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禁區獵人 愛下-第八百七十九章 混沌化形閲讀

禁區獵人
小說推薦禁區獵人禁区猎人
林朔之前听楚弘毅说,苏冬冬是过去接应苏念秋那组猎人了,这会儿一听四夫人说大夫人不见了,猎门总魁首脑子嗡嗡的。
失踪这个事儿,对林家来说也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老娘之前就是忽然失踪的,如今眼看就要找着了,结果媳妇儿又不见了。
苏冬冬话刚出口,在场的人都是大失惊色,一下全站起来了。
其中苗雪萍相对来说镇定一些,问道:“到底怎么回事儿?”
苏冬冬说道:“我刚才去找我妹妹,结果她那支队伍的其他人都在山谷里,那头王级的彘也被白爷活捉了,可她本人却不见了。”
“那现在我外公他们人呢?”林朔问道。
“白爷他们还在现场,说是再找找。”苏冬冬说道,“不过我听不到我妹妹的动静,人肯定不在附近,这才先回来告诉你情况。”
“我去看看。”林朔站起来正要往营地外面走,正好又一拨猎人回来。
云秀儿那组猎人也回营了。
苗成云肩膀上扛着一只大鸟,跟在云秀儿身后走进了营地。他一看林朔这神情,把肩膀上的“胜遇”往营地上一扔,问道:“什么情况?”
“念秋不见了。”林朔说道。
“什么?!”苗成云一嗓子嚎出来,“谁不见了?”
“喊什么喊。”云秀儿虽然刚刚得知消息,不过却是在场人中最冷静的,立刻对苗雪萍沉声说道,“雪萍姑姑,我小师妹这个能耐会失踪,那要找她就不是人多人少的事儿,人多反而乱,我和林朔成云,再加上冬冬,各方面的感应侦查手段齐备,我们四个去找就行了,您带着其他人在这儿守着。”
“行。”苗雪萍说道,“那你们要小心。”
……
苏念秋失踪的地方,是营地西边的一处山谷。
这儿原本是那头王级异种彘的地盘,一百多头彘在这里聚集,这会儿这些异种已经被白经略他们收拾干净了,宰了一部分,其他全跑了。
林朔四人赶到的时候,白经略正带着两名护道人在半山腰上借酒浇愁,看来人是没找着。
林朔问了问情况,然后客客气气地让老外公他们先带着猎物回营地,倒不是嫌弃这三人能耐不够,而是已经喝得醉醺醺的了,酒味儿太大,影响他的嗅觉。
等到清场完毕,林朔闭上眼,开始在这儿仔细寻找夫人的气味。
苏念秋身上的味道,林朔是再熟悉不过的,林家大夫人本就是遍体生香的体质,所以从气味上锁定她的位置应该并不难。
过了一分钟左右,林朔睁开了眼,神情有些困惑。
“什么情况?”苗成云在一旁早就等得不耐烦了,问道,“闻着了吗?”
“我说外公他们怎么在这儿束手无策呢。”林朔苦笑道,“原来念秋最后出现的地方,就是我们这儿。”
“就在这儿?”苗成云问道,“那她人呢?”
云秀儿说道:“她要是在这儿,还叫失踪吗?”
“不是,她就这么凭空消失的啊?”苗成云问道。
“应该就是凭空消失的。”林朔看了看天空,这会儿他心乱如麻,可脑子却没停下来。
类似的情况他之前遇到的。
在神农架的时候,齐老师的学生乐华,也是这么一个情况,凭空消失,后来得知是被金雕从天而降抓走了。
可是苏念秋不是乐华,这儿最强的飞行异种是白凤凰,可哪怕是白凤凰,按能耐来说也抓不走苏念秋,更何况这会儿它身边有小八大鹏跟着。
这会儿从地面往天上看,三只凤凰就在不远处飞着,林朔于是打了个手势,让小八它们下来。
很快,三只鸟就落到了地面上,林朔沉声问道:“小八,看见了吗?”
“朔哥,我没看见。”林小八说道,“其实你们这几处狩猎点,我是同时看着的,婆娘这边我本来就比较放心,所以我看的重点不在这儿。结果我一错神的功夫,婆娘人就不见了。”
“不是天上的东西?”
“肯定不是。”小八摇了摇头,“天上的东西再快,也快不过我们的眼睛。”
林朔听到这儿,心里就有点数了。
既然不是天上的东西,能让苏念秋这么凭空消失,那就只能是圣人的手段,空间规则类的神通。
而这儿是巨兽山脉,大西洲的五位圣人可不敢轻易来这里,这会引起巨兽皇帝的不满,从而招来杀生之祸。
所以林朔看着白凤凰,良久没吭声。
到底谁干的这事儿,别人不清楚,白凤凰肯定知道。
大白被林朔盯了一小会儿,就感觉到浑身不自在,最后说道:“看这手段,像二陛下。”
林朔眼睛眯了眯,然后就听到苗雪萍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儿子,见鬼了。”
林朔明白这是巽风传音,赶紧说道:“姨娘,怎么了?”
“你抓得那头夸父,还有我带回来的鹿蜀,苗成云逮到的胜遇,就这么凭空不见了。”苗雪萍说道,“我就感觉到,这方天地似是出现了一片涟漪,然后东西就没影了。”
“知道了。”林朔不由得心里一沉,说道,“我们这就回来。”
话音刚落,林朔就看到三米开外,空间一阵扭曲,似是湖面荡起了涟漪,转瞬之间,有两个人出现在众人面前。
这两人一个是身穿玄色长袍的中年人,容貌俊伟,仪表不凡,斯斯文文的,手里拿着一卷书。
梦幻小庄园
中年人身后,则是一个绝色美女,一身白色的狐裘大衣,手上却摇着一把小扇子,扇子一摇,一股子狐骚味扑鼻而来,让猎门总魁首皱了皱眉。
中年人没看林朔,而是看向了白凤凰,开口道:“大白,来我身边。”
白凤凰怔了怔,然后老老实实地走到了中年人身旁,轻声唤道:“二陛下。”
“你别再淘气了。”中年人伸手摸了摸白凤凰的脑袋,然后大白身体一阵扭曲,骤然消失在众人眼前。
把白凤凰弄没了之后,中年人这才看向了林朔,说道:“事情的原委,我已经弄清楚了。
你们在烈日帝国接了笔买卖,要狩猎我们四兄弟,然后就一南一北进入了我们的地盘。
你们这些外乡人,还真是不知深浅,无知到了可笑的地步。
冤有头债有主,给你们买卖的买主,也就是烈日帝国皇室,我自会去收拾。
而你们这些外乡人,运气是真不错,有人跟我求情了,让我放你们一马。
可我这里外里损失不小,让你们全须全尾的出去,这可不能。
所以这个接买卖的女人,我扣下了。
她好像是你夫人吧,你俩缘分就到此为止,你有什么话需要我转告吗?”
猎门总魁首眼角一抽。
对面这人是谁,其实已经昭然若揭了。
不过无论是谁,此刻两人相差不过三米,在这个距离下,林朔就没见过谁能在自己面前这么狂的。
于是他身子一晃就来到中年人面前,一拳头,结结实实地揍到了中年人脸颊上。
管你是谁,敢动我老婆,那就先揍了再说。
而中年人的身份已经明摆着了,就是巨兽帝国的二皇帝,混沌。
它意念本就锁定了林朔,防着猎门总魁首骤然发难。察觉到林朔要动手,第一时间就使出了神通。
大西洲九个圣人席位,其中五个是人类,四个是异种皇帝。异种皇帝修行时间远比人类要长,所以境界也更为高深,实力在人类圣人之上。
这头混沌在大西洲的修行传承中,代表借物一道至高的三扇门之一,一身能耐叫做“混沌化形”。
作为受到天神眷顾的修行异种,它不仅能够幻化成万事万物,同时空间类的法则神通也是大西洲里最高深的,有移山倒海之能。
整个大西洲,它是最强大的存在之一,可尺有所短寸有所长,身体能耐说差一些。
当然它的这个弱点也是相对来说,而且它的神通手段能弥补这一点,只是眼下这个战斗环境,它算是踢到铁板了。
因为规则类神通,对同样具备九龙之力的林朔,陈天罡就试过,完全无效。
神通甩出去没效果,它就吃了闷亏,再想反应就来不及了。
而林朔虽然是含怒出手,不过脑子很清楚,就打它一个出其不意,而且手法很特殊,不是直接挥拳那么简单。
混沌被林朔这一拳揍得晕晕乎乎,身子倒飞而出。
结果没飞出去多远,苗成云阴八卦一开,速度在这一刹那拉倒了极限,闪现到它身后。
苗大公子下手狠辣,寸光阴的手指头变成了穿膛手,精准地避开了这人背后的肋骨,破背而入,然后化指为掌,捏住了这人的心脏。
与此同时,云秀儿双眼一阵异芒闪过,口吐真言:“锁!”
云秀儿是正儿八经的云家传人,念力虽然不如现在的苗成云雄厚,可控制力却要强得多,手段也丰富得多。
这一个“锁”字看似简单,却是“真言化实”加持下的“三尺定魂”,趁着混沌神念屏障被林朔一拳打散的短暂间隙,彻底锁死了混沌的下一步应对。
督军
而苏冬冬也没闲着,手上一根异种天蚕丝飘到那狐裘女人的身前,然后一双美目盯着这个女人,一脸警告。
身穿狐裘的女人刚刚醒过神来,这就不敢动了。
她乖乖举起双手,神色僵硬地问道:“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林朔一边甩着手,一边说道:“把人放了,就没误会了。”
“我……我放不了呀。”这女人就是九尾狐,这会儿摊着手都快哭了,“我没这个能耐……”
“那谁有这个能耐?”苗成云沉声问道。
“二……二陛下。”九尾狐指了指已经被制住的混沌。
“老婆。”苗成云对云秀儿说道,“你别锁这么严实,给它松一松,让它放人。”
云秀儿稍一点头,眼中又是异芒闪过。
中年人咳嗽了一声,嘴角鲜血溢出,然后看着林朔一脸惊愕。
“就你这样,还敢说把事情弄明白了?没有这个金刚钻,我们会揽这个瓷器活儿吗?”林朔说道,“把人放了,我给你一条生路。”
中年人这会儿也知道势比人强,心脏都被捏住了,再大的能耐都是假的,生死就被人攥在手心里,只能照办。
于是周围一阵空间扭曲,苏念秋出现在林朔面前。
苏家家主颜面朝下俯卧在地上,生死不知。
苗成云一看这场景,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手一使劲儿,“咔”一声,捏爆了手上的心脏。
中年人都没来得及说什么,神情一怔,眼中很快就失去了神采。
苏冬冬刺客杀手出身,下手也不含糊,一看这情况不等九尾狐有所反应,手上一挥,九尾狐的脑袋就掉下来了。
林朔这会儿已经扳过来苏念秋的身子,探查一番,还好,人没什么事儿,只是昏过去了。
猎门总魁首再一抬头,得,手上人质全死了。
苗成云甩了甩手上的血,说道:“你说给它一条生路,那是你的事儿,我可没说这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