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萬古第一武神 愛下-第六百三十七章 張虛聖展示

萬古第一武神
小說推薦萬古第一武神万古第一武神
咔咔!
圣仓城内,以传送大殿为中心,方圆数千丈,道道漆黑裂缝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有如罗网般蔓延开来。
所过处,无论是有无阵法防护,亦或是房屋地面,乃至凡人武者,只要是被波及到,无不是毫无抵抗力的被吞噬。
遥遥望去,好似有异度妖魔,肆无忌惮的撕开了空间裂缝,探出了贪婪的魔爪,觊觎着人间的一切。
“快逃!”
惊慌失措中,数以百计的神藏人仙,只恨爹娘少生了两条腿,疯也似的亡命奔逃。
可惜,空间裂缝不仅仅是触及到才会被吞噬,那裂缝中透出的无与伦比,近乎能够吞没一切的吞噬之力,才是最为恐怖的一面。
看似远在千丈之外,乃至更远处,只要被这股吞噬之力波及,除非是灵寂大修士,亦或者有护身异宝,才能勉强躲过一劫。
此时的圣仓城,正值圣选榜大会期间,人杰无数,天骄云集,不少大势力汇聚于此,出手的神藏人仙,也多半都有不凡的背景,实力也是不弱。
可惜,并非人人都有护身异宝,也并非人人都如上官铭这般,身具超凡传承的同时,本身实力更是堪比寻常灵寂大修士。
那些隐藏暗中观望的大修士们,也没有想到,陆川竟然会如此狠辣,敢冒天下之大不韪,直接引动空间风暴,欲要毁灭圣仓城。
事实上,即便想到这一出,也没人认为,陆川能够做到。
毕竟,炼狱塔虽是洞天灵宝,看明显不可能是区区神藏人仙能够使用的。
哪怕在之前,陆川数次显露炼狱塔,在这些灵寂大修士眼中,都能看出一丝端倪,那不过洞天灵宝的一成威能罢了。
甚至于,连一成都不到。
也正因此,才造成了这一假象,让所有人都认为,陆川也只能借用炼狱塔一丝力量而已。
但从未想到,自圣仓城封城之时,陆川便已经打定主意,面对无法解决的凶险之时,到底该如何脱身。
所以,从一开始,陆川便有意识的向传送大殿靠近。
若放在往常,稍作掩饰的行动路线,绝对瞒不过暗中窥视的众多灵寂大修士。
可惜,借助连番激战,面对数以百计的神藏人仙围攻,还有灵寂大修士的暗手偷袭,陆川每每都是在遭受重击后,一点点靠近了传送大殿。
到得最后,便是上官铭的神来一笔。
那根银白色光羽,虽然不知是何等宝物,可其上蕴藏的力量,竟是不比极品宝器差多少。
也正因此,陆川才在最后关头,放弃了付出大代价,甚至可能中断玄瞳休眠,也要爆发出炼狱塔真正威能的计划。
否则,即便炼狱塔能够在第一时间破去传送大殿的防护阵法,也会有一瞬间的空档阻滞。
对于灵寂大修士而言,哪怕只是一瞬,也足够做出准备了。
却不想,上官铭杀他之心如此坚决,竟是动用这等珍贵的异宝,那一击的锋芒,近乎达到了陆川所认知中的极限。
怕是绝顶灵寂大修士,也不过如此。
而且,拥有极为特殊的破空之能,否则的话,也不可能直接洞穿防护大阵。
这就是此前一切的种种经过。
说来话长,实则不过是一瞬间罢了。
“畜生!”
一道身着锦袍,头戴冠冕,颚下长须飘飘的伟岸中年,怒喝而起,死死盯着炼狱塔,“快救人!”
此人,正是圣仓城之主——张平修!
此番和神造峰联手,这位原本不打算正面出手,只是维持城中大阵,围困幽冥殿强者。
却不曾想,陆川弄出这么一出,直接毁掉了对方盘算。
在圣仓城可能毁于一旦的威胁面前,围杀幽冥殿强者的计划,都不怎么终于了。
厉声怒喝中,数道气息强横的身影纵掠而出,各施手段,显化滔天气浪,亦或重峦叠嶂,乃至铜墙铁壁,封镇四方。
奈何空间风暴实则太过强横,甚至是恐怖,其更具备极为特殊的破灭之力。
哪怕是规则之力,若非是用特殊的秘法或其它宝物、手段,在空间风暴面前,也会似阵法光幕,如纸糊一般崩灭。
好在,这几人不算弱,勉强抵挡一二,救下了几个仓惶而逃的神藏人仙。
荡天 向辰
可惜的是,更多人在这天灾面前,毫无抵挡之力,连惨叫声都被空间裂缝吞没,进而在风暴在灰飞烟灭。
咻咻咻!
数十道强横身影先后飞遁而出,组成人墙,全力施为,不止是在救助这些神藏人仙后辈,更是在阻止空间裂缝蔓延。
否则的话,整座圣仓城也将毁于一旦,数千万生灵也填不上这有如凶物血盆大口般的无底洞!
“魔头,我圣仓城与你不死不休!”
“上天入地,谁也救不了你!”
“哼,此等行径,与邪魔无异,必须通传人族疆域,追杀此獠!”
勉力抵挡空间裂缝的众灵寂大修士,怒火冲天的盯着万丈高塔,虽然一个个大义凛然的怒斥陆川,却难掩那一双双充斥贪婪觊觎的眼睛。
对此,陆川只是冷冷一晒,全力吸纳炼狱塔空间中留存的种种宝物,维持不化骨不崩溃。
接连受伤,尤其是与上官铭交手之时,被偷袭的一击,近乎打碎了半个身子。
即便以不化骨的恢复特性,一时半会也难以恢复,甚至其中还有一股特殊的力量,不断阻隔,乃至消磨自身的力量恢复。
也正因此,才无法在第一时间,继续催动炼狱塔,脱离这个恐怖漩涡。
空间风暴虽强,还不至于毁灭洞天灵宝,但也不能长时间逗留,否则也会有极大的凶险。
不仅是空间之力的消磨,对于灵宝的威胁不小,更多是因为,等这些灵寂大修士稳固了此方空间,怕是会另施手段,将炼狱塔封禁于此。
虽然这种手段很稀少,也很难办到,但圣仓城中的强者实在太多,保不齐就有人能做到。
所以,陆川必须抓紧一切时间,尽快恢复,然后直接离开。
“哈哈哈,干的好!”
看到城中乱象,琥僮长老仰天长笑,畅快淋漓,天尸真形四臂狂舞,将铜墙铁壁打的轰轰作响。
三亚湾惊奇 黄斯特洛夫斯基
“哼,你这身老骨头都快保不住了,还有心思笑?莫不是忘了,那件洞天灵宝,可是这小魔头从你们幽冥殿手中夺走的!”
炼锋老祖不无嘲讽道。
“那又如何?”
琥僮长老狞笑连连,傲然道,“这小子乃是不化骨,天生就该是我幽冥殿之人,虽然不可能让他执掌洞天灵宝,只要他有心归附,本圣为他作保又如何?”
“哼!”
炼锋老祖面色阴沉,双手舞动,指挥堡垒战阵疯狂冲击琥僮长老。
虽然不知道这位话中真假,可这等气魄,却足以让人信服。
更何况,琥僮长老说的没错,陆川这不化骨,实在是太具有代表性了。
谁也无法保证,这是不是幽冥殿放出来的障眼法,故意用苦肉计,来掩人耳目,故弄玄虚,另做布局。
但无论是哪种情况,对于陆川,包括炼锋老祖在内的所有人,杀心都空前坚定。
在他们看来,幽冥殿是邪魔外道,身为不化骨的陆川,自然也是魔头异类。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人人得而诛之!
轰轰轰!
两尊绝顶灵寂大修士,疯狂对攻,无人能够插手其中,可是在没有了阵法防护后,余波却是肆无忌惮的向城中蔓延。
若非有十数尊灵寂大修士出手,组成人墙,如封禁那空间裂缝般,阻隔了余波肆虐,威胁怕是不必那空间风暴差到哪儿去。
即便如此,这些灵寂大修士也只能从旁策应,哪怕有心想帮炼锋老祖,一时也插不进手去。
琥僮长老可不是一般灵寂大修士,乃是绝顶中的绝顶,比之传说中的圣中君主,也不过是差了一线而已。
在这等存在面前,寻常灵寂大修士,至多只有保命的份儿。
哪怕是余波,稍有不慎,也可能受伤。
更遑论,还是两尊强者交手,其余波更为剧烈霸道。
而且,炼锋老祖全力施为之下,也无暇他顾,极可能伤及无辜,更多可能是救援不及。
若被琥僮长老随手拍死,这些寿元数以千计的灵寂大修士,怕是死了都会再哭死一次,甚至都没地儿哭。
“嘿嘿,炼锋老鬼,你真以为,我们的目标是你吗?”
眼见护城大阵告破,幽冥殿强者四散冲突,琥僮长老突然诡秘一笑。
疯狂智能 波澜
“你什么意思?”
神医俏农女:将军请下田
炼锋老祖心头一跳,暗感不妙,下意识问道。
“就凭你一个巅峰灵寂,我幽冥殿强者如云,能杀你的大有人在啊!”
琥僮长老笑的更开心,甚至带着挪揄与不屑。
显然,这位是真的很痛快,能够这般戏弄自己的老对手,多少年没有这般开心了。
“你们是想……”
炼锋老祖瞳孔骤然一缩,似是想到了什么,骇然失色。
“哈哈……”
琥僮长老仰天大笑,旋即戛然而止,面露惊色,失声怒喝,“张虚圣……尓敢?”
“哎!”
话音未落,一声喟然长叹,似在所有人耳畔,乃至心底突兀而现,更有一道若有若无,虚实相间的身影,出现在所有人眼帘或心神之中。
好似,无论你看或不看,哪怕是盯着看,他就应该在那里,却又看不真切,虚幻缥缈,神秘莫测!
这一刻,乾坤倒悬,日月两分,天地为之凝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