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說

qmibr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我能看到準確率 txt-614章 瑤池熱推-ezu3w

我能看到準確率
小說推薦我能看到準確率
帮酒老在内宅打杂,其实要做的事情并不多。
就是帮忙整理一下材料,以及守好火候就行了。
比起陆景十二和李中豪,陈靖这轻松百倍也是有余的。
傍晚时,陈靖这边就休工了。
他们的休息之所,不在清风堂,而是在清风堂的侧面300米外的另一处阁楼。
相比较清风堂的磅礴大气,那一处阁楼,就要显得寒酸简陋了。
但,这也是有比较才会显得如此。单论环境而言,里面其实也不差。
直至深夜时分,陆景十二和李中豪才回来,两人都累成狗一般,气喘吁吁。
要知道陆景十二要管理方圆十里的花草树木,而李中豪要清扫方圆十里的所有过道,这任务之巨大,单凭气力是不可能完成的,所以他们即便是干活,也得用上灵力和罡气配合,如此方可在午夜12点前,勉强完成。
到了明日一早,便又要日复一日。
“某些人倒是会拍马屁,一到这,就捧别人臭脚,还真会装。那副样子,真是让人恶心。”
进屋子的陆景十二冷笑着,拍了拍李中豪的肩膀。
那李中豪虽是个没主见的人,但毕竟也是少年心气,今日累死累活,而陈靖早早就收工回来休息了,这让他心里多少有点不平衡。
便不自觉间,就将自己站到了与陆景十二同一个阵营。
“的确如此。”李中豪很不屑地扫了陈靖一眼,有几分仇视。
陈靖也懒得理会他们。
李中豪一看就是个没出息的,而陆景十二跟他的账,他也迟早会算的。如今也不急于这一时。
“这屋子里,住着这么恶心的人,我反正是住不下去了。中豪,你呢?”
陆景十二踢开房门,又走了出去。
“我也住不下。”李中豪跟他统一战线,也走了出去。
“天域风景极好,外面随便寻个地儿,也比这好。走,我二人初来乍到,以后说不得就要相互扶持了。至于某些人,还是远离得好。”陆景十二道。
“说的极是。”李中豪很赞同。
也是从这一天起,他们二人还真就再没来过这座宅子了。
如此,过了三天后。
第四天的一早上,酒老就把他们三人给喊到了清风堂。
这儿,也早就来了好些个人。
也有眼熟的三个人——赵新阳、红色广袖流仙裙的阮凝霜、青色流苏长裙的阮凝思。
更有一个满面虬须,须发居然都是红色的男子。他的额头上,有一枚火焰印记,整个人的身上,似乎蕴藏着非一般的火热。
他闭着眼,坐在一旁,脸上敛着好几分愠色。
“就他们三个。”
赵新阳忽然指着陈靖三人,对那须发皆红者说道。
那人闻之,怒目猛地睁开,如火石闪耀,灼灼的目光,依次从陈靖、陆景十二、李中豪三人身上掠过。
然后对赵新阳一挥手,示意赵新阳去问。
赵新阳点了下头,然后就弹手就飞出一颗【真言币】。
接着,他还拿出了一副画像,对着陈靖三人问道:“你们三个,可见过此人?”
陈靖、陆景十二、李中豪朝画像看去,见到画中人后,皆是一惊。
尤其以陆景十二的脸色最为精彩。
那画中人,赫然就是那个西装男,曾经抢过他的【罗生门】,但又很不屑地还给了他。
在陆景十二的心中,对此人,还是很有畏惧之心的。
“见过!”
“见过!”
“见过!”
三人都回答见过。
“你们最后一次见他,是什么时候?”赵新阳问。
“我们来这儿的前两天。”陆景十二答道。
“我们来这的前一天。”李中豪道。
“我也跟他一样。”陈靖指着李中豪。
陆景十二和李中豪如今都知道那【真言币】的妙用,在【真言币】的面前自然是不敢撒谎的。
便是有一就说一,有二就说二。
而陈靖却是全程都在撒谎。
表面上,他声色不动,可心里却是在忐忑不安。
因为,这一次可是当着酒老和那须发皆红的男子的面撒谎。
他也生怕,魂玉的存在会被二人给发觉。
但是,关于西装男赵新城的事,他又没办法不撒谎,因为人可是他杀的,不撒谎就只有死路一条。
“你们可知道,到底是谁杀了他?”赵新阳忽然加重了语气,喝道。
“他死了?”陆景十二眼皮一跳,心中剧惊。
那般人物,居然死了?
李中豪则一直摇头。
陈靖也露出惊讶状,然后也跟着摇头。
魂玉藏了第二魄,以至于那枚旋转的【真言币】一直没能触发效果。
赵新阳见了他三人的反应,略感失望,似乎这个结果他早就已经猜到了。
“师尊,我就说这三人不知道吧?就这三个蠢货,见了新城,不吓得屁滚尿流就已经是奇迹了,又岂有能力杀得了新城?”赵新阳道。
——原来,那须发皆红者,居然是他师尊——赤阳真人。
“师尊,不如再让我去一次人间界吧,杀新城的凶手,弟子一定将他揪出来。”赵新阳抱拳道。
赤阳真人冷哼一声,看着他:“就你?那人杀得了新城,就一样杀得了你,你们三个当时走得还算快,便是逃过一劫。若是再晚一些,只怕你们三个也回不来了。”
“人间界,真有如此高手?”赵新阳不太相信,在他想来,新城师弟一定是遭到了算计。才遇害了。
“为师早就跟你说过,不要自大,人间界并非没有高手,只不过有些老东西一直窝在深山,没有露面而已。
但这次,有人敢动我的弟子,那就是不给我面子了。
我要亲自去一次人间界,这事,无论谁干的,老子都要让他给新城偿命。”
赤阳真人手掌拍在石头上,炽热的高温,竟然将那石头的一角给当场融化了。
陆景十二和李中豪看得目光颤抖,敬畏不已。
陈靖也心有惴惴,暗呼侥幸。
‘这次,居然没有被他们给识破?看来魂玉的玄妙,是我低估了。’
“师尊,不如,就由弟子陪您一起去吧?”赵新阳请缨道。
“那就走吧。”赤阳真人说完就走,走到临门边,还回头附加了一句:“老酒鬼,这三个歪瓜裂枣,我们昆仑一脉就不要了,瑶池那边少人,就让他们三个一起滚去瑶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