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冥界追憶錄 起點-第五百三十六章 062章 噬時俱滅推薦

冥界追憶錄
小說推薦冥界追憶錄冥界追忆录
第五百三十六章 062章 噬时俱灭
三天后,学员们在永别的悲伤中回到了学院之,而此时,聚集在广场上的“幻域”成员仅仅剩下了两千一百人。
墓与孤儿院的十人立在广场上空,看着最后一名学员到达后,沉默的点点头。
而这沉默也让本就悲伤的学员们更加沉寂,不过双眼泛着血色的墓也没有心思去宽慰他们,只是抬起手,掌心向上,缓缓的握紧了拳头。
伴随着墓的举动,整座学院都在脱离大地,微微震颤的飞离了大地。
剧烈的变动使得原本学院周围的人纷纷惊呼,拿出手机拍照、录像。
原本与其余万事万物一同虚幻的学院与转瞬间凝实,可周围的人却没有丝毫的察觉。
当孤岛般的学院升至万米高空后,失去了最后的凭依的虚幻世界彻底回归了真实之中,仅留下一座“孤岛”以及一众悲伤的学员。
……
磨灭一切的时空旋涡中,一点血色在其中飘摇,而这殷红的血色所包裹的是一个小小的孤岛。
身处于宏伟的时空旋涡之中,哪怕再悲伤的学员也会被抛却那深入心灵的哀痛,不由自主的体会着世界的伟力。
终于,在不知多久的时间过去后,无形无质却绚丽斑斓的旋涡乍然间消失不见。
下一刻,凌冽的寒风吹在了血色的光罩上,眨眼间雪花便铺满了每一寸的血色,好似变成了一个巨大的雪团一般。
感受到世界所给予的熟悉且陌生的反馈,墓张开了一直禁闭的双眼,操纵着血色“光球”消失在了极地之上。
再次浮现时,没有了血色所笼罩的孤岛漂浮在了墓的家的上空。
“所有学员不要走出学院,你们现在的存在方式与我的世界并不融洽,失去了学院的守护,会瞬间被碾成渣滓……稍后,我会重启世界。”
墓对学员们嘱咐完毕后对着孙起传音,示意他和自己一同离开。
接着,血色的光芒悄无声息的渗入了孤儿院的十人与孙起的体内。
将几人的命河融入世界后,墓便带着他们来到了庄园中。
而当墓回到家的一瞬间……
“哥哥!”晓馨欢天喜地的扑到了墓的怀中。
“夫君,你平安无事真的是太好了!”妮可拉则是把晓馨和墓一起抱住。
显然他们已经感知到了墓的气息。
孤儿院的众人和孙起见状却是一脸的懵然,而后满脸八卦的看着眼前的情景。
“墓,你终于回来了。”程尊和蔼的看着墓,眼神却是略过全场,含着微微疑惑。
“墓,欢迎回家,梦在哪呢,正好我想做菜找她搭把手呢!”东方云的视线扫过所有人,微微蹙眉道。
“……”墓沉默不语……
妮可拉和晓馨也感觉到了气氛的不对,抬头看向近在咫尺的墓,却被那双泛着血光的眼瞳惊了一下。
“她……回不来了。”
“梦姐姐,她……”晓馨眨了眨眼瞬间带着哭声哽咽道,她知晓梦的夙愿,可没想到这会来的这么突然。
一旁的妮可拉的眼睛微微泛红,程尊和东方云则是呆呆的站着,好一会才擦了擦眼睛哽咽着保住了三人。
他们知道,墓的心里会更加难受。
而墓则依旧是静静的不言不语,他那双包裹了血色瞳孔的紫色的虹膜已经近乎被泛起的血光彻底掩盖。
“我,去准备重启世界了。”良久,墓沙哑着嗓子开口说道,而后抬起手来揉了揉晓馨和妮可拉的脑袋,之后身影瞬间消失不见。
留下了感伤的四人和迷茫不知所措的孙起和孤儿院众人。
地球圣地外,七百万米高的巨大的魔造构装体龙人依旧在兴奋的咆哮着。
将其完全包裹的亮金色厚重铠甲看不出丝毫伤痕,金色双头关刀被肆意舞动,斩杀了无数的噬时之兽。
矗立在身后的微微残破却拥有着无尽威严的白金之座,将这些入侵者的残渣吞噬、熔炼,修复仅剩下的些许瑕疵。
“冥王陛下,你回来了!”布尔雷思大笑着将身周的敌人斩杀、吞噬,看着身边那近乎看不到的“微小”身影说道。
“嗯,接下来交给我。”墓点点头说着,虽然四周是宇宙真空,身形对比之下也是近乎微不可见,可冰寒的声音却传遍了整个残存的宇宙。
“……遵命。”布尔雷思听着那语气异常的声音看向了墓,短短的讶异过后便收回了手中的武器。
墓“看”着已经全军压境,近乎整个族群都涌入了残存的宇宙中的噬时兽,抬起来雪白的手掌。
“灭!”
短短的一个字符,只剩下了银河系的宇宙空间中,所有的噬时兽全部都在一瞬间灰飞烟灭。
“截!”
而后,莫名消失的无数自噬时兽残骸中逃逸的时间之力瞬间遇到了阻力。
医律 吴千语x
但这些已经彻底被噬时兽的本质所污染的时间之力并不“认命”,拼尽全力在宇宙彻底响应墓的律令前“逃跑”,最后竟只有三十分之一的时间之力落入了墓的掌心。
将如玉般的手掌收回,墓看着掌心中那不过拇指大小的遍布星光般的斑点的灰黑色结晶,微微沉默。
谁能想到,这仅仅一个小小的结晶就蕴含了源界三十分之一的时间。
“这就结束了吗?”哪怕是布尔雷思见到这种结局也是心中讶异,当然也只是讶异而已。
毕竟,这种结果在他全盛时期也能够做的如此轻松。
“接下……嗯?”本来打算直接重启世界的墓突然在银河系中感知到了噬时兽的最后努力,发出了疑惑的惊疑。
突入残存的宇宙之中的只有一只噬时兽,虽然这仅仅只是一只,可是却勉强能代表噬时兽的整个族群的存在。
毕竟,它已经是噬时兽的第五阶段的帝皇阶级,能够统御整个噬时兽族群,甚至无消耗无限制的分裂繁衍,更不会不会损耗自身的时间之力。
最为关键的是新生的噬时兽初生便是蜕凡后第一阶段的存在。
武 逆 九天
好在,第六阶段的唯一神概念的噬时兽并没有被催生出来,这种存在于噬时兽的传说之中的传说分裂繁衍而出的便是帝皇级的噬时兽,更可怕的是这同样是无消耗无限制。
“把之前逃逸的时间都吞噬了么……”墓看着极速赶来的噬时兽,诧异道。
不过,墓的猜测还是有些无关紧要的疏漏,事实上,之前没有进入银河系的噬时兽还有十八只。
这十八只四阶噬时兽统统得到了被均匀分成了十八份的时间之力。
而这根本无法使任何一只噬时兽得到突破的苗头,在明晓了墓的恐怖后,它们做出了一个百死无生的决定。
这激烈而平淡的讨论后,十八只噬时兽选择了自灭。
而本来赌博失败,就在这样消失的噬时兽在一声莫名而来的叹息中开始了逆转。
那十八分浓郁的时间之力与飘散开了的噬时兽的本质“时光的贪婪”竟然在“不经意”间相互融合,转瞬间成为了一只五阶的噬时兽。
这帝皇噬时兽在诞生的瞬间便冲向了被虚无包裹的源界残骸。
而后,更是大肆定向吞噬时间,用时间崩溃的空洞的影响与自身所涌现的时间洪流相互纠缠达到了十亿倍光速。
仅仅十余分钟便到达了战场的所在。
刚一出现,没有丝毫疲惫之感的噬时兽便隔空对着墓打算噬咬。
可是,一道金色的刀光劈在了它的身上,这下,五千千米高的巨大毛球还未开始合嘴,便被布尔雷思劈的倒退。
这除了大与凡灵般的噬时兽的外观没有什么区别的帝皇神灵在倒退的过程中偏转了身体,对着布尔雷思狠狠的隔空噬咬了一口。
瞬间,那金色的巨大关刀便褪去了华丽的色彩,就连坚固的结构也腐朽成了渣滓,化作粉尘消散于太空之中。
反观噬时兽却好像得到了大补一般,更加兴奋的向着布尔雷思再次张口。
“止!”墓见此便开口喝令,瞬间,好似一颗毛茸茸圆球的噬时兽张着大口静止不动,露出了黑洞般的嘴巴。
只是身体被静止,思维仍然被放过,依然活跃的噬时兽那双漆黑却显得水润的大眼睛露出了绝望的疯狂。
可惜无论它如何的绝望、狂躁都无法动弹分毫。
“开!”
而更加凄惨的,是墓对其产生了好奇,对其内部构筑产生的好奇。
只见,这白色毛茸茸的毛球自张开的无齿巨口的嘴角处开始继续张大直至撕裂……
“看不到?”然而,令墓有些失望,这毛茸茸的外表竟只是如同一个皮囊一样,内里只是瞬间,被“时光的贪婪”所浸染的时间之力。
“既然无用,那便死吧。”
随着墓一声无所谓的判决,巨大的噬时兽便化作了尘粉,留下了一颗不规则的如墓拳头大小的结晶。
墓把这遍布星光般的斑点的灰黑色结晶与之前获得的结晶轻轻一碰,两者便如同水珠般融合在了一起。
“要,开始了!”
墓泛着浓郁血光的眼中竟露出了期待的神采。
(忽悠无止境,待续……)