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仙宮》-第一千六百九十八章 金庚自爆鑒賞

仙宮
小說推薦仙宮仙宫
叶天居于高空,直接喊出了黑伯的名字,身形未动,但是整个人气势以及体内的灵力已经提升带了现在的最巅峰。
但就算是现在他身上伤势沉重,但其却丝毫没有退缩之意,反而是杀气弥漫,在等待着自己嘴里的那个人出来。
黑伯!叶天眸光之中闪烁冷光,也唯有那个神秘的黑伯,才能做到如此无声无息的,让自己中了招。
“哈哈哈,果然是英雄出少年,老朽佩服。”叶天的金庚之气席卷,将此地任何生机都予以抹杀,寸草不生。
就此时,地面的泥土忽然一阵蠕动,泥土破土而出,飞快的在空中形成了一个人形,随后玄光一转,化为黑伯的样子,正在笑盈盈的看着此时的叶天。
叶天瞳孔一缩,骤然间,手中的金庚之剑陡然爆射而出,一道道剑芒陡然变大加速,肆虐而去,杀向了黑伯。
此时的叶天已经失去了耐心,懒得和这老家伙交谈,三个黑伯各有不一,甚至对叶天可能还有恩惠,但这不是叶天纵容他的理由。
“如此急躁,如何能好。”黑伯笑盈盈的挥手,甩袖之间,阴寒之力弥漫,旋即放大化为黑光冲着金庚之剑发出的剑芒冲刷了过去。
空中剑芒云销雨霁,竟然未曾对他造成丝毫损伤,甚至都没有破开他的防护。
“我很好奇,你居然知道我的名字,看来你认识我。”黑伯眼中绽放这奇光,微微摇头说道。
“不过,我也不问,只需将你擒下,既然帝尊的人偶果都已经被你破坏殆尽,那就将你作为树种,过个几万年,这里就和以前一样如初了。”
黑伯笑着,笑容诡异,仿佛叶天只是他手中的一只蝼蚁一般,随手就可捏死。
网游之剑震天下 零想
“是吗?”叶天神色不变,随手掌中金庚之剑骤然俯冲,金光大亮片刻,金龙环绕其上。
但到了半路的时候,光芒骤然衰减,金龙龙吟也逐渐变成虚影。
他们并不是消失了,而是内敛收入了金庚之剑中,凝聚所有威势于一点,将金庚之剑的威力提升到了极致。
“剑是好剑!可惜,你并未滴血认主,威力就减了三分,并且,此剑应当是被你强行转化,属性又弱了三分。”
“此剑所剩,只剩下了四成锋芒,你说还有何用?”黑伯淡淡笑着,依旧波澜不惊。
“我不这么认为。”叶天嘴角掀起了一个极为冷酷的弧度。
“爆!”
金庚之剑依旧到了黑伯的面前,此时的威力已经凝聚到了极致,甚至所有力量收敛,一把金色大剑已经显得颇为暗淡。
但只有叶天和黑伯才知道,这剑之中蕴含的力量是何等恐怖。
而就在靠近黑伯的一瞬间,叶天想也不想,直接引爆了金庚之剑。
此剑虽好,是一把不错的法器,甚至以后稍有提炼,进化成仙器也不是不可能。
金庚之剑甚至已经有了高品仙器的剑胚雏形,若是叶天选择滴血认主,乃至温养,此剑成就将极为强大。
东西是好东西,但叶天爆起来也丝毫不心疼,骤然间,金庚之剑身上浮现出一道道裂纹。
锵!
金庚之剑本已有了灵性,在叶天操控之下自爆不可避免,发出了一声剑鸣的悲鸣声。
恶搞异世界 日瘦三竿
随后,轰然一声,猛然炸开,一股毁灭的力量从金庚之剑中爆发了出来,一股强烈到了极致的锋锐和金光从金庚之剑剑体上璀璨夺目暴射而出。
此刻,仿佛整个空间都在被融化,毁灭之力的席卷,金庚主杀伐,他虽然不是金庚之源,却也是经常靠近在金庚之源身边的东西。
时时刻刻不知道多少年在金甲神人手中被金庚之源祭炼着。
这一爆,就连黑伯此刻脸色也微微变了,他怎么都想不到,叶天竟然舍得用这种东西自爆。
“疯子。”
黑伯怒骂了一声,想要逃跑,此时已经来不及了,所以只能是在短短的时间之内仓促出手,他脸色一沉,脚下的泥土宛如活了过来,化为一层层黑泥在地面上涌动,随着黑伯的脚直接爬上了他的身躯,直到淹没了他。
轰!
毁灭之力席卷,金庚之力弥漫了整个空间之内,无数的剑鸣在响动,仿佛是金庚之剑最后的绝响,发出最后不甘的声音。
另外还伴随着无数的剑芒,在空中肆虐,这是金庚之剑的绝命一击。
高空之上的叶天神色淡漠,虽然略有可惜,他却丝毫不会犹豫。
手中的金庚之源缓缓流动,吸取着空中因为爆炸开流失在外面的金庚之力。
不过,此时的叶天眼神却死死的盯住了脚下,看看这黑伯是什么情况。
忽然,他脸色一沉,看着爆炸的中心,此时的余波已经徐徐淡去,中心也再次显露了出来。
之间黑伯的原地,变成了一层泥塑,忽然,那泥塑一颤,从里面再次走出了黑伯。
倒是地面的泥土,全都化为了焦土。
“你该死!你该死!”黑伯脸色极为阴沉的看着万丈金身的叶天,眼神之中的怒火已经化为实质喷洒出来。
他心中是何等震怒,他怎么也想不到叶天竟然会如此果决,哪怕是他得到了这金庚之剑也要当成是宝贝,结果在叶天这,丝毫不带犹豫。
“小子,你手中还有金庚本源,你还舍得爆吗?”
“但是,那又有何用?今天就算是大帝亲临,你也别想跑出去。”黑伯站在原地未曾动弹,随后深吸了一口气,嘴巴张开,却越来越大,先是覆盖了鼻子,眼睛,甚至是,最后覆盖了他自己的身躯。
随后他猛然一吸,地面那些黑色的焦土,都被他吞入了腹中,其腹部微微鼓起,甚至传出了闷响之声。
叶天瞳孔微缩,他已经察觉到了,在黑伯的腹部之中酝酿着极为恐怖的力量。
“你高兴的太早了。”叶天双目微微一沉,随后,左手在空中微微一握。
“谁说,我的金庚之剑,彻底消失了?你在等我,我也在等你。”
叶天淡然淡然一笑,随后左手猛然握住,那黑伯骤然脸色一变,他感觉到了一股力量,一股不属于这里的力量,进入了他的腹中。
而这股力量,正是之前的金庚之剑的力量。
“暗算我,好小子,好好好,老夫这么多年来,还是第一个被你给暗算了,但你这就想要我死,还嫩了一点。”
黑伯脸色一沉,但是随即,他体表的黑光弥漫,笼罩了他整个人得身躯,叶天眉头一皱,他立刻察觉到,自己和那残余在黑伯腹中的金庚之剑力量在削弱,甚至连掌控都在被抹除。
不过这并没有出乎叶天的意料,此地可以同化的力量,叶天早就已经吃过了一次苦头,意外的是这黑伯竟然连金庚之剑的力量都有能同化。
当然,此时的黑伯脸上也并不好受,涔涔冷汗如雨坠落,脸色苍白无比,整个人仿佛虚脱了一般。
亦心几许深之前传
叶天却有几分了然,金庚之剑虽然被阻隔,但金克木乃是最基础的尝试,他此地的力量以木为主,要不是此地金庚之力太过单薄,但凡有些武器什么的,都不会打的这么简单。
不过也迎来了一个问题,这黑伯因为木之力的存在,生机极为强大。
叶天看了一眼右手之中的金庚之源,随后猛然将全身之力,都凝聚于金庚之源上面。
“现在到你了。”叶天淡淡的说道。
这金庚之源已经颇有灵性,转身甚至想跑,不过叶天的掌控之力哪里是这金庚之源所能跑掉的。
骤然虚空一握,猛烈的金光,带着锋锐之气,再次席卷,这一次,比之前的金庚之剑更为强大,更为浩大,而当金庚之源身上隐隐传来毁灭气息之时,整个空间都隐隐颤栗了起来。
一道道黑色的裂缝从空中裂开,弥漫而出,却又被锋锐金光所抹除,在空间竟然在本源之力上毁灭又诞生,此刻叶天立在此地,宛如灭世之神。
“你敢毁灭本源之力?这可是大帝的东西。”看叶天再次没有犹豫的自保金庚之源,那黑伯彻底脸色变了。
如果他是全盛状态自然不怕,但被金庚一剑自爆,虽然没有受伤,但是损耗了不少的根基。
现在,又来金庚之源自爆,就连都已经被隔开,剩余残留在他腹中的金庚之力,都再次被引动。
金庚本源,不是他就能阻挡的。
“哦?本源之力属于大帝,你和我不就是一样么?”
“吞噬此地本源之力,自己化身为此界之神,大帝问罪会不会怪你?”
叶天低头看着黑伯淡淡的说道,他的身躯正在快速的缩小,万丈金身,很快变成了和正常人大小一般,缓步走向了黑伯。
并且,自爆的金庚本源也定在了空中,这金庚之剑和金庚本源,他都没有认主,不过他却有控制这些东西的办法,也不由得它们可以抗拒。
自爆之力停下,始终维持着随时可以引爆的临界点,若是金庚本源可以说话的话,估计都要对叶天破口大骂了。
叶天并不在意这些,而是看着黑伯,此时的黑伯才算是脸色彻底变了。
这是他的秘密,守了几十万年的秘密,他吞噬了此地的奎木之力,其化身本是一只狼,当为此地的看守者。
而他黑伯,只是此地除草而已,但是他却胆大包天,直接吞噬了奎木,让自己化身为本源,操控此地多年,就连不朽帝尊都没有发现。
但是却被叶天这交手不到几次的情况之下就已经看出来了。
“你若是杀了我,本源被盗窃的事情,必然会惊动不朽帝尊的出现。你现在开始,从此地退去,或者直接从何此地过去,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你好,我也好。”
“你要知道,你虽然掌控了金庚本源之力,但我也是本源之一,而我和本源如一,此界为我的底盘,他虽然克制我,但你依然对我没有办法。”
“我只是不想和你两败俱伤,最后被不朽帝尊化为血食。”黑伯再也不复之前的淡然之色,而是带有一丝商量的语气说话了。
“你的提议确实很诱人,也很不错。”叶天淡然一笑,黑伯心中一松,也觉得叶天不会是想死之人,否则就不会把金庚之力悬挂自己头顶之上,而没有彻底引爆开来。
随后,其眼中闪过了一丝诡谲之色,等他消化了体内的金庚之力再做打算。
至于人,他是绝对不会放跑的,只有死人,才不会开口,也不会泄露任何秘密。
大帝每次沉睡,数十万年才醒来一次,到那时,此地树木必然再次繁茂,不朽帝什么都不会知道,再次陷入沉睡之中。
“但是,我不答应。”叶天脸上的笑容骤然一缩,随后猛然拳头一握,收到控制的金庚本源骤然在空中爆开。
“你在等,你等的是消化和彻底控制你体内的金庚之剑残余,我也在等,我在能够彻底掌控你体内的金庚之剑最后的力量。”
“但似乎,你晚了一点。”
轰!
叶天话音刚刚落下,就一股毁灭之力,狂暴席卷,将此地之界彻底化为金庚之力所在的地方,任何生机都要被抹除而去。
叶天居于爆炸的中心,自身也被这金庚之力席卷,不过好在他掌控着金庚本源,此时虽然爆炸已经失控,但依然要让他受到的攻击少很多。
但计算是如此,叶天脸色也微微一白,喷出了一口鲜血来。
他急需找一个地方前去疗伤,并且尽快恢复到巅峰。
金庚本源的炸开,也同时引爆了黑伯体内金庚之剑的力量残留,内外夹击瞬间爆炸,叶天不信,这老家伙还能不死。
他目光如万年寒冰,虽然处于爆炸的边缘,却佁然不动,死死的盯住了爆炸的中心。
等到这股狂暴的力量终于平息之时,才缓缓露出了中间的全貌,叶天瞳孔一缩,他看到了一个人,他赫然就站在那,和之前竟然一丝变化都没有。
就在此时,一块泥土,从黑伯的身上脱落,这一下,仿佛是引动了一般,黑伯整个身躯都变成了一块块的泥土掉落在地。
他已经变成了一个空壳。
叶天心中松了一口气,这一战,完全是以命相搏,这也是他能够舍下一切和黑伯鏖战的原因。
“呼!”
叶天感觉自己体内的力量宛如退潮一般卸去,他已经不知道多久没有如此虚弱了。
忽然,他眉头一凝,看向了黑伯破碎之地,一抹淡淡的金光露了出来,叶天看到这抹金光不由得一怔,随后嘴角浮现出了一丝笑意。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没想到你还挺能撑的。”
叶天走了过去,将那抹金光拿在了手中,和之前想必,此时已经是虚弱到了极致。
不过,到了叶天手中,这金光之中传达出恐惧之意,甚至是想要跑,根本不想停留。
但实际上计算是他全盛时期都难以逃脱叶天的掌控,此时又怎么可能?轻轻一捏,放入了手中,这是个好东西。
这金光,自然就是之前自爆的金庚本源了,没想到这货福大命大,还存留了下来,这对叶天来说也略有欣喜之感。
收起了金庚本源,直接坐在了黑伯破碎的原地,盘膝,缓缓运转其了功法疗伤。
不过好在,此地的灵气极为浓郁,在此之前,奎木之力肆虐,在空中任何角落,甚至在灵气之中都有极高的占比,那时候叶天都不敢修行疗伤。
不过金庚之剑和金庚本源的爆炸,算是彻底肃清了此地奎木之力的力量了,此刻也可以肆无忌惮的汲取空中的灵气修复自身。
时间一点点过去,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空中的灵气如潮,被叶天汲取如体内。
他的周身,形成了十八万千道灵气旋涡,以极为恐怖的速度化为自己的力量。
并且,在他的体内,这些力量都在疯狂的修补着他的肉身,肉身成圣被破,需要极大的力量来修补才能恢复到巅峰的状态。
忽然,叶天身躯微微一震,从修炼之中醒来。
“修复了八成伤势,还剩下两成,已经不是打坐能够恢复的了。”叶天喃喃自语,伤势的恢复,虽然有着自己的修为和强大的肉身作为支撑,会变得快速,但也因此是一个极大的消耗量。
倒不是说此地的灵气已经不足以叶天汲取了,而是一些伤势,他需要时间自己来沉淀。
霜寒之翼 咸鱼公爵
叶天微微皱了皱眉,自身不处于巅峰状态,这种感觉并不是很好,不过也只能暂且如此了。
叶天起身,看了一眼地面破碎的泥土,随后淡淡的收回了目光。
“该离开了,不知道下一关,会是什么东西。”叶天迈着步子,缓缓走入此地深处。
不过很快他就诧异了,此地竟然没有进出的祭坛。
“看样子这家伙从来就没有想过要放我离开,要么化为人偶果,被不朽帝吃了,要么就被他炼化,成为种子。”
叶天回到了原地,忽然,他神色一动,踩在地面上猛然一剁,地面轰然一声裂开,一个祭坛,从地底下露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