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重生之鉅變-第1240章 柳惠子熱推

重生之鉅變
小說推薦重生之鉅變重生之巨变
“你别过来,你别过来……”权少拉扯着张恒的手臂,将张恒推挡在自己的前面,另一只手则是指向胡铭晨,只不过嘴巴里面已经没有了刚才的嚣张,取而代之的是目光闪烁和畏惧。
胡铭晨跨过一个倒在地上的西装男,向着权少和张恒靠近:“你们刚才不是信誓旦旦的要找我吗?不是非要对我怎么样的吗?怎么现在我主动送上前来,你们反倒不愿意接受了呢?”
“算了,算了,我们选择算了……离我远点,别过来了……”权少声音颤抖着道。
张恒虽然没有说什么,不过感觉他也是身体在发抖的,畏畏缩缩的,眼神都不太敢与胡铭晨对视。
被权少拉扯着挡在前面,绝非张恒所愿,这年头,那种割肉喂鹰的事情是一般不会出现的。只不过一直跟着权少混,家族势力又不及他,张恒才没有强硬逃开去,从而把权少给暴露在胡铭晨的面前。
“算了?你说算了就算了……呵呵,在洗手间的时候我就送了你们幼稚两个字,现在你不觉得你们是真的幼稚了吗?过家家?想来就来,想算就算了?世界上……恐怕没有这么便宜的事情吧。”胡铭晨又逼近了一步,两眼揶揄的盯着霍加权道。
胡铭晨不愿惹事,但也不怕事,尤其是在别人找上门来的情况下。
原本胡铭晨就并没有将这种小矛盾放在心上,所以在洗手间的时候才没有与这两个小子纠缠下去,回到饭桌上也没有对李洪杰吐露半个字。
只是胡铭晨不当回事,别人偏偏不罢休,非要主动凑上前来找虐,那就怪不得别人了。
“那你想怎么样?我已经不找你赔衣服了,我也不找你麻烦了……这还不行吗?我可告诉你,我爸爸是……”胡铭晨越是逼近,霍加权就越是惧怕。
“你丫闭嘴,说你们是幼稚,看来还不止,简直就是怂货。你出来混,开口闭口就把你爸爸挂在嘴边,怎么,离了他就啥也不是?要这么说的话,那你干嘛不在家当个妈宝,出门也要将你爸爸栓在裤腰带上啊。我特码替你丢人,就你这样的,还出门耀武扬威,我看啊,你干脆阳痿了得。”胡铭晨断喝一声,将霍加权的话给打断,横眉冷对的给与一通训斥道。
而在另一边,李洪杰正目瞪口呆的看着胡铭晨。
李洪杰实在想不到,与他谈起话来如沐春风的那个胡铭晨,现在怎么会变了一副模样。
李洪杰是与胡铭晨交道打得少,要是对胡铭晨有更多的了解的话,就会发现,这其实才是胡铭晨的常态。
“你……”霍加权被胡铭晨骂得血潮澎拜,气不过的一下子将张恒给推开,学出个男子汉的模样挺立到胡铭晨的跟前来,“你别欺人太盛,我告诉你,你现在要是真的敢对我怎么着,我绝对保证,你走不出临安市,不信你就试试看。”
“试试看就试试看。”说着胡铭晨扬起手,一耳光就抽在霍加权的脸上。
霍加权外表看起来还算壮实,然而身子早被酒色掏空了,胡铭晨那一耳光,他压根就承受不住,瞬间就被打摔在地上。
见到胡铭晨说打就打,李洪杰感到大吃一惊。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胡铭晨会真的冲霍加权动手。
要知道,霍加权是霍德培的儿子,而霍德培并不是一般人,胡铭晨动手打了他的儿子,这个事情想要善了,恐怕是做不到的了。
李洪杰感到心里一阵发苦,这胡铭晨是他的客人,今天是他请吃饭,同时他还是阿牛公司的大股东。可另一方却是一方大员的公子,自己的公司偏偏又是在人家所管辖的土地上。被夹在中间,李洪杰真不知道该怎么收尾才好了。
胡铭晨动手抽霍加权的耳光,是意气用事吗?
当然不是,胡铭晨的修为忍耐力,已经不比与一般冲动的年轻人了。
胡铭晨之所以要刻意的扇霍加权这一巴掌,恰恰就是希望能够一次性的将问题给解决,而不是留下一堆后遗症给李洪杰,从而影响到阿牛公司的发展前景。
刚才胡铭晨是被动的,现在他却是主动进攻,这一巴掌下去,霍加权就算有恨,那也是统统叠加在胡铭晨的身上。此外,有了这一巴掌,那么霍德培如果要为儿子出头的话,那么这两天就会趁着胡铭晨还在临安的时候找上他。
在原有的轨迹中,阿牛公司的发展在步入常规之后,就是一帆风顺的,一路飙涨,从而成为国际一流的互联网企业集团。但是,胡铭晨自己重生了之后,他不敢肯定中途会不会出现波澜。
一个省里的三号,很有实权,要是他存心要整阿牛公司,不希望阿牛公司获得好的发展环境和发展机遇的话,可以有很多很多的手段。别的不讲,就是经常有检查组去公司调查这个调查那个,李洪杰和阿牛公司就会受不了。
现代封神榜 五者
胡铭晨现在是在将麻烦往自己的身上揽。如果霍德培是那种为了儿子的一己私欲不顾大局的人,那么胡铭晨早点将他引出来,未免不是好事。要是他不是那种包庇子女不是的人,是一名好干部,那么恰好可以检验一下。
总而言之,阎王好见,小鬼难缠。有时候,直接与大人物打交道,反而好过与下面的人纠缠来纠缠去。无论是福是祸,一次性弄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对谁都是好的。
所以,胡铭晨宁可直接面对霍德培,也不愿意与霍加权这种怂货打交道。
“你打我,你敢打我……我特码……”霍加权带着哭腔,一副委屈小媳妇儿的模样斜睨着胡铭晨。
放逐之歌 吴开阳
“你要是敢把话骂完整,信不信我一脚将你踹死在这里。”胡铭晨脸一冷,眼一瞪,阴森森的对霍加权反威胁道。
原本是霍加权不甘心,要威胁胡铭晨几句,没曾想,他反而被胡铭晨一句话给怼得说不出话来,已经冒到嗓子眼的词汇,也只有重新吞回到肚子里。
邪王狂妃:绝色圣灵师
霍加权着实是被胡铭晨的眼神和语气给吓到了。从胡铭晨的眼神中,霍加权看到的是无所畏惧和敢想敢做的坚定。他生怕自己真的骂完整一句话,会被胡铭晨一脚踹在地上起不来。
人都怕死,像霍加权这种人则更甚。计算只是一丁点可能性,他也不敢轻易冒那样的险。
退一步说,就算是没死,那重重的一脚也不好承受啊。即便事后他老子霍德培帮他讨回了所谓的公道,可是承受的惨痛也不可能就不存在的烟消云散,身体上的痛楚还是要他自己独自承受。
“胡先生,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嘛,大家都是有身份的人,闹成这样……不管是看起来还是传出去,都是不好的。”刚才胡铭晨抽霍加权的耳光,李洪杰来不及阻止,现在胡铭晨说要踹霍加权,李洪杰急忙跑出来拉住胡铭晨,生怕他意气用事继续犯大错。
“我原本是想好好说的,可是人家偏偏不乐意,这不能怪我。”胡铭晨淡然的对李洪杰道。
胡铭晨本就没打算要继续对霍加权怎么样,李洪杰冒出来,胡铭晨恰好将这个人情让给他。
“李总,劝劝他,别再动手了,你看,权少都受伤了……就像你说的,看起来不好,传出去也不好……”张恒这时候代替霍加权讲话了。
“道歉,现在就道歉,要是态度诚恳的话,我也许会考虑就此算了。如若不然……我可不管你是谁的儿子,你甚至现在就可以给你老子打电话,看我怵不怵他。”胡铭晨采用威逼和激将的策略道。
“你打了我,就不是你说算了就算了的,要我道歉……啊呸……永远不可能。就算你不说,我也是要给我爸爸打电话的,我就要看看,到时候你怎么死。”有李洪杰拦住之后,霍加权的气势又起来了,不仅说话变得硬气,还敢当面喷口水。
“张恒,给我爸爸的秘书打电话,就说我在这里被人给欺负了。”对胡铭晨说了一番大话之后,霍加权对张恒吩咐道。
“那我就等着。”胡铭晨老神在在的道。
“这是怎么了?啊?”胡铭晨的话音刚落,一句女人的声音就从旁边传来。
胡铭晨扭头看去,见到一个长相甜美,身材高挑苗条,身穿一身白色女士套装的美女从旁边走过来,在她的身后,还跟着好几个会所里面的工作人员与保安。
“惠子小姐,这就是发生了一些误会,你来得正好,恰好可以帮着调解一下,这冤家宜解不宜结,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就算了。”见到来人,李洪杰迎上去两步道。
对,这个高挑的美女就是这所湖上会馆的持有人。
其实,惠子早就到了,她只不过没有第一时间冒出来而已。
既然是高端顶级会所,起危机处理的反应能力不可能像蜗牛那么慢。
得到消息后的柳惠子第一时间就带着人过来的,只不过在得知一方是霍加权,并且霍加权并不占上风之后,柳惠子就放弃了立刻出头化解的念头。
对霍加权,柳惠子也是很看不惯的,他经常来湖上会馆,一个重要的目的就是追求和骚扰柳惠子,因此,能够看到他吃瘪受罪,是她挺乐意发生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