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小說

acg9s人氣連載玄幻小說 灰塔的黎明 線上看-第三百四十九章 九環刀鑒賞-b84rz

灰塔的黎明
小說推薦灰塔的黎明
“什么九环惑心鬼头刀,七十二遗里没有您说的那把武器,要说相近的也就只有天雷正音九环刀。而且这七十二遗都是我剑门悉心收藏甄选的方正之物,绝无什么九凶之说。您二位许是听了江湖里的谣传,错认了黑白。”剑七的表情严肃起来,事关宗门声誉,他必须据理力争。
“我们有错听什么吗?”渔翁露出玩味的样子,斜眼看向石老,后者的脸上则显示出几分同情。和渔翁不同,石老出身名门正派,所以清楚宗门在一个受到这样教育长大的人心里有多么重要。他也知道名誉与声望对于一名所谓的正派弟子来说具有多重的份量,正因如此,他才同情。
“天雷正音九环刀,就是九环惑心鬼头刀。剑门为凶器改名换姓,甚至镀漆描银都是有传统的。你也别急着反驳,七十二遗里有凶器,其实才正能显出剑门存在的意义。你看,恶人,自有天地寿命来收。恶器却不然,能被称得上是凶器之物上必是沾染了许多的人命,那些怨气戾气萦绕其上,心智不定的人与其朝夕相处或是借而用之,难免做出恶行。剑门收凶器而深藏,实际上也是为了不让它们流落在外,算是件好事。”
同样的事情经由石老说出来,不论是理由还是性质都和渔翁口中的有了极大的差别。当然,这种差别很可能只是在叙述上所站的角度不同造成的,就叙述事实来说,这两人所说的其实是一件事。但对于大部分人来说,至少对于剑七来说,石老的说法显然更容易让人接受。
又过了一会,起司和剑七走出了酒楼,在二楼窗户内两位老人的注视下朝着他们来时的方向走去。倒不是不欢而散,只是在得到了提示后,他们已经没有了继续留在这里的理由,况且旅店那边还有一个孩子和一个伤员需要照顾,全都扔给猫妖精显然是是一种不负责且容易让人担心的举动。
“刚才石老说的话,关于那个九环帮首领手里的武器。如果那件事是真的,那在下希望你务必重新考虑一下和他的会面,事情可能会非常麻烦。”走在街道上,剑七小声的对起司说道。虽然名字可能是假的,外形也可以通过手段来改变,但对于七十二遗的详细信息,剑门总还不会瞒着寻剑者们。
“有这么糟糕?”如果说之前有人告诉法师,这世上有比猎巫刀还危险的武器,他多半不会同意,因为那些武器多半出自魔法,可怕的并非武器本身。对于灰袍来说,那只是以另一种方式出现的咒语而已,他们自然可以像破解其它施法者的手段一般破解。但结发镇的遭遇让他对此有所改观,剑七所带着的青符剑是非魔法的产物,可它确实能发挥出比魔法的效果更神奇的效力。这已经足够让法师重视起来与其并列甚至更危险的遗落之物。
“于常人来说,那把刀属于普通的致命,于你来说,那把刀非常致命。”剑七的语速越来越快,显然他的内心中正在不断奔涌着某种情感,“九环刀,让我们先就叫它九环刀吧。不论它是正是邪,它的效用都是不变的。九环动,雷音现,邪魔皆散。那把刀的刀背上有九个孔洞,九个孔洞里嵌着九个铜环,九个铜环一动就会相互碰撞,故名雷音。据说邪魔外道听到那雷音就会丧胆奔逃。只是这其中多少有夸张的成分,它没这么神。九环刀的碰撞声只能产生一种作用,断念。要是那把刀现在在我们之间,只要轻轻一摇,就能让我的话被打断。在武者对决中,一念就是生死,因此它是致命的。”
现在,起司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二老将这把刀列于凶器之列,也明白了剑七为什么这刀对常人来说是致命,对自己来说却是非常致命。能打断人思绪的武器,要是这个效果不作用到它的主人身上的话,那它就足以解决大部分的对手。而对于以思绪引导魔法的施法者来说,被断念可不只是那么简单,轻则无法持咒施法,重则法术被中断导致灾难性的连锁后果。不论哪个,这刀都比任何猎巫刀还适合狩猎巫师。这让人不禁开始怀疑它的制作目的。
“有什么办法能阻隔雷音吗?我知道几种完全隔音的耳塞的制作方法。”声音,一直以来都和图像一样作为人类重要的感知器官,因此在声音上做文章的危险从来不少。比如能让水手不自觉靠近的歌唱海妖,还有发出令人发狂声音的巨大怪鸟。为了应对这些危险,灰袍们同样需要懂得制作简单的防护道具来针对某种特殊的攻击,比如耳塞或眼罩。其中的一些甚至可以作为刑具使用,彻底剥夺佩戴者的相应感官,将其囚禁于虚无之中。
“不,不行。虽然说它是雷音,但那其实不是真正的声音,你的耳朵听见或是不听见都没效果。历史上曾经有人为了挑战九环刀的拥有者自捅双耳,可没有了听觉他一样受到了雷音的影响被击败。用气的方式来解释,那九环更像是直接引动了你体内的气,让你念头纷杂构不成想法。”剑七摇了摇头,他也没法说清九环刀的原理,而这种无法说清让他意识到剑门对这柄刀的语之不详,谁都不喜欢被欺骗,尤其是被自己的宗族。
气,又是气。尽管已经构成了气脉,用剑七等人的标准此时的起司已经开始了对气的修行。但老实说他对这种真是作用在自己体内的东西知道的不是很清楚。这是一整个未探究的领域,即便是灰塔的图书馆中也未有相关的记载。而这就意味着,此时的他没法对来自气的攻击做出合适的回应。起司的眼睛转了转,对这种情况他并不抵触,一切尽在掌握对于一名探求者来说不是祝福,是一种折磨。新的挑战才能技法他的斗志。
“但它还是被收纳进了你家的祠堂,有记载它是怎么被收下来的吗?”有毒必有药,剑门作为保存了这把刀这么多年的存在,不可能真的没有对抗九环刀的途径。再说,要是渔翁所言不假,这刀真是凶人之物,那当年将其夺下肯定是有方法的,总不好是恶徒突然良心发现,将刀弃之不顾。
剑七的脚步停下了,他站在原地沉默了一会儿,才缓缓开口,“教授我七十二遗知识的先生没讲过这个问题。但我听家里的长辈讲过一个故事,关于一把可以夺人五感的武器和战胜了那把武器的人。传说那位前辈知道了自己的五感会在战斗中被对手利用,所以索性放弃了所有的感官,他通过对敌人招式的了解,自创了一套与之针对的剑法,只为一人所创的剑法。到了交手之时,他只是照着剑法出剑,根本不做他想,最后用了七招格杀了敌手。”
放弃临场思考,只靠事先的准备就战胜对手,这种事听着就像是传说。但对于能够打断人思绪的刀来说,这或许是唯一的解法。当然,前提是他真的只能独自赴约,没有同伴可以在远处为他提供支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