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小說

bz41c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搶救大明朝-第2101章 唐王,你還想進步嗎?-e1c6v

搶救大明朝
小說推薦搶救大明朝
哗啦啦的马蹄声踏过卢沟桥,当先一骑骏马已经踏足永定河东岸。紧接着是数十名骑士跟着涌了过来。马上人物,乌纱莽袍,腰悬利剑,英武不凡。三十多岁年纪,正是大明唐王朱聿键。
在他身后,长长的卢沟桥上,还有大队的车马仪卫,浩浩荡荡而行。
朱聿键在三年多以前就被朱由检打发去兰州为王了,而且还不是一般混吃等死的王,而是可以组建护卫,招募军户的塞王!
明朝的塞王,照着老规矩可以建三个护卫指挥使司、两个围子手所、一个仪卫司。朱由检也参考这个老规矩,给了朱聿键指标——三个护卫指挥使司给折了17个千户,两个围子手所、一个仪卫司则总共折了3个千户所。17加3就是20个千户所!
理论上,朱聿键最多可以拥兵20000之众!
让一个远支的亲王拥兵20000去镇守边关……朱由检的心也真不是一般的大!
大明历史上,恐怕再找不出第二位这样的皇帝了。即便是太祖高皇帝,也不一定有这样的器量。朱元璋封的那些塞王,可都是自己的亲儿子!
不过朱由检的心大也不是没道理的,他知道自己能活到90岁,而即位的逆子更是能力出众,还超过自己。朱由检的本事都是跟逆子学的,而且还没学全。
而逆子之后的土豪帝也是一代雄主——那可是开万里之疆,建合众之国的牛人啊!是开国君主,是好对付的?
朱由检自己一代,逆子一代,土豪帝一代,这三代君王至少能混100年……在这100年间,没有谁能靖难,想都别想!
所以让朱聿键拉起20000军户,朱由检也是一点都不担心的。
而且朱由检也没想过让唐王朱聿键世世代代镇守甘肃,因为在他的计划中,甘肃很快就不是边疆了。
这一次朱由检召朱聿键入北京,就是要商量西征察合台汗国的事儿……所谓的察合台汗国,其实就是历史上叶儿羌汗国,不过他们自称为察合台汗国。而实际上,也的确有这个资格。这个汗国的汗室就是成吉思汗第二子察合台的后裔,而且还出自东察合台汗室,是苗正根红的察合台后裔。因为被乌兹别克人攻打,带着部众跑到西域的唐安西四镇故地建立了政权,还接收嘉靖年间彻底沦陷的哈密卫的地盘(不仅包括哈密,还包括了嘉峪关以西的大片土地),建立了一个不大不小的汗国。
本来这个汗国和朱由检也没啥交集,朱由检在东边忙活,叶儿羌汗国在西域内讧,完全可以井水不犯河水。
可是朱由检现在选上了蒙古大汗,蒙古大汗和察合台汗国(叶儿羌)之间,又怎么能没个高下主从呢?
而且继承了察合台汗国正统的叶儿羌汗国,还和金帐汗国出来的乌兹别克汗国(布哈拉汗国)和哈萨克汗国结了三国同盟,根本不承认蒙古库里台大会选出来的天可汗朱由检……
所以大蒙古和叶儿羌汗国之间,看来是一定打上一架了!
而这场蒙古人之间的战争,又给了大明用较低的代价收复哈密卫故地的机会,朱聿键就因此而来。
不过往着远处高大巍峨的北京城,朱聿键想到的却是他的心腹军师宋献策的话。
宋献策在送朱聿键离开兰州时,数了八遍手指头后,对他言道:“大王有为一国之君的命数!而这回的北京之行,对大王而言极为关键,一定要好好把握……因为大王当上一国之君的机遇就在北京城!”
一国之君啊!
不想当国君的藩王,可不是一个好藩王!
而朱聿键这个打出来的塞王,当然是个很好的藩王,当然想要更进一步了……只是他怎么也想不明白,他当一个之君的机会怎么会在北京?难道崇祯皇帝朱由检要驾崩了?可是他即便崩了,好像也轮不到朱聿键这个远支宗王来即位吧?
“王爷,好像有人来接额们了!”
一名武官打扮的中年人策马到了朱聿键身旁,抬手一直北京南城方向过来的一队骑士。
朱聿键忙收束心神,然后眯着眼睛望去,发现来的是一队帐前骑兵!而当先一骑,是个瘦长的青年,也穿着相当气派的蟒袍。
没过一会儿,这青年已经带着一小队帐前骑兵到了朱聿键的马前,青年翻身下马,冲着朱聿键一抱拳,道:“可是唐王殿下?在下是鲁王府的朱以海!”
原来来人是刚刚嗣位的鲁王朱寿镛——他哥朱寿鋐今年刚死,朱由检在第一时间就下旨封朱寿镛为王了,不过却没有封朱以海为郡王。而是让朱以海入了侍卫团,学习文韬武略,很有一点栽培他的意思。
“原来是鲁王府的王子啊!”朱聿键就在马背上还了一礼,然后又问,“是万岁爷让你来卢沟桥宣召小王的?”
“是万岁爷让我来迎接大王的,”朱以海笑道,“顺便还让我问您有多少军队了?”
这个问题可把朱聿键瞎一跳——难道是万岁爷要削我的护卫了?
心里咯噔一下,但是朱聿键的嘴上还是如实回答:“我也没多少军队,就20个千户……常备的兵丁不过2000多人。”
“都是骑兵?”朱以海又问。
“是骑兵……”朱聿键解释道,“甘肃马多,招募骑兵容易。”
“那就不弱了,”朱以海笑道,“如果要大点兵,你家出两万之数没有问题吧?”
“没有问题……”朱聿键额头上冷汗连连,却不敢说假话。因为他知道朱由检是有特务的!
“那就好了!”朱以海笑道,“跟我来吧……万岁爷在南海子离宫游猎,咱们去那里面圣吧!有好事儿和你说呢!”
“好好,借吉言,”朱聿键想了想,又拱了下手,“请带路吧!”
……
“唐王,一别三年多了,可安好否?”朱由检是在刚刚落成的南海子离宫大殿外,见到已经成长为塞王的唐王朱聿键的。
“好好,托万岁爷的福,臣在兰州一切安好,只是想念陛下。”
朱聿键当然好了,手下两万军户,两千铁骑,根本不担心兵变军乱,还有什么不好?
朱由检笑道:“那你想不想更进一步?”
朱聿键露出惶恐点表情,“万岁爷,臣一片忠心啊!”
“哈哈哈,”朱由检大笑道,“唐王你慌什么?朕和你说的是好事!”
好事轮得到我?朱聿键想到这里,也就只有苦笑了。
“唐王……”朱由检拉着朱聿键的手,两人一同往大殿走去。朱由检看见朱聿键一脸忧容,就笑着安慰他道:“朕既然支撑你当了有兵有将的塞王,自然希望你能建功立业……功业到了,一国之君怎么做不得?
唐王,这回西征之后,朕希望你能在西域建立邦国,为大明看守西方边界,世世代代……你可愿意?”
“臣,臣……”
说什么好呢?朱聿键心想:这难道就是一国之君的命?
只是这一国之君看上去似乎不大好当啊!
就在朱聿键犹豫的时候,朱由检已经笑了起来,点点头道:“你愿意是吗?好好,唐王,朕就知道你不会让朕失望的……西出嘉玉的先锋,朕也交给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