
可惜不在五庄观内。
他的地书所构建出来的大阵,效果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
人生实在是痛苦不已。
太过艰难了。
但……
这并非自己的错啊。
若真要怪,就只能怪自己交友不慎,怪这个时代太尔虞我诈。
怪这个世界。
一旁。
帝俊冷冷笑道:“镇元子,本来你若不过来,凭你那地书,若在五庄观中构建阵法,引动大地之力,本座还拿你没有任何办法。
但是,你偏偏就出来了。
險藏 猶醉
真是自寻死路!”
“你都要打杀贫道了,贫道还能不出来?”
镇元子没好气地道:“帝俊,你也没装什么正义凛然,就凭你还不够。
贫道有地书在,你要打杀贫道也不容易。
纵是一死,贫道也要拉你们妖族下水,让你们多死几个儿郎!”
“请随意。”
帝俊冷酷无情地说道:“妖族儿郎从来都不怕死,本座也从来都没有把你放在眼里过。
更不要说,即使你现在能构建出一个防御大阵,可你依旧对抗不了本座的周天星辰大阵。”
要知道。
他这周天星辰大阵还是第一次用出来。
虽有些瑕疵,但用来对付镇元子、红云却是够了。
“你……”
面对一副油盐不进的帝俊,还掌控着太阳真火不断地朝自己攻击,即便是镇元子也不好受。
红云嘛。
就更加惨了。
鲲鹏与他有着不共戴天的仇恨,自紫霄宫时就积压着,一直到现在才化悲愤为力量爆发出来。
与太一他们一起杀将过去。
恐怖的法力如洪水般蜂拥而出,磅礴滚滚不停。
可怕地朝着红云溃压而去。
若非有镇元子的地书庇护一阵子,若非他手中还有一个九九散魂葫芦存在。
只怕天地间已经没有红云老祖了。
道道法力穿梭,灵宝涌现。
无穷尽的力量冲击着,荡漾四周,但大部分都化作能量朝红云溃压而去。
欲要把他溃压成渣一般。
当真是恐怖如斯,当真是令红云老祖都瞪目结舌。
“这得多大的仇,多大的恨啊。”
他简直难以想象到,“我红云一直都在做好事,一直都在积攒功德,怎会有这般因果,怎会有这等结果?”
他不信。
当初在紫霄宫的时候,仅仅是让座于准提而已。
即使是鲲鹏的事,自己也是好言相劝,并未主动强迫于人。
要说强迫的话,也是那三清之一的原始做的。
关自己什么事。
何至于有这么大的仇恨,何至于有这么恐怖的凶威啊。
——还只为镇杀他。
这就过分了。
他红云又不是那种天怒人怨的大魔头,又不是那种喜欢乱结因果的混账东西。
怎会如此呢?
他实在是想不明白,也难以想明白。
特别是鲲鹏当面,他其实是很想问个明白,但话到嘴边后又有些说不清道不明。
自己真要问了。
那鲲鹏会不会哈哈大笑,然后和旁边的东皇太一一起,把自己当成傻子或疯子?
有可能会。
此刻。
鲲鹏和太一等人各自结法印,引动体内法力化出一道道法术。
又有一些神通凭空而生。
各种各样的手段,如同那狂风暴雨一般,尽皆朝着红云老祖席卷而去。
“你们不要脸!”
红云忍不住破口大骂,“有本事一对一的打,以多欺少算什么英雄好汉?”
这群可恶的家伙。
就只会欺负自己势单力薄罢了。
無限之老司機
豪门危情Ⅰ:纯属意外
如果不是自己大义了。
何至于落得这等结果啊。
“哈哈哈!”
“红云,当初在紫霄宫里叫人让座的时候,你可曾想过会有今日呢?”
“红云道友,你是死得其所的,莫要担心了。”
“其实,以多欺少才足以说明我们对红云道友你的看重啊,这是对得起你。”
“……”
众人你一言我一句地说着。
不停地冲击着红云老祖的防御。
似乎下一刻就要冲溃一样,看得红云目瞪口呆,一张老脸阴沉不定。
简直难以平复心中怒火。
天兵在1917
他内心彷徨不定,骇然失色起来。
我红云就这么有吸引力吗?
你们这是害我啊。
他内心苦涩,早知如此当初在紫霄宫的时候,就不管准提道人的了。
现在还把自己搭进去。
实在是不划算,也不值得。
“鲲鹏、太一,你们这群年轻人不讲修德。”
红云破口大骂起来,“你们这般做法,简直败坏道德品质,败坏洪荒世界千百万年来的优秀风气,你们……”
“住口!”
众人冷目若寒霜一般,朝着红云就一阵劈头盖脸的埋怨下去。
显然是不想让红云再跑嘴炮。
先将其扼杀在摇篮里再说,免得这红云成长起来后对他们不利。
不过。
那九九散魂葫芦倒是不错。
乃一件先天灵宝,据说是不周山上所得。
想不到这红云竟有着等机缘,当真是了得啊。
运道不错。
想到这些后,太一忍不住冷厉说道:“都让开,看本座手段。
斩仙飞刀,斩!”
他手中也有一葫芦,与红云的红葫芦不同,他这葫芦有些金黄,时不时还泛起道道白光。
此葫芦已被他淬炼成一件先天杀伐灵宝,乃是洪荒中有着赫赫威名的斩仙飞刀。
而无数年后。
此灵宝会传给他侄儿。
“砰!”
这一击,红云很理所当然地挡住了。
他大笑不已,“太一,你就这点本事吗?”
东皇太一:“……”
一瞬间,被气得不轻的东皇太一脸色阴沉着,心念一动,便拿出另一件先天灵宝。
不。
这应该算是先天至宝了。
东皇钟。
也称为混沌钟。
后被他东皇太一祭炼后,才改名为东皇钟。
此乃先天至宝,攻防一体,拥有种种神奇的杀伐之力,是一件不错的宝贝。
眨眼间。
那东皇钟便在东皇太一的掌控下,迎风便暴涨,瞬间化作与正常人一半大小的钟。
那东皇太一见此,提起东皇钟便朝着红云的头顶砸下去。
虽然红云本身已经有灵宝护持,也有一些手段抵抗,但在东皇太一的东皇钟面前,还是被砸得一阵颤抖起来。
仿佛随时都要炸裂。
再见我的温先生
“好可怕的先天至宝。”
红云脸色一变,“太一,你不讲武德,仗着灵宝逞凶逞威,算什么妖族东皇?”
“红云,你绝望吧。”
这时,鲲鹏手中也是宝光一转,两件先天灵宝也出现在手中。
便是东皇太一见了。
也有些诧异。
没想到这妖师鲲鹏居然也有两件先天灵宝,“只怕,这两件先天灵宝不是他的全部吧。”
两件啊。
当真是豪气。
令红云瞪大眼神,难以置信。
自己费心费力才获得一件先天灵宝,这鲲鹏一下子就拿出两件来。
还要不要让人活了。
这两件先天灵宝,正是那传说中的河图与洛书,都是一等一的灵宝。
被鲲鹏祭炼后,这两件先天灵宝上的灵光更盛了,用来砸人的效果也不错。
当真不凡。
“老天不公,天道不公啊。”
这一刻,红云的内心只有这么一句话,“想我红云出身于微末,想我曾经只一普通红色云朵,侥幸生出灵智,得以化形,本以为洪荒世界的修士皆是品德高尚之辈,本以为……”
哪曾想,他在阴沟里翻船了。
被坑一把不说。
还被鲲鹏及妖族的人惦记上了。
这回,算是彻底要完蛋了。
一开始。
红云本以为自己已经练成那所谓的忽悠大法,已经能在这危险重重的世界里活下去。
至少,要躲开鲲鹏的必杀局。
现在看起来……
大概是没希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