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萬古第一武神 txt-第六百一十八章 因果纏身分享

萬古第一武神
小說推薦萬古第一武神万古第一武神
“呼呼……”
不知名荒野中,陆川连炼狱塔所在的虚无空间都没敢出,面色瞬间变化了不知多少次,气喘如牛,极力摆脱着心神上的种种不适之感。
但不知为何,那无名老者的影响力,好似已经融入了心神深处,即便是他疯狂运转《山字经》,也无法让自己平静下来。
此时此刻,陆川就好似站在镜子里,异常平静理智,看着境外的自己,弱小无助,仿若溺水的人,拼命呼吸挣扎。
似乎,永远得不到救助,又偏偏不会坠落湖底淹死。
看似活着,实则被困于这无形之中,徒劳无功,仿若无尽的囚徒生涯,令人心生绝望,乃至为了解脱,不得不自我毁灭。
“不……不对劲……”
看着自己的样子,陆川很清楚,明显哪里出了问题,可偏偏自省全身,方方面面,找不到丝毫问题所在。
“洞天大能绝不可能有这种恐怖的力量,否则的话,有什么人是他们的对手?”
陆川不愿相信,不敢相信,总觉得有什么东西,蒙蔽了自己的思想,让他无法看清事实。
如一叶障目,规则蒙蔽,完全的摸出了对事实真相的感知!
哪怕是一丝一毫的线索也找不到!
“那家伙绝对心存恶意,但不知为何,最后放了我一马!”
仔细思前想后,陆川虽然没有找到任何线索,却从字里行间之中,看出了一点端倪,只是无法直接证实罢了。
但陆川从未不介意从恶意揣度一个人!
虽然两世为人的人生阅历,在这等动辄万载寿元的老怪物面前,实在不够看,但陆川却有着自己的判断。
哪怕被某种未知的力量蒙蔽,可人生阅历已经融入骨髓,深入神魂,怎么也改变不了。
“询问乾阳剑君的传承,只是一个由头……”
陆川拼尽全力,神魂疯狂运转,浑身震颤,几近崩溃之际,蓦然探手一抓,一枚巴掌大小的梭形宝物落入掌心。
看也不看,如弃敝履,随手将之扔出了炼狱塔之外,并且再次强撑着,驾驭炼狱塔破空而去,仿佛身后有无形的厉鬼索命,避之不及。
但同时,陆川没来由觉得,浑身一阵轻松。
虽然那种迷蒙之状,一叶障目的状态,依旧存在,可确实轻松了少许。
“果然有问题!”
陆川面目狰狞,却没有丝毫波动,古井无波的双眸,以另类视角,看着浑身颤抖,似乎随时会崩溃的不化骨,心中念头狂转,“不,还没有解决,还有其它东西在我身上!”
嗡!
几乎在同时,脊椎上雷纹闪烁,化作无垠玄妙光芒,流转不休,熠熠生辉,好似透着难以言说的玄妙。
但落在陆川眼中,却彷如自地狱幽冥中穿透而来的锁链,将不化骨牢牢锁住。
卡 提 諾 元 尊
莫说是现在,即便再强十倍,乃至百倍,都无法摆脱分毫。
“落地生根!”
陆川福至心灵般,想到了规则的根本。
这是一种凌驾于内气、真气、真元之上,构建成天地根基的基础力量,也是天地大道外化的雏形。
灵寂大修士,于寂灭化生之间,参悟大恐怖之后,才能真正掌握的规则之力。
再往后,便是规则之力纠缠,形成自身内天地,演化洞天,以雏形逆推大道,一步步参悟天地道韵。
这是洞天大能者,所要走的路!
古往今来,无出其右者!
但陆川却是不同,自下界而来,在赤叶峰顶,数百年风吹雨打,天地伟力磋磨,亏得一线天地道韵,悟得《山字经》,便开始演化自身内天地。
可惜的是,陆川时至如今,都没有参悟出自身的规则之力。
就常理而言,后期神藏参悟出规则之力者,古往今来,人族也找不出几个。
也就是皇天大陆万族之中,几个特殊的族群,仗着天赋超凡,才可能有这等际遇。
一般而言,悟得规则之力者,一般都会被称之为半步灵寂,算是拿到了突破的半张门票。
而另一半门票,便是全凭自身毅力、悟性、修为、机缘、气运,种种,才可能真正踏破那一步。
事实上,死在这一步上的半步灵寂,占据了七八成,甚至接近九成之多。
之所以有那么多半步灵寂,一直停步不前,不是因为潜力耗尽,而是要打磨自身力量,直至圆满如一。
即便如此,也不敢轻易踏出那一步,而是时刻准备各种辅助宝物,就怕万一出岔子。
毕竟,那可是真正掌握规则之力,从天地手中,攥取一丝权力。
不少强者,就是因此,哪怕明知道凶险莫测,也会踏出这一步,就因为突破之后的好处难以想象。
单就以身体最为孱弱,乃至平庸的人族而言,突破之后的千载,乃至数千载寿元,就足以让任何人为之疯狂。
而说这么多,便是因为,只要能在突破灵寂之下,参悟出属于自己的规则之力,便能轻松不少。
不说几率大增,却也能使得自身,稍稍抵抗,那传说中的烧身业火。
佛门有烧身供佛,道家有天火灵身,魔门有心魔噬体,种种都是九死一生的突破法门。
此时的陆川,实际上陷入了一个极为畸形的怪圈。
一直是在走自己的路,从未有过系统的传承,虽然磕磕绊绊,找到了自己的路,却未有参悟出属于自己的真正规则之力。
而此时,那不化骨脊椎上的雷之规则,已然超出了自身能够背负的极限。
若非以《山字经》背负了万鬼冤魂,恐怕早就崩溃。
可即便如此,雷之规则的凝形,也渐渐打破了这一平衡,除非是在陆川引导之下,存入自身那内天地雏形。
但如果这样做,陆川不说要放弃自己的路,势必也要摒弃许多东西。
“有东西,不,是有人想要让我放弃我的道,到底是为什么?”
一念及此,陆川好似想通了很多。
貌似,在不经意间,他所走的路,成为了许多不知名的恐怖存在,所觊觎,亦或者注意的东西。
陆川知道,自己冒失了。
如果老老实实,躲藏上几百年,待得修为大成,最不济也要修成灵寂,哪怕再是被注意,也不至于惹人觊觎,落入网构之中,成为棋子。
“妖皇、冥帝,不还有许许多多,不知名的大能者,好似将我当做了棋子,在下一盘大棋!”
陆川明白了许多,可又有许多疑惑接踵而至。
下界三十年,上界一年。
陆川来到上界,总共也不过四五年时间而已,可那些布局,却是百年前,乃至数千年前,怎么他就成了棋子?
想不通,索性就不再多想,陆川从未就不喜欢钻牛角尖,除了在报仇这一点上。
但现在的问题在于,面前有两条路。
要么因势利导,将雷之规则引入自己的内天地,即刻成就半步灵寂,实力暴涨。
可如此一来,有违本心,与陆川所走之路也不同。
但若不,就必须真正走出去,凝练属于自己的规则,否则现在,多半就是走火入魔,疯癫发狂,一身修为付诸流水。
什么报仇雪恨,给自己出一口恶气,什么逍遥世间,看遍诸天万界,都将成为空谈。
“我要走自己的路,这没有错,否则也走不到今天,但我的路,又该怎么走下去?”
一时间,心坚如铁似陆川,也不由陷入了迷茫彷徨。
这并非是说,他看不清自己,也不仅仅是受到了莫测伟力的影响,而是人人都会经历的心障。
不是心魔,是自身存在的心障!
哪怕是强如洞天大能,也会有自己看不破的东西,久而久之,同样会在无形中形成心障。
只不过,有的人会自我催眠,将之漏掉,有的人会被缠住手脚,无法脱身。
此时的陆川,便是第二种情况。
因为,他陷入了心障,这是他对自己未来之路上,那拦路迷雾的未知,自然而然生出的心障。
跨过去,不说平步青云,至少也算是独木桥上了阳关道!
若看不破,便要在心障中迷茫徘徊,最终心力交瘁,力量散逸而亡。
看似与心魔相若,却有着本质的不同。
到了陆川此时的阶段,若有了规则之力在身,必然可以收束自身的所有力量,没有丝毫外泄的可能。
战意凌霄 狂S想
但若没有,力量就会自主外泄,重新回归天地。
这是天道循环,无人能够抗衡!
嗡嗡嗡!
就在陆川陷入迷茫之际,不化骨脊椎上的雷之规则符文,已然在自主流动,好似乳燕投怀,向着陆川胸腔下方,腹部所在汇聚。
那里,好似形成了一个神秘空间,隐约如星海般璀璨,明暗不定。
一个两个,雷之规则符文暗灭不定,似乎在预示着什么。
“我自小梁堡一路走来,杀伐不绝,历经坎坷,为的是什么?”
“数百年苦熬,风吹雨打,天地伟力磋磨,死劫缠身,又是为了什么?”
“玄霄洞天、乾阳剑君……天道有缺……缺了什么?”
一个个雷纹暗灭,内天地渐渐化形,陆川迷茫的话语,却是越来越坚定,眸中近乎崩散的魂火,彷如大日般映照诸天。
“落地生根,因果缠身!”
陆川仰首望天,进入内天地的雷之规则,竟是倒流而出,重新凝入脊椎,须臾散入四肢百骸,却另有一道道虚实相间,明暗不定的神妙符文替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