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小說

h6tb7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無光主宰 起點-第一百八十六章 第二面推薦-1duwf

無光主宰
小說推薦無光主宰
德尔塔感觉这个任命非常微妙,他上午和其他代表一起溜出城堡,却因为回来的早没有被发现,现在反要带助教去追踪带回那些人。
好端端的就成二五仔了。
为了方便追踪,他一间间房间去收集那些不在城堡的法师的残留灵性,记忆下它们的不同特点,然后下到一楼和米尔伍德一起出门。
有了米尔伍德在一旁,德尔塔开始考虑如何利用这位助教去完成自己的目的。
他可以引导米尔伍德助教向盗贼薇拉的方向,把这个逃犯抓回城堡。有米尔伍德助教出手,那个盗贼基本没有逃脱的可能。
不过这个想法很快被他自己推翻了,因为他不确定米尔伍德助教会不会是姬芙拉蒂丝的人,如果是,那他反而促成了两个人的碰头。薇拉再和米尔伍德互通信息,自己就陷入了最糟糕的局面。
可如果米尔伍德不是姬芙拉蒂丝的人,他就浪费了这绝佳的机会,不由为此犹豫起来。
“我们先找谁?”他随口问道。
米尔伍德回答:“不用这么着急,我们先去妓院找人,再慢慢排查不在妓院的人。尤埃尔领队可能在妓院,但更可能住到站街女郎的家里,我们最后找他,”
德尔塔抱着胳膊跟上他的步伐:“我不觉得真的有人会去妓院,他们就不怕撞上尤埃尔大师吗?”
“那里的规矩是这样的:只要钱到位,你可以指定一个铺满丝绒毯子的房间作为私人空间,饮食和女人都从外面送进来,甚至还有人帮你倒便桶。只要自己不出去,完全不可能恰巧和谁碰上。”
经验之谈!
【你这浓眉大眼的怎么也这么…娴熟啊?】德尔塔瞄了一眼米尔伍德助教的侧脸,这个中年男人依旧是波澜不惊的表情。
这在贝林沃大陆属于合法产业,可在风气开放的迪索恩,有家室的人去那里也会被视作不道德。不管婚前的私生活如何混乱,婚后也一定要保持对伴侣的忠贞。
不过施法者里面老单身汉还是有很多,他们对婚姻的向往仅限于浅尝——即只想体验最初的乐趣,并不想进一步体验抚育子女的乐趣。
没有询问任何人就已经找准妓院方向的米尔伍德非常可疑,他似乎不是第一次来海肯。
一旦套上了这样的人设,即使是杀人如麻手段残忍的米尔伍德助教在德尔塔心中的地位也在疯狂下降。心里则习惯性发出略不正经的感叹:
【呵!受到生物性束缚的平庸人类……】
到了真正意义上的夜晚,海肯的山风格外寒冷凛冽。南境虽然也冷,还经常下雪,但不是无法忍受。比起南境,海肯的空气更加潮湿,全方位无死角的冻人,对关节很不友好,德尔塔只是在街上站一会儿就好像要在身上生出一层冰壳来。
街头巡夜人们的火把上的火焰摇曳成线,他们彼此分隔开,离建筑也有一定的距离,防止火焰卷到同伴的身上或是引燃民居。
看到这么晚还有人在街上,巡夜人们都有意无意地警惕着两位法师。
巡夜人,准确地来说是人们自发组建的民兵,大部分领主的土地上都有这么一批人。他们并不统一,只是使用同一个名字。主要应对卫兵不愿意管的野兽袭击家畜以及夜间入室行窃事件。卫兵们面对这种事总是不上心,以为自己有更重要的使命去完成。
组建巡夜人的一部分经费由领主负责,所以他们也是军队的预备役,不过在平时不受执政官的管辖,享有一定自由。村民们为了安全出行,会筹钱请巡夜人维护通往最近城镇的主要道路,因此他们在卫队受到执政官调控的时候还是坚持出门,巡逻路线还包括城镇附近的村落。
德尔塔看到一个青年巡夜人小跑过来,一脸怒容:“晚上九点到凌晨四点前出行要点火把,你们是…….”他看到了德尔塔那张极具欺骗性的脸,声音顿时柔和起来:“……你们是外地来的吧?”
米尔伍德正要公布自己是执政官客人的身份,却没意料到还有这种变化。他认为德尔塔的长相不太符合迪索恩人对男性的审美,所以他潜意识里会忽略这张脸能起到的作用。
德尔塔感受到这位青年的热情由来何处,不忍让他失望,轻轻吸了口气再发声:“我们是从南境来的,那里没有这样的条例。”
他的嗓子在丹契斯受过伤,因此音色略微沙哑,再加上刻意的控制,听起来就是很成熟的女声。
米尔伍德毛骨悚然的看向他,不知道该说什么。
“原来是这样。”青年巡夜人表示理解,并将火把递过来,“你们这次用我的吧。夜间出行不带火把会很危险,下次要记得带上。”
“谢谢。”德尔塔微笑着,像捧起花束一样接过,目送这个巡夜人兴奋的回到他同伴的队伍里,那里传来压抑过的欢笑声。
然后他一回头,就看到米尔伍德助教敬而远之的目光。咳嗽一声恢复正常声线解释道:“在这样寒冷的夜晚还要工作,让他精神百倍的沉浸在美好幻想里也是一件善事。”
反正以后也不会再来了,德尔塔不担心自己会被拆穿。
听了他的解释,米尔伍德沉默的点了点头,没有什么表示,只是转身继续往前走。
“是错觉吗?我怎么感觉他有点怕我。”德尔塔问哈斯塔,他的灵视视角里米尔伍德的灵性颜色在非常活跃的变化,而这在之前它们还算平静。
哈斯塔也品味了一下米尔伍德身上溢出的灵性:“他可能是一个比较传统的人,见不得你这样的行为。不管怎么说,你们现在扯平了。”
“什么扯平了?”
“你看他是变态,他看你也一样。”
“……..”
……………….
海肯的地下产业比德尔塔想象中还要发达,他以为经历过战乱后,人们至少该把饱暖当做第一目标,而不是花钱来这里放松。
然而确实有人因为战乱穷困潦倒,但还有些人的处境没有变化,他们过去能享受到的现在也一样能享受,甚至更好。
精灵混血深吸一口气,穿透酒气嗅到了熟悉的味道,简直就像回到了学院的草药学课堂一样。
那给人躁动暖热感觉的是治疗功能障碍的“公牛之角”药剂;气味清冽的则是经典的梅毒特效药——净水药剂;甜腻中带着挥之不去苦涩味道的是治疗妇科疾病的万灵药“春神的气息”……
还有一些气味他分辨不出来,但想来也是具有针对性效果的药物。
可光是他认出来的几种都是爆款,常年争夺药剂销量的年度亚军位置(冠军是最普通的生命药剂,以朴实无华和泛用性取胜)。
学院的草药课在练习对药材的温度把控手法和蒸馏步骤启用的时机掌握都是以它们做例子,德尔塔觉得自己调配的药剂指不定就是输送到了类似这里的地方后被默默使用掉,或者这里就有一瓶……
总之这些药并不便宜,而且配得很齐全。德尔塔能从气味中体会到妓院主人是有用心思投入金钱、想要将这项产业发扬光大的。
整栋建筑出乎意料的建在地下,入口在理发师工会和一家服装店的后边,向下的楼梯连接狭长的甬道,在正式进入前就已经感受到了仿若进行秘密行动的刺激感。
他们刚通过甬道推开镀铜大门,就感受到里面温度正好的暖气涌来。有同样披着单薄长袍的侍女听到门口铃声要过来给新来的客人解下外衣挂在衣帽架上,但看到他们本来就穿着长袍后收回了手,踏着慵懒的猫步退后,末了还赠予一个甜美的笑。
许多大理石柱子撑住了这一大片地下空间,那些柱子既是起承重作用,也有一定的美化功能。其上的艺术雕刻风格以粗犷为主,框落线条却婉转细腻,色彩是肉色向红色加深,昏黄的打光增添了醉生梦死的感觉,配合这里墙壁上的人体自由舒展绘画,很能刺激出人心底的原始欲望。
抛开功能目的下流不谈,德尔塔确信这里的设计是这个时代的顶尖水平,设计师已经在有意识的利用色彩和线条对心理进行暗示,而从装潢和用药的标准来看,妓院的主人很有可能比领主还有钱。
尤其是这里的守卫,居然也全都是女性,是身材正常的女性!
纯正的人类女性战士在经历锻炼后,肌肉发达程度未必输给男人,可如果是聘请血脉骑士,那花费也太夸张了,德尔塔宁愿相信她们是有特殊的锻炼方式。
注意到他的视线,一位女性守卫转过头,用一双带着笑意的眼睛和他对视,左手则虚按在腰间挎着的刺剑剑柄上。
德尔塔回以一个笑容,然后观察大厅的其他摆设,试图从那些空隙间拼凑成看不见界限的逃生道路。
这里让他感到不安,入口似乎只有一个,建筑还在地下,如果妓院老板一时兴起,唤来五百刀斧手一拥而入,那真是躲都没地儿躲。
米尔伍德是这里的熟客,德尔塔站在一旁等他和负责接待的侍女沟通。
只是进展不太顺利,这里的主人背景很深厚,以至于米尔伍德也不能破坏他的规矩。即使学院的法师有来到这里,只要他们要求保密,米尔伍德费尽口舌也没法通过正常途径得知有谁在这儿,更没法精确地通知他们回城堡集合。
“那么,我们先进去等着。如果他们现在或是未来有在这里的话,你就把我们在找他们的消息告诉他们,让他们自己决定要不要来见我们,行吗?”米尔伍德拿出十镑硬币放在桌上,这只是入场券的价格,不包含娱乐收费。
前台的侍女笑盈盈地低头,在名册写下米尔伍德和德尔塔·范特西的名字:“可以,如果他们现在或是未来有在这里,我们一定把你的话转告他们。”
总算是谈妥了,米尔伍德转身找德尔塔·范特西,通知他可以进去了。
为了显示自己与一个侍女纠缠这么久并不是自己无能,米尔伍德还特意道:“波尔家族的产业管理总是这样严格,不过确实保护到了我们的隐私。”
“波尔?”德尔塔诧异抬头,他第一时间想到的佩雷·波尔——那个关系不错的朋友。
“就是王国财务大臣的波尔,迪索恩没有第二个既有名气又有钱的波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